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四十六章 曹府高论

寒门枭士 第六百四十六章 曹府高论

    下午时分,李延庆和妻子前往曹府,这是早就定好的计划,本来上午计划是去宝妍斋和父亲打个招呼,但思思孩子之事和意外杀出的郑胖子挤占了上午的时间,李延庆就不得不把和父亲见面之事调到明天了,反正是父子,晚一天也无所谓。

    倒是下午去拜访曹府原本只是礼节性的活动,但郑胖子突然提出高俅要会见自己,李延庆才意识到,高俅的真正目的是曹家,曹家是功勋世家的领头羊,这是大家都不否认之事,曹家虽然没有子弟在朝中为重臣,但曹家依然在朝廷具有很大的影响力,自己去京兆府出任同知,不就是天子给了曹家的面子吗?

    “夫君,小莲之事要不要给老爷子说一说?”

    一般情况下曹蕴不会打扰丈夫的沉思,但眼看要到曹府了,曹蕴还是觉得有必要提醒了一下丈夫,收养孩子这件事还得和提一提,倒不是说征求曹家的意见,但提一提总是对曹家的一种尊重。

    李延庆立刻明白了妻子的意思,他眉头略略一皱,但随即又舒展开了,笑道:“用不着专门给老爷子提这件事,老爷子年纪大了,咱们也尽量别让他操心,你给岳父岳母说一下就行了,他们会给老爷子说。”

    因为小莲是女孩儿,所以李延庆觉得没必要那么郑重,如果是男孩儿就不一样了,必须要很认真地给曹家解释。

    “我知道了,不过小莲那孩子真的可爱,连我都喜欢得不行,更不用说思思了。”

    李延庆笑了笑,“弹琴、绘画只是一种兴趣爱好,不能成为感情寄托,女人的感情寄托只有孩子,但现在她只是喜欢而已,还谈不上感情,感情就像酿酒一样,时间越长,它就越醇,思思和小莲的母女感情需要时间来沉淀,蕴娘,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曹蕴思索一下道:“夫君的意思说,现在不要把收养小莲这件事看得太重?以免思思喜欢过头,孩子就变成了负担,是这样理解吗?”

    “有这么一点意思,但也不完全是,现在她在兴头上,我们不能泼冷水,我的意思是说,最好能给她减轻一下负担,比如多找几个乳母......”

    曹蕴笑了起来,“夫君不懂就别瞎掺和了,如果思思什么负担都没有,这孩子就会变成一幅名画,喜欢了看一看,不喜欢就收起来,正因为孩子不是她亲生,所以更需要她亲力亲为,你以为母女感情是怎么来的,光有时间还不行,是在洗尿、换尿布、喂奶、喂饭这些点点滴滴的小事情上积累起来的,我心里有数,你就别操心了。”

    李延庆连忙举手,“好!好!算我多嘴,我不问了行不行。”

    “本来就是嘛!”

    曹蕴抿嘴一笑,“你是男人,应该去考虑大事,这些养孩子的琐碎小事你就别管了。”

    ........

    牛车缓缓停在曹府门前,曹选夫妇已经门口等候多时了,牛车刚刚停稳,夫妇二人便迎了上来,“延庆刚刚回来,应该多休息几天嘛!用不着这么着急过来。”

    曹选夫妇十分热情,甚至有点太明显了,其实李延庆也明白,自己丈人丈母在曹府地位不高,尤其在商议大事的事情,自己丈人都没有资格参加,但自从曹蕴嫁给自己后,丈人的地位明显提升了,大事小事都能参加,他们当然会看重自己,这一点在岳母身上表现得尤其明显,自己当了京兆府同知前后的态度可是大不一样。

    李延庆笑道:“本来就应该过来问候一下,倒是这么冷的天让二老在府外等候,我实在过意不去。”

    说着,李延庆便把手中礼物递了上去,“这是给二老的一点心意,都是京兆和陕西路的特产,京兆刘氏虎骨酒,岳父每天晚上喝一小杯,对壮骨很有好处,还有庆州的银狐皮,也是很有名的,希望岳母能喜欢。”

    女婿居然从京兆府带礼物回来,曹选夫妇高兴得嘴都合不拢,“延庆有这个心意就行了,其实不用这么麻烦!”

    这时,王氏又问道女儿,“宝儿呢,怎么没有一起来?”

    “宝儿在家睡觉呢!这么冷的天,我怕他出门着凉。”

    “这倒也是,明后天我去看看他,你们快进府,外面冷!”

    李延庆和妻子进了曹府,曹选对李延庆笑道:“老爷子在等你呢?我们先去他那里坐一坐,回头我们再喝一杯。”

    “好!先去看看老爷子。”

    李延庆让妻子先回院子,他自己则跟随丈人向曹评的住处走去。

    .......

    虽然曹评已经七十多岁了,但依旧声音洪亮,中气十足,举手投足都有强大的气场,“我十月份专门去了一趟杭州,我还以为方腊把杭州破坏殆尽了,结果出乎我的意料,杭州还是蛮不错的,我准备再买一千亩地,延庆帮我拿个主意吧!”

    李延庆笑道:“祖父不是已经在临安买了一千亩地吗?再买一千亩地应该不需要我拿主意吧!”

    曹评摇摇头,“延庆,这里面没有外人,我就给你说实话,一旦金国南侵,从河北到中原都是一望无际的平原,根本就抵挡不住金兵的铁蹄,迁都是必然了,我考虑要么是迁去京兆,但如果金兵封锁函谷关一线,那京兆就彻底和中原以及南方失去联系,要么迁去巴蜀,也不现实,毕竟还有南方,所以想来想去,迁都去江南的可能性最大,所以我们必须未雨绸缪,把后路找好,你上次建议杭州,我也觉得不错,但苏州也有可能,还有荆襄一带,你说要不要三头押注?”

    李延庆想了想道:“荆襄不可能!”

    旁边曹俨笑道:“延庆说得这么武断啊!荆襄还是我提的建议呢?”

    “荆襄无非就是襄樊或者江夏,襄樊是战略要地,东面是桐柏山,西面是荆山,襄樊正好位于这个南下的战略口上,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战争会很频繁,都城不可能放在这里,而江夏人口太少,交通不便,我在嘉鱼当了两年县令,很清楚这一点,而江南自古富庶,人口众多,无论农业还是手工作坊都非常繁盛,所以历史上北方政权南迁,都会选择江南,其实我倒觉得江宁是个很好的选择......”

    “不可能!”曹评摆摆手,“朝廷再不济,也不会选南唐故都,那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所以只剩下苏杭了!”

    李延庆笑道:“我之所以没有考虑苏州,主要是从交通以及粮食运输上考虑,苏州地势不错,背靠太湖,又有通济渠贯通,商业也极为繁华,可苏州最大的弱点就是不靠海,而杭州不仅有苏州所有的优点,更重要是它靠海,不管是粮食漕运还是和泉州、广州等地联系,以及海外贸易,都要比苏州便利得多,所以我敢断言,如果朝廷将来考虑迁都,一定是选杭州。”

    大堂内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在回味李延庆的话,李延庆当然也知道历史上南宋定都临安绝不是头脑发热,而是再三斟酌考虑的,应该和自己的想法八九不十。

    “好吧!既然延庆这样认为,那我们曹家经营的重点就放在杭州钱塘县!”

    曹评一言九鼎,立刻就定下了方向,停一下,曹评又问道:“延庆再给个建议,在杭州哪一片拿地最好?”

    李延庆沉思片刻道:“一般而言,西湖周边最好,北面都是平坦土地,商业也很发达,但我建议曹家买下南面的凤凰山。”

    曹俨眉头一皱,“延庆,我们也请高人看过风水,凤凰山一带王气旺盛,是建造宫殿之地的首选,如果真的迁都临安,选凤凰山造宫殿,那我们买下凤凰山,岂不是不智了?”

    李延庆微微一笑,“如果是宝妍斋,我绝不会建议去买凤凰山,一介商人嘛!土地说征就征了,最多给你几个小钱做补偿,但曹家的凤凰山,朝廷能说征就征吗?”

    曹俨一拍额头,“我明白了,还是延庆高明啊!”

    曹评眼中赞许之意更加浓厚了,他对几个儿子道:“你们都下去吧!我再和延庆单独聊一聊。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