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三十六章 久别重逢

寒门枭士 第四百三十六章 久别重逢

    李大器没想到儿子会在这个时候回来,他高兴得嘴都合不拢,拉着儿子便向院子走去。

    李延庆连忙告诉父亲,“爹爹,我还有五个随从在虹桥酒馆呢!包括莫先生,得先安排他们的住处。”

    “这个没问题,我在虹桥客栈长包了五间上房,就在虹桥酒馆隔壁。”

    李大器回头吩咐一名管事,“罗管事,你去安排一下,莫先生他们在虹桥酒馆吃饭,给他们在隔壁客栈安排三间上房。”

    管事答应一声,匆匆去了,李延庆这才放下心,跟爹爹进了客堂,李大器让丫鬟给儿子上茶,叹息道:“自从我听说种师道被罢帅,心中就担心得不行,几天都睡不好觉,我就担心童贯会报复你。”

    “童贯是给我穿了小鞋,打发我去齐州赋闲,这次我请假一个月回京,他很痛快地批准了。”

    “光请假怎么行,你必须想办法调离。”

    “我已经向朝廷申请调离了,估计也会很快批准,童贯要清洗所有种师道心腹,他暂时不敢过份对待我,不过我既然主动提出调走,他是求之不得。”

    “好!好!”

    李大器一口气说了两声好,又关切地问道:“那你打算下一步去哪里?”

    李延庆摇了摇头,“现在我也不知道,但我不想去打方腊了,回头我会去枢密院问一问。”

    李延庆最担心的是被调去打方腊,目前围剿方腊的朝廷军队都是童贯和高俅派系,与其去打方腊,还不如留在梁山战场,这次他请假回来,就是想找机会在朝廷内活动一下。

    “放心吧!你不会去打方腊。”李大器脱口而出。

    李延庆一怔,父亲怎么会知道,他刚要询问,只见丫鬟端了两碗茶进来,李延庆又只得暂时闭上嘴,等小丫鬟放下茶出去,李大器这才吞吞吐吐道:“前些天,梁太傅派人请我过去一晤。”

    李延庆愣住了,他急忙追问道:“具体是哪里一天?”

    “三天前吧!一早他就派人来请我去太傅府上,他很客气,亲自在大门前来迎接我,我们谈了大半个时辰。”

    “谈些什么?”

    “就聊聊家常,问我生意做得怎么样,又向我请教香脂是怎么做出来的,我没有隐瞒,大致告诉他从牛油中提炼出来。”

    “然后呢?”

    “最后才谈到实质性的问题,他说打算把你调出军队,要么留在朝中为官,要么去地方州县为官,他征求我的意见,我倾向于去地方州县为官。”

    李大器见儿子脸色有点不太好,连忙解释道:“现在军队已经完全被童贯、谭稹和高俅三人把持,你是种师道的人,他们都不能容你,这种情况,还是转为文官对你比较有利。”

    “这是梁师成说的?”

    李大器摇摇头,“他说这是太子的意思。”

    李延庆一时沉默了,李大器有点担心,低声问道:“难道这里面有什么不妥吗?”

    “没什么不妥!”

    李延庆苦笑一声说:“太子也好,梁师成也好,其实都是一个意思,怕我留在军中被童贯或者高俅拉拢过去。”

    李大器沉默片刻道:“我觉得还是跟太子比较稳妥。”

    “如果太子被废呢?”李延庆一针见血。

    李大器顿时无言以对,他从未想过太子被废的问题,但他是读书人出身,他知道太子被废绝非危言耸听,而是实实在在会发生的事情,据说这次种师道被罢帅,就是因为被太子所牵连。

    半晌,李大器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李延庆沉思良久道:“这件事父亲暂时不要过问了,相信我会处理好。”

    “好吧!”

    李大器点点头,这时,他想起一事笑道:“我给你收拾了一间院子,你去看看吧!那里有你相见的人。”

    李大器所说的院子是指宝妍斋总行的隔壁,一座占地约两亩的宅院,前面和沿街店铺是一墙之隔,但没有开门,进院门有两处,一处位于总行内,是一扇隐藏在房间内的小门,另一处是后门,直接通过一座小码头,有危险发生可以随时通过水路离开。

    这也是汴京商人们常用的规避住宅限制的手法,很多商人尽管有钱,但级别却不高,没有资格租住大宅,又买不起动辄数万贯甚至十几万贯的房宅。

    当然,对精明商人们而言,与其花十几万贯买房宅,还不如花同样的钱买一处商铺,然后在商铺中偷偷修建住宅,便避开了朝廷对商人们的住宅资格限制。

    这座宅子便是李大器利用商铺里多出来的两亩地偷偷修建的住宅,李大器原本是打算给后妻杨氏和女儿住,但他考虑到儿子的实际情况,便将这处宅子留给了儿子。

    李延庆快步走进了一间类似客堂的屋子,直接进入里间,推开里间的一扇小门,眼前一亮,一座精致的天井出现在他眼前,在天井的角落里是一块奇峻瘦长的太湖石,旁边种着两株桂花,金黄色的桂花已盛开,天井里馨香扑鼻,一个穿着素白长裙的丽人正和两个侍女欣赏刚刚盛开的桂花。

    她们都听见了开门声,不由一起回头,丽人看见了李延庆,不由低低惊呼一声,不顾一切地向爱郎扑来,李延庆紧紧搂住了怀中玉人,心中也同样激动万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思思会在京城。

    “思思是几时进京的?”李延庆低声在爱妾的耳边问道。

    郭思思【李师师的本名,嫁人则弃艺名】这才想起旁边还有两个侍女,她有点不好意思地离开爱郎的怀抱,一双深情的美眸充满了热切,她娇媚地给爱郎递去了浓浓的相思眼波,小声说:“前两天才到京城。”

    这时,两个侍女知趣地离去,还特地关上了天井的小门,思思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激动,再次扑进爱郎的怀抱,柔臂搂住他的脖子,李延庆也紧紧拥抱着她,两人用热吻将心中无尽的相思尽情地倾泻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思思闭着双目伏在爱郎怀中,她还在地体会着突然来至的幸福,李延庆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笑道:“我还打算过两天去江宁看望你!”

    思思长长的睫毛动了动,一双深潭般的美眸里露出一丝幽怨,低声道:“那年初呢?西夏回来后怎么没想到去江宁。”

    李延庆心中一阵歉然,“是打算去的,可是梁山军进入汤阴县,改变了我的计划。”

    “哦!我还以为你回家乡相亲去了,有了新欢就忘记了人家”说到这,思思的眼睛忽然有点红了。

    李延庆再次吻住了她,半响在她耳边小声说:“我没有新欢,更没有忘记你,都是该死的梁山乱匪!”

    “其实我也知道,只是人家心中这次你不准再送我走了。”

    思思见他没反应,便在他手臂轻轻掐了一下,娇嗔道:“听见没有?”

    李延庆苦笑一声,“我遵命就是了。”

    思思顿时笑颜如花,拉着李延庆道:“走!我带你去看看我们的新宅。”

    李延庆跟着她穿过天井,里面是一片占地约半亩的小池塘,周围有曲廊环绕,两座小院则分布在东西两边,被高高的院墙包围,虽然外面便是极为热闹的街道,但院墙隔断了噪音,使小院内十分安静,而且院墙很高,外面的阁楼和虹桥都看不到院中的情形。

    “那边西院是喜鹊和两个小丫鬟住,餐堂也在西院,我和两个侍女住东院。”

    李延庆这才想起喜鹊,他心中暗叫一声惭愧,自己居然把她忘记了,他连忙问道:“喜鹊呢?”

    “她白天在城里,她负责宝妍斋的新胭脂配制,要晚上才会回来,她现在可不是你的小丫鬟了,她是宝妍斋的首座胭脂大师,她研制出来的胭脂件件畅销,每月挣一百二十贯钱,本来阿爹还打算给它一成的宝妍斋份子,她死活不肯要。”

    李延庆点点头,喜鹊在宝妍斋刚成立时就显露出了她配制胭脂的高超天赋,拿高薪并不奇怪,这时,他又指着一扇小门问道:“那扇门通往哪里?”

    “那边就是码头,我带你去看看,只停着一艘画舫,我还没有坐过呢!”

    思思拉着李延庆走出了后门,后门外是一片竹林,一条石板路直通数十步外的汴河码头,码头上停着一艘画舫。

    李延庆打量一下竹林,眉头不由一皱,这片竹林看似幽静,其实非常不安全,贼人可以轻易从汴河里游上来,尤其这一带是城外,龙蛇混居,形形色色的人都有,地头上十分复杂。

    思思是因为刚到这里才没有感到危险,可如果住久了,象她那样罕见气质的美女上船下船,肯定会被心怀不轨的人盯上。

    李延庆立刻决定要换一个地方居住,他可以在城内暂时租一座宅子,不管父亲高不高兴他都要搬走。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