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四十二章 莫须之罪

寒门枭士 第五百四十二章 莫须之罪

    次日清晨,天子赵佶在一群宫女宦官的陪同下,站在雪浪亭上绘制一幅山水之作,这是去年没有画完的《凤池春色》,今年继续挥毫泼墨,赵佶兴致勃勃,已经画了快半个时辰,他手有点僵冷了,这才放下画笔,从宫女手中接过紫金双龙手炉。

    一转头,赵佶发现梁师成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旁,他笑问道:“太傅看看朕的画还有哪些不足?”

    梁师成探头看了片刻道:“微臣感觉好像鸟雀偏少!”

    “你这就不懂了,这是春色,一群群鸟雀乱飞那是夏天和秋天,春是万物复苏的季节,鸟雀已有,但不会太多,你看看我这园子有多少鸟雀?”

    “微臣愚钝,还是陛下考虑周全。”

    “你这个死脑筋,要学会观察,不要整天想当然。”

    赵佶说到这,见梁师成手中有份奏卷,便问道:“一早就来找朕,有什么事吗?”

    “回禀陛下,这是范致虚的申诉书。”梁师成将范致虚的申诉书呈给天子赵佶。

    赵佶没有接申诉书,冷冷问道:“他说了什么?”

    “他只是解释自己并没有结党,‘范党’的说法完全是污蔑,无中生有。”

    “哼!”

    赵佶不屑地哼了一声,“每个人都会说自己清白无辜,当年元祐党人又有几个承认自己结党的?”

    “陛下,其实卑职觉得用‘派’比‘党’更恰当一点。”

    “哦?范致虚又是什么派?”

    “微臣觉得他是太子派!”

    响鼓无须重锤,只要点中要害,也同样可以一剑毙命,梁师成只说了‘太子派’三个字,便将范致虚定性了。

    果然,赵佶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他重重哼了一声,转身便向亭子旁边的暖阁内走去。

    梁师成慌忙跪下磕头,“微臣有罪,打扰陛下兴致了!”

    “你去吧!朕想独自安静一下。”

    “微臣告退!”梁师成起身慢慢退了下去。

    赵佶在阁内沉吟良久,便令一名宦官道:“去朕的御书房,把桌上的一份弹劾书取来,另外再去把王相国也一并找来。”

    宦官飞奔而去,不多时,相国王黼在宦官的引领下匆匆来到了暖阁内,王黼心中又是激动又是紧张,他心里有数,今天能不能彻底踩倒范致虚,就在此一举了,他深深行一礼,“微臣王黼参见陛下!”

    赵佶正在细看王黼的弹劾书,他扬了扬手中的弹劾书问道:“你罗列了很多罪名,但证据呢?具体事实在哪里?你以为凭这份弹劾书,朕就会罢免宰相?”

    王黼早有准备,他取出秦桧的举报书,呈给赵佶道:“陛下,微臣并非无的放矢,微臣弹劾依据来自于这份举报书,请陛下过目!”

    赵佶接过举报书看了看,问道:“这个秦桧是何人?”

    “此人就是军监所主簿,范致虚在军监所的所作所为他都十分了解,他的举报详实可靠,有据可查,微臣认为‘范党’证据确凿,他们借口反对北伐,实际上是为太子反对郓王殿下,名义上为大宋社稷,实际上是为一己私利,这种为利益而生的朋党危害极大,若不铲除,会误导百官,更会误了陛下的北伐大计。”

    王黼的话句句刺中赵佶的心思,赵佶又想起梁师成的话,这并不是为了社稷,而是为夺嫡之争,赵佶心中恼恨之极,但又有点犹豫,他一时沉吟不语。

    王黼又拿出了十三人的名单呈给赵佶,“陛下,这就是范党十三人,他们常常聚会在军监所,闭门商议破坏北伐之策,请陛下下旨将范党捉拿下狱,微臣愿亲自审理此案,给陛下一个明确的交代。”

    王黼的目的已经不是罢相那么简单,他要效仿蔡京查办元佑党,以追查范党为名,彻底将异己者一网打尽,这是一个独揽大权的绝好机会。

    赵佶提起笔却迟疑着没有批准,就在他刚要落笔之时,远处忽然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让开,不要拦着我!”

    紧接着传来侍卫的阻拦声,“请殿下留步,现在不能打扰圣上!“

    赵佶放下笔喝问道:“是什么人?”

    “启禀陛下,是康王殿下,他说有重大冤情要紧急禀报陛下,非要闯进来不可!”

    赵佶心中奇怪,便道:“让他进来!”

    康王赵构一阵风似的冲了下来,跪下便磕头道:“请父皇刀下留人!”

    “你....你在说什么?朕不明白你的意思。”

    “父皇不可受奸人蒙骗啊!范相国是正直之人,种师道更是忠心耿耿,他们哪里会结朋党,分明是有人诬陷,父皇,他们都是受天下人敬仰的忠臣,为社稷安稳而反对北伐,父皇若将他们下狱,死于奸臣恶吏之手,会坏父皇的名誉,请父皇三思!”

    赵佶怒不可遏道:“简直是一派胡言,给朕乱棍打出去!”

    几名侍卫冲上前,将赵构强行拖了下去,赵构远远大喊:“父皇刚刚暂停北伐就兴大狱,听信奸言打击忠臣,莫须有之罪何以服天下?”

    赵佶气得浑身发抖,“逆子胡言,给朕掌嘴五十,关禁宫一个月!”

    王黼吓得跪下,低声道:“微臣对陛下忠心耿耿,绝不是诬陷忠良,请陛下明鉴!”

    赵佶虽然被儿子一席话气得半死,但赵构最后一句话倒提醒了他,自己刚刚暂停北伐就将范致虚下狱问罪,这会显得自己心胸狭窄,打击报复臣子,确实对自己名声不利。

    而且秦桧的举报也是一面之词,并没有确凿证据,仅凭一个主簿的举报就把他们认定为结党营私,于情于理都有点说不通,至少没有看见他们所谋的私利在哪里?

    想到这,赵佶对王黼道:“这件事朕再考虑一下,王相国先退下吧!”

    王黼知道天子动摇了,他心中大恨,但又不敢表现得过于明显,过于急切,只得含恨道:“请陛下三思,微臣告退!”

    .........

    中午时分,皇宫内传出了旨意,以范致虚等十三人聚众结党、行为不当之罪问责,特免去范致虚相国之职,贬为邓州知事;免去郑居中枢密使之职,贬为简州通判,免去种师道大将军之职,责令其退仕回乡;免去李延庆侍御史之职,贬为嘉鱼知县........

    如果说梁方平叛逃事件只能算一枚大炮仗的话,那相国范致虚十三名官员被贬黜就是一枚猛然爆炸的震天雷了,整个朝野和京城都为之震惊,这是距二十几年前蔡京打击元佑党人后,朝廷第二次打击涉及到朋党的案件。

    据说这次涉及太子和郓王的夺嫡之争,十三名范党成员中,涉及一名相国、包括枢密使在内三名枢密院官员、太常卿和宗正寺卿两名皇族成员、一名大将军、一名大学士和两名龙图阁学士,两名尚书省侍郎和一名侍御史。

    御史台的气氛略微有些压抑,李延庆正在官房内收拾私人物品,他刚刚接到了贬职令,从正六品的侍御史一下子被贬为从八品的小县县令,官阶也降为从八品的承奉郎,着实令人心情郁闷。

    这时,莫俊走过劝他道:“官人看开一点吧!朝廷贬黜是很正常之事,当年王安石变法时,相国被贬为知县、知府比比皆是,人生起伏莫过于此,一旦太子登基,官人一定会重新回京出任要职。”

    李延庆淡淡一笑,“我已经有心理准备,没有下狱办成‘党案’,我觉得已经是天子的一种妥协了。”

    “官人说得对,毕竟天子也要考虑自己的名声,还要考虑太子的影响,如果连同太子一起被废,那就真要下狱了。”

    李延庆笑道:“烦请帮我找张地图,我想看看嘉鱼县在哪里?”

    “在长江边上!”

    刘方拿着一份地图走进来笑道:“我去过那里,属于鄂州,是个很富裕的鱼米之乡,离赤壁不远。”

    李延庆一怔,居然是在鄂州,当真是巧了,宝妍斋的百花庄园大部分都在鄂州啊!

    莫俊在一旁笑道:“我们两人也决定跟随官人去鄂州任职。”

    “你们没必要,只是我被贬黜,并没有影响到你们,我会让邓中丞安排好你们,而且刘书令明年就要升为官员了,跟我去当幕僚损失太大了。”

    刘方眨眨眼笑道:“若官人将来又被重用,我们也会获得更好的前途,所以这个机会我们当然不会放过。”

    李延庆苦笑一声,万一历史改变,太子被废,郓王上位,那他们二人的损失就大了。

    李延庆见二人心意已定,只得点点头答应了。

    李延庆收拾了东西走下楼,只见邓雍和一群御史台的官员都在楼下等着送别自己。

    御史中丞邓雍快步走了进来,李延庆连忙上前行礼,邓雍叹了口气,把新的任职书递给李延庆,“这是嘉鱼知县的任职书,吏部答应你可以在五日后离京赴任,我给王安中解释你要成婚,王安中说其他官员明天就要走,你和种帅的情况特殊一点,他可以在职权范围内宽限几天,最多也只有五天。”

    “感谢中丞的厚爱,李延庆铭记于心。”

    邓雍拍了拍他肩膀,“你不要灰心,我们都知道是什么原因,在地方上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你尽管写信过来,我会尽力相助。”

    李延庆默默点头,邓雍虽然是个不太称职的御史中丞,但待自己却极好。

    李延庆又向其他同僚施一礼,“延庆走了,请各位保重!”

    “保重!”

    众人依依惜别,望着李延庆坐上牛车,牛车缓缓而去,离开了御史台。

    这一天是宣和三年二月初十,李延庆遭遇了人生最大的挫折,罢免侍御史,被贬黜为嘉鱼知县。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