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开源有方

寒门枭士 第五百五十四章 开源有方

    李延庆当然要想办法解决眼前的财政困境,最现实最可靠的办法就是用资源换资源,用县衙控制的土地资源换取商人们手中的钱财,以渡过眼前的财政困境,然后再想办法扩大官府收入来源,这才是解决问题的便捷有效之道。

    商人们都有了兴趣,一个个伸长脖子,摒住呼吸,大堂内一片寂静,李延庆笑道:“不知大家有没有和我一样的感觉,就是城隍庙那块土地空置在那里太浪费了,占地六十亩,完全可以再修建成一座瓦肆,我打算把这块地公开出售,以一亩地为一份,大家可以出资购买,官府也解决了财政困境,有钱偿还大家的欠款,有兴趣的话先在县衙报名,几天后公开出售。”

    迎宾堂内顿时象炸开锅一样,城隍庙那边土地正好位于县城最中心,可以说是嘉鱼县最繁华的地段,谁会不眼馋?大家盼了多少年,新县令到来后终于出售了。

    杨菊却吓了一大跳,县君居然不和自己商量一下就要卖那块地,那块地可不能卖,要是能卖早就卖了,他急忙低声道:“县君,卖官地要得到州里同意才行,我们去年也向州里申请卖那块地,结果被驳回了。”

    “为什么会被驳回?”

    “卖官地也好,官田也好,必须要有充分的理由,我们当时用补充公廨钱不足为理由,但州里就是不答应。”

    李延庆淡淡一笑,“那是你们不会办事,我还是用同样的理由,州里就会批准,你信不信?”

    杨菊一转念想想也对,去年汪县令正好是任期将满,或升迁或调职,在这个关键时刻他也不想多惹是非,在卖地一事并不积极,州里不同意卖地他也就不争取了,如果李县君能够再三争取,应该还是有一线希望,这时,杨菊又猛然想起李延庆原来是侍御史,在朝廷中人脉很广,或知州真会给他这个面子。

    想到这,他欣然点头道:“如果州里真的同意我们卖地,那就解决大问题了。”

    这时,研茶店的东主急不可耐问道:“请问县君准备卖多少钱一亩?”

    李延庆笑眯眯道:“当然是按照市场价格出售,位子好的就贵一点,位子稍偏则便宜一点,如果一块地几家人都抢着买,那就看谁出的价格高,后天上午县衙门口会贴出具体通告,大家来看就是了,有一点大家可以放心,这次卖地绝对公平,本县绝不接受任何人情,只认钱!”

    众人都笑了起来,纷纷起身告辞,消息很快不胫而走,县衙上下人人振奋,只要卖掉土地,县里就有了钱,他们的薪俸大问题也就解决了。

    李延庆又派人将县丞杨菊和县尉周平一起找来,三人具体商议卖地之事。

    周平在鄂州官场打滚了二十几年,他显然更清楚该怎么处理这件事,他捋须不慌不忙道:“我去年就说过,汪知州之所以不批准我们的申请是怕担责,不光是嘉鱼县公廨钱不足,其他县都一样,万一州里批了嘉鱼县,其他县也要效仿,事情就闹大了,汪知州当然承担不起这个责任,所以他肯定不批准,我建议索性就不要向州里,直接卖地,等生米做成了熟饭,汪知州也没有办法,他也不会把事情闹大,给自己找麻烦,最后肯定就不了了之。”

    李延庆暗暗点头,这个周平是个人精,把问题看得很透彻,自己倒小瞧他了。

    “原来知州也姓汪,不知他和我们县前任汪县令有什么关系?”

    “他们没有任何关系,汪知州是徽州人,汪县令却是开封府人,虽然是同姓,但两人关系却不太好。”

    “为什么?”

    “知州是崇宁二年进士,县令却不是科班出身,所以.....”

    李延庆笑了笑,“我明白了,不进一家门,难成一路人,对吧!”

    “正是如此!”

    这时,旁边杨菊却忧心忡忡道:“卖地虽然可以解一时之忧,但以后怎么办?没有一个长远的收入,还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李延庆笑道:“长远的开源办法我倒是有解决方案,关键是眼前的燃眉之急得先解决。”

    杨菊和周平大喜,“县君有什么好办法?”

    李延庆微微笑道:“我们公廨田有一万两千亩,每年佃租只有四千贯收入,太低了,如果佃租每年有一万贯的收入,那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杨菊和周平对望一眼,周平连忙道:“恐怕不行,嘉鱼县本来就地多人少,良田土地很便宜,佃租收入极低,如果提高佃租,恐怕就没有人肯来种公廨田了。”

    李延庆不慌不忙道:“公廨田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用交税赋,那不管我种什么都不会影响到本县的税额,我就可以把一万两千亩地租给宝妍斋种花,种花的获利要比种田多得多,那我每亩地每年收一贯钱的佃租,一万两千亩地就是一万两千贯钱,有了这笔钱,两位的茶水补贴,文吏的炭柴补贴,还有衙役和捕快们的伙食补贴都可以大大增加了,我们签一纸二十年的租约,长远买卖不就来了吗?”

    杨菊苦笑一声,“问题是宝妍斋肯不肯来租我们的土地,他们在江夏有好几座庄园,就算要租也是租江夏县的土地吧!”

    李延庆淡淡一笑,“宝妍斋来不来就在我的一句话,若没有把握,我不会提出这个方案。”

    李延庆并不想说破自己和宝妍斋的关系,他又和两人商量了拍卖土地的事情,这件事他全权交给了周平去办,杨菊书生意气稍重了一点,周平不仅是地头蛇,而且是个人精,他会把事情办妥。

    当然,李延庆还有另外一层考虑,他夺了周平的军权,为了安抚他,最好适当给周平一点好处,所以这些土地怎么卖,怎么操作,让周平自己看着办,如果周平想把一两块最好的土地留给家人,他李延庆也只会睁只眼闭只眼。

    至于他向商人承诺要公平公正之类,那也只是个态度而已,没有人会较真,也没有人会当真。

    ........

    土地拍卖并不是马上就能做成,还要丈量划线等等各种准备,至少要十天后才能进行,为了解决燃眉之急,李延庆自己先垫出一千贯钱发一个月的薪俸,一个月的薪俸约七百贯钱,另外三百贯作为茶水钱补贴给手下,算是新官上任的福利。

    这件事他说做就做,他取出一千贯钱的会子,在钱铺兑成铜钱,很快,一千贯铜钱便堆放在院里的小桌上,所有的文吏、衙役、捕快得到消息后都纷纷赶来。

    宋朝三冗之一就是吏冗,每个县多则一两百人,少则三五十人都靠吃官粮为生,嘉鱼县是上县,也有近百人之多。

    一般而言,县衙各种人员分为吏和役两类人,吏是指文吏,包括幕僚和各曹的押录、手分、贴司。

    而役又细分为三种,一种是衙役,诸如手力、杂职、解子、脚力等等;第二种是捕快,诸如弓手、拦头、专副等等;而第三种则是各类专业执事,包括乡书手、斗子、秤子、拣子、掏子、库子、驿子等等。

    还有一些特殊人员也要靠县里养活,主要是官学、官办小学堂和慈善机构的人员。

    每个月要养活这么多人,基本俸料就是七百贯钱,还要有各种补贴、差料,加起来要有上千贯钱。

    朝廷的拨付的公廨钱少得可怜,还得靠各个县自己想办法解决。

    院子里,李延庆望着黑压压的人群道:“我知道很多弟兄都要养家糊口,三个月没有发薪俸,让大家受委屈了,今天我决定把城隍庙前的土地卖掉,解决县衙的所有欠债,也解决大家的薪俸,但卖地收钱至少要十天后了,说不定很多弟兄都在等米下锅,所以我个人先垫出一千贯钱,给大家先发一个月的薪俸,然后再多给大家半个的薪俸作为茶水钱,算是我的一点心意,以后开源成功,县里收入多了,大家的待遇还会提高,总之就一句话,有我李延庆在,绝对不会亏待了各位弟兄!”

    院子里顿时欢呼起来,不管是文吏、捕快还是衙役,个个激动万分,他们因为拿不了钱给家里,这几个月备受煎熬,心狠手辣的便去敲诈商家,老实本份的则趁夜里去摆小摊,日子都不好过,李延庆体恤下情,拿出自己的钱给他们发薪俸,让他们怎么能不感动,上任第一天,李延庆便赢得了所有下属的人心。

    ......

    院子里,莫俊和刘方还坐在桌前噼噼啪啪打着算盘给众人发钱,李延庆却回到了自己官房,李延庆的官房位于后堂,正好在县衙中轴线的尽头,是一间小院子,院子很小,但也有一座假山,种了两株腊梅,屋角还有一丛细竹,

    正面是三间屋子,中间是李延庆官房,占地至少有三十个平方,桌椅柜子都一应俱全,左边一间是文书房,应该有两名替他整理文书的幕僚从事,现在还没有合适的人选。

    右边则是茶水间,应该有一名小茶童负责给他们煎茶跑腿,类似从前御史台的应哥儿一样,目前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人,现在李延庆要喝茶,还得让县丞的茶童代煎。

    李延庆正坐在大堂上处理从前积累的一些案子,放在一只只卷宗袋里,有民事案也有刑事案,从袋子可以分得出民事和刑事,普通的白色袋子是民事案,黄色加印章的袋子则是刑事案,相对而言,刑事案要少得多,大都是民事纠纷案,在他来之前,杨菊和周平已经把简单的案子都处理掉了,剩下都是一些比较棘手的案子。

    这时,周平走到门口笑道:“能否打扰一下县君?”

    李延庆放下笔笑道:“请进!”

    周平走了进来,将一份文书递给李延庆道:“这是我刚刚草拟的一份土地出售草案,请县君过目!”

    =======

    【求月票、推荐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