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一十九章 最终任命

寒门枭士 第六百一十九章 最终任命

    李大器不屑地冷笑一声,“王家的玉锦楼已经关掉了,玉颜堂还在苦苦支撑,但已经威胁不到宝妍斋了。”

    “这么快吗?”

    “哼!还不是急功近利的恶果,胭脂这种东西配方虽然要紧,但远远比不上口碑的重要,他们降价和我们竞争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们早晚会完蛋。”

    李延庆心中好笑,那会儿父亲就像霜打的叶子一样,整天萎靡不振,这会儿又变成事后诸葛亮了。

    李大器没看出儿子眼中的笑意,依旧得意洋洋道:“刚刚开始就低价竞争,店铺里整天挤满了市井百姓,玉锦堂胭脂变成了低等货,等他们醒悟后再提高价格,市井百姓也不去了,转而去我们的张古老胭脂铺,达官贵妇也没有引来,最后宫里的生意也丢了,整天门可落雀,一个月后不得不关门大吉。”

    “玉颜堂也是一样吗?”

    “玉颜堂好一点,毕竟也是做大生意的家族,他们发觉得早,立刻废掉了玉颜堂这个牌子,改名为月仙胭脂,价格和我们一样,他们人脉稍广一点,但也只能勉强支撑,但远远无法和厚积薄发的宝妍斋相比。”

    李大器特地将‘厚积薄发’四个字重重点了一下,忍不住嘿嘿地笑了起来。

    李延庆无奈,只得跟着他干笑两声。

    这时,李大器忽然想起一事,疑惑对李延庆道:“昨天太医赵济慈来给我看病,说是你让他来的,是怎么回事?”

    李延庆立刻明白了,是太子要见自己,他连忙笑道:“他听错了吧!要么是杨光这小子弄错了,我是让杨光请他去给蕴娘诊脉,怎么来宝妍斋了。”

    李大器也没有多想,笑道:“肯定是杨光传话错了,那小子整天心不在焉,就想着宝妍斋的女店员,要不要我去给赵太医解释一下?”

    “不用,回头我路过赵太医家,给他打个招呼就是了。”

    “延庆,说说你下一步的打算!”李大器正色道。

    李延庆沉思一下道:“我想去太原府任职,但估计很难。”

    李延庆心里明白,天子知道他和种师道的关系,绝不会轻易让他接管太原,继续维护种家军的存在,但那支军队是大宋唯一能征战的军队,自己若掌控不了,靖康之耻恐怕还是无法避免。

    李大器叹了口气,“你去努力运作吧!如果需要钱,无论多少我都给。”

    李延庆笑道:“爹爹把宝妍斋做好就是了,我的差事和钱没有关系,我会尽量运作成功。”

    “那我就不问了,还有蕴娘那边你要多注意一下,她的日子快到了,大概是就这个月,千万大意不得。”

    “爹爹,我会注意。”停一下,李延庆又小心翼翼试探道:“如果是男孩儿,他的官名能不能......”

    “不行!”李大器断然拒绝,拉长了脸道:“我们早就说好了,我长孙的官名必须由我来取。”

    没辙了,李延庆只得苦笑一声,他忽然想起父亲小女儿的名字却是自己起的,心中不由稍微平衡了一点,好久没见到妹妹了,今晚倒要去看看她。

    ........

    从宝妍斋出来,李延庆坐牛车直接来到了赵济慈的药铺,其实他也不明白,为什么王济慈不直接去自己家中,却绕个弯去找自己的父亲,蕴娘眼看要生了,他去看看不正好名正言顺吗?

    他从牛车里出来,走进了药铺,一名药童迎上来道:“官人要看诊吗?”

    “找你们家老太爷,约好的。”

    “官人贵姓?”

    “我姓李,告诉他,我从宝妍斋过来,他就知道了。”

    “我明白了,官人请稍候!”

    药童匆匆走进内院了,李延庆却陷入沉思之中,怎么到了今天,太子居然还是像从前那里偷偷摸摸?难道他的境地一点也没有改善吗?如果是这样,恐怕他也帮不了自己。

    “李官人,我家太老爷请你过去,他亲自帮你诊脉!”

    李延庆点点头,跟着药童向府中走去,走进中院,只见鹤发童颜的赵济慈正笑呵呵地在院子迎接自己,“李官人,好久不见了。”

    李延庆回一礼笑道:“打扰太医了!”

    “哪里!哪里!李官人里面坐吧!我不习惯在外面诊脉。”

    李延庆心中暗暗苦笑,在家人面前也要掩饰,难怪太子看中他,确实谨慎,简直谨慎过头了。

    两人来到内堂,李延庆坐下,把手臂递给了赵济慈,赵济慈一边诊脉一边低声道:“东宫问你,差事想去哪里?”

    “太原府!”

    “就只有太原吗?”

    李延庆沉吟一下道:“如果太原府不行,京兆府也可以。”

    “我明白了!”

    赵济慈不说话了,李延庆却忍不住问道:“宫里的监视还和从前一样严格吗?”

    赵济慈淡淡一笑,“表面上宽松了,但实际上更严,上面那位把椅子看得比什么都重,东宫也只能和一些大学士聊聊,任何和军方有关的大臣就是忌讳,若不是这样,种师道怎么会回家养老呢?”

    李延庆沉吟又问道:“如果是这样,那我的事他怎么开口?”

    “有梁师成在嘛!”

    “梁师成不是和东宫有裂痕了吗?”

    赵济慈不屑地冷笑一声,“他一个老奴才,有什么资格和东宫谈裂痕,北伐时他站错了队,现在他拼命讨好东宫,东宫当然有必要好好利用他一下了。”

    李延庆点点头,“我明白了!”

    ..........

    天子赵佶这两天心情很不错,宋金谈判已经顺利结束,除了之前宋朝答应把给辽国的岁币转给金国外,其他方面宋朝就没有任何损失。

    相反,金国不仅很痛快地答应把易州和蓟州还给宋朝,还答应在灭了西夏后,把河西走廊还给宋朝,作为和云州的交换。

    虽然燕山府的平州没有能拿回来,但能得到大宋梦寐以求的河西走廊,赵佶简直欣喜若狂,丝毫也不在意云州和平州的得失了。

    当然,赵佶还是决定适当给金国一些甜头,他下旨将燕山府的一万余名契丹工匠都转送给金国,他骨子里对异族工匠压根就不信任,也算是顺水人情。

    趁着这个喜庆,梁师成便有意无意地提到了李延庆,也是李延庆运气不错,此时宋金谈判成功,赵佶得到燕山府的喜悦已远远超过了李延庆扶走种师道引起的不快。

    赵佶喝了口茶,淡淡道:“太傅,你觉得他放哪里比较合适?”

    梁师成自有他的私心,他绝对不会让李延庆心满意足地去大名府或者真定府任职,那样不利于控制他。

    但他也不会让李延庆去南方或者无兵的地方任职,他需要李延庆掌握军队,这就是李延庆这颗棋子需要发挥的作用。

    更重要是,这是太子的指示,梁师成也需要通过这件事和太子修补关系,弥补他之前站错队的重大失误。

    梁师成欠身笑道:“下一步金国不是要攻西夏吗?老奴觉得,如果李延庆在西面,或许金人就不敢轻易失言了。”

    梁师成太了解赵佶,他知道赵佶念念不忘的就是河西走廊,也害怕金国反悔,既然李延庆能夺取燕京,那也一定能夺回河西走廊。

    赵佶沉吟一下道:“你的意思是让他继续领兵?”

    “既然陛下已经拔了牙,如果能再适当捋捋毛,河东那头老虎就彻底安静了。”

    赵佶明白梁师成的意思,他指的是种师道和河东军,这次种师道退仕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虽然种师道手下大将不吭声,但未必没有不满,所以适当安抚一下也是有必要的。

    赵佶点点头,“这件事再让朕考虑一下吧!”

    梁师成退下了,赵佶沉思良久,吩咐一名宦官道:“召曹驸马来见朕!”

    宦官飞速去了,不多时,曹晟匆匆来到御书房,跪下行大礼道:“微臣参见吾皇陛下,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赵佶笑着摆摆手,“不用这样夸张,我们翁婿之间随意一点。”

    “君臣之礼不可废!”

    “那就起来吧!”

    曹晟站起身垂手站在一旁,赵佶关切问道:“你父亲的胸痛还时常发作吗?”

    “感谢陛下关心,父亲大概每隔两个月左右会胸痛一次,除此之外,身体很健朗。”

    “他这个病已快二十年了吧!当年就是为这个胸痛病退仕,虽然是老毛病了,但还是要小心保养,毕竟年纪大了嘛!”

    “陛下的关心,微臣一定会转告给父亲。”

    赵佶点点头,取过一封信笑道:“这是你父亲几天前给朕写的信,恳请朕把他的爱婿调去太原府,他是三朝老臣,朕怎么能不给他面子,不过朕仔细考虑了一下,朕觉得京兆府更适合李延庆,让李延庆给朕守西大门,朕就放心了。”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