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五十七章 三绝女将(中)

寒门枭士 第六百五十七章 三绝女将(中)

    午后刚过,隆隆的鼓声便敲响了,正如王贵所言,下午的比武主要是攻擂,由上一届的魁首担任擂主,其余九人通过车轮战的比武较量,最后胜出者挑战擂主,挑战成功则产生新魁首,挑战失败,擂主依旧是今年的魁首。

    去年的魁首是高宠,他被誉为西军第一枪,名声比太原的杨再兴还要高几分。

    比赛的第一项是抽签,谁都不愿第一个出场,第一个出场者意味要力挑八将才有机会挑战擂主,出线的机会极为渺茫,不过既然是抽签决定,那就是天意了,谁也怪不得谁。

    抽签结果很快出来了,牛皋今年的运气着实不好,连续两次抽到了第一号,二号是张卫,扈青儿的运气也不太好,抽到三号,四号是贡祖文,五号是曹猛,六号王贵,七号曹性,八号杨文艺,九号刘錡。

    众人窃窃私语,看来今天的争擂之战将在五号曹猛和九号刘錡之间产生了,不过早上扈三娘的惊艳一石,给众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的出现,又成了今天的最大变数。

    李延庆正和韩世忠说话,这时,牛皋跑了过来,行一礼道:“启禀统制,俺心里有几句话,不说不行!”

    “你想说什么?”李延庆笑问道。

    “俺是第一个出场,俺有把握击败张卫,但第三个是扈姑娘,俺担心......”

    “你担心什么就直说吧!”

    牛皋满脸通红,期期艾艾道:“俺会手下留情,就怕打起来不留神伤了她,俺实在....担当不起!”

    李延庆笑着摇摇头,“你不要有任何顾虑,倒是我要先向你道歉,假如她不小心伤了你,请老牛多多包涵!”

    “俺是无所谓,只是统制不怪我伤了她,俺就放心了。”

    “我不会怪你,马上开始了,去吧!”

    牛皋施一礼,快步向台下奔去,韩世忠笑道:“扈姑娘的飞石是奇兵啊!今天比武的变数大了。”

    李延庆轻轻叹了口气,“如果单纯论力量,三娘确实比大将们差了很多,但沙场之上并不是比力量,只要你能把敌将干掉,那就是胜利。”

    “统制说得对,战场上只有你死我活,没有什么手段区别!”

    两人正说话时,第一场比赛已经开始,由牛皋迎战张卫,张卫使一杆铁枪,虽然武艺不错,但确实比牛皋要逊一筹,双方战了大约十个回合,牛皋一招双锏绞,便将张卫的铁枪夺走,张卫只得举手认输,第一战牛皋轻松获胜。

    但沙场上只有新军方向传来喝彩声,其他所有士兵就盯着入口,当一匹烈火般的胭脂马冲进赛场时,演武场上顿时欢声雷动,鼓掌声、呐喊声震耳欲聋,士兵们实在喜欢这个身材娇小,却又身怀绝技的美女武将。

    扈青儿第一次亮出了她的兵器,是一条一丈长的青鞭,鞭中暗藏刀锋,她一丈青的绰号就由此得来。

    扈青儿将鞭子在空中一挥,‘啪!’地打了一个响鞭,赛场上再度欢声如雷,牛皋却异常警惕,他知道对方的飞石说来就来,毫无征兆。

    扈青儿低喝一声,策马疾奔,奔至三十步时,手一挥,一道白光打出,一块飞石直击牛皋,牛皋紧张异常,当对方飞石一闪,他立刻策身躲闪,不料扈青儿的第一块飞石是虚打,探查牛皋的躲闪方位,当牛皋身体刚刚一闪,扈三娘的第二块飞石便出手了。

    牛皋刚躲过第一块飞石,第二块飞石便到了眼前,飞石快疾凌厉,牛皋再也躲闪不开,‘啪!’的打在额头上,顿时血流如注,牛皋头一晕,当即摔落下马,躺在地上半晌动弹不得。

    欢呼声响彻赛场内外,所有将领都站起身,心中震惊万分,这小娘两块飞石便打得牛皋生死不知,太厉害了,连高宠也要和牛皋大战十个回合才行,居然一个照面便将牛皋击败。

    片刻,牛皋坐起身,举起右手示意认输,两名士兵跑上去,将满脸鲜血的牛皋搀扶下场。

    扈青儿在四周奔马一圈,向支持她的士兵们挥手致意,士兵们顿时要疯狂了,激动得跺脚呐喊,口哨声此起彼伏。

    下一个出场的是偏将贡祖文,贡祖文原是庆州厢军的一名都头,在与黑党项的交战中他崭露头角,率领一千残军守住了安化县城,被朝廷连升三级,从八品升为丛六品,并加封为指挥使。

    贡祖文年纪也不过二十岁出头,白马银枪,相貌英俊,俨如玉树临风,虽然他相貌出众,但可惜他的对手是美貌无双的扈青儿,当他一出场,便引来满场士兵的敌意,嘘声四起,看台上的将领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长得丑一点大家或许还能接受,偏偏长得相貌英俊,士兵们怎么不敌视?

    贡祖文举起银枪大喊道:“在下贡祖文,扈姑娘请出招吧!”

    扈青儿见他长得秀气,便向笑道:“贡将军,这一战我不用飞石,但请当心我的飞刀。”

    她轻咤一声,策马疾奔,直奔贡祖文,贡祖文听她不用飞石,便稍稍放下心,他也大喝一声,纵马奔上前一枪刺去,双方距离两丈时,扈青儿的长鞭一卷,缠住了对方的枪头,用力一扯,贡祖文的长枪差点脱手。

    贡祖文心中大骇,急忙稳住身体,双臂较力,猛地向回一拖,不料对方的力量忽然消失了,贡祖文拉了一个空,身体在马上晃了一下,就在这时,扈青儿手中寒光一闪,贡祖文只觉头盔一歪,滚落在地上,一把细长的柳叶飞刀已插在他的头盔上。

    这时,扈青儿已奔到十丈外,笑吟吟地望着贡祖文,贡祖文伏身拾起头盔,只见飞刀正中盔尖,穿透了头盔,他心中叹了口气,对方如此精准,若是取自己的咽喉或者额头,他必死无疑。

    他只得举手认输,赛场外再次欢声雷动,欢呼声响成一片。

    韩世忠叹口气对李延庆道:“三娘已连败两将,就算不敌曹猛,也足以笑傲须眉了。”

    李延庆微微一笑,“以柔克刚,三娘未必不是曹猛的对手。”

    韩世忠精神一振,难道曹猛会栽在三娘手下吗?

    这时,赛场上鸦雀无声,曹猛俨如一团黑色的旋风,直冲进赛场,他是军中公认的第二猛将,在第一届比武中,他和高宠最后一战,高宠枪头被曹猛一锤击断,曹猛夺得第一届的魁首,在第二届比赛中,又是高宠和曹猛决战,双方大战三十个回合,曹猛被高宠刺伤落败。

    虽然扈青儿连败两将,但当曹猛出战时,所有人都担心起来,三娘娇小的身躯恐怕顶不住曹猛半锤,但还是有不少人心怀一线希望,三娘只要不让曹猛近十步内,飞石和飞刀都有机可乘。

    曹猛双锤一击,发出一声巨响,他大喊道:“三娘,你出招吧!”

    扈青儿策马疾奔,三十步外一块飞石打出,直取曹猛面门,曹猛挥锤一挡,飞石击中锤头,这时又一块飞石迅疾向面门打来,曹猛再度挥锤挡住。

    李延庆轻轻摇头,他看出了扈青儿的策略,只希望青儿能手下留情,韩世忠也猛地明白了,失声喊道:“曹猛要糟糕了!”

    这时,扈青儿在二十步外打出了第三块飞石,还是击打曹猛面门,就在曹猛挥锤击石的瞬间,她左手一扬,两道寒光射出,曹猛的大锤遮住了自己视线,竟没有看到对方细微的动作,这时,他只觉右臂一阵剧痛,手臂力量顿时消失,他竟然拿不住大锤,大锤落地了,四周士兵一片惊呼,大家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曹猛也看到了插在自己右臂上的两把细身柳叶飞刀,他心中恼怒万分,一把将飞刀拔出,伏身要去拾取地上的大锤,扈青儿见他不肯认输,心中也恼怒了,自己手下留情,没有伤他筋骨,他却不知好歹,扈青儿策马疾奔,又一块飞石打出,这时曹猛已失去了冷静,没有防备对方的飞石,这一石正打中曹猛面门,曹猛大叫一声,翻身落马,脸上象开了花一样,鲜血四溅。

    四周士兵只安静了片刻,顿时沸腾起来,欢呼声直冲云霄。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