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零三章 权宜低头

寒门枭士 第五百零三章 权宜低头

    夜幕刚刚落下,街上行人还有不少,还远没有到行动之时,他们必须要等到三更以后才能动手。

    不过对于李延庆,他的时间却不多了,他明天就要离开京城,有件事他今晚必须做,或者说,他不得不做。

    离开仓库不久,李延庆便出现在梁师成的府宅前,自从上次他和梁师成在御史台不欢而散后,李延庆便再也没有见过梁师成。

    他一直是梁师成的棋子之一,这一点李延庆并不否认,当棋子也并不可耻,就连梁师成也是天子赵佶的棋子,能被称为棋手的人,大宋王朝并没有几个。

    大部分文武官员都有自己的后台背景,有后台背景也就意味着他们是这些后台背景的棋子,受他们所控制,而这些后台背景又受更高层次后台背景的控制,成为它们的棋子,就这么层层叠加,维系着大宋朝廷的运转。

    只是李延庆不喜欢被人威胁或者控制,当梁师成在御史台用李师师来威胁他时,李延庆内心便充满了杀掉梁师成的念头,这种杀机已在他心中生根发芽,但现在他必须忍耐,必须学会低头。

    片刻,梁师成府中的大院管家快步跑了出来,“李御史请进,太傅在书房等候!”

    依旧是在书房,如果改在客堂,那就意味着梁师成将准备放弃他李延庆了,从接见的场所便可知道他在梁师成心中的地位并没有降低。

    不多时,李延庆便跟随大院来到了书房前,“老爷,李御史来了!”大院恭恭敬敬地禀报。

    “请进!”房间里传来梁师成的声音,语调还算平静。

    李延庆走进书房,书房内灯光明亮,梁师成正负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桌案上空无一物,房间里还没有完全暖和起来,看得出梁师成刚才并不在这里,只是为了接见他才来到这间外书房。

    李延庆上前深施一礼,“卑职参见太傅!”

    梁师成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李延庆,最近一段时间他刻意冷落了李延庆,他并没有阻止将李延庆从职权极重的办案侍御史调去闲衙军监所,也是为了敲打李延庆,虽然他并没有李延庆和太子秘密接触的证据,但直觉告诉他,李延庆一定和太子有过接触了。

    太子赵桓并不是梁师成的敌手,相反,太子是他坚决要保住的人,只是李延庆直接和太子接触,就意味他要成为太子的棋子了,就像王黼脱离自己而成为天子的棋子一样,这是梁师成绝不能接受的行为。

    其次,李延庆擅自在大朝上公开反对北伐,不仅触怒了天子,也令他极为尴尬,他事后不得不向天子表态,他坚决支持北伐,以摆脱李延庆那番话给他带来的不利影响。

    不过不满归不满,梁师成还是很看重李延庆,李延庆替他夺回御史台的表现令蔡京也赞不绝口,他最缺乏的就是李延庆这样的人才,将来会成为支撑他权力的顶梁柱,也正是这个缘故,梁师成依旧在原来的书房接见他,以暗示李延庆他们可以和解。

    梁师成淡淡笑道:“明天一早李御史就要出发了吧!”

    “正是!所以今晚特地来向太傅告辞。”

    梁师成点点头,李延庆的这个表态他还比较满意,没有不辞而别。

    梁师成坐了下来,对李延庆笑道:“想必你心里也明白,真定府发生的粮仓失火事件并不是偶然。”

    李延庆默默点头,他心中当然明白,真定府一座小小的仓库失火,短短几天时间事情就捅到天子面前,说背后没有推手谁会相信?

    “我这样告诉你吧!从仓库失火到引发天子震怒,都是蔡相公在背后策划,目的是要扳倒河北两路转运使梁方平,让你去真定府也是蔡相国的意思,希望你这次北上监察不要让我们失望。”

    李延庆暗暗叹息,自己为什么难以力挽危局?北宋灭亡,不仅仅是金军强大,更重要是宋王朝自身的腐朽黑暗,上千件兵器就这么轻易运入城内,北伐备战这么重要的事情也淹没在龌龊黑暗的权力斗争之中。

    “怎么,你有什么疑问?”梁师成看出李延庆的犹豫,语气中有点不满了。

    “卑职没有疑问,只是事出突然,卑职心理一时没有准备。”

    梁师成脸色稍稍和缓一点,又道:“本来我打算在你路上时再派人送信给你,既然你已经来了,我就免不得要交代几句,具体情况我会派人送信给你,你只要记住一件事,抓住梁方平的把柄,这次监察你就成功了。”

    “卑职记住了。”

    梁师成又问道:“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吗?”

    “有件事情卑职恳求太傅帮忙。”

    “说说看,什么事情?”

    “是关于宋江,卑职从小家贫,多亏邻居的帮助才让我们度过最困难时期,但我邻居被宋江所杀,我曾发誓要为恩人报仇!”

    不等李延庆说完,梁师成便摆摆手,“这个你不用担心,天子绝不会放过宋江,这是天子亲口告诉我的,对这些造反叛逆必须斩草除根,最迟两年内天子就会收拾他。”

    “可就怕几个月后宋江又会兴兵造反了,这次天子不召见他,他心中已有反意。”

    梁师成一怔,“莫非你听到什么消息了吗?”

    “卑职一直在监视宋江的府邸,卑职发现他在府中私藏了不少兵器。”

    “宋江不至于这么快就有反意吧!”

    “卑职觉得,应该是张邦昌擅自给了他什么承诺,以至于现在无法办到而激怒了宋江。”

    “张邦昌?”

    梁师成眼睛闪过一丝阴冷,李延庆成功地提醒了他,如果宋江造反,负责招安张邦昌可就难辞其咎了。

    梁师成负手走了几步,忽然问道:“你可能确定宋江府中藏有兵器?”

    “卑职敢肯定,不过今晚没有,明天一早就有了。”

    梁师成顿时明白了,他哈哈一笑,拍了拍李延庆的肩膀道:“我知道了,这件事我来处理,你好好去真定府做事,相信结果不会让你失望。”

    “太傅成全,卑职感激不尽!”

    “去吧!回头我会派人送信给你,你需要的军队从相州调拨,那里的军队你比较熟悉,方便你的控制。”

    “卑职告辞!”李延庆行一礼,便匆匆告辞而去。

    ........

    三更时分,喧闹的大相国周围终于安静下来,一盏盏灯相继熄灭,大街上变成黑漆漆一片,只剩下更夫在梆梆地敲打着竹梆子,渐渐走远,这时,躲在暗处的杨光确认大街上已无一人,便向后一挥手,三辆鹿车从只有一人宽的狭窄小巷里冲出来,向大街对面的巷子里迅速奔去。

    鹿车也就是人力独轮车,为首一辆鹿车由顾铁柱负责,他推车十分稳当,脖子上挂着布带维持车体平衡,双手推着车柄,独轮车上装得满满当当,三辆鹿车第一次就将五百支长矛全部运走,三辆车迅速驶过了大街,钻入对面的巷子,从后门进了宋江府宅内。

    杨光则留在大街上继续观察动静,鹿车很快便来到后院的地库前,早等候在这里的张豹和张鹰一起动手,迅速将一袋袋长矛先卸在库房前的干燥处。

    扈青儿则蹲在后门旁边的一棵大树上,手执鞭刃,目光警惕地望着后门内外,他们分工合作,配合得十分默契。

    片刻,货物卸完,张豹和张鹰开始将兵器抱入地库内,张虎带着顾铁柱和李延寿又推着鹿车向大街对面的仓库奔去,第二次他们至少要运走三成的战刀和盾牌。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