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八十九章 兵不厌诈

寒门枭士 第五百八十九章 兵不厌诈

    燕青最终没有去攻打烽燧,这并不是他没有能力,而是没有必要,他的时间本来就很紧张,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攻打烽燧上,这绝不是一个合格斥候所为。

    燕青一行人走小路绕过了烽燧,在天快亮时来到了永清县,永清县只是一座小县,城池周长不足十里,经过上一次北伐的冲击,永清县城外已经没有人烟,所有人口都迁入了县城内。

    几人躲在一片树林内休息,燕青则借着朦胧的晨光绘制简要地图,他在地图上标注了烽燧的位子,而且原来的地图并不准确,原来的地图上,白沟以北都是丘陵山峦,实际上并不是,丘陵山峦只集中在官道的西面,宽阔的官道东面则是一望无际的平原。

    另外燕青还发现敌军的坚壁清野只限于白沟以北十里之内,以及官道两边,过了这个范围,其他地方都分布着大片的森林。

    休息一刻钟,众人走小路爬上了县城西面的一座丘陵,这座丘陵距离县城不到一里,站在山顶上可以清晰地看见县城内的情形,这时,天已经亮了,但县城的城门没有开启,城头上只有稀稀疏疏的守城士兵,最多两三百人,县城内也看不见大量军队活动的情况,整座县城十分安静。

    但短时间的观察并不能下结论,他们至少要观察一个多时辰,才能做出一个准确的判断。

    “城内的五百驻军是什么人?”燕青又问道逃兵道。

    “以契丹人为主,也有少量汉儿军,都是干脏活累活,所以我们才有机会逃跑。”

    “这些契丹人都是骑兵吗?”

    “不!不!都是步兵,一共只有五十名骑兵。”

    燕青率领手下观察了整整一个时辰,基本上印证了两名降兵的口供,城内只有数百守军,这时,一队三十人组成的骑兵队从南面官道疾奔而至,城门开启,他们奔进了县城。

    “我们遇到的就是这支骑兵!”杨光急声道。

    燕青目光严峻地注视着这支骑兵,他心中有一种直觉,这支骑兵回来后一定会有变化。

    大约等候了一炷香后,县城北面城头忽然冒起了三根烟柱,直冲天际,“狼烟!”两名厢军士兵惊呼一声。

    燕青迅速扭头向北面望去,只见北方也出现了三根烟柱,紧接着更远的北方也出现了狼烟,燕青心中异常震惊,难道辽军现在才发现宋军抵达霸州了吗?

    .......

    就在大军抵达霸州的当天下午,两千宋军便开始在白沟水面搭建浮桥,之前的浮桥已经被败退的宋军一把火烧毁,不过打在水中的木桩根基并没有被烧毁,这使宋军搭建浮桥便利了很多,他们连夜施工,用大树做成的木筏搭建浮桥,到了次日中午,也就是七月三十日,两座浮桥出现在了霸州城外的白沟水面上。

    时间又到了晚上,燕青一行终于从永清县返回,带回来了北岸的详细情报以及两名逃兵。

    中军大帐内,李延庆用各种颜色的小木方块在桌上摆设了一座十分简陋的沙盘,他用木杆指着永清县对刘錡和杨再兴道:“最诡异的情报就是辽军今天才点燃了狼烟,我倒感觉这是郭药师在故意误导我们,让我们认为他或者辽军没有任何准备。”

    “统制认为那两名逃兵有问题?”刘錡问道。

    “两名逃兵或许是真的,但我认为郭药师绝不可能刚刚才知道我们大军压境,今天上午才点燃狼烟,这其实是败笔,郭药师画蛇添足,反而露了马脚。”

    “不会永清县也是诱饵吧!”

    “确实有可能,不过如果我们运用得当,这个诱饵可以吞下却不上当。”

    刘錡眉头一皱,“但卑职并没有想通,郭药师用永清县做诱饵的目的是什么?”

    李延庆微微一笑,“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夺取永清县可以说易如反掌,但我们最大的威胁并不在前面,而是在背后。”

    刘錡顿时醒悟,“统制是担心西面的辽军?”

    “不仅仅是西面吧!”

    李延庆用木杆指了指霸州的东西两面,又继续道:“其实我们的情报并不充分,耶律大石和萧干的军队在哪里去了?我担心郭药师的常胜军并不是边境上唯一的军队,不仅是易州那边,东面的情况我也不清楚,我们一万军队如果贸然北上,后勤运输怎么保障?如果我们被辽军抄了后路,谁来支援?”

    李延庆的担心是有缘故的,应该在今天赶来霸州的高世宣军队并没有出现,也没有派人和他们联系,平白给他们的北伐增添了一个不确定的因素,按照种师道的部署,应该是李延庆的右军北上,高世宣的前军坐镇霸州为后援,这样右军就没有了后顾之忧,现在高世宣的军队没有出现,种师道的作战计划便出现了漏洞。

    这时,一直沉默的杨再兴缓缓道:“高世宣携带干粮应该和我们一样,如果我们没有得到霸州的补给,今天就会断粮了,高世宣到现在还没有来,他的补给是怎么解决的?”

    李延庆和刘錡对望一眼,虽然杨再兴没有明说,但他们都明白杨再兴指的是什么?除了沿途劫掠民间粮食,高世宣确实没有办法解决一万军队的补给问题,可如果他真的掠夺民间,一向军纪严明的种师道怎么可能放过他?

    刘錡猛地想到了一个可能,小心翼翼道:“难道高世宣去雄州了?”

    杨再兴叹了口气,“我昨天派人已经南下五十里,都没有发现高世宣军队的踪影,他要么因为补给不足折道返回了大名府,要么就是刘将军的猜测,西去雄州了。”

    说到这,杨再兴和刘錡一起向李延庆望去,明天他们怎么出兵?

    李延庆沉思片刻道:“不用等明天,今天晚上就出兵,我们分兵三路,杨将军率两千人走小路突袭永清县,攻破县城后,直接把战俘押回来,刘将军率三千人接应,我率五千人坐镇北岸,防止敌军抄我们的后路。”

    杨再兴和刘錡皆点头,这样既可以堵住童贯的嘴,也能防范风险,杨再兴立刻起身道:“那卑职现在就出发!”

    李延庆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又对杨再兴道:“我把斥候营给你,再带上第一营,你索性就率领这八百骑兵去突袭永清县,不需要押回战俘,全部就地处决!”

    杨再兴想了想道:“那卑职带这八百骑兵就在外围活动,不需要刘将军来接应了。”

    李延庆微微笑道:“我正是此意,你带上信鹰,随时和我联系。”

    霸州城门开启,杨再兴率领八百骑兵冲出县城,过了浮桥,风驰电掣般向北方永清县方向奔驰而去,此时亥时刚过,沉沉的夜幕笼罩的大地,距离大宋朝廷规定的出击时间还有四个时辰,但李延庆打破了这个思维定势,提前出兵了。

    城头上,刘錡望着远去的骑兵队,对李延庆低声道:“统制觉得高世宣真的去雄州了吗?”

    李延庆轻轻摇头,“我不敢肯定,但我个人认为,童贯绝不可能让东路军顺利北上,他在明面上节制不了东路军,但一定会在暗中使绊子。”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刘錡不由满脸怒色。

    李延庆淡淡一笑,“因为天子改变了神宗遗旨,先夺下燕京者,主将可封王,童贯对这个王爵已经谋了十年,一直认为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包括他积极倡导北伐,也是源于这个私心,他怎么可能容忍种帅在最后关头把王爵夺走?他一定会想方设法拖住种帅北伐的进程。”

    刘錡这才醒悟,不由忧心忡忡道:“如果高世宣真被童贯收买,那我们该怎么办?”

    李延庆拍拍刘錡的肩头,“郭药师想断我们后路,那么我们就摆上一桌盛宴来迎接他,去安排城防吧!估计天亮后会有一场恶战。”

    “卑职遵令!”

    刘錡行一礼,便匆匆去了,李延庆注视着黑沉沉的夜,其实他也想通了一个道理,历史上促使郭药师投降宋朝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刘延庆率领的十万大军,没有十万宋军的压迫,郭药师恐怕绝不会轻易走出投降这一步。

    .......

    在黑沉沉的夜色中,一支约六千人的辽军步骑兵正沿着刘李河疾速南下,刘李河位于永清县的西面约三十里,一直向南流入拒马河中,这条河流两边是山峦,只有中间一条约三里宽的河谷,十分隐蔽,是一条南下偷袭的捷径。

    这六千军队由五千汉人步兵和一千契丹骑兵组成,正是上将军郭药师率领的常胜军,郭药师当然早就知道宋军北上,他今天才让永清县点燃大军来袭的狼烟,就是为了给霸州的宋军造成一个错觉,他们没有任何准备,使宋军毫无忌惮地北上,至于永清县的五百守军确实是他布下的一个诱饵,他知道宋军经历了上次的惨败后,太渴望赢得一次胜仗了。

    郭药师年约五十岁,体格魁梧雄壮,声音如雷,他长一张方脸,皮肤黝黑,一张俨如橘子皮粗糙上脸上布满了从军三十年的沧桑,他虽然外表粗犷,但实际上他却异常精明,极擅长审时度势,一步步高升,成为辽军中极为罕见的汉人高层将领,他由于支持耶律淳即位,被耶律淳封为上将军,掌控八千常胜军。

    耶律淳驾崩后,北辽内部发生了内讧,主要是耶律大石和萧干有了矛盾,耶律大石主张放弃析津城,保存实力去夹山与前辽帝耶律延禧汇合,而萧干却支持皇妃萧普贤女摄政.

    最后萧干赢得了权力斗争的胜利,萧普贤女剥夺了耶律大石的军权,并贬黜他去守居庸关。

    郭药师投靠了萧干,萧干随即令他率本部八千军镇守涿州和易州,但郭药师也知道辽国大势已去,他需要考虑自己的退路了,是南下降宋,还是北投金国?他迟迟没有拿定主意.

    但有一点郭药师心里明白,不管投金也好,降宋也好,他必须拿出一份漂亮的战绩,让宋金两国知道他的份量。

    此时已是一更时分,郭药师率六千精锐即将抵达拒马河,他们从范阳出发,已行军百余里,郭药师见军队疲惫,便令大军就地休息。

    这时,监军萧余庆骑马至近前道:“前面十里外便是雄州,那边也有数万宋军,若我们东去霸州,岂不是把涿州腹地让给了雄州宋军?”

    郭药师眯眼笑道:“监军有所不知,雄州那边是童贯的军队,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逾拒马河一步,他一定会等种师道的军队先行北上,然后才会小心翼翼迈出一步,不足为虑,关键是要先歼灭种师道的前锋。”

    萧余庆迟疑又道:“可明天就是八月初一,是宋朝皇帝规定的出兵之日,童贯敢抗旨不遵?”

    “老夫早已看透童贯此人,严于律人,宽于待已,若种师道八月初一不出兵,他一定会上书弹劾,可他自己却会找到一千个理由,明天绝不会北踏辽境一步。”

    “好吧!既然你一定要自作主张,那我有言在先,若你兵败,就别怪我以军法从事了!”说完,萧余庆打马远去了。

    郭药师向他背影狠狠啐了一口,“王八蛋!”

    由于太尉李处温父子暗通敌国被处死,北辽朝廷上下一致认为汉人不可靠,萧干已决定夺郭药师的军权,派心腹萧余庆来当监军就是为了夺权.

    郭药师已经意识到自己处境日渐不妙,加上降金不太现实,他便决定投奔大宋,只是他还想再捞一点投靠大宋的资本。

    这时,郭药师的心腹大将赵鹤寿低声道:“既然大帅已降宋之意,如果真的击溃了东路宋军,岂不是自绝了投宋之路?”

    郭药师冷哼一声,“赵佶几时把三军将士的性命放在心上过?我击败了种师道的前锋,只会让他更加畏惧我,高看我,然后我再投降童贯,童贯岂能不感激我,欢迎我?”

    “大帅高见!”

    郭药师捋须得意一笑,“宋朝皇帝把宋军出兵的时间都告诉了我,等我明天夺下霸州城,李延庆就会知道永清县里没有粮食吃是什么滋味了。”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