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八十二章 王贵到来

寒门枭士 第五百八十二章 王贵到来

    “孙兄请说,延庆洗耳恭听!”

    孙大牙略略欠身,故作神秘道:“今天上午天子下了一份诏书,率先击败辽军三千人以上者,官升两级,赏黄金五千两,同时颁布了神宗皇帝遗诏,收复燕京者,主将可封王。”

    李延庆笑道:“前一条和我有关系,后一条应该与我无关了。”

    “话虽这样说,但解释权在天子手上,延庆没有发现吗?收复燕京者,主将可封王,是主将而不是主帅啊!神宗皇帝的原意恐怕是指主帅,但天子却解释为主将,都统制就是主将,如果拿下燕京,要么是种师道封王,要么是辛兴宗封王,和童贯没有关系了。”

    李延庆不由暗暗思忖,历史上童贯为了封王,不惜花百万贯钱向金人买了一座空城,如果改成主将封王,童贯花费重金也是给别人做嫁衣,他还有积极性吗?历史上并没有赵佶的这道诏书,难道历史就在这些细微处改变了?

    .........

    离开朱骷髅茶馆,时间还早,李延庆又去御史台看望了昔日同僚,众人纷纷祝贺李延庆官复原职,邓雍亲自倒酒三杯给李延庆祝贺,聊了半个时辰他才离开御史台回府。

    时间一晃又过去了两天,李延庆已经在新宅安定下来,这两天李延庆都没有外出,一直在曹蕴的新书房替她整理书籍,曹蕴已经将自己的藏书从娘家全部搬来,足足用两大间屋子才能放下这几千册书籍。

    曹蕴端了一碗冰镇酸梅汤走进房间,见丈夫已经快要把自己的书籍全部摆上书架了,她心中又是欢喜,又是感动,连忙上前道:“夫君喝碗酸梅汤消消暑气。”

    李延庆热得满头大汗,衣服也湿透了,他接过酸梅汤一饮而尽,连声叫痛快,他把空碗递给曹蕴笑道:“还剩最后一箱书,上架后就大功告成!”

    “这两天辛苦夫君了。”

    李延庆笑着摆摆手,“这种事情我不做来谁做,本来就是我的事,娘子要好好休息才是正经。”

    曹蕴摸着肚子笑道:“这两天孩儿又不安生了,在踢我肚子呢!”

    “让我再听听!”

    曹蕴见左右无人,便拉起小衣,露出雪白圆滚的小腹,李延庆蹲下将耳朵贴上去,仔细聆听着孩子的胎动,“娘子,我听见了。”

    “嗯!”曹蕴答应一声,轻轻抚摸丈夫的头。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曹蕴连忙放下小衣,李延庆站起身问道:“是谁?”

    “官人,是我!”

    是李延庆贴身丫鬟徐五小娘子的声音,李延庆走出书房问道:“什么事情?”

    徐五小娘子行一礼,“启禀官人,泰叔说门外来了两个朝官,请官人过去一趟。”

    李延庆大喜,这一定是兵部来人了,他回头对曹蕴道:“娘子,我过去一趟,回头再给你整理书。”

    “官人快去吧!最后一箱书我让青儿整理也行。”

    李延庆快步向前院走去,前院客堂坐着两名朝官,正在喝丫鬟上的酸梅汤,这时李延庆走进了客堂,两名官员连忙起身行礼,其中为首官员道:“我们是兵部派来的,在下刘易,出任兵部司主事。”

    “这么热的天,还烦劳两位亲自跑来,辛苦了,请坐!”

    “我们就不坐了,这是李刺史的北伐官职任命书。”

    主事将一份正式任命书交给李延庆,李延庆打开,上面写着:‘兹任命为权雄州刺史李延庆为北伐东路军右军统制,从都统制将令。’下面是兵部的大印。

    统制属于中高级将领,必须由朝廷任命,象低一级的偏将、准备将等等则由都统制任命,报兵部认可,再低一级的都头、队头就不需要兵部认可,只报兵部备案就行了。

    “三万河东军来了吗?”

    “昨天已经到了,驻扎在北大营,种师道今天接受天子任命,明天正式上任,也请李刺史明天一早去北大营报到。”

    “多谢两位,那我就不留两位了。”

    李延庆给管家泰叔使了眼色,泰叔准备了十贯钱,出门时再塞给他们。

    就在两名兵部官员刚走,铁柱便匆匆跑来,找到李延庆道:“官人,老爷请你赶紧去一趟虹桥宝妍斋。”

    李延庆一怔,“出了什么事?”

    “没....没有出事,是汤阴老家那边来了不少人,贵哥儿也来了。”

    李延庆听说王贵来,心中大喜,连忙让徐五小娘子给夫人说一声,他骑马向虹桥奔去。

    虹桥宝妍斋内坐满了客人,都是王贵家人,由王贵祖父王万豪带队,包括他的三个儿子、孙子、儿媳妇、孙媳妇等等,足有二十余人,大大小小的行李装了十几艘船,全部停靠在宝妍斋的码头上。

    这也是惯例,汤阴县乡绅或者官员乘船来京城,都要借宝妍斋的码头停船,由李大器接待,再替他们安排食宿,都是住在虹桥客栈,虹桥客栈和酒楼在前年就被宝妍斋买下来,专门用来迎来送往。

    李延庆赶到宝妍斋,正好遇到王贵祖父王万豪,李延庆连忙上前行礼,“阿祖,好久不见了。”

    王万豪拍拍李延庆的肩膀笑道:“我也看到朝报了,庆哥儿现在更有出息了,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刺史,你小时候夺得神童会魁首时,我就给你族祖说,李家将来就要靠你翻身了,果然没有说错吧!”

    “多谢阿祖夸赞,阿贵呢?”

    王万豪连忙把王贵拉过来笑道:“你们年轻人先去吧!晚上我请客,把汤大郎也叫来,大家聚一聚。”

    李延庆发现王贵脸上竟有一道很长的伤疤,他暗暗吃惊,连忙将王贵拉到宝妍斋外面,问道:“你脸上是怎么回事?”

    王贵忿忿道:“拜童贯那个蠢货所赐,被辽军士兵射了一箭,箭尖就擦着我的脸过去了,豁开一道血口子,险些要了我的小命。”

    “你参加上月的北伐了?”

    王贵点了点头,“相州三千厢军和一千乡兵都征集了,我率领五百乡兵。”

    “具体是怎么回事?”

    “一言难尽,找个地方坐下说吧!”

    李延庆带着王贵来到附近一家小吃铺坐下,要了两大碗冰镇酸梅汤,又要了两笼包子。

    王贵叹了口气道:“朝廷的说法是一共败了两仗,刘延庆在平鹰谷北面大败,辛兴宗在涿县大败,可实际上还有第三败,当时,我们河北三万厢军正运粮去平鹰谷,刘延庆的败军逃至,令我们三万厢军抵挡追军,结果辽军一次冲击我们就全军溃败,我脸上的疤就是那时留下,三万厢军和乡兵死伤惨重啊!我手下五百人只剩下一百余人,其余全部阵亡,当了禁军逃亡的垫脚石,最后童贯把兵败责任全部推给了河北厢军,说什么厢军先逃,乱了禁军阵脚,宋军才大败,这个狗日的,若让老子见了他,非生剐了这个阉人不可!”

    “然后呢?”李延庆冷静地问道。

    “然后所有厢军团练以上都被免职,我也不例外,现在我是无官一身轻,乐得自在。”

    “这次你们好像全家都来京城了?”

    王贵点点头,“北伐宋军大败,河北边境一带已经出现恐慌了,很多真定府和雄州百姓都逃到了相州,我祖父觉得形势不妙,便决定带全家迁去鄂州庄园,多亏当初你劝告,王家在江夏买了一座三千亩地庄园,还修了房子,这次我们全家迁过去,就有地方可住了。”

    “老汤呢?”

    王贵淡淡道:“他混得还不错,跟在童贯身边,现在已经升为统领了。”

    统领是统制的副将,一般是由六品或者从六品官出任,李延庆看得出王贵对汤怀有意见,便不再提他,这时,王贵想起一事,笑道:“可能牛皋要来投奔你!”

    李延庆连忙问道:“他现在在哪里?”

    “他原本一直跟着汤怀,升为偏将,上个月北伐他的手下也死伤殆尽,童贯责打他五十军棍,还要免他的官职,他一怒之下抢先辞职了,我在汤阴遇到他,他说先回家乡一趟,然后再来投奔你。”

    “那你呢?”

    李延庆注视着王贵道:“难道你真的什么都不管,手一甩就去鄂州避难吗?”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