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五十八章 旁有窥视

寒门枭士 第四百五十八章 旁有窥视

    王黼的官房位于中书省知政堂内,虽然他只是知政事副宰相,但他得到了天子赵佶的重用,使他的权势之大已经超过了左右相国白时中和余深,成为真正的权相,已经隐隐能和最全盛时的蔡京抗衡。

    王黼被赵佶重用并不是因为他有多大的能力,而是因为他不是蔡京的人,他是梁师成一手提拔起来。

    在目前的四个宰相中,张邦昌和余深是蔡京的党羽,白时中又软弱无能,根本不敢和蔡京对抗,而蔡京虽然已退仕,但他依旧牢牢控制着朝政,重大政务皆由他来决定,被百官们称为外相。

    赵佶当然也明白这个局势,他绝不愿再见到蔡京一党独大,所以他需要引入一个能和蔡京抗衡的相国,王黼便应时而生,短短大半年便获得了巨大权力,一举成为新的权相。

    王黼坐在宽大的桌案后,半眯着眼睛听取御史台主簿张洵的汇报,张洵虽然只是一个从七品小官,但他同时兼任台院和监院的主簿,位子极为关键。

    他被王黼一手提拔,成为王黼在御史台的眼睛,替王黼盯着每一个御史,一旦御史们有异常举动,他便立刻赶来向王黼汇报。

    “李延庆今天上午去了大理寺天狱,我听他的主事说,他今天去看望了潘岳,不过没有审问,但在临走时,他在牢房更换表上签字盖印了,潘岳中午便被换到了大理寺新狱。”

    王黼沉思片刻问道:“他知道这件案子的来龙去脉吗?”

    “他已经知道。”

    “那他知不知道他的前任刘霖一直不肯在更换表上签字?”

    “那张表的发行时间是半年前,卑职觉得他应该一看便知,卑职认为,他今天就是为了签字换狱而去的。”

    王黼并没有立刻勃然大怒,他也有谨慎的一面,他知道李延庆出任侍御史是梁师成的安排,虽然王黼已经背叛的梁师成,但梁师成也并没有和他翻脸,在这种情况下,他犯不着去主动激怒梁师成,给自己平添劲敌。

    所以对梁师成将李延庆安插进御史台,王黼的态度则十分谨慎,既没有以相国的身份反对,也没有故意刁难,但同样也不会置之不理,而是在李延庆身边安插耳目,密切注视李延庆的一举一动,只要李延庆不触犯他的利益,他一般也不会轻易干涉。

    王黼负手走了几步,又停住脚步问张洵道:“那潘家有没有找过他?”

    “在御史台没有,但私下有没有找过,卑职就不知道了,卑职卑职不敢太关注他的私事。”

    王黼也知道这种事情确实很难查证,潘旭即使不亲自上门,也会托别人说情,不过

    王黼脸一沉道:“我让你盯住他的一举一动,可没有说只在御史台内,他有没有在晚上去拜访其他官员?有没有在下朝后接受潘家的说情?这些都是你的职责,可你却一无所知,如果你做不了就早说,我让别人来做。”

    张洵吓得深深低下头,王黼看了他片刻,又语重心长道:“你也知道李延庆的这个职务本来是你的,想想你为什么没有拿到?就因为我没有抓到李延庆的把柄,你让我怎么反对,如果你尽心一点,抓住了李延庆的把柄,只要时机到来,我便可以让他滚蛋,这个位子就是你的了。”

    王黼又是恐吓,又是笼络,将张洵收拾得服服帖帖,他感动得含泪磕头,“卑职愿粉身碎骨以报答相国的知遇之恩!”

    王黼点了点头,柔声道:“你的忠心我是明白的,只是手段上略欠缺一点,李延庆之事也不用太着急,要小心观察,不能让他发现自己被监视了。”

    “卑职明白了。”

    停一下,张洵又小心翼翼问道:“那林道士那个案子怎么办?”

    “这个案子暂时不要下结论,继续观察李延庆的一举一动。”

    “卑职记住了!”

    张洵告退走了,王黼还在考虑李延庆去大理寺天狱这件事,他真正担心的并不是潘家,潘家算什么,无权无势,有点小钱罢了,王黼担心的是梁师成,这会不会是梁师成的授意?

    王黼沉思良久,不管是不是梁师成的授意,他都觉得有必要含蓄地警告一下李延庆。

    李延庆已在五天前搬到了位于云骑桥的新住宅,这里环境幽静,治安良好,隔壁便是汴京十刹之一的法云寺,这里虽然没有曹家三百亩巨宅那么庞大,但也有前后三进约五十余间屋子,对于李延庆而言还是显得太空旷了一点。

    所以李大器又让杨氏买了十几名仆妇,包括管家、丫鬟、厨娘、园丁、马夫等等,一个中产家庭应该有的下人都具备了。

    另外,从安全上考虑,李延庆还是把杨光和张氏三兄弟放在自己身边,作为侍御史,他也需要几名武艺高强且忠心耿耿的随从,四名亲卫住在前院,将原本用作客房的一个单独院子给他们四人居住,同时开给他们每月五十贯钱的月俸,这足以让他们为李延庆卖命做事了。

    李延庆并不是每天都带四人出入御史台,四人分为两班,每天有两人跟随他前往御史台,另外两人则在家里留守。

    下午时分,李延庆骑马返回了家中,管家泰叔笑呵呵迎了出来,“官人,今天宝妍斋那边转来一份请柬!”

    泰叔姓杨,是京城本地人,年约五十岁,长得矮矮胖胖,活像个矮冬瓜,从十几岁开始便一直大户人家府中做事,几十年时间从小厮做到了管事,脾气很好,为人也厚道老实,他原是冰柜街宅子的管家,李大器与他相处了好几年,知道他为人可靠,便把他介绍到这边当管家。

    “什么请柬?”

    李延庆一路上都在想着林灵素的案子,心思还没有转回来。

    “好像是高家送来的请柬,官人看看便知道了。”

    泰叔将一份请柬递给李延庆,李延庆看见落款是高深,他这才想起高深似乎邀请过自己,不过自己记得好像高深是说,过两天去他府中做客,这一晃居然过了十天,难道周春刚刚才来京城吗?

    想起高深就想起了潘旭,这两天自己正在经手潘旭侄子的案子,似乎见面不太妥当,不过李延庆想起了周春,他即将当自己家乡的父母官了,自己还是应该给这个面子见上一见。

    李延庆看了看请柬上的日子,是明天中午,这个高深还真会选日子,明天正好是旬休,他还想好好在家休息一下,这下休息不成了。

    “官人要去吗?”

    泰叔问道,如果不去的话,就需要去人家府上回应一声,以免别人白准备一场。

    “去!当然要去,上将军的请客怎能不去?”

    “官人,明天需要我们也要跟你一起去吗?”杨光在旁边厚着脸皮问道。

    “明天是旬休,你们放假吧!我不用你们陪同。”

    杨光大喜过望,他们已经约好明天去喝酒,好好放松一天。

    李延庆知道他的心思,便在他头上敲了一记,“花钱买享受可以,但不准给我闯祸!”

    “我们可从来没有闯过祸!”

    “胡说!上次和一群无赖打架是谁惹起的事,还不是你先的动手?”

    杨光挠挠头,小声嘟囔一句,‘那群无赖调戏民女,我们仗义出手有什么不对?’

    李延庆狠狠瞪了他一眼,回头对张虎道:“你负责看好他们几个,别喝了几碗黄汤又开始英雄救美了!”

    张虎是他们几人的头领,已经成婚,年纪最大,为人也最稳重,他连忙抱拳道:“请御史放心,卑职一定看好他们。”

    李延庆又瞪了一眼杨光,“听见没有,该怎么称呼我?”

    杨光虽然嬉皮笑脸,但他做事却有分寸,他不敢真把李延庆惹怒了,连忙恭恭敬敬道:“卑职记住了!”

    李延庆这才翻身下马,快步向大门内走去。

    就在这时,一辆牛车飞奔而来,李延庆似乎听见了喜鹊的声音,他心中不由一怔,便站在台阶上等候,牛车很快驶来,停在李延庆面前,只见喜鹊拉开车帘慌慌张张道:“小官人,虹桥宝妍斋那边出事了,你你快去看看吧!”

    【求推荐票月票!】

    appapp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