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八十三章 曹府再宴

寒门枭士 第四百八十三章 曹府再宴

    李延庆第一次参加曹府鹊会大宴之时还略有点震惊,但随着他渐渐接触功勋世家,他才知道,功勋世家之间的宴会实在很平常,不仅祝寿生子、婚姻嫁娶要请客,就算没有理由,也要找出理由请客,这似乎是他们互相联系感情的一种方式。

    今天下午曹家的请客就是这样,没有什么理由,就是请一些亲朋好友前来聚一聚,和上次曹府请客完全不同,首先来的人比较少,只有几个关系极好的世家,总人数不超过百人,其次规矩也没有那么多,大家都比较轻松自在。

    李延庆是在下午时分抵达曹府,曹府门前同样停满了牛车和马车,不过不像上一次那样堵得水泄不通,道路保持着畅通。

    必要的礼仪当然是需要的,曹评几个儿子正站着府门前欢迎客人,当李延庆刚从牛车里下来,曹性立刻看见了他,连忙跑上前笑道:“祖父交给我的任务,让我专门等你一人,我就怕你不来了。”

    “既然答应了,怎么能不来,不过.....今天客人好像不多啊?”李延庆向两边看了看,很多车辆都已经走了,使曹府门前更显得稀疏。

    “今天是家宴,就请了几个世交家族,其实好多人你也见过......”

    曹性刚说到这,李延庆便看见高深和他妻子潘氏从一辆华丽的马车上下来,曹评的几个儿子连忙迎上去,李延庆点点头,看样子,还是高府请客时那些人。

    “高宠今天要来吗?”李延庆问道。

    “他好像不在京城,去太原府了。”

    “哦!那就有点遗憾了。”

    “延庆,上次娇娇之事,真是抱歉!”

    曹性向李延庆道歉,“是我考虑问题不周,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小娘子今天在吗?”李延庆笑了笑问道。

    “她当然在,如果你怕烦,我可以不让她来烦你。”

    “这倒没有必要,娇娇我也挺喜欢。”

    两人边说边走,很快便进了曹府,一直来到中庭,今天客人不多,那就不用在外面摆放桌子了,全部都安排在多彩楼内,李延庆还是第一次走进多彩楼,只见楼内十分宽阔,就俨如一座小型宫殿,布置得金碧辉煌,四周摆放着各种名贵瓷器。

    正中间已经摆好了数十桌酒席,但目前还没有客人。

    “时间还早,要不我带你先去二楼喝杯茶。”

    李延庆抬头看了看楼梯,他刚要点头答应,却听见后面有人叫他,“李大哥!”

    一回头,只见身材娇小的曹娇娇气喘吁吁追了进来,“李大哥,你怎么不等等我。”

    李延庆蹲下来笑道:“娇娇怎么知道我来了?”

    “我一直在...在等你,正好....正好走开一下,你.....你就来了,追得累死我了。”

    曹娇娇跑到李延庆面前,弯着腰大口喘气,李延庆见她有趣,便问道:“你找我做什么?”

    “你答应给我的猫舍写幅对联的!”

    李延庆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这小娘,怎么现在还忘不了这件事?

    “这个.....”

    李延庆向曹性求援望去,曹性只得笑道:“娇娇,李大哥是祖父的贵客,今天不好动笔,要不下次吧!”

    曹娇娇的眼睛顿时红了,慢慢低下头,“我就知道李大哥是骗我的。”

    “好吧!我去给你写,现在就去。”李延庆无奈,只得答应了。

    曹娇娇顿时破涕为笑,拉着李延庆道:“李大哥快跟我走!”

    李延庆只得对曹性道:“那我去去就回来。”

    “那你去吧!我正好去门口帮一下忙。”

    李延庆当然不可能进内宅,曹娇娇带着他一路小跑,来到了她读书的地方,也就是上次李延庆写对联的文市,这里是曹家女公子们读书的文房。

    “李大哥,跟我来!”

    李延庆跟她走进了文房,和上次不同,这次文房没有可以收拾,桌椅摆放和她们平时上课时一样,每个人都有一张很宽大的桌子,上面摆着笔墨纸砚。

    不过因为学生都是小娘子的缘故,所以桌上还有一些小娘喜欢的小玩意,比如小布偶、小泥人之类。

    李延庆对这里很感兴趣,他想起了自己的妹妹,妹妹再过几年也能在这里读书就好了,毕竟现在很难找到让小娘读书的场所。

    “李大哥,这是我的桌子,你在这里写吧!”

    曹娇娇已经铺好了纸,正在给他研墨,满脸期盼地望着他,李延庆着实有点头大,给猫舍写对联,他该写点什么?

    “娇娇,我给你写一幅对联,你不要贴在猫舍上好不好?”李延庆用商量的语气说道。

    “那我贴在哪里?”

    “贴在你自己的房间门上。”

    “可我的房间就是猫舍呀!”

    李延庆愣了一下,他忽然有点明白过来,笑问道:“是不是你喜欢养猫,所以给自己的房间起名叫做猫舍?”

    “不是我的起的名字,是大书娘起的名字,她说我上辈子就是一只猫,所以给我的房间起名叫做猫舍。”

    李延庆顿时松了口气,原来不是给猫窝写对联,那就好办了。

    “好!我给娇娇写一幅对联。”

    曹娇娇欢喜得直拍手,连忙提出自己的特殊要求,“对联里要有猫哦!”

    李延想了想便提笔写道:虎行雪地梅花五,鹤立霜田竹叶三。

    曹娇娇歪着头看了半天,“可是.....猫在哪里?”

    李延庆笑道:”猫就是小老虎,有虎就行了。”

    这时,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轻柔的声音问道:“娇娇,你在做什么?这位官人是谁?”

    李延庆回头,见他身后站着一名年轻的小娘,也就十五六岁左右,身材中等,穿一件淡黄色襦衣,下穿一条百褶长裙,头梳双环望月髻,长得花容月貌,肌肤晶莹赛雪,一双深潭般的美眸如宝石般明亮。

    “大书娘,李大哥在给我的猫舍写对联呢!”

    李延庆顿时知道这个年轻的小娘是谁了,就是那个嗜书如命的曹家小娘子,原来自己真的弄错了,她并没那么小。

    李延庆连忙躬身行一礼,“在下李延庆,打扰曹姑娘了。”

    “哦——”

    曹蕴脸一红,十分不好意思道:“原来你就是李官人,上次多谢李官人给我写的两幅对联,还感谢李官人给我买了那么多书。”

    “大书娘,那些书是我买的!”曹娇娇连忙纠正阿姊的错误。

    李延庆微微一笑,“那些书是娇娇买给阿姊的礼物,我只是略略助她一臂之力。”

    曹蕴盈盈行一礼,“舍妹年幼,尚不懂事,还请李官人不要计较。”

    “大书娘,谁说我不懂事了?”曹娇娇的语气顿时大为不满。

    李延庆拍拍她的小脑袋,笑道:“娇娇很懂事,有这么可爱懂事的妹妹是姑娘的福气。”

    “大书娘听见没有,你可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哦!”

    曹蕴又好气又好笑,这个死丫头,该怎么说她才好?

    “大书娘,快看李大哥给我猫舍写的对联。”

    曹娇娇上前牵着阿姊的手走上前,曹蕴看了看对联,对李延庆笑着解释道:“猫舍就是舍妹的房间,不是猫的窝!”

    “刚才娇娇给我说了,要不然我真以为是给猫窝写幅对联呢!”

    说到这,李延庆忽然想起一事,又连忙道:“感谢上次姑娘送我的书和画。”

    “那是谢礼,应该的!不知李官人是否喜欢?”

    李延庆心中暗暗叫苦,自己真不该提这件事,他并没有把书画放在心上,书是什么书,画是什么画?他竟一无所知。

    半晌,他只得歉然道:“那段时间正好公务繁忙,我把书画放在书柜里,一直没有打开。”

    曹蕴心中有点不太高兴,居然没有把自己送的回礼当回事,她笑着点点头,“其实画得很糟糕,李官人不看最好。”

    她又牵住妹妹的手柔声道:“娇娇,我们先回去,不要缠着李官人了。”

    曹娇娇摇摇头,拾起对联跟阿姊离去,走到门口她又忍不住回头道:“李大哥干嘛那么诚实,你就说很喜欢那书画就是了,这下让大书娘心里不高兴了吧!”

    “娇娇!你在胡说什么。”

    曹蕴顿时满脸通红,狠狠瞪了妹妹一眼,她不敢看李延庆,拉着妹妹的手便匆匆走了。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