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太子请客

寒门枭士 第三百九十四章 太子请客

    入夜,华灯初上,矾楼灯火璀璨,丝竹悠扬,莺莺燕燕笑声不断,在四楼一间最隐蔽,也是最奢华的套间里,太子赵桓摆下酒席,专门宴请李延庆。

    太子当然不能随意出宫,赵桓找的借口是郑家老爷子过小寿,在矾楼举办一个家宴,他要去应承一下。

    所以陪坐之人几乎都是郑家的人,郑荣泰就不用说了,还有他的祖父郑明,大伯郑寅和伯母杨氏,父亲郑升和母亲韩氏,还有老爷子的夫人向氏,一大家子都来了。

    而且为了掩人耳目,还特地在墙上挂了一个巨大的‘寿’字,表示今天是老爷子的寿辰。

    位子也是刻意安排,太子赵桓坐在正中,右面是老太爷郑明,左边则是李延庆了,不过除了郑氏兄弟外,其他人都不知道今晚请客的真正原因,连郑老爷子也不知道,他乐呵呵地以为今晚自己真是主角。

    向夫人坐在丈夫身旁,不时向李延庆投去狐疑而不满的眼神,李延庆所坐的位子应该是她的位子,不知是从哪里钻出来的臭小子,竟然坐了主人位,令她恼火万分。

    赵桓举杯笑道:“今晚是老爷子寿辰家宴,在座都是家人,大家也尽管随意,这杯酒先祝老爷子福寿安康,来!我们一起喝了此杯。”

    众人一起喝了一杯酒,赵桓给郑寅使个眼色,郑寅会意,连忙一招手,悠扬的丝竹声响起,两名婀娜多姿的舞女翩翩舞进房间,郑寅笑道:“都是自己家人,大家随意喝酒吃菜!”

    有了郑寅的掩护,赵桓这才对李延庆低声笑道:“我出宫不便,需要找个借口,请李参军不要介怀。”

    “卑职心里明白,殿下不必解释!”

    “听说你是今天才回来,这次郓州之行收获如何?”

    李延庆连忙欠身道:“卑职借口宝妍斋开店,在郓州用重金收买了一个文职匪官,得到了很多重要情报,不虚此行!”

    “很危险吧?”

    “确实很危险,宋江听说朝廷要围剿他们,他便在郓州大肆搜捕外来人员,严查探子,卑职得到客栈掌柜的保护才侥幸逃过一劫。”

    “李参军觉得我们这次灭匪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

    “我个人认为八成左右!”

    “哦没有十足的把握吗?”

    李延庆摇摇头,“战场变幻莫测,从来就不可能有十成的把握,其实八成就已经很高了。”

    赵桓微微叹息道:“是啊!连败四仗,朝廷谈匪色变,连我都没有多少信心,如果真如你所言,有八成把握,那我今晚就能睡个好觉了。”

    “请殿下不必担心,梁山军人数虽多,但良莠不齐,而且内斗很厉害,如今有种帅出马,他们的嚣张日子也就该结束了。”

    赵桓心情不错,又敬了李延庆一杯酒,问道:“不知李参军目前有什么困难需要我帮助解决?”

    李延庆就等着他这句话,他点点头道:“目前确实有个困难不好解决,如果殿下肯帮忙的话”

    赵桓一心想拉拢李延庆,倒真的愿意帮他的忙,便连忙道:“说说看,什么困难?”

    “是这样,因为梁山乱匪拥有骑兵,所以大帅也准备成立一支骑兵,决定让我统帅,但朝廷怎么也不肯拨付战马,导致现在骑兵无马可用。”

    “要多少战马?”

    “骑兵营两千匹,本营一千匹,三千匹战马足够了。”

    赵桓眉头一皱,“天驷监不是有两万匹战马,为什么不肯拨付?”

    “殿下,这次剿匪不是每个人都希望种帅获胜”

    李延庆点到为止,赵桓点了点头,他心中当然明白李延庆所指,蔡京虽然退仕,可在朝廷的影响力依然十分强大,还有高俅掌控汴京的殿前禁军,权力极大,没有他的同意,枢密院也调动不了京城禁军。

    更重要是高俅曾败在梁山军手中,他绝不希望种师道获胜,但这场战役事关赵桓的东宫之位是否稳固,他可不能置身事外。

    “放心吧!这件事交给我了。”

    太子和李延庆一直在低语,无形中就冷落了旁边的寿星,郑明倒无所谓,只管乐呵呵地吃菜喝酒,但他的妻子向氏却有点忍无可忍了。

    这时,她见郑荣泰起身出去,便对丈夫道:“我去补个妆!”

    她也站起身,两名侍女连忙扶着她向外面走去,走出房门,她立刻对孙子郑荣泰喝斥一声,“三郎站住!”

    向夫人虽然是老爷子的后妻,但她是向太后的幼妹,郑家因她而发达富贵,这便使向夫人在郑家的地位至高无上。

    郑荣泰尤其怕这个后祖母,祖母满脸怒色吓得他浑身肥肉一颤,连忙上前低头接受训斥。

    “那个臭小子是谁?”

    郑荣泰明白祖母所指,连忙低声道:“他是孙儿的好友,名叫李延庆。”

    “你想请好友来给祖父祝寿,这个心意我能理解,但你是怎么安排位子的?居然让他坐在太子身边,他倒成了主宾,我们郑家却成了陪客,简直岂有此理,赶紧去把位子给我换了!”

    郑荣泰见祖母越说越气,眼看怒火要把她吞没了,他不得不低声说出了真相,“其实今天我们确实是陪客。”

    “你说什么?”向氏一下子愣住了。

    “今天太子殿下就是为了见他,他才是主宾,我们是陪客。”

    俨如被一盆冷水扑面,向夫人的满腔怒火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她呆立片刻才问道:“他是几品官,太子殿下竟如此看重他?”

    “他是去年的科举探花,现在好像是从七品,在种师道手下为官。”

    向夫人无话可说了,郑荣泰的尿也快憋不住了,连忙行一礼,转身便跑,虽然有点无礼,但向夫人却没有责怪,此时她的头脑还处于一片混乱之中。

    向夫人回到房间,丈夫郑明低声道:“你到哪里去了?殿下要走了。”

    向夫人这才从恍惚中反应过来,连忙问道:“殿下要回宫了吗?”

    赵桓笑着点点头,“我在外不能久呆,就算是家宴也只能走走形式,各位继续喝酒,我先走一步了。”

    李延庆要起身送他,赵桓却按住了他,笑眯眯道:“不必了,好好享受美酒,以后的军营日子就没有这么好的美酒了。”

    “多谢殿下招待!”

    赵桓快步出去了,郑寅连忙起身相送,众人等太子殿下走了,这才纷纷落座,郑荣泰也满头大汗地回来了,一直没有吭声的郑升举杯对李延庆笑道:“小官人考中科举探花,给我们相州人挣了脸,我却一直没有祝贺,很不应该,这杯酒算是我的赔礼!”

    李延庆连忙举杯,“世伯严重了,晚辈不敢。”

    老爷子郑明正要开口,旁边向夫人轻轻咳嗽一声,酒桌上顿时安静了,向夫人这才眉毛一挑,问李延庆道:“李少郎可曾婚配?”

    郑荣泰刚喝一口酒,‘噗!’的一下喷了出来,他的父母也连忙别过头去,强忍住脸上的笑意,向夫人狠狠瞪了郑荣泰一眼,又满怀期待地望着李延庆。

    李延庆心中也‘砰!’地一跳,莫非她的孙女还没有嫁出去不成?

    这时,老爷子郑明有点不以为然道:“这话就不该问了,人家是科举探花,还会等到现在才让我们询问婚姻吗?肯定早就被哪个相国之女抢婚了。”

    向夫人在下面狠狠踢了丈夫一脚,暗骂一声‘老东西!’

    她不理睬丈夫,继续等李延庆的回答,李延庆挠挠头道:“晚辈从小就已经定亲,准备这两年就要回乡迎娶。”

    “哦不知是哪家的女儿有幸能嫁给探花郎?”向夫人不甘心地追问道。

    “这是我恩师的孙女,我们从小青梅竹马,能娶她是我的荣幸,恩师的大孙女已经嫁人,小孙女姚小娘今年才八岁,只好拿她来当一下挡箭牌了。”

    李延庆肯定的回答终于使向夫人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这时,李延庆起身对众人行礼道:“军规严厉,我必须在亥时前赶回大营,我得走了,再次感谢各位长辈的招待。”

    郑明点点头,“遵守军规是好事,三郎,送一送李少郎。”

    李延庆行一礼便匆匆出去,向夫人只回了他一个冷冷的眼神。

    走出矾楼,李延庆长长松了口气,又问郑荣泰,“你刚才怎么笑喷了?”

    郑荣泰嘿嘿一笑,“我倒希望你娶了她的孙女张绾儿,这样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至于让你笑喷出来吗?”

    郑荣泰见左右无人,低声笑道:“这几年她左挑右选,嫌这个官职太低,又嫌那个外貌不佳,现在张绾儿已经十九岁了,她开始急了,今天明显是看中你了,怎么样,要不要给你牵牵线,和张绾儿见见面。”

    “我不是说过有婚约吗?”

    “你少来!”

    郑荣泰万分鄙视地撇了撇嘴,“你爹爹亲口告诉我,你根本没有什么婚约,还托我帮你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大家闺秀。”

    李延庆呆了一下,父亲怎么给自己泄密了?

    “我的婚姻自己做主,你就别操心了,那个张绾儿瘦得跟竹竿子一样,我可不喜欢。”

    “其实不是我关心你,是太子殿下关心你的婚姻,他让我去打听的,我估计太子殿下要给你做媒。”

    “你已经告诉他了?”

    “当然,若不是你爹爹亲口告诉我,我敢乱说吗?

    李延庆顿时有点头大了,若太子真给自己做媒,他该怎么拒绝?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