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四十九章 官场小规

寒门枭士 第五百四十九章 官场小规

    宋朝在县一级的地方官制基本上继承了唐朝,县主官也可以称为知县,同时也可以称为县令,实际上应该是县令,它不是朝廷官员兼任,知某某州,知某某军,而是实实在在的主官。

    宋朝和唐朝略有不同的是,宋朝很长一段时间取消了县丞,只有县令、县尉和主簿三名官员,元丰改制后,县丞又部分恢复,但依旧有名无实,只负责县衙内务,所以很多小县都是由主簿来兼任,嘉鱼县也是如此,杨菊出任县丞兼主簿。

    嘉鱼县除了县令、县丞、县尉和主簿三人外,另外还有十二名文吏以及三十名捕快衙役,还有负责教谕的学正和一些官属机构的管事,比如驿馆、码头、税所、仓库、看守所、居养院、安济坊等等,还有县学的教谕和教授,官办小学堂的助教等等,也是县衙直接管辖。

    其中县衙文吏分掌六曹,兵曹、刑曹、工曹、礼曹、户曹、吏曹,一般都是由县令统管。

    但县令事务繁多,不可能事必躬亲,又不愿分权于县丞,一般会设置几名幕僚,由幕僚代自己掌管,所以一般新县令上任,都会带上一两个幕僚。

    李延庆也不例外,这次他来嘉鱼县赴任便带了莫俊和刘方两名幕僚,其中莫俊经验丰富,在汤阴县他便是县令蒋大刀最得力的幕僚,一度掌管了汤阴县大权,李延庆便将礼、户、吏三曹分给莫俊掌管,而刘方则掌管兵、刑、工三曹。

    这样一来,李延庆便通过张虎以及莫俊等人的分权掌管了整个嘉鱼县,他来嘉鱼县可不是当甩手掌柜,他要通过县令这个职务磨练自己对地方的治理能力,这既是他的资历,也是他的机会。

    来嘉鱼赴任的第一天李延庆便在情况了解、事务分配以及权力分割中忙忙碌碌地度过了,傍晚,李延庆回到县衙后宅,刚进门便遇到了扈青儿,扈青儿连忙后退一步,低下了头。

    “青儿,你是怎么回事,心情好像不太好?”李延庆问道。

    “没有!”扈青儿连忙摇头,“大哥,我很好。”

    “那你怎么会变得很沉默?”

    “我没有沉默,和蕴娘、思思姐都有说有笑的。”

    李延庆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又问道:“你的飞石练得如何了?”

    “已经上手了,三十步外打一尺高的花瓶没有问题,但精细之处还不行,而且力量似乎也不够。”

    李延庆笑道:“飞石主要是打人面门,太精细也没有必要,只要能做到十石九中,那就可以了,然后接下来是练习打移动靶,再然后就是骑在马上打移动靶,每项苦练三个月基本上就能出师,至于力量,你若骑在马上飞石,力量就会大得多,这倒不用担心了。”

    “可是.....三个月太短了吧!”

    “不短,你本身就有基础,再加上我亲自教你,三个月足够了,还有尽量利用晚上练,好好锻炼自己的目力。”

    扈青儿默默点头,“大哥,我明白了。”

    李延庆又笑道:“你有事情就去吧!”

    扈青儿慌忙摇头,“蕴娘让我去叫你吃饭,既然大哥回来了,我就不用出去了。”

    李延庆腹中饥饿,便快步向府中走去,扈青儿跟在后面道:“大哥以后不用从外面绕了,我们发现西院那边有扇小门可以直通县衙内部。”

    李延庆停住脚,想了想道:“这个就没有必要了,绕一下也不远,而且小门会是漏洞,以后把它锁上不用。”

    “万一有急事呢?”

    “万一有急事,我不会架副梯子翻墙吗?”

    扈青儿‘噗!’的一下笑出声来,“大哥正会开玩笑,哪有县令翻墙的。”

    “以后你就会看到了,古往今来,本官就是第一个翻墙的县令。”

    两人说说笑笑,很快便来到中庭,饭堂就设在这里,曹蕴和郭思思已经在等他了。

    李延庆一进房间便看见满桌的酒菜,不由笑道:“这么丰盛,厨娘找到了?”

    曹蕴掩口笑道:“哪有这么快,这是直接从县里的安丰酒楼买来的。”

    “原来是买来的,我还以为你们自己做的。”

    思思秀眉一挑,嫣然笑道:“如果夫君不嫌弃,我和蕴娘就免为其难做两道小菜。”

    旁边扈青儿接口笑道:“我会做红烧大鲤鱼,有一次端上桌子后,发现鱼居然还是活的。”

    众人一起笑了起来,李延庆拉椅子坐下,曹蕴给他斟了一杯酒,“夫君尝尝嘉鱼县最好的酒,单叔专门去买的,据说要提三个月预定,酒店掌柜听说是新任县令要买,特地卖了一坛给我们。”

    李延庆顿时有了兴趣,他稍稍品了品,眼睛顿时一亮,不由举杯一饮而尽,脱口赞道:“果然是好酒,醇厚绵甜,而且居然还是清酒,没想到小县城里也会有这种好酒,真是难得。”

    曹蕴听他夸赞,心中高兴,又连忙道:“尝尝菜怎么样,思思说这里的菜很便宜,只相当于京城菜价的一半还不到。”

    “嗯!味道还不错,做得比较精细,大家一起吃。”

    众人也不客气,一起说说笑笑吃了起来。

    “娘子,丫鬟的事情怎么样了?”李延庆笑问道。

    “单叔下午去找了,两个厨娘已经找到,下午专门带给我看过,是一对姐妹,两人看起来很干净体面,人也颇为健壮,说完每人每月五贯钱,包吃住,明天一早就过来,丫鬟明天会带一些过来给我们挑选,其他仆妇、马夫、车夫之类明天也一并过来,估计两三天内就能找全。”

    李延庆点点头,“这里下人的薪俸好像比汤阴县还要低一点,一个月也就三四贯钱,不过娘子愿意一个月给五贯也无所谓。”

    曹蕴笑道:“思思姐教我一个法子,四贯钱给她们家里,一贯钱留给她们自己,这样就比较两全了。”

    “这种事情就不要问我了,你们商量着办。”

    李延庆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起身笑道:“我吃饱了,去参观一下宅子,你们慢慢吃。”

    他离开饭堂,向内宅走去,内堂上一百多座大箱子堆得像小山一样,还来不及拆开,不过窗帘被褥之类的日用品都已经布置好了,是今天刚买来的新货。

    整座内宅由四座小院组成,另外还有一座池塘,池塘四周种满花木和大树,还有一座三丈高的假山丘,上面种了十几颗参天大树,一条小路蜿蜒延伸向山顶,山顶上则有一座小阁楼,整个布局和云骑桥的住宅颇为相似。

    李延庆来到自己的书房,他的书房位于最西面的一座小院内,也是宅中最小的一间院子,只有三间小屋,分配院子时他不在,三女便商量着把院子分了,三人各自占了一间院子,她们都需要自己的寝房、起居房、收纳房以及丫鬟房,所以这座只有三间屋子的小院就一致决定给夫君当书房和寝房。

    另外在中庭还有一间外书房,这样,李延庆实际上也有四间屋子,也不算吃亏。

    小院种了一棵很大的槐树,几乎将整个院子都覆盖了,角落里还有一棵很老的腊梅,槐树下摆放着石桌石凳,颇为幽静清雅。

    三间屋呈‘L’型分布,进门是起居房,在这里可以洗脸、梳头、换衣,左面是一间寝房,右面则是书房,寝房已经收拾好了,被褥枕头都已经给他铺好,估计今晚他要在这里过夜了。

    李延庆大致看了看,便从寝房里退出,向另一边的书房走去,书房还没有布置好,一张空荡荡的大桌子,一把宽大的椅子,李延庆拍了拍椅子,他意外地发现这套桌椅竟然是用上好的花梨木做成,前任汪县令居然没有把它们带走。

    李延庆略一沉吟便明白了,这套花梨木家具也必然不是前任县令购置,官场有官场的潜规则,若前任县令把什么都带走,会让后来的继任者耻笑,传出去会影响名声,名声就是德行,关系到仕途,官员们都会把握这个分寸。

    旁边是一只大书柜和一只杂物箱,也都是用花梨木做成,是完整的一套家具,不过里面都空空荡荡。

    这次李延庆带来了一大箱常用的书,书已经放进书房,但还没有摆进书柜,李延庆正好有一点时间,便索性撬开了装书大木箱,开始整理书籍和一些瓷器摆设。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