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二十九章 紧急拦截

寒门枭士 第四百二十九章 紧急拦截

    梁山军的粮草辎重确实是从水路运走了,这倒并不是为了刻意避开敌军拦截,而是梁山军没有足够的牲畜大车来运输粮草辎重,所以他们才驻兵在梁山泊湖畔,随时可以走水路运输辎重。

    李延庆之前率军伏击柴进率领的两万军队时,当时梁山军是有粮草辎重大车,这便给李延庆造成了一个思维错觉,认为这次北撤也有粮草辎重队伍。

    当李延庆意识到自己判断失误后,他立刻率领军队火速向北疾赶,他一定要赶在粮草辎重运入须城县之前彻底摧毁这批后勤辎重物资。

    骑兵沿着小道一路向北疾奔,当天晚上便赶到了梁山泊进入济水的河口处,一般船队就是在这处河口进入济水,沿着济水一路北上,最后可以进入渤海。

    而须城县就在河口以北四十里外,几个月前,李延庆曾经坐船经过这里,这里原本有一处梁山军的哨卡,现在哨卡还在,但早已没有人影。

    李延庆让军队在距离河口数百步外的树林内休息吃饭,他望着空荡荡的河口,眉头皱成一团,从时间上计算,船队应该已经抵达这里了,但现在他们却没有看见任何踪迹。

    这时,牛皋走上前低声道:“粮草辎重会不会是送去了梁山?”

    虽然有这个可能,但直觉告诉李延庆,船队还是会去须城,否则须城的粮食将不够军队食用。

    “先等一等王贵的消息再说吧!”

    王贵带着一队骑兵赶往须城县码头,船队无法直接驶入须城县,必须要在须城县十里外的码头卸货,然后用大车转运进须城县,这最快也至少需要一天的时间,只要须城码头没有动静,那么就可以断定船队还在梁山泊内。

    半个时辰后,王贵率领骑兵从须城回来了,王贵上前抱拳道:“启禀都指挥使,须城县码头以及沿途均未发现敌军的船队和粮草辎重。”

    李延庆点点头,那么现在就有两个可能了,要么是船队还没有到河口,要么就是牛皋的猜测,船队去了梁山........

    又过了半个时辰,在河口监视的士兵终于发现一支船队从梁山泊内向济水驶来,它们张着船帆,凭借风力顺流而行,梁山泊内的湖面上风力很大,可以用风作为动力,李延庆立刻下令军队隐蔽,以免被敌军发现。

    夜色的月色格外皎洁,将整个大地铺上了一层银色,数百步外,李延庆清晰地看见一支由一百二十艘平底拖船组成的船队驶入了济水,拖船的吃水线很深,意味着船队上满载着各种物资。

    内河上的船只有几种,一种是双橹大船,船头和船尾各有一根长橹,每根橹由八名船员划动,一艘船则需要十六名船员划橹,这种船在清明上河图上清晰可见,其实就是以人为动力,一般用作客船,用作货船的成本太高。

    还有一种是三桅大船,靠风吹船帆航行,这种船主要在在黄河或者长江上航行,水面宽阔,风力强劲,适合用船帆,在小河航行也可以接受拉纤。

    再有一种就是什么都没有的拖船,完全靠人力拉纤,这种船只一般都是结成船队航行,摊薄每艘船的拉纤成本。

    梁山军的拖船其实是第三种,不过他们为了方便在梁山泊内航行,特地又加了桅杆,显得有点不伦不类,每艘船可运载五百石的货物。

    进入济水后,受陆地影响,河面的风力锐减,船队已无法靠风力航行了,只能靠纤夫拉纤,船上的护卫士兵纷纷上岸,临时充当纤夫,拉拽着船队继续向北航行。

    这时,王贵低声对李延庆道:“这些物资烧掉了有点可惜,不如把它们沉入济水中,将来可以再捞起来用!”

    李延庆又仔细看了看船队,似乎粮草和其他兵甲物资是分开运输的,他便点点头,“粮草烧掉,其他物资可沉入水中!”

    王贵大喜,他就知道老李没那么迂腐,待船队走远,李延庆一挥手,士兵们便无声无息地跟了上去。

    在距离须城县还有二十余里时,骑兵骤然出现河边,他们兵分两路,王贵率领三百骑兵向充当纤夫的士兵杀去,其余一千七百骑兵一起向船内放箭。

    拉纤的士兵被突然杀至的骑兵吓得魂飞魄散,他们无处可逃,纷纷跪地求饶,王贵没有让骑兵杀他们,而是喝令他们将船只拉到岸边,这时,骑兵们箭如雨发,船上船夫纷纷中箭,侥幸没有被射中也各自跳水逃命。

    船队很快被拖到岸边,牛皋率领五百士兵跳上船去搜查船只,不多时,牛皋回来禀报,“前五十艘船是各种兵甲物资,后面船只全部都是粮食。”

    李延庆当即下令将船队分开,后面船队泼上火油,开始放火烧船,前面船只则由数十名水性很好的士兵推到河中央,凿通了船底,将五十艘船全部沉入了济水河底。

    河面上烈火熊熊燃烧,就俨如一条火龙浮游在水面上,李延庆默默注视着一艘艘拖船被烧穿船底后沉入水中,足足烧了半个时辰,随着最后一艘船被烧毁沉入水中,河面上的最后一抹火光消失了。

    “去东阿县!”

    骑兵们已经遣散了三百拉纤士兵,他们纷纷调转马头,跟随李延庆向东北方向奔去,目标东阿县,那里也有梁山军储存的三千石粮食。

    .........

    种师道步步为营,赶在夏粮成熟前,一步步将梁山军逼回了郓州。

    三天后,宋江三万大军开进须城县,又过了不到半天,卢俊义率领七千军队也赶到了须城县。

    这时,种师道率领的两万大军也杀到须城县,并与李延庆的军队汇合。

    “卑职向大帅交令!”

    李延庆向种师道深深行一礼,交回了令箭。

    种师道重重拍了拍李延庆的肩膀,由衷赞道:“不愧是我的左膀右臂,西夏之战你略有稚嫩,而这一次,你已经可以独当一面。”

    “多谢大帅赞誉,卑职....离大帅的睿智还差得远。”

    李延庆是由衷之言,他也不久才渐渐明白种师道灭梁山的策略,什么叫做不战屈人之兵,利用粮食的压力最终逼迫宋江投降,如果说自己在河北是临时想到的粮食武器,那种师道是早就谋划好了。

    以须城县的有限粮食,如何能承受宋江五万大军的消耗,最多一个月,梁山军的粮食就要断绝,偏偏城内一大半的民众都是梁山军家眷,宋江将面临的粮食压力可想而知。

    李延庆又建议道:“为了防止梁山军出城抢粮,我们必须坚壁清野,卑职建议将须城县周围二十里内的麦田全部摧毁,百姓悉数迁走,不给梁山军任何机会。”

    种师道点点头,李延庆的建议正合他意,他便回头对宗泽道:“这件事我就交给你了。”

    宗泽连忙施礼,“卑职立刻着手!”

    种师道这才将李延庆请入大帐,只见大帐内堆满了各种大大小小箱笼,帅案上也堆满了文书,“随便坐吧!还没有来得及整理。”种师道笑了笑道。javascript:

    李延庆拉一张椅子坐下,种师道也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这时,亲兵进来给他们上了茶,种师道笑道:“前几天太子殿下派人前来慰问军队,鼓励我们利用这一战彻底歼灭梁山军,不要留后患,太子殿下才是主帅,既然主帅有令,我们当然应该遵从,我想听听你的想法,如何才能全歼梁山军?”

    李延庆沉吟一下道:“关键在梁山,只要摧毁了梁山,梁山军便失去了凝聚力,宋江和卢俊义两大派系必然会发生内讧,卢俊义很有可能会立刻须城,我们不妨先放他离去,然后在异地将卢俊义军队全歼,没有了卢俊义的掣肘,宋江投降的可能性就大了。”

    种师道大喜,又连忙道:“如何攻克梁山呢?”

    这个问题李延庆想过不止一次了,他微微笑道:“我们首先必须要有一支水军,当卑职率军攻打梁山时,梁山水军的主力就会上山救援,这时,我们出动水军趁机将梁山水军的老巢一网打尽,然后利用震天雷攻下响箭城,梁山就大势已去。”

    种师道沉吟一下道:“这确实是个好办法,不过调动朝廷水军需要天子的批准,恐怕这需要时间啊!”

    “我们正好围城也需要时间,大帅何不尽快上书天子?”

    种师道点点头,“好吧!我今晚就上书。”

    ......

    【求月票和推荐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