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五十四章 京兆新宅

寒门枭士 第六百五十四章 京兆新宅

    曹蕴一行是坐船而来,只是在黄河转渭河时换了一次船,从千石大客船换成五百石的中型客船,抵达京兆府的渭河码头后,又转乘马车进入城内,后来携带的各种行李箱笼则交给张鹰等人搬运。

    事后李延庆才知道,张鹰足足租了五十辆驴车才装完行李,这还不包括曹蕴的宝贝书籍,她近两万册书籍准备装箱后托递送铺运来京兆。

    “夫君,京兆也不错,感觉不比京城差多少?”曹蕴一路兴致勃勃地打量街景,显然她心中京兆府应该是座落后的小县城。

    李延庆骑马跟着马车旁,微微笑道:“这还是京兆落魄的时候,若你看到唐朝时的京兆府,那你就该惊叹了。”

    曹蕴撇了一下嘴,“不就是长安吗?你当我没见过长安城廓布局图!”

    “娘子连这种图卷也有?”

    “我倒是没有,但在祖父那里见过,也是唐末时从宫廷流落到民间的异物,保存了一两百年,祖父花了五千贯钱才买下它。”

    李延庆点点头,“老爷子身体如何?”

    “还算不错,今年心痛的老毛病还没有犯过,赵太医说,只能静养,不能剧烈活动,对了,我们出发时,他和大伯以及爹爹也乘船去杭州了。”

    李延庆知道老爷子一定是去看凤凰山那块地,那块地已经在年初时被曹家花高价买下,占地约三千亩,包括了整座凤凰山。

    买那块地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一种政治投资,一旦大宋真的迁都去杭州,那块土地就应该是皇宫所在了,连十几年都没有离开京城的老爷子也乘船南下,足见这份投资的重要性。

    “夫君,宋金两国真要打起来吗?”曹蕴担心地问道。

    “今年应该还打不起来,肯定会有矛盾,但明后两年就难说了。”

    李延庆知道宋金战争的导火索,平州张觉事件就会在这两个月爆发,当然,金国什么时候攻打宋国,关键还是看西夏和金国的战争进度。

    在这方面,李延庆的情报却很敏锐,开春后,完颜宗望和完颜宗翰各率五万大军夹击云州,就看西夏军能不能撑住,若撑不住,西夏很可能就会投降金国,成为金国附庸,那时金国就会调头大举攻宋。

    为此,李延庆早三月时上书朝廷,希望朝廷能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从东面向金国施压,替西夏减轻压力,但他的提议却遭到了蔡京和王黼罕见的一致否决,朝廷绝不能破坏宋金两国的联盟。

    就算刚刚入相的枢密使高俅有心帮李延庆一把,把奏卷直接送进宫中,但还是没有任何效果,宋天子赵佶的意见和王黼完全一致,要保护来之不易的和平,绝不能破坏盟约,挑起宋金之间战争。

    这个结果让李延庆颇为遗憾,眼看帮不了西夏,他也只能希望西夏能够超常发挥,顶住金国犀利的进攻。

    “夫郎,战争会波及到京兆吗?”这却是郭思思的担心,她现在有了一个女儿,对国家大事也有意无意地关心起来。

    “京兆暂时不会有事,只要守住潼关和蒲津关,他们攻不进来,倒是太原很危险。”

    “那大名府呢?”一直没有说话的扈青儿也忍不住问道。

    李延庆连忙打断她们的疑问,“战争只是我的猜测,有没有还不知道呢,你们三个别杞人忧天了。”

    说话之时,五辆马车抵达了新官宅,在大门前缓缓停下,这次曹娇娇以及李延庆的继母杨氏、妹妹宝娘也跟随曹蕴她们一起过来。

    娇娇想和阿姊在一起,老爷子破天荒同意了她的要求,这小娘的心变野了,整天溜出去玩,或许她阿姊能管住她,至于杨氏和宝娘跟来却是李大器的安排。

    金国和西夏爆发战争,使京城有点风声鹤唳,一些豪门大户已经开始向南方逐步疏散家人,李大器也在着手转移宝妍斋,他准备年底或者明年初便将宝妍斋总部搬去杭州,把妻女提前送到儿子那里去,也是李大器的一种自保。

    除了她们三人外,还有近二十名仆妇,她们也愿意跟随主母去京兆,毕竟京兆也是大地方,而且主母肯付两倍工钱,足以吸引这些仆妇跟随了。

    李延庆从妻子手中接过儿子小宝郎,儿子已经七个月了,性格比较文静,他还是有点害怕父亲,把头到一边,瘪着嘴要哭,曹蕴连忙哄他,小家伙总算让父亲抱了。

    但女儿阿莲却很活泼,她刚满十个月,稍微懂了一点事情,知道眼前之人就是她的爹爹,令她十分开心,李延庆刚把她抱到怀中,她便搂住爹爹的脖子,在爹爹脸上重重亲了一下,把李延庆惹得哈哈大笑。

    “娇娇,宝娘,我们进府去!”

    曹娇娇和宝娘异常兴奋,她们俩牵手在前面开路,李延庆抱住一对儿女大步向府中走去......

    曹蕴进了宅子,作为主妇,她需要大致了解一下房宅的结构,尽管听丈夫说宅子占地十五亩,其中五亩是水面,但曹蕴还是想亲眼看看。

    进大门是一面影壁,左边是下人房,右边则是功能区,象厨房、地窖、仓库、牲畜棚等等,都在这一片。

    绕过影壁,走进一道圆门,便是中庭了,中庭四周靠墙有一圈围廊,中间是一株粗壮的梅树,看树干的老皮粗糙,这株大树至少有百年历史,四周用青石砌成一座圆坛,把大树保护住,地面则铺满了鹅卵石,用鹅卵石还拼出了龙凤图案,一侧有石桌石凳,两边靠围廊下面种满了冬青、蔷薇、迎春、腊梅等灌木和花枝。

    红梅还没有开,但已经结了花苞,而两株腊梅开得正艳,淡黄色的腊梅俨如玉石一般,使整个庭院内弥漫着淡淡的幽香。

    中庭的正北面是主客堂,两侧有普通客堂和贵客堂,在东面角落里是一扇月门,直接通往后宅,中庭的两侧应该是儿子成家后的独居,但现在一边布置成继母杨氏的住处,而另一边则是亲兵营房。

    李延庆考虑得很周全,继母杨氏住处目前黑漆大门已锁上,必须从后宅的侧门进出。

    曹蕴沿着大树花坛走了一圈,又看了看主客堂,家具都已经齐全了,她随即从旁边的侧门进了后宅,一进后宅,曹蕴眼前顿时一亮,一条小河居然出现她眼前,小河逶迤蛇行,穿过整个后宅,最后注入一面很小的湖水中。

    湖水外形象一只桃子,两边种满了垂柳,修建了各种亭台楼阁,整个后宅的建筑就围着这面湖水修建,大概有四座院子,院子和院子之间都有廊桥相连,廊桥下面则是小河,小河分岔成四条支流,分别从四座院子旁注入湖中。

    但此时湖水和小河都结了厚厚一层冰,只见曹娇娇和李宝妍两个小娘正在冰面上滑冰,笑声响彻整个后宅。

    “大姐快来!”

    湖边扈青儿正兴奋地向曹蕴招手,曹蕴走过小石桥,来到扈青儿身边,笑问道:“你倒跑得快,发现了什么?”

    扈青儿指着一块石碑笑道:“这里有块石碑,原来这里叫做桃湖!”

    曹蕴见石碑上刻着桃湖两个大字,不由摇摇头,“叫桃湖不如叫心湖!”

    扈青儿眼中闪过一道异彩,“我怎么没想到,桃子和心的形状不都一样吗?回头给大哥说说,把名字改了。”

    这时,湖中曹娇娇喊道:“大书娘,这里还有一座亭子!”

    湖中间的亭子当然就是湖心亭,一座长长的石桥将亭子和岸边连接在一起,两个小娘已经爬上了亭子,在亭子内又蹦又跳。

    曹蕴懒得理会她们,连忙向继母杨氏的院子走去,杨氏的院子其实就是中庭的东院,只是中庭的大门已锁上,需要从内宅进出。

    内宅和中庭一样,靠墙都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上有屋檐,这条走廊将所有人的住处连接起来,从左面过去的第一扇门便是杨氏的院子,院子里有七八间屋子,住着杨氏母女和四个丫鬟。

    杨氏正在房间里收拾随身携带的一些物品,她的行李也在后面,暂时还没有送来,

    “继娘!”曹蕴在院子里喊了一声,杨氏连忙走了出去。

    杨氏名义上是曹蕴的婆婆,但又不完全是,所以彼此都很客气。

    曹蕴笑道:“看看房间里还有什么缺的东西,官人让我写份清单给他。”

    杨氏回头看了看笑道:“基本的家居用品都有了,一些特殊的东西我也带来了,基本上不缺什么,反正不远处就是瓦子,采买很方便,回头我准备和青儿一起去逛逛,娇娇和宝娘肯定也要跟去,蕴娘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

    曹蕴是名门闺秀,杨氏对她更多是敬重,私谊几乎没有,而思思为人清高孤傲,和杨氏关系较淡,倒是杨氏和青儿都出身贫寒,很容易谈到一起去,两人交情十分深厚。

    曹蕴笑道:“我可能还要安排仆妇住处,今天没有时间,改天一起去吧!”

    “倒也是,今天你最忙,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先去忙吧!这边我需要什么再和你说。”

    “那我就先过去了。”

    两人客气几句,曹蕴便离开了东院,快步向几座小院走去。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