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一十五章 书坊相会

寒门枭士 第五百一十五章 书坊相会

    临近新年,书坊基本上都没什么生意,大部分书坊都已经关门,贴上了正月十五后开门营业的告示,士林源书坊这两天也在关门盘点,不过今天午后却临时开了门,但并不营业,大门上贴着新年歇业的牌子。

    曹家的牛车抵达了士林源书坊前,跟随牛车的曹家护卫上前开了门,曹娇娇先跳了出来,“大书娘,我们到了!”

    曹蕴走出了车门,这时从书坊出来一个年轻的小娘,快步上前笑道:“是曹姑娘吧!我是扈青儿,是延庆的妹妹。”

    曹蕴笑着点点头,“我知道你,李大哥说你武艺很高强。”

    扈青儿挠挠头,“真不好意思,把你约出来。”

    “没关系,郭大姐来了吗?”

    “她在书坊内,请跟我来。”

    曹蕴心中还是有点紧张,她知道李延庆已经先娶了妾,今天她就接到了这位郭大姐的信,希望能见一见面,曹蕴虽然觉得稍微有点仓促,但她不好拒绝,便前来赴约了。

    曹娇娇却主动牵住扈青儿的手,仰头问道:“青儿阿姊,你的武艺真的厉害吗?”

    扈青儿见她活泼可爱,心中也着实喜欢,便牵住她的手笑道:“假如有坏蛋欺负你,你告诉阿姊,我帮你教训他!”

    “我也想练武,像红孩儿的火云枪,用拳头敲两下鼻子,还能喷出火来,青儿阿姊,你会火云枪吗?”

    扈青儿微微一笑,“我也练过枪法,回头我送你一支火云枪。”

    “好啊!”

    曹娇娇缠着扈青儿讲练武的故事,曹蕴却走进了书坊,书坊伙计都已回家过年,只有罗掌柜夫妇负责看店,罗掌柜和李大器见过几次了,李大器感当年之恩,特地送了一座临安的院宅给他,虽然罗掌柜也不知道李大器为什么送给自己临安的院子,但他却很感激李大器的慷慨,既然扈青儿前来借店一用,他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曹蕴走进书坊,立刻被满屋子的书籍吸引住了,她美眸中闪烁着惊喜,自己的藏书和书铺比起来,简直就不值一提了。

    曹蕴被家里人称为女书呆子也是有缘由的,她在某些时候看见书后往往就会一时忘记眼前的事情,当然只是极偶然的时刻,比如现在........

    曹蕴快步走到书架前看着一排熟悉的封面,是白居易的《白氏长庆集》,这里居然有全的七十五卷,她只收藏了诗三十七卷,其他杂文、感言之类她都没有,这里居然全有,她心中着实惊喜。

    “喜欢的话,我回头送给你!”

    旁边传来一个轻柔的声音,曹蕴回头,只见旁边站着一个头戴帷帽的白裙女子,就这么静静站在那里,浑身洋溢有一种超然脱俗的气质。

    “你就是.....郭姊?”

    郭思思取下帷帽,露出一张清丽绝伦的脸庞,微微笑道:“我就是!”

    曹蕴慌忙行一礼,“小妹蕴娘见过阿姊。”

    思思握住她的手,浅浅笑道:“难怪他那么喜欢你,果然是天姿国色。”

    “阿姊才是仙女,小妹自惭形愧,”

    思思嫣然一笑,“我们去里面坐!”

    曹蕴回头看了一眼,见娇娇正坐在一堆书上看书,扈青儿则站在门口,向她笑着点了点头,她便跟随思思进了里屋,罗掌柜夫妇暂时回避了,思思请她坐下,给她倒了一杯热茶,笑道:“我一般出门都要化妆,遮住本来面目,今天是见你,我特地没有化妆。”

    “大姊这么美的容颜,为什么要化妆?”

    思思摇了摇头,“现在若我被人看见,会给他惹出灾祸的,所以我一直很谨慎。”

    曹蕴心里明白了几分,便不再多问,她又问道:“李大哥不在京城吗?”

    “他去真定府公干了,大概去二十天,正月初十左右回来。”

    “哦——”

    曹蕴低头喝了口茶,思思又笑道:“我第一次知道你,是在他的包里发现一本书和一副画,有趣的是,他说这是一个十岁的小娘子送给他的。”

    曹蕴忍不住轻轻用手背掩口一笑,原来他真的以为自己是个十岁的小娘子。

    思思越看曹蕴越喜欢,她十四岁便名声大噪,十六岁坐镇矾楼,在矾楼见过各种各样的人,看人她有独到眼光。

    曹蕴是个典型的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看得出她人很单纯,城府不深,以后和她生活在一起,自己的日子不会难过。

    “要不去我府上坐坐吧!我不习惯在外面。”

    曹蕴犹豫一下,小声道:“今天李大哥的父亲去过曹府了。”

    言外之意,既然已经求过亲,这段时间她不太方便去男方家中,思思笑道:“这有什么关系,是我邀请你去做客,再说他父亲也不和我们住在一起,府中就只有我和青儿,我们正好说说话。”

    曹蕴一转念,想到很多定了亲的世家女子也能去男方家参加鹊会,自己去李延庆府中应该无妨,反正他也不在京城。

    曹蕴毕竟年轻,没有那么老成守旧,更关键是她自己十分向往,便欣然笑道:“那好吧!就打扰大姊了。”

    .........

    两辆牛车驶过了驶过了云骑桥,绕过寺院,在府宅前慢慢停下,曹蕴走下车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周围很安静,对一个喜欢书的人,安静也是她的热爱。

    曹娇娇十分好奇,拉着扈青儿的手问东问西,这时,郭思思带上了帷帽,走到曹蕴身边笑道:“这是租的府邸,夫郎知道我喜欢安静,特地选了这里。”

    曹蕴点点头,指着隔壁的法云寺笑道:“那座寺院我小时候来过,我还在里面抽了一签,说我将来鹏程万里,大富大贵,把我当成男孩儿了。”

    “我们进屋说话,外面风大。”

    众人进了府中,一直来到后宅,也没有去客堂,直接来思思的起居房内坐下,房间里温暖如春,两名侍女替她们脱去了外衣,曹蕴见房间内布置得异常精雅,摆设虽然不多,但每一件都精美到了极致。

    屋角放了一张琴,墙上还挂一只琵琶,这时,曹蕴见墙上有幅仕女赏花图,她登时有了兴趣,走上前细看,上面落款是思思,宣和二年春,那就是今年春天所画。

    曹蕴也擅长绘画,她见这幅画无论色泽还是勾勒都极有功底,心中不由暗暗吃惊,她对思思的身份忽然又有了一丝兴趣。

    曹娇娇坐不住,喝了盏茶便跟随扈青儿去看火云枪了,房间里就只剩下曹蕴和思思两人,这时,思思浅浅笑道:“蕴娘应该猜到我原来的身份了吧!”

    曹蕴踌躇一下道:“大姊似乎很喜欢音乐和绘画。”

    “我原本是京城一个很有名的乐妓,擅长音乐、唱歌、绘画和茶艺,被市坊称为四才娘子.......”

    曹蕴忽然捂住嘴,四才娘子不是李师师吗?“大姐莫非就是矾楼的......”

    思思没有回答她,起身笑道:“我们也出去走走吧!我带你看看园子。”

    曹蕴心中有点纷乱,她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子,她已经隐隐猜到思思的身份,象她这种容貌清丽绝伦,而音乐、绘画都绝佳的女子却委身为小妾,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她出身比较卑下,乐姬或者茶妓。

    只是曹蕴怎么也没有想到,思思竟然就是失踪很久,曾经名震天下的李师师,一直传闻她已经死了,她却藏身在这里。

    曹蕴心里明白,大姊把这个秘密告诉自己,实际上是对自己的信任,对自己待以诚意,若消息传出去,肯定会轰动京城,还给李大哥惹来灾祸,自己得把这个秘密藏在心底才行。

    她跟着思思穿过院子,进了后园,后园石径上的雪已经扫干净了,弥漫着淡淡的腊梅幽香,思思负手缓缓走着,她走到腊梅旁注视着已经过了盛开期的花朵,轻轻叹口气道:“我的人生就如腊梅,就算开得再盛再香,也会很快凋谢,我李师师虽名盛一时又能如何,与其零落为泥,还不如早早寻找自己的归宿。”

    曹蕴知道她自怜身世,不知该怎么安慰她,好一会儿,曹蕴低声道:“我一定为你保守秘密。”

    “我之所以告诉你实话,是因为这不仅是我的秘密,也是延庆的秘密,将来也会是你的秘密,李师师已经逝去,郭思思是我的本名,蕴娘以后叫我思思好了。”

    曹蕴轻轻点头,“小妹记住了!”

    思思心中也一松,揭开了这个秘密,她们以后就好相处了,她一指远处角房笑道:“那就是延庆的书房,我带你去看看。”

    两人走到书房窗前,窗户没关,曹蕴探头看了看,见里面十分清雅,陈设简单,不由抿嘴笑道:“好像书很少啊!”

    “他有不少书,这是里间,书架在外间,趁他不在,不如我带你去看一看。”

    曹蕴虽然极想去看看李延庆的藏书,但她最终还是有点不好意思,轻轻摇头,“那就下次吧!”

    思思见她难为情,便笑了起来,“那以后再看吧!对了,我有一幅画没有画完,你帮我看看去。”

    “好啊!我很想学分茶,大姊能不能也教教我。”

    “走吧!到我厢房里去,我们先看画,然后我再教你分茶。”

    两人离开了花园,又说说笑笑向院中走去。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