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三十六章 李曹议婚

寒门枭士 第五百三十六章 李曹议婚

    宋人成婚极为注重钱财,主要是指女方的嫁妆和男方的聘礼和财礼,一般媒人上门提亲时就要拿出男方家境状况以及财礼承诺,若女方满意就可以答应议婚,然后把女方的生辰八字以及籍贯、父祖身份姓氏托媒人带回男方,当然,最重要还是嫁妆清单。

    但很多时候男方都会以女方八字不合而取消议婚,但千万不要相信什么八字不合的鬼话,真正原因都是嫌嫁妆太少,如果嫁妆丰厚,就算真的八字不合也不太在意,找个高僧开一下光就合了。

    男方送婚礼要走三步,先是定礼,主要是酒,找两个体面的俊俏小厮抬着大酒坛去女方家,酒坛上系八朵红花和八枚罗绢生色,然后女方家拿两只盛满清水的瓶子,里面有四条活鱼,再把一双筷子,瓶子外面挂两根葱,这叫回鱼筷,就是‘回愉快’的谐音,婚事就算是答应了。

    当然这是贫寒人家的定礼,有钱人家则是用四坛好酒,加上绫罗绸缎、七宝巾环、首饰珠翠等等一起作为定礼,若女方家境好,则可以用金银打造鱼和筷子,用彩帛代替两根葱挂在鱼水罐外面。

    第二步是聘礼,一般下了聘礼婚约就不能反悔了,所以聘礼一般很重,至少要三金:‘金钏、金镯和金帔坠’,贫寒人家若没有金,也至少也要用银器替代,想拿铜器替代......那就不要成婚了。

    若是豪门大户,还必须有销金大袖、黄罗销金裙、缎红长裙或者是红素罗大袖缎等贵重衣物,以及各种金银首饰、珠翠特髻、珠翠团冠等等,还要有细杂色各式彩缎匹绢、花果茶物、羊酒、团圆饼等物品。

    女方也会有回礼,一般是绿紫罗双匹、彩色缎匹、金玉文房玩具等等,总而言之,聘礼必须要丰厚,越多越好。

    第三步也是大头,也就是财礼,财礼和嫁妆对应,宋朝讲究厚嫁,一般财礼是可以低于嫁妆,如果男方家太穷,女方家宽裕,财礼也可以取消,或许女方家会偷偷补贴一点给男方,让男方家有点面子,毕竟宋朝婚姻对男方的要求偏重于才,对女方的要求则看重财,所以穷书生也能娶到大户人家的小娘子,就像李大器娶到丁家娘子一样。

    如果都是有钱人家,那么财礼、嫁钿都必须丰厚。

    今天李大器在清风茶馆和亲家曹选见面,他们需要再沟通一些细节,还要把财礼和嫁妆方面在梳理一下,主要是曹家不要李大器的一万两黄金财礼,所以双方有点小误会需要沟通。

    聘礼李大器去杭州之前已经给了曹家,送了整整十箱衣物首饰和羊酒、茶果等物,曹家已收下并回了礼,但财礼李大器只送去了清单,不料却被曹家退回来了,所以李大器要和曹选再谈一谈。

    两人寒暄两句,喝了两杯茶,便进入了主题,李大器直言不讳道:“之前一段时间我去杭州处理一些财产事宜,走之前我托种老经略把财礼清单交给曹家,但不知为什么你们又把它退回来了,这里面有什么缘故?”

    曹选呵呵一笑,“这是家父的意思,延庆以科举探花的身份迎娶小女,这本身就是曹家的荣幸,进士探花的身份就是最好的财礼,每次抢婿都是这样,没有要求男方出财礼的规矩,只有女方厚嫁,我祖父不想打破这个惯例。”

    “可这不是抢婿,这是明媒正娶,是我儿子迎娶曹家娘子,双方都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通过六礼迎娶,我觉得和抢婿完全不是一回事。”

    李大器心中有点不高兴,因为抢婿中就隐隐含有入赘的意思,自己又不是没有财力,凭什么不要财礼?

    “如果曹家觉得一万两黄金财礼偏少,那我再加十万贯!”

    “不!不!不!亲家误会了,我们绝不是嫌少的意思,实在是觉得心中有愧,延庆的进士探花就是最好的财礼,还要再收一万两黄金,实在是不应该。”

    李大器也理解了对方的难处,他想了想道:“这样吧!若曹家实在不要财礼,十万两黄金我也可以收回,不过嫁妆也要减少,按照曹家正常嫁女的奁妆给,我不能接受按照抢婿的标准来给嫁妆,我只是希望正常的迎亲嫁娶。”

    曹选想了想道:“正常的嫁女,曹家是陪嫁三万贯钱和一些首饰衣物,土地房宅都没有了。”

    “这样不是很好吗?我们双家其实都不在意钱财,然后我就按照普通的财礼,给曹家一两黄金、五两银子、彩缎六匹以及杂绢四十匹,这样皆大欢喜。”

    曹选无奈,他也明白李大器的忌讳,希望双方能平等嫁娶,他只得点点头,“好吧!我去说服父亲,问题应该不大,还有一件事需要商量,就是婚礼之地,主要曹家的亲朋好友实在太多,至少有几百人,我怕贵府容纳不下这么多人,能不能放在曹家来办婚礼,当然,只是借用曹家的地盘,还是以李家的名义。”

    “这个不妥!”

    李大器断然拒绝,那有在女方家举办婚礼的道理,他连忙道:“我已经想好了,我会包下矾楼一天,所有的婚庆、侍女、歌舞、酒菜、接送等等都包给矾楼,这样我觉得这样最省事,无非就是多花点钱。”

    曹选顿时急了,“那铺床呢?不会也在矾楼吧!”

    铺床也就是布置洞房的俗称,一般是由女方家负责,也是女方家财力的体现。

    铺床当然是在延庆的府中,洞房不能设在矾楼,这个传出去不太好听,在矾楼行完礼后,用两辆描金大马车把新人分别送回来,然后直接入洞房,其他就没我们的事了。

    曹选也觉得可行,“好吧!我回去告诉父亲,今天就辛苦亲家了。”

    “等一下!”

    李大器笑道:“还有一件事要请亲家帮帮忙,关于宝妍斋的。”

    “请说!只要能帮上,我一定不会拒绝。”

    李大器便将他想租一半良工兵器铺的想法给曹选说了说,又道:“我原本是打算修建新店铺的,但延庆坚持要把御街那块地卖掉,我最后也只好接受他的意思,可御街不能没有宝妍斋的铺子,所以........”

    曹选虽然在家中比较懦弱,但他在家族中就是负责掌管族产,他很惊讶道:“御街的商铺土地可是万金难求,延庆为什么要卖掉?”

    李大器犹豫一下,他还是决定对曹家说实话,“可能是因为和郓王有点关系,他不喜欢。”

    曹选点了点头,延庆是太子一系,当然是想和郓王撇清关系,他理解了,便笑道:“良工兵器铺占地面积虽大,却不是靠店铺销售赚钱,我觉得租一半给宝妍斋问题不大,不过这件事我不能做主,我得回去给父亲说一说才能答复。”

    “我不急,只是烦请亲家尽快给我消息。”

    “我现在就回家说,天黑前就给你消息,那我先告辞了。”

    曹选要回去禀报父亲,他便起身告辞而去,李大器也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也匆匆赶去了御街。

    ........

    书房内曹评听完了儿子的汇报,不由哑然失笑道:“这个李大器很要面子啊!居然害怕占曹家的便宜,他以为延庆是给曹家做上门女婿吗?”

    “孩儿觉得可以理解,毕竟他是宝妍斋的大东主,家底丰厚,不缺那点钱,孩儿也觉得给蕴娘嫁妆太厚,对别的曹家之女不太公平。”

    曹评眉头一皱,“有人不满吗?”

    “内宅是有些风言风语,孩儿压力很大,既然李家主动要求降低嫁妆,能不能就.......”

    曹评重重哼了一声,“我可以答应李大器的要求,按照正常的曹家之女给嫁妆,但不是因为什么风言风语,你要搞清楚这一点,如果他们家女儿也能嫁一个进士,我给的嫁妆也一样丰厚。”

    “孩儿.....明白。”

    “你明白个屁!”

    曹评骂了儿子一句,又道:“矾楼举行婚礼可以,在曹家举行婚礼确实不太妥当,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那良工剑铺之事,父亲同意吗?”

    曹评负手走了几步,眼中带着疑惑道:“原则上我不反对,反正两家联姻嘛!只要租金公道,府中人也不会说什么,不过我有点奇怪,御街那块地怎么和郓王有关,延庆几时和郓王搭上关系的?”

    “这个大器没有说,如果父亲想知道,我可以问问延庆。”

    “这个就别问了,以后再说,你还是专心去准备婚事,只剩下十几天了。”

    “孩儿告辞!”

    曹选匆匆走了,曹评眼中还是疑惑不解,延庆明明是太子的人,郓王又几时拉拢过他?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