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八十二章 不甘为棋

寒门枭士 第四百八十二章 不甘为棋

    两天后,天子赵佶批准了王黼的提议,成立临时军监所,由御史台、兵部和枢密院三部派核心高官组成,负责监察北伐备战的后勤军资状况。

    但对朝野百官以及京城百姓而言,他们并不关心军监所成立,而是关注粮食、酒、茶、糖、生铁等民生物资的涨价,尤其当十钱批准发行,京城物价顿时全面上涨。

    大米价格由斗米三十文涨到斗米四十文,小麦价格也每斗上涨十文至三十文,粮价是基础,粮价上涨立刻带动了茶、糖、酒等民生物资全面上涨,京城百姓叫苦不迭,一时间民怨沸腾。

    初十上午,李延庆坐车前往虹桥宝妍斋,今天是旬休,大街上热闹异常,各种小摊小贩占满了道路,使街上格外拥挤,占道经营一直是京城难以解决的顽疾,除了御街上有军队巡视外,其他稍微热闹一点的街道都被小摊小贩占领了,官府也赶不胜赶,索性也不管了,使占道经营基本上失控了。

    虹桥一带是占道经营的重灾区,此时还是上午,街上已只剩下一辆牛车的通道,黄昏以后,连牛车也走不了,只能步行。

    虽然朝廷无德,为筹集军费而残酷剥削民众,使京城百姓怨声载道,不过愤恨归愤恨,生活还得继续,百姓们只得更加辛苦,更加起早贪黑来谋取生计。

    李延庆也体会到了物价上涨的结果,比如他从云骑桥雇一辆牛车去虹桥宝妍斋,平时也就三十文钱,但今天他上车后,价格就变成了四十文,上涨了十文钱。

    车夫愁眉苦脸对他道:“官人一直坐我的牛车,其实我也不想涨价,但没办法,家里有两个孩子要养,我这辆车一天能挣一百五十文,除了吃穿房租开销,,每月还能攒下几百余文钱还债,现在什么都涨价了,若我不涨价,莫说还债,恐怕连吃饭都成问题了,昨天房东找到我,我租的一间房子每月涨两百文,已经涨到一贯钱了。”

    李延庆笑道:“没事,我可以接受涨价,要不这样吧!你这辆牛车我包下来,每月十贯钱,你也不用再接别的客人了,你看如何?”

    十贯钱就是七千七百文钱,算下来每天有二百五十文钱的收入,当然要比零星拉客合算得多,零星拉客运气好每天能挣到两百文钱,运气不好只有百文钱,加上现在牛车竞争激烈,做生意很难,车夫大喜过望,“我当然愿意,多谢官人了!”

    “我回来给管家说一声,明天你一早你就准时来吧!”

    之前因为思思不怎么出门,所以偶然出门一趟都是借用宝妍斋的牛车,现在思思学会了化妆,只要她不说话,很难认出她从前的相貌了,加上现在又多了一个扈青儿,用牛车次数就大大增加了,李延庆便考虑自己包一辆牛车家用。

    现在这个车夫姓孙,陈州人,人非常老实可靠,赶牛车的技术也好,李延庆坐了他的十几趟牛车,便决定包下这辆牛车为自己家用。

    不多时,牛车在虹桥宝妍斋前停下,李延庆从牛车里出来,给了车夫一块三钱的银角子,“今天就不用跑了,回去把车好好收拾一下,布垫子都浆洗一下,明天一早去我府上吧!”

    “小人明白,多谢官人!”车夫感谢再三,便赶着牛车回城了。

    李延庆快步走进宝妍斋,在院子里看见了父亲李大器,李大器愣了一下,“延庆,你今天不是要去曹府赴宴吗?”

    “要下午才去,我找爹爹有件事。”

    “到内堂去坐吧!”

    父子二人走进内堂坐下,一名丫鬟给他们上了茶,李大器问道:“你去军监所了吗?”

    “还没有呢!场地还没有批下来,可能要明后天去了。”

    李大器叹了口气,他本来想埋怨儿子几句,好好的御史审案不做,偏要跑去做什么军资监察,察到了问题会得罪人,查不到问题,将来若出事则要承担责任,但事情已定,抱怨也没有用了,李大器只得不提这件事,问道:“今天有什么事吗?”

    “爹爹还记得我以前说过,要把钱尽量换成金银吗?”

    李大器点点头,“我当然知道,从去年开始我就不收会子了,铜钱也尽量不存,我手中以白银为主,黄金也有不少,昨天我得到消息,各大钱铺都停止兑换金银了,但对我们影响不大。”

    白银兑铜钱价格一直比较平稳,官价和黑市价基本上都维持在一两白银兑一千文铜钱左右,一两黄金兑十两白银,但自从王黼提交北伐计划书以及准备推出当十钱的消息后,银价大涨,各大商铺纷纷跑去钱铺挤兑白银,黑市银价已涨到一两白银兑一千两百文钱。

    而钱铺只能保持官价,这就导致只要能兑到白银,转手就能赚到两成的利润,各大钱铺虽然不敢擅改官价,但也不会做冤大头,便迅速暂停了兑换白银。

    李延庆道:“我就是担心父亲受不了利益诱惑,把手中白银在黑市上卖掉,现在只是刚开始,北伐战争一旦爆发,银价和金价还要上涨。”

    李大器笑着摇了摇头,“我怎么可能卖掉呢!这点蝇头小利可诱惑不了你爹爹。”

    “也不能存放在京城,更不能存放在钱铺,一旦朝廷急需白银,会把各大钱铺的白银兑换走,爹爹将来拿到的就只有会子了。”

    李大器见左右无人,便压低声音道:“白银和黄金我装进了大铁箱,埋藏在鄂州的六座庄园内,这件事是我和三名文庄弟子秘密操作,非常可靠。”

    父亲既然这样表态,李延庆就放心了,他刚要起身,李大器却按住了他,“爹爹不是在逼你,但你和思思在一起两年了,却没有能生下一儿半女,当然,她身子较弱,不容易生孩子,这我能理解,也不会怪她,可是我就只有你这一个儿子,我这一脉就你这个单传,你到底什么时候娶妻给我生一个孙子,我都要急死了!”

    李延庆却笑嘻嘻道:“爹爹自己努力点不就行了吗?再生个儿子,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也不用在这里烦恼。”

    “你——”

    李大器气得说不出话,半晌,他叹息一声道:“我自己的情况还不清楚吗?我已经不能生了,只能指望你给我养个孙子,然后你要去打仗也好,剿匪也好,我统统不管了。”

    李延庆感受到了父亲语气中的懊恼,他心中的一丝玩笑也荡然无存,低声问道:“爹爹,发生了什么事?”

    李大器叹了口气,“你还记得小时候和你一起玩的李二李三吗?”

    “当然知道,族长家的光宗耀祖,他们怎么了?”

    “我昨天才知道,李二去年初就娶妻了,去年年底他妻子生了一个儿子,今年又怀孕了,估计也是儿子,我记得李二和你一样大,人家都快有两个儿子了,可你连妻子的影子都还没有,你说我怎么能不急?”

    李延庆沉默半晌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缘分,李二是因为进不了太学才早早成婚,婚姻对他而言,就只是为了传宗接代而已,但对我不一样,一门合适的婚姻,对我将来的事业是一个巨大的推动。”

    “可你现在已经是正六品的侍御史,婚姻的作用对周春他们还有点效果,对你已经作用不大了。”

    李延庆摇了摇头,“我这个所谓正六品御史只是梁师成的一枚棋子,他今天可以让我当五品高官,明天就可以把我贬为庶民,这个官职实际上并不属于我,只是我替他捧在手中,说到底,还是因为我身后没有一个强大的势力为支撑,而想获得这个支撑势力,婚姻就是一条途径。”

    良久,李大器终于点了点头,“爹爹明白了,好吧!我不再逼你,你自己决定。”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