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五十二章 利益捆绑

寒门枭士 第六百五十二章 利益捆绑

    新年大朝只是一个仪式,天子先是对前一年进行总结,然后对新一年的展望,洋洋洒洒说一通,最后便朝宴,天子请百官吃饭。

    快到中午时,李延才从皇宫里出来,他遇到一群武将,着实被灌了不少酒,就算赵构不请他喝茶,他也要找家茶馆喝杯热茶解酒。

    今天是大年初一,绝大部分酒馆店铺都关门了,往日喧嚣热闹的潘楼街也变得冷冷清清,整个潘楼街数百家店铺中,只有两三家还开门营业,潘楼茶馆就是其中之一。

    离大门还有数十步,李延庆便看见了康王赵构的贴身侍卫刘钊,这是一个长得极为雄壮的武士,武艺高强,力大无穷,对赵构忠心耿耿。

    看见李延庆走来,刘钊上前行一礼,“殿下在二楼白鹤堂等候,请官人直接上去。”

    “多谢了!”

    李延庆快步走进了茶馆,茶馆里没什么客人,大堂里只坐了两三人,李延庆直接上了二楼,来到白鹤堂前,一名侍卫给他开了门,“殿下在等候,官人请吧!”

    白鹤堂是套房,分里外两间,外间应该有茶水侍女,但现在一个人都没有,李延庆走进里屋,只见穿一身白色襕袍的赵构正负手站在窗前,茶妓和乐姬也不见踪影。

    “请随意坐吧!”

    赵构声音十分低沉,“所以闲人都被我摒除了,隔壁也没有人。”

    李延庆心中更加疑惑,赵构想和自己谈什么秘密?他着实想不到,索性也不多想,直接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

    这时,赵构淡淡笑道:“你前几天见到茂德帝姬了?”

    “准确说是遇到了,在宝妍斋,卑职远远看见了她。”

    “她也看见了你,延庆,这么多年过去,或许你已经忘记了她,但她从未忘记你。”

    李延庆不知道赵构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硬把自己和一个公主捏在一起,略微有点太生硬了,而且意图也太明显,估计今天赵构找自己就和这个公主有关系。

    李延庆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望着赵构,赵构原以为李延庆就会顺着杆子问起帝姬之事,他便可以一步步套住李延庆,不料李延庆却一言不发,竟让他有一种一拳打空的感觉,心中略微有些失落。

    但赵构毕竟不是一般人,既然李延庆不肯委婉接受,那他就只能直接推进了。

    赵构终于下定决心,回头对李延庆道:“我要你帮我杀一个人!”

    李延庆的手微微晃了一下,几滴茶水落在桌上,着实让李延庆没有想到,赵构开口就是要自己杀人。

    “不知道殿下要卑职杀谁?”李延庆平静地问道。

    “你先别管要杀谁,我只问你,干还是不干?”

    显然这是赵构要自己表态了,李延庆很清楚,一旦他拒绝,他就永远失去赵构的信任,虽然答应有点冒险,但李延庆还是认为值得。

    李延庆点点头,“只要我能办到,我绝不推辞!”

    赵构眼中露出一丝赞赏,便缓缓道:“我要你帮我杀掉蔡鞗!”

    李延庆一怔,他心念一转,立刻问道:“难道蔡鞗还没有成驸马?”

    “快了,还有二十几天!”

    赵构的目光陡然间又变得凌厉起来,“自从阿姊三个月前得知要下嫁蔡鞗,她天天以泪洗面,我绝不会容许阿姊嫁给她不喜欢的男人,毁了她一辈子的幸福,既然蔡家不知好歹,非要强迫我阿姊下嫁,那就休怪我赵构辣手无情了。”

    “殿下有计划吗?”

    赵构点点头,“蔡鞗每天中午都会和几个朋友去清风楼喝茶,我本打算在茶中下毒,但风险太大,最好造成意外事件干掉他,不过我没有这个能力,只好求助于你了。”

    李延庆早已不是当年热血冲动的少年了,否则他早就替种师道杀了童延嗣,为种霖报仇。

    官场自有他的规则,尤其这种杀人子嗣更是官场大忌,你可以暗杀别人家的孩子,别人家也会来杀你的孩子,所以当赵构提出替他杀蔡鞗之时,李延庆并没有立刻表态,而是低头沉思了半响,他也需要权衡利弊,这件事究竟值不值得自己冒险出头,或者用什么方法来做,他必须要考虑好。

    赵构倒没有逼李延庆立刻答复,如果事情好做,他就不会找李延庆帮忙了。

    李延庆片刻道:“新年过后,殿下找个机会去赏雪吧!叫上曹驸马,最后让曹驸马找个渠道透露一二,让蔡鞗知道这件事,我相信他一定会主动要求去。”

    赵构眼睛一亮,让蔡鞗自己上钩,倒是一个好办法。

    他沉吟一下问道:“那你觉得初几合适?”

    “我初六离开京城和京兆,初六就是最好的时机。”

    停一下,李延庆又问道:“另外我想知道,这件事还有多少知情人?”

    赵构笑了笑道:“到目前为止,就只有你我两人知晓!”

    .........

    回家的路上,李延庆反复琢磨这件事,赵构年轻气盛,不想让其姐受委屈,想干掉蔡鞗,这种心情李延庆可以理解。

    但为什么赵构会找到自己的帮忙,李延庆觉得这才是关键,光凭赵构的心腹侍卫刘钊的武艺,就足以摸黑到蔡家,一刀便可将后患彻底除掉。

    为了拉拢自己?李延庆知道这件事自己只要一做,就会和赵构绑在一根绳子上了,再加上赵构之前的夺嫡暗示,李延庆基本可以肯定,赵构确实想通过这件事把自己变成他的心腹,至于说帝姬对自己念念不忘的鬼话,只是想让自己心甘情愿地把头伸进脖套里罢了。

    不愧是历史上的宋高宗,才十七岁就会这么玩手腕了,不过凡事都有两面性,如果不是赵构找自己,而是赵楷的话,恐怕他李延庆就绝对不会答应,当年师师的事情自己已被梁师成抓住了把柄,若再因为暗杀蔡京的儿子而被人抓住把柄,日子就不好过了。

    但李延庆这次却不以为然,蔡京的好日子已经没有几年了,也不用再怕他,可自己若不利用这个机会与后来宋高宗紧密站队,恐怕以后会追悔莫及,

    这就叫做利益捆绑,通过这件事,把赵构和自己捆绑在一起。

    李延庆这次回京探亲只有二十天时间,路上就至少要花费十天,掐头去尾,李延庆在京城最多只能呆十天,他的时间也不多了。

    “莫先生的意见呢?”书房里,李延庆问一直沉思不语的莫俊。

    莫俊的才能不仅仅是擅长军务,李延庆知道他还有另外一个才能,那就是阴谋诡计,当年蒋大刀能在汤阴县那么站稳脚跟,就是莫俊给他出谋划策。

    莫俊倒也不推辞,他听了赵构的想法后便沉思起来。

    房间里除了莫俊外,还有燕青和张鹰也在,他们两人都是李延庆极为信赖的心腹,莫俊出了主意,还需要他们二人去执行。

    莫俊摇了摇头,“制造事故不妥,一来容易被发现,其次就是效果不好,外面积雪太深,就算掉下山谷也未必会死,那时再要做第二个行动就难了。”

    莫俊否认了李延庆的方案,李延庆原本打算在赏雪时制造事故,让蔡鞗坠入山谷。

    “先生有什么好的方案吗?”李延庆问道。

    莫俊微微一笑,“官人还记得汤阴县的于县尉是怎么死的吗?”

    李延庆顿时醒悟了,汤阴县尉于诚在十年前参加春社时被一条剧毒的银环蛇咬伤,不久便中毒而死,这倒是个好办法。

    不过李延庆眉头一皱又道:“现在可是冬天,蛇都蛰伏了,哪里会有毒蛇?”

    莫俊笑道:“虽然是冬天,但如果是在暖和的地方,比如车厢内,蛇一样会苏醒过来,关键是一些细节要处理好。”

    “比如什么细节?”

    “比如大家上山赏雪时,发现一条冻僵的银环蛇,大家都没有去管,然后当蔡鞗的马车内游出一条毒蛇,毒蛇的来源不就有了吗?他自己私藏毒蛇,结果反而被蛇咬。”

    李延庆暗暗点头,还是莫俊想得周到,这时,张鹰躬身道:“卑职知道京城有个地方能买到毒蛇!”

    “好!这件事就交给你和燕青,放蛇的事情就由燕青去做。”

    燕青连忙行一礼,“卑职保证不会出任何差池!”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