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一十八章 暗斗心机

寒门枭士 第六百一十八章 暗斗心机

    李延庆连忙坐下,这时,侍女给他们送来热茶,李延庆喝了一口茶道:“昨天北伐官衙正式解散了!”

    梁师成淡淡一笑,“昨天只是名义上解散罢了,实际上,早在种师道在宫门前惊天一跪之时,北伐军就已经解散了。”

    李延庆心中一紧,看来梁师成要拿那天的事情来敲打自己了,他也知道,那天自己在延福宫前扶走种师道,有人会夸自己仗义,但更多人会嘲笑自己愚蠢,自毁前程。

    李延庆也反复问过自己,如果时间再转回去,他还会去扶种师道吗?最后的结论是他还是会去扶,如果不服,那就不是他李延庆了。

    梁师成锐利的小眼睛盯了他半响,他又叹了口气道:“不过也难怪种师道那样失态,小儿子无辜被害,谁也承受不住打击......”

    尽管梁师成岔开了敲打方向,但李延庆宁愿他不说这件事,他心中的怒火腾地燃烧起来,手中的茶杯被捏紧了,但李延庆知道梁师成在察言观色,他连忙喝了口茶,用喝茶掩盖住了自己心中的愤怒。

    很快李延庆就平静下来,淡淡道:“种帅确实承受不了这个打击,不过好在张恽被严惩,也算能得到一点安慰。”

    梁师成在一旁冷冷看着李延庆的表情,他没看出李延庆的异常,便叹了口气继续道:“说起来这件事我也有一点责任。”

    李延庆抬头望着梁师成,眼中闪过一丝不解的惊讶,“这件事和太傅有什么关系?”

    “我不该让王鼎去调查这个案子,我本想抓童贯的把柄,结果反而让童贯察觉,他居然杀人灭口了,早知道我不该多事。”

    梁师成这个解释可以说很圆满,很高明,可在李延庆看来,这是不折不扣的掩耳盗铃,梁师成真当自己是傻子吗?

    他也微微叹了口气道:“童太尉的手段,我是领教过的。”

    梁师成呵呵笑了起来,“他再有手段又能如何?孙悟空还能翻得过如来佛的手心?”

    李延庆一怔,梁师成怎么会知道这个典故?难道他也看过自己写的大圣闹天宫?

    李延庆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时,梁师成不再提种师道之事,他从各个角度试探,总算看出李延庆并没有太把种师道之事放在心上,恐怕这个时候,李延庆更关心的是他自己。

    话题一转,梁师成又笑道:“你今天这么急切,是不是为了自己的差事而来?”

    李延庆点点头,“到现在还没有任命,心中总是有点不安!”

    梁师成看了他一眼,缓缓道:“你还记得之前我承诺你做御史中丞吗?”

    李延庆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只是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当御史中丞至少要从三品,卑职官阶还不够。”

    “也并不是非从三品不可,只要我梁师成运作,你一样能破格出任,只是......可惜啊!”

    梁师成深深看了他一眼,又摇摇头,“可惜啊!”

    “卑职有点糊涂,太傅....能否说明白一点。”

    “这么告诉你吧!官家召见你父亲的第二天,我就给他提起这件事了,说邓中丞老好人做得太多,以至御史台这两年无所建树,我建议官家选一个年轻有为的官员执掌御史台,官家答应了,让我给他一份名单,我列了三人,第一个就是你,如果你不去扶种师道那一下,这个御史中丞的位子非你莫属,可惜你在关键时刻把持不住,已经到眼前的良机又飞了,这就是你迟迟没有任命差事的原因。”

    李延庆心中蓦地一松,原来如此,他压根就没有在朝中为官的计划,若是因为扶种师道而断了梁师成把自己留在京中念头,那才是好事。

    心中这样想,但应承的话却不能少,他淡淡道:“如果换作是太傅,我也一样会扶!”

    梁师成不由狠狠瞪了他一眼,但心中却也满意,这小子乱作比喻,不过自己要的不就是这个吗?在自己落魄之时扶自己一把。

    不过梁师成却不知道,因为种霖之死,李延庆已经和结下了深仇,恐怕最后关头,不是扶他一把,而是以彼之道还彼之身了。

    梁师成喝了口茶,又缓缓道:“太子的意思是把你放出去,官家也同意了,我估计官家要和你谈一谈,你不妨先告诉我,你想去哪里?我来运作一下。”

    说完,梁师成目光炯炯地注视着李延庆,把他脸上的每一个神色都看在眼中,李延庆脸上微微露出失望之色,似乎他没有想过要去外地,他低头沉思良久,才无奈地叹口气道:“我家乡在相州,如果有可能,我想去大名府或者真定府。”

    李延庆太了解梁师成,如果自己的意向和太子的建议一致,必然又会节外生枝,既然是做表面文章,那这些细节要考虑清楚。

    梁师成点点头,“你是正四品,虽然资历略有不足,但战功极大,当知事或者同知都可以,也罢,我给官家说说,让你去真定府。”

    李延庆站起躬身行一礼,“多谢太傅提携!”

    李延庆知道,行这个礼是逃不过去的,进门没有行礼,不等于梁师成就会忘记,补上这个礼,双方的面子上都揭开了。

    李延庆随即以要见父亲为由,婉拒了梁师成留他喝午茶的意思,梁师成也是有口无心,见他不肯喝茶,便也不再挽留,让大院送他离去。

    李延庆走了,梁师成的脸色略略阴沉下来,冷笑一声道:“想去河北,倒是会打如意盘算。”

    ........

    从梁府出来,李延庆来到了虹桥宝妍斋,其实他早就回来过京城,直到今天才来宝妍斋,怎么说他心中都有点过意不去。

    他刚走进宝妍斋,便听见了父亲的怒骂声,“我给你们多少遍了,问题就出在牛乳上,你们就是解决不了,我每月花那么多钱养你们有什么用?还不如养三头猪!”

    李延庆没想到父亲也会骂得那么刻薄,眉头不由一皱,直接走了进去。

    院子里,三名调药师正战战兢兢地低着头,父亲李大器站在台阶上正满脸怒火责骂这三名调药师。

    “你们.....”

    李大器刚要再继续怒斥,一回头却见儿子走进来,立刻停住了责骂。

    李延庆走上前笑道:“爹爹怎么怒火这么大?”

    李大器恨恨道:“我急啊!我答应把洗发乳送进宫给官家使用,可是快一个月了,就是做不出来,我能不跳脚吗?”

    李延庆已经从妻子口中知道父亲被天子召进宫之事,他顿时理解了父亲心中的焦急,便对他刚才的刻薄不在意了,若自己急起来,恐怕比父亲的话还要过份。

    “爹爹说说看,是哪里出问题了?”

    李大器叹口气,“洗发乳中用牛乳来替代水,刚开始很好,但没几天就有股酸味了,怎么也解决不了这个难题。”

    李延庆顿时明白了,是防腐剂的问题,他们的胭脂是用丁香油做防腐剂,对胭脂是勉强够了,但用在牛乳上面就不够了,时间长了还是容易变质。

    他想了想笑道:“要不然就不要用牛乳了,用茶果油来替代。”

    李大器踌躇一下说:“其实我也想到了,可我给官家说是洗发乳,里面没有乳,总觉得有点欺君!”

    “可以用颜色配一配嘛!配成乳白色就是了,另外蜂胶也是好东西,防腐效果不亚于丁香油,爹爹不妨试试看!”

    李大器眼睛一亮,“蜂胶也可以吗?”

    这也是李大器头疼的一件事,因为防腐效果不好,在夏天时总是有客人跑来投诉胭脂变质,如果蜂胶效果更好,那最好不过。

    他便对三名调药师道:“就用茶果油替代牛乳,皂角液、朱苓、无患子和人丹草的配方不变,香药成分也不变,再添加丁香油和蜂胶,三天内给我拿出样品来!”

    “我们知道了!”

    三人行一礼,又向李延庆投来感激的目光,这才匆匆去了。

    李大器已经回到客堂坐下,李延庆也在一旁坐下,笑道:“听蕴娘说,爹爹也封爵了?”

    李大器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又微微叹道:“还不是因为你的缘故?回头我要回趟汤阴,给你娘再修修墓了,可怜她去得太早,否则现在.....”

    李延庆见父亲眼中有了一丝晶莹泪色,连忙岔开话题,“那两家竞争对手怎么样?”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