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四十五章 曹府家宴(一)

寒门枭士 第四百四十五章 曹府家宴(一)

    大宋徽宗时代的权贵一共分为五大集团,高高在上是赵氏皇族,他们地位崇高,卓然傲立,蹲据金字塔的顶端,而紧靠金字塔外围的是外戚集团,以向太后和郑皇后两大家族为代表,他们倚靠皇权,在大宋享受着仅次于皇族的地位和财富。

    第三个集团则是宦官集团,以梁师成、李彦、童贯、杨戬、谭稹等人为代表,他们是天子之权的延伸,掌握着大宋的军队和天子朱批之权,虽然他们没有名望地位,但没有人敢得罪他们中任何一人。

    第四个集团就是文官集团,以蔡京、王黼、余深等人为代表,他们官官相护,高度一致地维护着文官的利益,控制着庞大的政治资源,掌控着大宋王朝的运转,就连天子也不敢轻易得罪这个集团。

    第五个集团就是功勋世家集团,由开国功臣们的后代组成,以曹家、高家和潘家等家族为代表,他们虽然没有实权,但在大宋军方拥有很高的威望,同时他们在京城和地方州县掌控了大量的财富,百年来他们互相联姻,关系盘根错节,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利益高度一致,连天子也拿他们没有办法,只要不犯原则性的错误,一般都不会深究,也不敢深究。

    这就是太子给高深密信后,赵佶为什么那么恼火的真正原因,高深可不仅仅代表高家,他背后站着整个功勋世家集团。

    这五大集团占据了金字塔的上部,一百多年来垄断了大宋的财富和权力,尤其到北宋末期阶层固化,普通民众和一般官员想向上走,实在是难上加难。

    今天是曹家请客的日子,当然,这种请客在汴京只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但曹家请客的规模却不小,曹家发出去了近百张请柬,就意味着会有数百名宾客前来赴宴,功勋世家们互相请客吃饭是常事,他们总是找各种各样的理由聚会,以维系他们彼此间的关系。

    今天曹家请客的理由是给少年子弟们一个交流的机会,这其实是他们几十年来最常用的一个聚会理由,它背后的另一层意思就是相亲。

    婚姻是功勋世家百年来维持彼此关系的重要纽带,有着非同寻常的现实意义,他们一代一代都是这么过来。

    当然,他们也会补充新鲜血液,象高深招进士周春为婿就是补充新鲜血液,其实也是功勋世家不甘孤立,企图介入大宋朝政的一种表现。

    从中午开始,一辆辆牛车或者马车便将各个功勋世家的主人送到曹府大门前,因为是曹评发出的请柬,所以各家家主必须出席,然后是有相亲需要的年轻子弟以及他们父母跟随前来,或者是婀娜多姿的少女,或者年轻英武的少年,所以一个家族大概会来五到六人。

    李延庆虽然没有接到正式书面请柬,不过他是曹评亲自当面邀请,比书面邀请还要更有诚意。

    午后,他便乘坐牛车来到了位于金水河北岸的曹府,曹府是祖宅,是当年宋太祖赵匡胤赐给曹彬的一座巨宅,后来几任皇帝又不断赐给宅基地,任曹家扩大府邸,现在的曹府占地足有三百亩,是汴京有名的大宅之一,曹府虽大,但比起蔡京、童贯、梁师成、王黼等人的宅邸,还是小巫见大巫了。

    按照宋朝居住等级规定,王爵以上的房居才允许称府,百官家居称为宅,百姓则称房,也是因为曹彬被追封济阳郡王的缘故,他宅邸也能称为府。

    李延庆乘坐的牛车距离曹府大门还有百余步,道路便被堵塞,车辆寸步难行。

    “官人,前面堵住了!”车夫外面喊道。

    李延庆挑开车帘望去,只见前方车水马龙,不知多少辆牛车将大街堵住,不断有人下车,直接向曹府大门走去。

    “我走过去,你回去吧!晚上我自己回家。”

    这辆牛车是宝妍斋的专车,李大器特地调给李延庆使用,车夫也是汤阴人,老实可靠。

    “那官人别忘记关城门的时间。”

    “不会忘,你去吧!”

    李延庆跳下马车,关上车门便快步向曹府大门走去,他今天穿一件浅蓝色窄袖襕衫,上好的苏州水缎,头戴软脚幞头,腰束革带,显得格外清爽干练,精神抖擞,这也是北宋士大夫阶层的最常见装束,在家闲居或者参加宴会皆可,轻松自在又不失礼仪。

    此时,时间刚到申时,也就是下午三点左右,正是客人到来的高峰,大门前挤满了前来参加宴会的客人,很多都是中年夫妻带着孩子来参加,男子的打扮大同小异,以襕衫为主,而女人则花枝招展,雍容华贵,各种珠宝翠玉在高高的发髻上闪闪发光。

    但最醒目却是年轻人,他们才是今天的主角,年轻男子打扮和他们父辈差不多,衣冠以袍衫和幞头为主,大多身材魁梧,体格健壮,这也是功勋世家世代习武的缘故,大都二十岁上下,显得格外英姿勃发。

    最夺人眼目的却是年轻少女们,她们大多十五六岁,正是待嫁的花季年龄,她们衣着以褙子为主,但色彩却姹紫嫣红,或娇柔或丰满,肌若凝脂,气若幽兰,腮晕潮红,羞娥凝绿,聚在一起,一个个国色天香,顾盼生辉,令人不胜遐想。

    李延庆走到大门前,一眼看见了高宠,他正和两名年轻同伴聊天,目光却不时向大街上望来,他和两个同伴都身材高大,英姿飘逸,引来旁边一群年轻小娘子不时俏目偷望。

    “啊!延庆兄。”

    高宠看见了李延庆,连忙挥手喊了起来,他随即快步走上前,李延庆见他打扮得非常干练,不由笑道:“今天可是要下场练枪?”

    “这个还不知道呢!看大伯怎么安排。”

    他又给李延庆介绍旁边两个年轻男子,“这两位都是我的好友,曹性和潘成玉,目前都在国子学读书。”

    之前两人都知道李延庆便是京城中有名的李探花,弓马大赛第一名,文武双全,他们都敬仰已久,纷纷上前行礼,李延庆见他们虽然是世家弟子,却谦虚稳重,心中也颇有好感,连忙回礼。

    三人刚刚寒暄几句,就在这时,一名正在门口迎客的曹家男子大步走来,“可是延庆来了?”

    李延庆认识他,正是曹晟,郓王赵楷的好友,李延庆呵呵一笑,“曹兄,好久不见了。”

    “父亲说来不及给你准备请柬,怕你进不了门,特地让我在大门等候,快随我来吧!”

    他又瞪了曹性一眼,“你没事可干吗?”

    曹性有点怕他,战战兢兢道:“六叔让我指挥车辆。”

    “那你还不快去,堵成什么样子了!”

    曹性拉了高宠和潘成玉一下,三人向李延庆告辞,便匆匆去了。

    曹晟笑着对李延庆道:“他是我的大哥的三子,擅长骑射,对你一直很敬仰,潘成玉刀法娴熟,文学比较差劲,至于高宠,家传枪法,又师从金枪班首席徐宁,枪法着实厉害,连他师父都自愧不如。”

    李延庆点点头,“都是才俊子弟。”

    曹晟笑道:“功勋世家也有纨绔子弟,我年轻时就是,现在成家立业,也开始收敛了。”

    李延庆哈哈一笑,“听说曹兄高升了?恭喜啊!”

    曹晟年初升为殿前步军都虞候,从五品武官,曹晟摇摇头道:“我这种官是世袭官,没什么意义,不像贤弟有从战场上杀出来的本钱,不过我听说你要调入朝廷了?”

    李延庆淡淡一笑,“已经接到任命了,台院侍御史,后天正式上任。”

    曹晟恍然,小声笑道:“这个官职非常寻常啊!”

    “此话怎么讲?”

    “侍御史虽然很容易得罪人,但权力很大,有权监察百官,参加三司会审,让人又怕又恨,但又不敢得罪,不过朝廷关系错综复杂,贤弟以后还是要千万谨慎。”

    李延庆默默点头,“多谢兄台提醒。”

    “走吧!我带你进府,给你找一个好一点的座位。”

    曹晟便带着李延庆进了曹府,快步向中庭走去。

    ======

    【求月票、推荐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