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一十四章 调查细节

寒门枭士 第六百一十四章 调查细节

    种霖虽然是种师道侄子,可种师道从两岁起把他养大,早就把他当做自己的小儿子,如今种霖忽然死了,种师道哪里接受得了,半响,他才慢慢苏醒过来,不由一阵心痛如刀绞,潸然泪下。

    李延庆心中也异常震惊,他急问管家道:“衙内是怎么死的?”

    管家泣道:“是被人害死的!”

    他便断断续续将种霖惊马之事说了一遍,最后道:“七郎跟他们去了府衙,再也没有出来,结果昨天上午,他们来通知我去领尸!”

    ‘去领尸’三个字让种师道终于爆发了,他站起身长啸一声,“我种师道倒要看看,是谁敢杀我儿?”

    他大步走出房门,厉声喝道:“传令大军集结!”

    “等一等!”

    李延庆大吃一惊,他急声喊住传令兵,从后面将种师道抱住,大声道:“大帅,你要冷静一点,要报仇用别的办法,不能这样,你的家人还在京城,你的两个儿子,种家世世代代的名声,你不能这样毁了它!”

    种师道抱头蹲下,老泪纵横道:“把我逼成这样,我还有别的办法吗?”

    “有!”李延庆咬牙道:“这笔帐一定要算,要让他们血债血还,我现在就进京把这件事查清楚。”

    种师道已经快要崩溃了,李延庆急令亲兵把他扶回房间,这时,种师中匆匆赶来,李延庆把事情原委告诉了他,又对他道:“这件事对大帅打击太大,副都统一定要劝住他,千万不能让他做傻事,我现在就回京打听消息。”

    种霖虽然也是种师中的族侄,但毕竟种师中和他没有父子之情,他点点头,“大帅的心情我完全理解,你放心去吧!这边我来安排。”

    他进屋劝慰兄长去了,李延庆看了看天色,已经快到黄昏了,他快步来到自己军营前,找到了刘錡,对他道:“大帅令我回京办事,你和再兴把军队看好,我可能明后天就回来。”

    “卑职明白,请统制放心!”

    李延庆又叫了张豹和张鹰,正好燕青迎面走来,李延庆连忙叫住道:“跟我进一趟京城!”

    燕青跳上前笑嘻嘻道:“有好事情丢了我可不行!”

    一场大战让燕青心中消除了对李延庆的最后一丝成见,李延庆在他心中既是上司,同时也是兄长和朋友。

    燕青回去牵了马,众人翻身上马,向京城疾奔而去。

    ........

    李延庆没有回家,而是在城外找了一家骡马行,他把战马安置好后,随即带着张豹张鹰以及燕青租一辆牛车进了城。

    李延庆在府衙旁边的清风茶馆里找位子坐了下来,他已经在路上理清了思路,这件事还得从开封府入手,他记得陈管家说过,是个叫做蒋全的捕快把种霖带走,那么得先找到这个蒋全。

    虽然李延庆也不知蒋全在哪里,不过这种事情难不倒他,他对张鹰吩咐了几句,张鹰便匆匆去了。

    燕青有些不解问道:“统制让他去找谁?”

    李延庆微微一笑,“有很多牙人都是靠开封府吃饭,这些牙人个个手眼通天,而且见钱眼开,想要什么消息,花钱向他们买就是了。”

    “那他们会不会知道种霖案的内情?”

    李延庆摇了摇头,这些牙人再消息灵通也毕竟只是小人物,不可能知道这个案子。

    不多时张鹰回来了,手中拿着纸条笑道:“那些牙人当真是见钱眼开,五两银子,蒋全家的住处就到手了。”

    李延庆看了看纸条,便起身道:“我们走!”

    蒋全在开封府只是一个捕快小头目,他不是本地人,是陈州人,妻儿都在陈州,他独自在京城大相国寺附近租了一间屋子。

    蒋全刚从府衙回来,便换了一身衣服准备赶去汪家妓馆,他在妓馆里有个相好的粉头,每个月在各家店铺里捞的油水基本上都花在这个粉头身上了。

    蒋全刚抓了几块碎银要走,却听见外面有人敲门。

    “是谁?”蒋全有点不高兴地问道。

    “我们是牙人介绍来的,想找蒋捕快帮个忙。”

    蒋全暗骂了一句,不过替人办事也是他的油水来源之一,他只得暂时稳了稳燥热的内心。

    “来了!”

    他上前开了门,只见外面站着两名身材雄伟的大汉,顿时吓了他一跳,还不等他说话,一把匕首已经顶在他的咽喉上,“乖乖向后退!”

    蒋全脸色刷地变白了,一步步向后退去。

    两名大汉进了房间,后面又进来两人,其中一人让蒋全呆了一下,“你是.....李延庆?”

    李延庆微微一笑:“蒋捕快认识我?”

    “我在骑射大赛上见过李官人。”

    李延庆给张豹使了个眼色,张豹立刻上前将门反锁了,李延庆坐了下来,笑道:“你不要害怕,我只是向你打听一下种霖之事。”

    蒋全顿时脸色大变,颤抖着声音道:“此事.....和、和我无关!”

    “我知道,你这种小人物插不进去,我只是想了解一下情况。”

    “我什么都不知道!”

    话音刚落,燕青便一记耳光抽了上去,大骂道:“别以为统制和颜悦色,你就以为好说话,告诉你,爷爷有一千种办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李延庆摆了摆手,“不用这样恐吓他,还是好好说!”

    李延庆又对蒋全笑道:“这样告诉你吧!这个案子牵涉太大,相关人都要被灭口,是你带人去抓了种霖,所以你也不会例外,种帅已经率大军到北军营了,我估计今晚上你就会不明不白失踪,我是不是危言耸听,你心里应该有数。”

    李延庆一番话惊醒了梦中人,蒋全想到狱医之死和狱丞狱卒的莫名失踪,他顿时吓得浑身抖了起来,扑通一声跪到在地,“求李官人给我指点一条活路。”

    李延庆取出一百两银子放在桌上,“你把你知道的全告诉我,这一百两银子归你,你连夜逃回老家,和妻儿一起躲起来,过几个月应该就没事了。”

    “我其实知道的也不多。”

    “我心里有数,你说吧!”

    蒋全干咽了一口唾沫,想了想道:“这件事压根就是一个圈套,种家衙内的惊马并没有撞人,对方是个有名无赖,躺在地上装死讹诈,种霖没有理睬他,直接走了,结果不知从哪里跑来五个大汉,冒充种帅家人,把这个无赖杀死了,张少尹立刻令我们去抓人!”

    “等等!”李延庆叫住了蒋全,“这个张少尹是什么人?”

    “是开封府少尹张恽,听说后台是太尉童贯。”

    李延庆不由冷笑起来,其实他知道这件事很简单,一问就知,种霖是有官职在身,不能随便抓人,张恽怎么会不知道,只能说明他很急切,童贯安插在开封府的心腹啊!

    “然后呢?”

    “然后张恽连夜用大刑逼供,种霖腿都被夹断了,最后熬不过,只好承认那五名大汉是他的家人,并画了押,到第二天中午,狱医来给他治伤,但不久种霖便中毒身亡,就他刚死不久,狱医也上吊自尽了,这两天张恽焦头烂额,连家也没有回,一个个排查下毒之人。”

    李延庆明白了,童贯拿到供词就算达到了目的,没必要再杀种霖和种师道结仇,这必然是有人在后面捅了童贯一刀,把事情闹大了。

    他又笑问道:“你说说看,这会是谁下的毒?”

    蒋全连连摇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李延庆淡淡道:“我知道你们每个人心里都有数,说说你的猜测吧!只是猜测而已,没有证据我不会当真。”

    蒋全半晌道:“我们都怀疑是王府尹所为,只有他才压得住张恽的人下毒,其实张恽心里也明白,只是他没有证据,只能拼命排查找证据,但狱丞和三个狱卒都莫明失踪了,他根本就找不到任何证据。”

    “这个王府尹又是谁的人,有传言吗?”

    “传言去年蔡相国想动他,但被梁太傅保住了,只是小道消息,是不是真的,小人不知道。”

    李延庆点点头,“开封府应该还有一个少尹吧!”

    “杨少尹请了一个月的探亲假,那段时间他不在,肯定和他没关系。”

    李延庆知道自己已经把这个蒋全的情报榨干了,便冷冷对他道:“我告诉你,你如果想邀功,跑去向张恽或者王鼎告密,他们当场肯定会表彰你,但一转头就会杀你灭口,你知道得太多了。”

    蒋全吓得磕头如捣蒜,“小人心里明白,我现在只想逃回老家躲起来,绝不会自寻死路!”

    李延庆起身离开了房间,燕青在后面道:“卑职觉得还是干掉他保险一点。”

    李延庆摇摇头,“他是有家小的人,不要滥杀!”

    “可是......”

    “好了!”李延庆瞪了燕青一眼,“不要在小人物身上浪费时间,我心里有数,他不会去报告的。”

    李延庆一行人刚刚离开,蒋全便像疯了一样,将银子和几件衣服打个小包,便急急忙忙逃离住处,连夜向陈州老家逃去。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