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零九章 宋金争燕(四)

寒门枭士 第六百零九章 宋金争燕(四)

    低沉地号角声响彻原野,无边无际的金国大军如黑色的波浪,一浪一浪向东城涌来,长矛密集如林,杀气腾腾,巨大的脚步声整齐而有力。

    两万大军排列成四个方阵,每个方阵间相隔数百步,就俨如四幅巨大的黑色地毯,在大地上起伏前进,军队士气高昂,杀气冲天,他们从三里外向城墙靠拢,鼓声如雷,号角连天,旌旗遮天蔽日,长矛如林,盾牌如山,在阳光的照射下泛起死亡的黑色。

    直接指挥这次攻城的主将完颜宗望骑在战马之上,用战刀一指城池,“前进!”

    “呜~~”

    低沉的号角声响彻天地,在每支队伍的中间竖起了十几座木制斗蒙,这是抵御城上飞石所用,伴随着木制斗蒙下的巨大轱辘声,以及近百辆巢车和云梯,两万大军以一种势不可挡的气势向三里外的燕京城杀去。

    与此同时,东城头上的四十架大型投石机吱嘎嘎的拉开了,高两丈,臂长三丈,投石可至二百步外,只要三十人便可以挽动,黑黝黝的四十架投石机矗立在城头,就俨如四十尊巨兽。

    宋军并没有立刻使用投石机和火砲,他们需要敌军尽快可能多地进入杀伤射程内,然后再大举杀敌。

    这时,四十斤重的震天雷已经放进了弹兜,三十人拉拽着十根手臂粗的皮带,耐心地等待着发射的命令。

    在城垛中间,五千士兵手执长弓大箭,一支支一尺五寸长的粗杆箭已经搭上弓弦,防御所用的弓箭和平地交战用的弓箭不同,不需要箭能射多远,但必须要沉重,使箭能依靠本身的重力射穿敌军的盔甲,因此一般都是用大箭,手指粗的箭杆,锋利的箭尖呈流线型,四边有放血槽。

    用神臂弩当然也可以,但神臂弩十分耗费体力,而且上弦速度慢,用兵箭能达到同样的杀伤效果,便不需要使用神臂弩。

    但率先射出的却是床弩,李延庆在城墙上部署了一千部床弩,由两千名士兵操作,专门对付敌军的巢车和投石机。

    随着金兵的巨型投石机隆隆靠近至五百步时,宋军的床弩骤然发射,床弩是用四尺大箭,这种大箭用来攻击重物极为犀利,用来攻城可至墙石崩裂,城楼坍塌,射程可达千步,杀伤射程为七百步,破坏射程为五百步。

    随着一千部床弩同时发射,一千支大箭向金兵的投石机迅疾射去,力道强劲无比,只听远远传来‘咔嚓!’声和士兵的惨叫声,近八架投石机被大箭击中,木架崩裂,顿时失去了战力,但其余投石机则继续向前行走。

    在离城池还三百步时,火光骤现,当先的几部金国投石机猛地发射了,六颗巨大的火球在天空中翻滚,向城头呼啸着砸来,六颗火球都越过了城头,直接砸向城中。

    轰地一声巨响,几座民房被火球砸中,瓦顶坍塌,火球滚过,房间里迅速燃起了熊熊烈火,火借风势,火焰和浓烟冲出了屋顶。

    “快灭火!”一名部将急得跺脚大喊。

    这些靠城的民房都是临时征为军用,里面存放了不少军用物资,甚至一间屋子里还存放着数十枚震天雷,若被点燃了,所有人都完蛋,士兵们也心急如焚,纷纷提着水桶冲进了屋子。

    这时宋军的第二轮床弩发射了,又是一千支大箭射去,‘嘭!嘭!’的巨响,这一次有十架投石机被击中,散架了,这时,金军首发的投石机只剩下了五架,五颗巨大的火球再度呼啸着从城头上空划过,翻滚在砸进燕京城内,这次有一颗火球砸中了存放粮食的大帐,大帐被点燃了,冲天火光连成了一片。

    近千名宋军在拼命救火,第一批火球引燃的大火已经被宋军扑灭了,而这一次他们改用泥土,数百人将一筐筐泥土抛向大帐,很快便形成了一个泥土层,将粮食掩埋在泥土下面,其余宋军已经将大火周围的帐篷全部拆掉,遏止住了火势的蔓延。

    这时,李延庆大喝一声,“再射!”

    李延庆很清楚,如果被敌人的火球射中城头,恐怕会引发震天雷的爆炸,他必须要先除掉这个隐患。

    又是一千支大箭密集地向最后五架投石机射去,只听见一片轰隆的倒塌声和金国士兵被击中时的惨叫声,最后五架投石机全部被摧毁。

    这时,完颜宗弼飞马疾奔而来,对兄长宗望道:“有点奇怪啊!”

    完颜宗望眼睁睁望着二十架投石机和五辆巢车全部被敌军的大箭摧毁,他急得眼睛都红了,不管不顾地回头吼道:“你在说什么?”

    完颜宗弼愣了一下,急声道:“二哥,你冷静一下。”

    完颜宗望克制住满腔怒火,点点头道:“你说吧!什么奇怪?”

    “你不觉得奇怪吗?我们已经快攻到城下了,为什么城头上的投石机依旧没有发射?”

    完颜宗望眼中也闪过一丝疑惑,但这丝疑惑压不住他心中的怒火,他冷冷道:“他们搞什么鬼,上城不就知道了吗?”

    完颜宗望战刀一挥,大吼道:“给我攻城!”

    宋军的床弩虽然暂时消灭了投石机的攻势,但它无法阻挡三万余大军的进攻,随着金军大营中催战的鼓声加快,四座方阵的士兵奔跑起来,铺天盖地地向城池冲去。

    护城河上铺满了木板,早已失去了阻碍的功能,一架架云梯和巢车越过护城河,轰地搭在城墙之上,数以万计的金军士兵如蚁群般攀梯而上,一手攀梯子,一手执盾牌,口中咬着战刀,奋力向上攀爬,城头上箭如雨下,石块滚木如冰雹般砸下,一片片士兵被砸中射中,惨叫着跌下城去......

    李延庆眯着眼睛望着城下的敌军,两万军队除了五千后援外,一万五千军队都进入了三百步内,时机成熟了。

    李延庆回头令道:“投石机发射!”

    曹性早已憋得快像震天雷一样地爆炸了,李延庆这个命令就像点燃了他的火信,他立刻嘶哑着声音大吼,点火发射!”

    宋军蓄势已久的反击骤然爆发了,四十个黑色的圆球腾空而起,圆球上冒着青烟,直向城下一万五千余人的头顶上飞去,金兵们都仰着头,奇怪地望着这些圆球,它们明显不是石块,这会是什么?

    但金兵从来没有想过他们面对是什么样的恶魔,这个恶魔自从一百多年前出现在战场上开始,一直表现得不温不火,直到李延庆到来后,它们才终于露出了自己狰狞的本色。

    当四十个冒着青烟的圆球落入了密集的金兵队伍之中,眨眼之间,只见金兵队伍中数十道炽热的亮光迸射,一连串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大片大片的士兵被炸飞,粉身碎骨,血肉和残肢四散飞射,大股黑烟腾空而起,原本密集的士兵平空消失了,碎骨碎肉铺满了大地,还有大片的士兵被活活震死,整个战场上硝烟和血腥之气混合在一起,令人作呕。

    爆炸波及数里范围,死伤达数千人,整个战场都呆若木鸡,只有战马被惊得不停长嘶,拖着炸死的骑兵亡魂奔跑,长长的鬃毛在硝烟中飞扬,俨如地狱来的鬼马。

    完颜宗望尽管是在五百步外,但他依旧被强烈的气浪掀翻落马,耳朵里嗡嗡一片,什么也听不见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跪在地上情不自禁地用双手捂着头大叫道:“长生天啊!”

    四十枚震天当场便炸死了两千余人,更多的是受伤者,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

    但李延庆等待现在才下令,绝不仅仅是一次冲锋,他要让那些强壮的金兵永远记住,宋人虽然没有他们野兽般的杀气,但却有他们没有的智慧,杀人不一定要靠刀,靠头脑一样能成功。

    “再发射!”李延庆语气坚定地下达第二次命令。

    又是四十颗震天雷腾空而起,向城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金兵头上飞去,四十枚震天雷再次爆炸。

    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将大地都颤抖了,死亡的恶魔在咆哮,它喷射着烈焰,夹杂着淬毒的铁砂和铁片,肆无忌惮地吞噬着周围的一切。

    战场上无论是城头上还是远处观战的金兵,都跌跌撞撞站立不稳,或捂住耳朵尖叫着跪倒在地,当第二朵巨大的黑色蘑菇云卷上天空,金兵的两个方阵已经消失了,八十颗震天雷内的黑火药连续集中爆炸产生的威力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五千名战场上渤海士兵成了这头战争恶魔的祭祀品。

    尚未受伤的金国士兵终于反应过来,他们大喊大叫,不顾一切地调头奔逃,争先恐后地向大营逃去,两万大军兵败如山倒,只可惜宋军无法开城追击,但就是这样,宋军还是感到了极大的鼓舞,城头上一片欢腾。

    但八十枚震天雷爆炸带来的连带效果却是李延庆没有想到的,站在数里外远远观战的完颜阿骨打也出现了意外,巨大的爆炸声使金兵的战马纷纷受惊,嘶叫着不顾一切地向东奔跑,拉拽大平台的八十匹挽马也被强烈的爆炸声惊扰,一反平时的温顺,它们被惊得稀溜溜暴叫,调头便狂奔。

    木台被群马牵扯得一阵剧烈晃动,右边的木轮离开了地面竟倾斜起来,而正好站在木台边缘观战的完颜阿骨打措手不及,竟从木台上摔落下去,紧接着,十几匹调头的战马直接从他身上踩了过去。

    后面的大臣顿时慌了手脚,一起冲上来大喊:“狼主!陛下!”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