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俗人回档 > 第1282章 行走的荷尔蒙

俗人回档 第1282章 行走的荷尔蒙

    红灯笼是刘毅松安排人挂的,不过主意是孟婧姞出的。

    边学道亲口叮嘱一定要配合孟婧姞的需要,加上刘毅松在四山时没少跟祝植淳和孟婧姞打交道,算是老熟人,所以孟婧姞提出什么想法,只要没有原则问题,刘毅松基本全满足。

    刘毅松的想法很简单:反正就一天,由着你折腾。

    山道上,门楼下。

    李兵和穆龙一左一右站在边学道身旁。

    见老板说头上的红灯笼,李兵看了看,随口说:“今天过节,喜庆点挺好。”

    穆龙附和道:“灯笼和门楼很搭。在美国时,逢重要节日,唐人街的门楼偶尔也会挂灯笼。”

    盯着灯笼看了两秒,边学道咂嘴道:“上车,回家看看蟠桃会开成什么样了。”

    蟠桃会?!

    李兵和穆龙原地对视一眼,同时心想:听这意思怎么感觉老板是去砸场子的孙悟空?

    边学道不是砸场子的弼马温,而是身穿金甲红氅、脚踏七彩祥云的孙大圣。

    S600防弹车和护卫的路虎、凯雷德一进河东花园大门,大宅里的人就接到通知——房子的主人回来了。

    边学道现身,好些人长出一口气。

    其中孟婧姞最是高兴,毕竟她是寿星,有面子的是她,丢面子的也是她。

    生日之前,孟婧姞从没打电话问过边学道来不来生日party,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暗示。

    不特意说,既是大家千金的骄傲使然,还因为她对两人一起经历地震的“交情”有信心。

    然而做事不能只凭信心,今天这么大的阵仗必须确保万无一失才行,所以除了把姐姐姐夫叫来“助阵”,孟婧姞还让堂兄孟焕然邀请廖蓼来参加自己的生日party。

    交情是第一道保险。按照边学道的性格,只凭交情孟婧姞就有信心边学道会来。

    姐夫祝?淳是第二道保险。整个祝家跟边学道走的最近的非祝植淳莫属,这又是在边学道私宅办派对,角角落落全是边学道的家佣,派对上来了什么人边学道肯定清楚,知道祝植淳到了,边学道现身的几率至少提高三成。

    最后,廖蓼是第三道保险。边学道人在香港,如果派对开始两个小时他还不露面,说不得就要让校友兼高管的廖蓼打个电话圆场了。

    廖蓼主持有道集团文化影视事业部,得孟家帮助良多。别的不论,仅就2009年准备上线的三档综艺节目,其中的明星资源和推广发行渠道,七成以上是孟家帮着联系的。

    万事开头难!

    最难的开局阶段孟家给与廖蓼大力支持,尽管看的是背后边学道的面子,但在具体接触中廖蓼确实也受益了,所以今天廖蓼百忙之中抽时间到港参加孟婧姞的生日party,给孟家当最后一道保险。

    当然,有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见边学道也是廖蓼痛快答应来港的原因。

    现在,没用廖蓼打电话,边学道来了。

    呃……准备地说,是边学道回家了。

    一时间,大宅里的人全都停止交谈,齐刷刷看向门口,等待寿星之外今晚“最重量级”的人物现身。

    确实是最重量级。

    祝植淳和另外几人尽管出身显赫并且都已经被指定为家族继承人,但只要不是那种脑子不清楚的纨绔,都知道边学道这种量级的“富一代”是综合实力非常恐怖的强人。

    特别是置身于价值40多亿人民币的香港“最贵豪宅”里,豪宅主人边学道的压迫力无形中得到加成,让一众平时眼高于顶的二代三代四代全都敛声屏气,静等边学道进门。

    一楼大厅。

    孟婧姞想要出门相迎,被从二楼走下来的孟茵云拉住,在她耳旁小声说:“我让你姐夫去接了,你别动。”

    足足等了有三分钟,祝植淳和边学道一边笑着说话一边并肩进门。

    门里。

    见过边学道的人还好说,第一次见到边学道本人的全都眼前一亮。

    一个字——帅!

    祝植淳已经够英俊儒雅了,可是跟走到身旁的边学道一比,立刻被压了几分神彩。最明显的就是,两人并肩走,众人的视线全被边学道吸了去,然后再也挪不开。

    随后的几秒钟里,不同人在边学道身上读出了不同的气质。

    有人觉得边学道像一把剑,虽然剑刃藏于鞘内,但锋锐之气隐隐透鞘而出;有人觉得边学道像一座山,山势不陡峭,但顶天立地自有尊荣气势;有人觉得边学道像一片海,眼前虽然风和日丽波澜不兴,可一旦风云涌动,必是巨浪连天,惊涛拍岸。

    好吧,这些纯粹是众人的主观直觉,因为边学道这个层次的人根本不会也不必把“我不好惹”四个字挂在脸上,而且此刻边学道脸上只有一种表情——微笑!

    走进大厅,看见站在人群中间一身白色礼服淑女打扮的孟婧姞,边学道径直走过去。

    走到孟家姐妹身前,边学道从西装兜里掏出一个小方盒,笑着递向孟婧姞,说:“路上买的,着急赶回来,就没打包装……生日快乐!”

    呦……

    不仅借房子,亲自到场,还有礼物——果然不是一般交情!

    开心地从边学道手里接过礼物,孟婧姞喜笑颜开地说:“谢谢啦……我可以现在打开吗?”

    “可以!”

    慢慢地打开小方盒,看见里面的礼物,孟婧姞一下张开嘴巴:“哇!好漂亮!我喜欢!”

    往小方盒里看了一眼,孟茵云看着边学道说:“你不能这么宠着婧姞。”

    “我喜欢!我喜欢!要抱抱……要抱抱……抱一下……”孟婧姞原地踮脚,要跟边学道拥抱。

    边学道见了,左脚在前右脚在后,绅士地跟孟婧姞来了个拥抱礼。

    却不想孟婧姞不仅抱了个结实,还在边学道左脸上重重亲了一口。

    这……

    孟茵云有点蒙,周围人也有点蒙。

    这架势……难道不是友情?

    跟孟婧姞分开,边学道提高声音说:“我要是知道礼物能换来香吻,路上就多买几件了……”

    一句话,略显尴尬的气氛一下就打开了。

    也是这句话,让周围人意识到眼前的边学道不仅商业天赋超强,情商同样极高。

    跟孟婧姞聊了几句,边学道上楼换衣服。

    他上楼后,一楼大厅像老师离开后的教室,“哄”的一下热闹起来。

    女人们聚到孟婧姞周围,叽叽喳喳地问她:“边学道送的你什么礼物,快给大家看看。”

    “想看?”孟婧姞得意地问。

    “废话!再卖关子,小心我一会儿把你在悉尼喝醉撒酒疯的事说出去。”

    “讨厌,给你看啦!”

    小方盒打开了,里面静静躺着一对蓝钻耳环。

    耳环中央是一颗3克拉大小的蓝钻,蓝钻外围包着一圈钻石,视觉上十分华美。

    在场的女人都是识货的。

    其中一人拿出耳环在灯光下看了看,感叹说道:“这是无暇鲜彩蓝钻,虽然不大,但很贵的,十分保值!”

    这时,梳着丸子头、身穿黑色礼服的祝德贞走过来,看着孟婧姞说:“边学道是开酒庄的,家里肯定有藏酒,一会儿你跟他要两瓶,让大家都沾光尝尝。”

    “好主意!”

    女人堆对面,几个30多岁、公子气十足的男人凑在一起,一边品酒一边闲谈。

    “见到真人了,你怎么看?”

    “怎么看?百闻不如一见!”

    “盛名之下无虚士,能做到他今天这一步,果然不仅仅是运气好。”

    “运气好?这个边学道根本就是深不见楸。今天见到他,我相信之前关于祝育恭的传言了。”

    说到跟边学道闹过不愉快的祝育恭,几个男人同时转头,看向站在右侧跟人聊天的钟佳倩。很显然,参加派对的这些人精都猜到钟佳倩肯定是“带着任务”来的。

    钟佳倩这边,聚了6个平时相熟的女人。

    女人的话题中心同样是边学道,只不过侧重点不同。

    “之前听大陆人男神男神地叫,觉得是他们没见识,没想到还真是个靓仔!”

    “岂止是靓哦,你看他的肩、腰、腿比例和步姿,以我的经验看,他肯定非常强壮。”

    “经验?什么经验哦?说说!”

    “床上经验,怎么样?”

    “唉,后悔今天穿这么保守的礼服了,我有一件跟佳倩这身差不多的,可惜没穿。”

    “穿了也没用,你没看孟婧姞周围那一堆浪蹄子全都一脸春相吗?”

    “一脸春相也是正常的,这个边学道要什么有什么,根本就是行走的荷尔蒙。”

    “荷尔蒙?要我说根本就是行走的春-药。”

    正说着,换了一套居家便服的边学道走下楼,手里拎着4瓶酒。

    看见边学道手里的酒,孟婧姞凑到祝德贞耳旁小声说:“这是有人通风报信?”

    祝德贞轻轻摇头,没有说话。

    4瓶酒全打开,大厅里的人都分到小半杯。

    分完酒,边学道和孟婧姞走到乐队旁边的麦克风前,两人先轻轻碰了一下杯,一起喝了一小口,然后边学道对着麦克风说:“可能有些人不知道,我跟婧姞是患难之交……去年青木大地震发生时,我俩人在震区,车子被落石砸毁,她和我冒着余震互相搀扶一步一步走到安全区……那一次的经历,让我看见了婧姞最真实的一面,她善良、勇敢、乐观、坚强……呃,好像有点跑题,不管怎么说,希望婧姞永远快乐幸福,希望国家强盛百姓安?……最后,我想说,婧姞你比上次见面胖了一点,你得节食了。”

    说完,边学道迅速让到麦克风后面,给人的感觉像是怕孟婧姞打他。

    周围人见了,发出一阵哄笑。

    有意思的是,边学道的这个动作非但没让人觉得他跳脱不稳重,反而给人一种有血有肉的真实感。

    这正是边学道高明的地方。

    一个多小时前,在翁永面前他是一个姿态。一个多小时后,在孟婧姞这帮朋友面前,他是另一个姿态。

    原因在于,这是派对,是聚会,无论平时多么一言九鼎,也没必要在这种轻松场合绷着端着,要适当展露平易近人的一面。

    麦克风前,孟婧姞扭头看着边学道说:“人家原本感动的都快哭了,结果你说人家胖,你还我的情绪!”

    说完这句,孟婧姞换了个语气,看着大厅里的朋友说:“谢谢大家来参加我的生日party,这是这些年我过的最高兴的一个生日,我爱你们!”

    随着孟婧姞示意众人举杯,乐队极有默契地开始演奏,演奏曲目是雅尼的《oo-Late》。

    前奏响起,边学道立刻扭头看向乐队。

    没人知道,这首《oo-Late》是他当审读时最喜欢听的几首轻音乐之一,陪伴他度过了不知道多少个夜晚。

    从审读到巨子,很多东西都变了,可当这首曲子响起,边学道发现有些东西从未改变。

    ……

    ……

    (感谢起点盟主【ynaB】的打赏支持。)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