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四十一章 再进一步

寒门枭士 第六百四十一章 再进一步

    蔡京呵呵一笑,“陛下,知政堂有分歧,其实也主要是老臣和王相公的分歧,之前老臣也告诉过王相公,每个人看问题的立场不同,有分歧很正常。”

    赵佶点点头,等待蔡京继续说下去,蔡京脸上笑容不改,又继续道:“如果黑党项仅仅是因为对朝廷不满才起兵作乱,李同知这样杀戮确实有点过份了,但黑党项起兵作乱是为了配合西夏的战略,这就不得不让人警惕了,我们今天才发现黑党项居然是西夏安插在大宋内部的一根芒刺,假如有一天宋夏交战激烈,黑党项忽然从后面猛刺一刀,我们的大军怎么办?陛下,依照老臣的看法,李同知的做法还是太怀柔了一点,他应该斩尽杀绝,彻底拔掉这根芒刺才对!”

    王黼顿时怒道:“若连无辜的妇孺也要赶尽杀绝,让天下人怎么看待我们,让后世怎么看待我们?”

    “所以李同知没有赶尽杀绝,不伤害妇孺,这种做法不就很符合王相国的态度吗?王相公又何异之有?”

    “这.....”王黼忽然发现自己落入蔡京的套之中。

    蔡京却不给他找理由辩解的机会,这就是蔡京几十年的权谋作风,要么不动,要动就把对方钉死,他在商议时一个字没有说,只是提保留意见,现在他开始发作了。

    “第二条意见也是一样,李同知为什么要盘剥黑党项,一方面固然是黑党项罪有应得,他们杀了那么多无辜百姓,是该赔偿,但另一方面,李同知不就是在打压黑党项再度兴兵作乱的实力吗?把他们的战马缴获一空,这么明显的意图王相公还看不出来吗?”

    王黼被蔡京凶狠而严密的组合拳打得透不过气来,他忍不住道:“但他没有禀报朝廷,擅自妄为总没错吧!”

    蔡京冷笑一声,“黑党项不是西夏,不过是庆州下面的一个小部落,庆州对他们有直接管辖权,虽然报告是李同知所写,但李同知说,谈判是他和庆州共同完成,只是没有说清谁来主导罢了,而且这份报告是李同知作为军事统帅呈给兵部和枢密院,说明它只是一份军情快报,我相信庆州方面也很快会有正式送来,王相公连这个最基本的问题都没有搞清楚,就急切地将板子打下去,难道王相公和李同知有什么私怨不成?”

    “蔡相公最好把话说清楚,我和李同知有什么私人恩怨?”王黼眼睛喷火地盯着蔡京。

    “我听说王相公的兄长好像前天在矾楼公开扬言要把李同知父亲的小本生意砸个稀烂,我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蔡京似笑非笑地看着王黼道。

    王黼的脸刷地变白了,他有一种被人狠狠捅了一刀的撕裂感,他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赵佶的目光陡然间变得犀利起来,冷冷地望着王黼,御书房内安静了片刻,王黼对赵佶道:“这件事微臣从未听说,如果属实,微臣一定会严惩不怠,但微臣本人对李同知绝无私怨,完全是出于公心,请陛下明鉴!”

    赵佶淡淡道:“王相公的家事朕不想过问,不过朕认为既然平息了黑党项之乱,那就是有功于朝廷,立功者朕从不吝啬赏赐,传朕旨意,加封李延庆鄜延路总管,赏金三千两,另赏赐京兆军绢三十万匹,阵亡将士以双倍抚恤,立功将领另有升赏。”

    .........

    “混蛋!”

    王黼重重一拍桌子,怒不可遏地斥责兄长道:“你不是想害死我吗?我现在给你一把刀,你直接就杀了我行了!”

    王离吓得脸色苍白,颤抖着声音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出了什么事?你自己做的事情你不知道!”王黼站起身,目光象刀一样逼向兄长。

    王离不由后退一步,“我真不知道!”

    “你前天在矾楼说了什么话?把宝妍斋的铺子全部砸烂,是你说的吧!”

    王离咽了口唾沫,“这只是一句气话,不可能当真的,宝妍斋把我的玉锦楼挤垮了,损失了十几万贯,难道我说一句气话都不行吗?”

    王黼负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其实他心里也明白,这件事还真怪不了兄长,只是兄长随口的一句话,只是在特殊场合被蔡京利用了,在官家面前暴露了自己和李延庆的私怨。

    王黼叹了口气,“你说的那句话,今天被蔡京搬到官家面前了,说我和李延庆有私怨,偏偏在我强烈谴责李延庆之时,这一刀捅得我鲜血淋漓啊!”

    “啊!”王离大惊失色,继而愤恨道:“这是谁泄露出去的?”

    “这是谁泄露出去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蔡京盯住了你!”

    “盯住我?盯住我做什么?”王离低下头不安地嘟囔道。

    王黼冷冷地望着兄长,他忽然发现自己兄长已经成为自己仕途上的隐患,他知道兄长做了很多人神共愤的事情,本来他不太在意,今天他才猛然醒悟。

    说起来还得感谢李延庆,若不是李延庆的事情,他怎么也发现不了蔡京的图谋,虽然今天已经在官家面前失了分,但亡羊补牢,现在弥补还不晚。

    想到这,他当即立断道:“明天你就回老家!”

    王离大惊,“我不.....我不回去!”

    “必须回去!”

    王黼狠狠瞪着兄长道:“现在蔡京已经盯住了你的玉锦楼,你十几万贯钱是怎么来的,你说得清楚吗?”

    “也不能这么说吧!有钱的官多的是,十几万贯算什么?”

    “但蔡京别人不管,就盯住你,你怎么办?”

    王黼重重哼了一声,说到底蔡京是盯住了自己担任相国时间不长的弱点,靠那点俸禄,怎么可能有十几万贯钱,自己又出身贫寒,很难解释钱财的来历。

    不过王黼也了解蔡京的老谋深算,既然他今天在自己面前露了口风,那就说明他不打算用玉锦楼来发难自己,否则他绝不会说出来。

    但王黼却感到兄长是个祸端,居然敢公开说要砸烂宝妍斋,宝妍斋的牌子可是御笔亲题,蔡京说句话时可以想象官家目光的阴冷,让王黼都有点不寒而栗了。

    不把这个愚蠢的兄长赶走,自己迟早会毁在他手上。

    王离呆立半响,见兄长始终不肯松口,他也只得叹息一声,“那我明天就回去!”

    王黼点点头,“回去以后就算装也要装得老实一点,不能再被蔡京抓住任何把柄。”

    王离情绪低落地走了,王黼沉思良久,他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去拜访一下童贯,眼看蔡京和高俅越走越近,自己还真不能把童贯冷落了。

    .........

    这几天李大器着实有点心神不宁,虽然儿子打了胜仗,还封新官,还是不能让李大器绷紧的心放松下来。

    他前天得到产婆的消息,儿媳这两天就要生了,着实让他紧张又期待,他当然不好去儿子府中探望,所以这两天李大器寸步不离虹桥宝妍斋,一心等着消息。

    李大器盼孙子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自己有一个大姊,十八岁嫁到真定府,已经几十年没有联系,他几次托人去打听,上个月才知道大姐一家二十年前就迁去了京兆府。

    李大器还有两个弟弟,不过从小就夭折了,他是家中唯一的儿子,偏偏他自己也只生了一个儿子,已经两代单传了,他是多么渴望再得一个孙子,是李家的烟火延续下去。

    房间里,李大器提笔在白纸上写了一个‘璞’字,这是他准备给孙子起的官名,五年前他就想好了这个名字,他希望孙子能够象璞玉一样含而不露,却又胸怀锦绣。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奔跑声,李大器连忙走出房门,只见扈青儿一阵风似的跑到院子里,上气不接下气道:“阿爹!生了。”

    李大器紧张得浑身发抖,“是.....是女孩儿还是小郎?”

    “是小郎!”

    李大器顿时大叫一声,激动得跳了起来,只见他拍着脑门在院子里转圈大喊:“苍天保佑,我李大器有孙子了!李家有后了!”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