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四十五章 意外来访

寒门枭士 第六百四十五章 意外来访

    思思抱着孩子刚走进府中,一家人便围了上来,扈青儿轻轻揭开盖在孩子脸上的面纱,便忍不住惊叹起来,“啊!好俊俏的小家伙。”

    旁边曹娇娇和宝娘更是急得直跳脚,“青姐,让我看看!”

    “我也要看!”

    曹蕴慢慢走到丈夫身边,低声笑问道:“她喜欢吗?”

    李延庆点点头,“非常喜欢!”

    这时,思思手中的孩子忽然啼哭起来,曹蕴连忙走上前,“两个小家伙别吵,孩子都哭了!”

    无论怎么哄,孩子哭得越发响亮,思思也慌了手脚,“蕴娘,她怎么了?”

    “让我来瞧瞧!”

    曹蕴小心翼翼接过孩子,也忍不住赞了一声,“好标致的小娘!”

    她见孩子在吮吸手指,便笑道:“孩子是饿了,我们去后宅,我来喂喂她!”

    思思有点急了,“我得马上找个乳娘才行。”

    曹蕴想了想道:“上次赵二家娘子就不错,她刚生了孩子,奶水很足,我这就让管家把她请来。”

    两人一边说话,便抱着孩子快步向后宅走进。

    李延庆刚要去自己书房,管家却快步走来,“官人,外面有人找!”

    “是谁?”

    “不认识,是个很胖的家伙,说是你的挚友!”

    李延庆心念一转,便笑了起来,“我知道了,我去看看。”

    除了郑胖子不会有别人,李延庆走出府门,只见郑荣泰站在台阶上,穿得鼓鼓囊囊,活像一只北极熊。

    郑荣泰见李延庆走出来,快活地大叫起来,“我猜得没错,你果然回来了!”

    他冲上前,张臂要拥抱李延庆,李延庆连忙止住他,“你小子的拥抱太恶心了,别碰我!”

    “你又不是女人,你以为我愿抱?”郑荣泰悻悻道。

    李延庆上下打量他一下,“怎么几个月不见,又长胖了?”

    “没有!没有!天地良心,我绝对没有长胖,就是衣服穿得太多了,光皮袄就穿了两件。”

    “穿那么多做什么,你那么厚的脂肪,能被冻死?”李延庆打趣他道。

    “随便你怎么说,我这人脸皮特厚,喝杯茶去。”

    郑荣泰毫不在意李延庆的挖苦,拉着他上马车,李延庆便吩咐管家一声,跟着郑荣泰上了马车。

    ........

    朱骷髅茶馆二楼,李延庆和郑荣泰相对而坐,一名美貌的茶妓正含笑给他们点茶。

    李延庆喝了口茶,笑问道:“老郑,你现在在做什么?”

    郑荣泰嘿嘿一笑,“做点小买卖!”

    “小买卖?”李延庆摇摇头,“你小子越来越会说话了,我还以为你小子挑着担子下乡当货郎了。”

    旁边茶妓捂嘴轻笑一声,眼波流动,对李延庆道:“郑官人在做大生意,买卖宅子,他前两天告诉奴家,他卖了三栋宅子,一栋宅子就赚三万贯。”

    “老郑行啊!”

    李延庆赞道:“看不出你居然还是大手笔!”

    郑荣泰连忙摆手,“在你面前班门弄斧,让你笑话了,其实我是听从你的劝告,把京城的几处宅子脱手了,说实话,我还是脱手晚了,现在宅子真不好卖,如果是去年脱手,一处宅子至少能赚十万贯。”

    “夏天好像听你说过,现在京城的房产不景气。”

    “岂止是不景气,简直就是有价无市了,根本就无人问津,我卖三处宅子是三十年前买的,都是十亩大宅,地段极好,当时一栋宅子买价十万贯,如果是五年前,一处宅子至少可以卖二十五万贯,现在呢?庄宅牙人都要上街讨饭了,如果不是我说服父亲低价脱手,这三座宅子真要砸在手上了。”

    “还是和金国有关系?”

    郑荣泰点点头,“大家都是明白人,别看你率军攻占了燕京,但北伐三次大败,损失三十万人,大家都对大宋军队失望透顶了,辽军精锐被金军一战击溃,宋军又被辽国的老弱之军一战击溃,假如宋军遭遇金兵会怎么样?大家心里都有数,我们郑家就准备全部迁去杭州。”

    “现在迁居的大户人家多吗?”李延庆不露声色问道。

    “表面上看起来不多,但实际上很多人家都在苏杭一带买地买宅,现在杭州西湖边的地价比春天时暴涨了五倍,你想想这背后的暗流。”

    李延庆心里明白,别看现在京城依旧歌舞升平,可实际上很多大户人家都已经未雨绸缪了,象曹家和高家都已在杭州和苏州买地造宅,河北沿边疆各州的民众更是大量南逃,从前有暮气沉沉的辽国为缓冲,大家都感觉不到战争会来临。

    可现在面临虎视眈眈的金国,尤其燕山府的大门平州就控制在金国手中,一旦金国内部格局稳定下来,南侵是必然了,以河北平原的一马平川,开封府拿什么防御,黄河吗?夏天的黄河或许可以,但冬天呢?

    事关身家性命,这么浅显的道理,李延庆不相信京城豪门会看不懂,京城房产市场低迷,杭州地价暴涨五倍,其实就已经很好地说明了这个问题。

    郑荣泰一边喝茶,一边偷偷打量沉思中李延庆,他今天找李延庆并不是想谈房产,那只是李延庆的一句问候引出的话题,他今天来找李延庆是另有重任。

    郑荣泰向旁边茶妓使了个眼色,茶妓立刻会意,起身退了下去,把两名弹琵琶的乐妓也一起领下去。

    李延庆忽然发现身边少了什么,顿时惊觉,锐利地目光向郑荣泰望去,“老郑,你今天找我,不是喝一杯茶那么简单吧!”

    郑荣泰连忙摆手,“你别这样看着我,你的眼睛象刀子一样,我有点害怕。”

    李延庆的目光又缓和下来,“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

    “是这样,高太尉明天中午想和你喝杯茶,看你有没有时间?”

    ‘高俅?’李延庆心念一转,“是高衙内找你牵线吧!”

    郑荣泰点点头,“我和他是老交情了,用你的话说,就是狐朋狗友,他昨天晚上找到我,他父亲很想和你交个朋友。”

    李延庆心中迅速评估,按理高俅用不着这么麻烦,一份请柬送来,自己就乖乖上门拜访了,根本没有必要找郑荣泰来绕这个弯子,弄得好像后世的地下党接头一样。

    高俅不肯直接联系必然是有所顾忌,他顾忌什么?梁师成!李延庆立刻想到了,一定是这个原因,看来高俅也准备暗搭梁师成这条路,所以才不敢那么明着和自己交往。

    李延庆欣然笑道:“没问题,我明天中午有空,地方你来安排。”

    “地方我已经安排好了,就在矾楼,明天中午我来接你。”

    “那就辛苦你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房地产生意,李延庆这才和郑荣泰分了手,雇一辆牛车返回自己府中。

    牛车内,李延庆开始更深一层思考和高俅会面之事,高俅为什么要结交自己,自己和高俅的关系该怎么定位?肯定不是刘延庆那种投效关系,也不是蔡京的同盟关系,自己还没有资格和高俅结盟,应该是合作关系,互相帮忙,互相利用。

    当然,高俅想和自己合作,自己必须有合作的本钱才行,李延庆头脑里迅速转动,高俅显然不是看中自己在京兆府的一亩三分地。

    当然不是说京兆府不重要,但凡事有轻重缓急,高俅想笼络京兆府,完全以枢密使的身份去视察陕西路边军裁减进度,那时他在京兆府完全有的是机会,而现在他不惜冒着得罪梁师成的风险与自己秘密会见,肯定有所图谋,而且是很急的事情,那自己有什么资本让高俅如此着急地会面?

    肯定不是为了梁师成,他若是有什么事求梁师成,找自己还不如找开封府王鼎,而且梁师成也从来就没有把自己当心腹,这一点他和梁师成都心知肚明。

    那又是为了谁?心念一转,李延庆的嘴角便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他知道高俅是想通过自己拉拢谁了?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