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一十七章 酒楼话别

寒门枭士 第六百一十七章 酒楼话别

    种师道的命运最终没有能挽回,十天后,随着北征东路军军衙撤销,大军解散,军队各自回原来之处,大宋天子赵佶在三次拒绝后,还是‘被迫’接受了种师道的退仕请求,准他回乡养老,同时重赏他黄金五千两,京兆府大宅一栋,上田五千顷。

    同时鉴于种师道再三不肯接受广阳郡王之爵,赵佶也没有再勉强,而转而封他为雍国公,大宋唯一一顶生前异姓王王冠就这么又高悬起来,再次引来无数人对它的垂涎。

    在批准种师道退仕请求后,天子赵佶心情大好,随即批准了北伐东路军的升赏功劳簿,这是东路军八万将士期盼已久之事,在升赏功劳簿没有批下来之前,谁也没有心思返回原籍。

    所以当宣旨官公布了升赏功劳簿被批准的消息后,整个军营都沸腾了,大将升官,士兵领赏,他们拼命打仗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次日一早,当种师中在八万人目光的注视下缓缓降下北伐军旗之后,军衙正式解散,众人一一惜别,但更多人是三三两两来到京城开怀痛饮,或者是去妓馆买春发泄。

    清风酒楼的二楼,李延庆、岳飞、王贵、牛皋坐在靠窗的一张桌前饮酒话别,岳飞被封为相州团练,明天就要回乡上任,说起来也挺有趣,相州团练其实是王贵旧职,王贵辞职后便一直空缺。

    之前宗泽征求过岳飞的意见,岳飞一心想回乡照顾父母,但相州适合他的职务就只有这一个,他就只能去上任了。

    王贵和牛皋都将去河东军中任职,王贵是正六品指挥使,牛皋则是正七品指挥副使,这还是李延庆说服种师道的结果,否则以种师道的谦让,他的手下都得去任虚职。

    李延庆可不干,燕京城是他的右军用命打下来的,最后好处给了别人,自己的手下却喝风,这种事情搁谁身上都不行。

    李延庆据理力争,最后种师道只得让步,李延庆手下所有偏将都出任指挥使或者副指挥使的实职,统领千人不等的军队。

    “这次老汤惨了!”

    王贵叹口气道:“我以前劝过他多次,不要跟童贯那种人走得太近,走得近也可以,但你自己得有后台背景才行,或者你有钱也不错,但老汤一样都没有,这下他知道厉害了,被童贯抛出来顶罪,一撸到底。”

    李延庆也听到传闻了,褒奖完东路军,现在朝廷开始追究西路军全军覆灭的责任,童贯只得了一个轻描淡写的停职反省的处罚。

    但全军覆灭的罪责毕竟摆在那里,上面的大鱼不肯承担,那只能由下面的虾米来承担了,除了都统制辛兴宗被免职充军外,几名副都统也同样被免职,另外,童贯又提交了一份三十余人的责任名单,统领汤怀就赫然在列,最后被撤掉一切官职,贬为普通士卒,汤怀不得不黯然回乡。

    这时,一直沉默的牛皋忽然沉声道:“能在十万军中逃得性命,已是上天眷顾了,有得必有失,否则他迟早会出大事。”

    李延庆惊讶看了一眼牛皋,他没想到这个平时沉默寡言的黑汉子居然能说出这番见解深刻的话。

    “老李,有时间你去看看老汤吧!”王贵咬一下嘴唇,半晌才说出这句话。

    李延庆微微一笑,他怎么不明白王贵的意思,毕竟王贵娶了汤怀的妹妹,平时关系再不好,大舅子的亲情却是他抹不掉的。

    “我知道了,有机会回汤阴,我去看看他。”

    李延庆想了想,又对岳飞道:“我那边有几块不错的石头,你回家时替我送给汤怀的父亲,算是我做晚辈的一点心意。”

    汤怀父亲酷爱收集石头,这是他们从小就知道的事情,李延庆在这个时候给汤怀父亲送石,当然是在委婉地安慰汤怀,同时再给他一线希望,汤怀从小就是自己的好友,虽然功名利禄心重了一点,上了童贯的贼船,可当年自己不也差点上了童贯的贼船吗?

    岳飞点点头,又问道:“延庆去哪里定了吗?”

    李延庆摇了摇头,说起来好笑,他是第一个封官的大将,但他却又是最后一个不知自己去处的将领。

    大宋为官讲究‘官职事一体’,官他已经有了,正四品正奉大夫,职也有了,也是正四品的保胜军承宣使,但具体的差事还没有,这才是关键,他之前的差事是右军统制,但北伐军衙已经解散,右军统制的差事也消失了,他只能想办法另谋高就。

    “那延庆打算留京还是去地方?”岳飞又继续问道。

    他知道以李延庆曹家女婿的背景,不可能没有事情做,他想了解一下李延庆以后的打算。

    这时,王贵和牛皋一起向他望来,这也是他们想知道的事情。

    在几个好友面前,李延庆不想隐瞒,便笑道:“我想去太原出任知府!”

    如果是一年前他说这话,绝没有任何人相信,那时他还是一个八品小县令,现在他可是正四品高官,堂堂的三品汤阴县侯,他已经完全有资格出任知府,当然,开封府尹还是差了一点火候,那可是从三品职务,但至少要正三品官阶才能做的实官。

    王贵和牛皋大喜,王贵跳起来道:“我们也在太原,那大家岂不是又可以出来喝酒了?”

    李延庆用筷子在两人头上一人敲了一下,“你们别高兴得太早,我只是说我想去太原,可不是一定就能去那里!”

    王贵嘿嘿一笑,“我们当然明白,曹家的女婿嘛!怎么可能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说完,他又向岳飞和牛皋挤了挤眼睛,连岳飞这个老古板也忍不住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

    李延庆拿他们没法子,只得举杯笑道:“来!我们一起喝一杯,给三位兄弟践行,同时也祝三位前程如锦,鹏程万里!”

    .........

    和三位好友告别,李延庆也回到了自己家中,这是他出征两个月来第一次回家,曹蕴三人早已备置了一桌接风酒席,虽然李延庆下午已经喝了酒,但他却不敢找借口走开,只得再一次坐下和家人一起吃饭喝酒,席间其乐融融,笑声不断,一时间,李延庆便渐渐忘记了燕京的战火和种帅离去了伤感。

    晚上,他睡在思思房中,小别胜新婚,这一夜李延庆享尽了温柔,思思自然也是久旱迎甘雨,效果也非常显著,第二天,她变得明目皓齿,格外的艳丽,就仿佛一夜之间,所有的生机都焕发了。

    但李延庆第二天并没有休息,他一早便来到了梁师成的府邸,这是他和曹评事先商量好,对梁师成的表面功夫要做足,小人不能深交,但也不能得罪。

    不过随着李延庆在官场上的时间越长,他了解的事情也越多,比如曹晟说王鼎是梁师成最大的心腹,李延庆却不以为然,当初他以为邓雍是梁师都最大的心腹,结果又冒出一个开封府尹。

    李延庆现在才明白,梁师成最大的心腹绝不会轻易露面,不到关键时刻,这个人是绝不会暴露身份。

    他在梁府门前只等了片刻,大院便把他领进了府中,“李承宣运气不错,一般旬休老爷都在宫中,今天正好例外,李承宣就来了。”

    李延庆心中苦笑一声,这些管家的政治觉悟不是一般的高,居然知道自己已被封为承宣使。

    不多时,李延庆来到了梁师成书房前,他和平时一样站住了,大院笑道:“老爷说,你可以直接进去,不用我通报了!”

    李延庆也不奇怪,以前他是有这个特权的,后来因为太子之事和梁师成冷淡后,这个特权就取消了,今天居然又回来了,估计是自己回家第二天就来拜望他的缘故。

    李延庆直接走进了书房,见梁师成正站着桌前写字,还不等行礼,梁师成便笑眯眯向他招手,“延庆快来看看我这幅字,是我今年写得最好的一幅。”

    “看来今天太傅手感很好啊!”

    李延庆笑着走上前,却发现他写的不是苏字,而是赵佶的瘦金体,而且写得像模像样,颇有几分赵佶的神韵。

    李延庆点点头笑道:“宝妍斋的牌子有点旧了,我父亲正发愁呢!这不,找到解决办法了。”

    李延庆这个露骨的吹捧说得梁师成舒爽之极,他呵呵大笑:“真的就是真的,我写得再象也替代不了。”

    他放下笔笑道:“坐下说话吧!”

    李延庆觉得这笔交易倒不错,一句吹捧换来自己不用行礼,他心中抵触得很,实在不想给梁师成低头行礼。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