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五十三章 县官难当

寒门枭士 第五百五十三章 县官难当

    李延庆只觉一阵头大,县衙没有钱他有心里准备,大宋哪个县衙都穷得叮当响,却没想到居然背债三千贯,还有几个月的欠俸,三千贯钱对他个人而言不算什么,但这是公债,他可不想由个人背下。

    “这笔钱是谁借的?”李延庆又追问道。

    “名义上是县衙借的,但实际上这笔钱是由卑职经手,由卑职签的字。”

    杨菊叹了口气,“那时卑职刚刚上任,什么都不懂,结果糊里糊涂便去办了这件事,如果追责起来,恐怕倒霉的不是汪县令,而是卑职,这件事恳求县君妥善解决。”

    说到这,杨菊起身向李延庆深深施一礼,他言外之意就是恳求李延庆不要向上揭开这件事。

    李延庆摆摆手让他坐下,“这件事放一放再说,我倒有另外一件事要问问你。”

    他刚刚明白了进茶馆时没有想通的事情,既然杨菊的岳丈家是做粮食生意,那他们怎么不怕江贼,还有宝妍斋也要从江夏运大量花汁去京城,怎么从未听父亲说起过江贼的事情?

    李延庆便问杨菊道:“如果江贼如此猖獗,那嘉鱼县的商业为什么还很繁荣?还有,象你岳丈家里的粮食船队又怎么避开江贼骚扰?”

    杨菊苦笑一声道:“以前是这一带江面也是黑心龙王的地盘,各大船队都要按月向他交买路钱,但自从去年号称‘小甘宁’的张顺在江夏一带崛起后,便常常和黑心龙王发生火并,那张顺手下人数虽少,但着实悍勇,每次都将黑心龙王杀得大败,这两年黑心龙王已不怎么敢来鄂州,张顺稍微道义一点,他不碰官船和渔船,劫掠也不上船,他的舢板快船向船边一靠,收了钱就走,象固定的船队他也收买路钱,不过要比黑心龙王低得多,大家也能接受。”

    “也能接受?”

    李延庆简直想不到这话竟然出自堂堂县丞之口,竟然和江贼妥协,这和私通乱匪有什么区别?

    杨菊看出李延庆脸色不对,连忙解释道:“其实我们也不想这样,但没有办法,我们无力剿匪,又要保民一方,只好和江贼妥协,但凡有一点法子,我们都不会用此下策。”

    李延庆没有再说什么,他已经意识到,要想庸庸碌碌地混上几年,就这样过下去也没有问题,可如果想有所作为,他必须要剿灭江贼。

    .........

    从茶馆回来,李延庆便将莫俊和刘方一起找来,又将他和杨菊的谈话告诉了两人,莫俊和刘方对望一眼,刘方道:“欠俸之事我也有所耳闻,但县衙外面背负了三千贯的债务,我倒是第一次听说,不知莫先生是否知道。”

    莫俊也摇摇头,“我若知道一定会立刻告诉县君,不过几个文吏开玩笑说,汪县令的一屁股烂账要兜不住了,当时我还以为是指欠俸之事,现在看来应该就是指县衙背负的外债,不过这既然是前任知县留下的烂账,县君不会替他来背吧!这这件事上报给州衙,让州里追查他去,与我们何干?”

    “我当然不会在意前任县令会怎么样,我只是担心这件事牵连太广,县丞和县尉都难逃其责,而且借钱是杨菊去经办的,汪县令一句话就可以推得干干净净,最后肯定是由杨菊来担责,何况他已经求我,这个面子我不好不给。”

    莫俊想了想道:“既然如此只能想办法还掉这笔钱了,卑职建议这件事分两步走,第一步是当务之急,要把县吏和衙役们的欠薪解决,然后在慢慢考虑如何还钱。”

    “现在县衙还有多少公廨钱?”

    公廨钱就是办公经费,县衙各种日用品开支,驿站、码头、官学支出,各种官祭、灯会开支,以及文吏、衙役、捕快、县学教授的薪俸等等都从这里面支出。

    公廨钱来源有两块,一块是朝廷拨付,由各路转运使按照每个州县的定额拨付给州,州再分到县,当然肯定远远不够,所以另一块就是靠各县自筹了,比如公田、公房的出租收入,乡绅的捐助等等。

    实际上各个县靠山吃山,都变着花样想法子筹钱,前任县令搞船队运输也是一种筹钱方式,当县官不容易,想让马跑得快,又不想给马喂草料,是不可能的。

    想让手下替自己干活,你就得保证手下的收入,毕竟大家也要养家糊口,要想提高手下积极性,还得想办法搞点优厚的福利,从古至今都是如此,做得收敛一点,就被誉为清官,做得过分了,与民争利,那就是恶吏,就看能不能把握这个度。

    莫俊走回自己官房,不多时拿来一本帐,对李延庆道:“我刚才又问了问,公廨钱去年的已经花光了,今年要到四月才能拨下来,本来年初还一千多贯公廨田的租金结余,结果还了欠账,现在官衙内根本就没有钱了,不仅欠了几家钱铺的三千贯钱,还欠了茶店、笔墨店、酒店、肉店之类不少钱。”

    李延庆无奈,只得问道:“那一共欠了多少钱?我是指薪俸和赊账钱。”

    “薪俸欠了二千二百贯,各种赊账大概有八百余贯。”

    “有这么多?”李延庆有点愕然,又是一个三千贯。

    “是要这么多,县君可以算一算,捕快和衙役大概五十人左右,按每人每月七贯钱,就是三百五十贯了,还有六曹文吏十八人,每人每月也是十贯,就是一百八十贯,还有县学教谕、教授,还有驿站管事和从事,还有码头管事,还有更夫补贴,还有乡兵每月的伙食补贴,加起来一个月七百贯出头,欠了三个月的薪料没发,可不就是二千二百左右了。”

    李延庆想了想,“那公廨田还有多少?”

    “公廨田有不少,有一万两千亩,但这里土地便宜,一亩地才几贯钱,佃租也便宜,收入不会太多,每年收的佃租也就几千贯钱,”

    “那县城内的公房和官地呢?”

    “公房有六百五十间,一个月租金有三百贯收入,官地有一千余亩,都空着,没有什么收入,另外土地和房屋买卖也有些牙税收入,但也不多,牙税、商税大半上缴州府,我们只有一小部分,加上朝廷拨付的公廨钱,县衙一个月合计也只有一千贯钱左右,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城隍庙前那片地也是官地吗?”

    “也是官地,属于县衙所有!”

    就在这时,一名衙役跑进来禀报,“县君,外面来了好多店主,来讨要赊账的钱!”

    “当真是给我一个下马威啊!我入衙第一天就跑来要钱。”李延庆忿忿不满道。

    莫俊微微一笑,“其实我倒觉得他们并不是真的来要钱,他们应该是怕县君不认旧帐。”

    李延庆随即对衙役道:“把他们请到迎宾堂等候,在外面要帐成何体统。”

    ......

    县衙大门外的台阶下站着一群商人,都是县里各家店铺的东主,县衙的各种物品都是由他们负责提供,一般是先赊账,然后每三个月一结,本来应该在过年前结一笔账,结果因为县令调走了,便没有结成帐,一直拖到今天,足足有四个多月的帐没有结,大家都有点急了。

    虽然一共只有八百余贯欠帐,十几家店铺平均下来每家也就七八十贯钱,他们不至于负担不起,可他们就害怕新县令不认旧帐,所以今天是新县令上任第一天,大家便相约来县衙要帐。

    众人正眼巴巴等着,这时,出来一名衙役对他们道:“县君请你们去里面商谈,请进吧!”

    众人都松了口气,跟着衙役走进了县衙,来到迎宾堂,迎宾堂是县官接见乡绅百姓的地方,比较宽大,衙役们搬来几张长凳子给他们坐下,这时李延庆和县丞杨菊以及几名幕僚从堂后走了出来。

    众人连忙起身施礼,“参见县君!”

    “各位请坐吧!”

    众人这才纷纷坐下,不少人趁机咳嗽几声,恐怕呆会儿就没有咳嗽的机会了。

    李延庆在他们对面坐了下来,杨菊坐在他身边,心中显得颇有点紧张。

    “我想先问一下,钱铺的人来了没有?”

    从后排站起三名中年男子,他们都是钱铺的管事,钱铺东主并不在嘉鱼县,李延庆点点头,对他们三人道:“之前县衙向你们三家钱铺各借了两千贯钱,船队出事后双方约定不再付利息,只偿还本金,现在还欠你们三家各一千贯本金,我说得没错吧!”

    “县君说得一点没错,正是如此!”

    李延庆又道:“这笔债我认,我会在任上还清!”

    旁边杨菊顿时松了口气,他就怕新县令不认这笔帐,一旦事情捅开了,自己恐怕吃不了兜着走,现在县君既然认了债,自己这一关就过了,恐怕县君还是主要给自己面子,他心中对李延庆暗暗充满了感激。

    三名钱铺管事表达感谢后坐下,这时,大堂内一片窃窃私语声,大家都没有想到新县君居然认了这笔烂账,一般官员都不肯给前任擦屁股。

    这时,李延庆轻轻咳嗽一声,众人立刻安静下来,李延庆这才笑着对众人道:“欠在还钱是天经地义之事,既然县衙还要运转,当然也离不开各位的支持,所以大家不用担心,你们的赊账我会偿还,但我需要一点时间,大家给我一个月时间,我会把欠债还清。”

    众人都长长松了口气,纷纷表示愿意和县衙继续合作,旁边杨菊却担心起来,一个月后哪有钱还赊账,至少要到四月下拨的公廨钱到了后才能还钱。

    李延庆又微微笑道:“今天大家也来得正好,既然都是商人,我有笔买卖看看各位有没有兴趣!”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