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俗人回档 > 第1292章 青山见我应如是

俗人回档 第1292章 青山见我应如是

    波尔多时间3月1日上午11时,黑色雷诺载着李裕一家三口驶进红颜容庄园。

    李薰跟董雪是好朋友,听说董雪怀孕的消息,李薰立刻张罗到法国看望董雪。

    李乐阳还小,离不开妈妈,只能带着。

    考虑李薰一个人路上可能照顾不过来小孩,李裕跟来护送。

    说起来李裕已经有阵子没离开松江了。

    边学道这个老板“大撒把”满世界转悠,整个2008年一年有半年时间靠电话、e-mail、传真和视频会议遥控公司。

    有道集团组织架构科学合理,边学道不露面,不影响正常运转,可内部氛围、风气和纪律,就要靠李裕等人把控弹压了。

    弹压是必然。

    不论狮群还是狼群,狮王和狼王总不露面,必然导致“群龙无首”。同理,一家公司的老板总不露面,其结果不说人心惶惶也肯定是放松懈怠。

    人心就是这样,尽管不是所有员工都有条件、有机会每天见到边学道,可边学道坐在办公室里和没坐在办公室里给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这个时候,就看出李裕等“铁杆心腹”的价值了。

    边学道不在,杨恩乔不在,可是李裕在,廖蓼在,王德亮在。

    这仨人在,加上散落在集团各个角落的“东森系”,给人的感觉处处是耳目,任何违规出格的言行都会传到主管监察的李裕耳朵里。

    更要命的是,除了“东森系”外,还有吴天、王一男、丁克栋、傅采宁、陆恒、张亚青等“故交元老”,这些人对边学道的忠诚度比“东森系”只高不低,对有道集团的感情比“东森系”犹有过之。

    出于同源的“东森系”加上休戚与共的“元老派”,共同保证了边学道的绝对权威和对集团的精准掌控。

    在“东森系”和“元老派”中,最核心、最具威慑力的人是掌握监察大权的李裕,所以,每次边学道外出不在公司,李裕都会像钉子一样坐在办公室里,以此告诉所有人“还有我在看着你!”

    现在……

    李裕也离开办公室来到法国,一是妻儿必须亲自送达才安心;二是边学道接着要从法国飞美国,有些必须当面说的话一直抓不到机会说。

    庄园别墅门口。

    迎接李裕一家三口的规格非常高,边家三口董家三口全出来了。

    看见车外门口这六个人,李裕和李薰被吓了一跳。

    边学道和董雪出门迎接他俩能理解,四个长辈亲迎这是什么情况?

    其实呢,边爸边妈出门迎接,是因为在松江“林畔人家”小区时,李裕李薰跟边家是邻居,两人帮边爸边妈做过不少家务,关系走的近,有情谊在。

    加上在电话里听说小李乐阳也来了,于是迫不及待地出门,想第一时间看看孩子。

    至于董文征和李清如,则是因为边家三口出门了,他俩不好在屋中稳坐。

    而且董雪已经跟两人说了,李薰是她闺蜜,李裕是边学道大学同学兼铁哥们,同时还是有道集团手握重权的高管,还有,李乐阳是边学道亲口认下的干女儿。

    董雪这么一说,董文征和李清如就明白李家三口的地位了这妥妥是边学道这棵大树下最里圈的得荫者。

    更深一步想,交好李裕一家,对董家有益无害。

    所以董文征和李清如也出门相迎了。

    虽然心中惶恐,但经监察部长岗位淬炼,李裕的气度举止已然成形,开门下车,接妻女下车,丝毫不乱。

    等李薰和李乐阳也走下车,李裕看着走过来的边爸边妈说:“伯父伯母,你俩怎么也出来了,我和李薰担当不起啊!”

    边爸拍了拍李裕肩膀,笑着说:“说这个就生分了。”

    边妈走到李薰身前,看着李薰怀里李乐阳说:“我们是来接小乐阳的,哎呦,乐阳小公主真漂亮,来,让奶奶抱抱。”

    实事求是地说,“漂亮”这个词用在李乐阳身上,一点不违心。

    16个月大的李乐阳,怎么看都是一个美人胚子。

    美貌来自于父母的基因!

    李乐阳妈妈李薰是个美女,在整个603寝,身高1米72、容貌端庄秀丽的李薰是仅次于苏以的“第二美”,不然也不会只吃一顿饭,就让于今和李裕神魂颠倒。

    爸爸李裕也是个帅哥,单纯论五官,整个寝室只有陈建稳压李裕一头。李裕的帅是那种特阳光、特周正的帅,让人挑不出不好看的地方。

    继承父母的优秀基因,李乐阳既萌又美,可爱得一塌糊涂。

    听边妈自称“奶奶”,李薰看着怀里的女儿说:“乐乐,这是奶奶,让奶奶抱抱好不好?”

    边妈伸出双手,跟着说:“让奶奶抱抱好不好?”

    呃……

    边学道是李乐阳干爸,所以论起来,边妈还真是李乐阳“奶奶”。

    李薰怀里的李乐阳看着面前慈眉善目的边妈,眼珠转了转,扭头靠在妈妈肩上,用行动表示拒绝。

    边妈见了,不以为意地笑道:“孩子怕生!”

    边爸笑着说:“没关系,这次来了,就住一段时间,等熟悉了就好了。”

    这时,边学道和董雪、董父董母也走了过来。

    走到近前,董雪的表情跟边妈差不多,都是一脸惊喜地说:“呀,宝宝真漂亮,让我抱抱。”

    然后……

    董雪的待遇也跟边妈差不多,小李乐阳盯着董雪看了几眼,扭头靠在妈妈怀里。

    董雪犹自不甘心,摸着李乐阳一只手说:“让阿姨抱抱,阿姨给你买好多好看的衣服,买好多好吃的糖果,还有好多好玩的玩具。”

    董雪说完,李乐阳似乎全听懂了并且颇为意动,她侧身看了董雪几秒,身体微微放松,似乎有让董雪抱的意思,结果一秒钟后,又改主意抱住妈妈脖子。

    李乐阳这个动作惹得一旁的边妈“哈哈”笑出了声,不论什么时候,都是一起吃瘪比一个人吃瘪来得开心一点。

    10几秒后,边学道走到李乐阳面前,然后边妈笑不出来了。

    看见边学道,没等边学道张嘴,李乐阳“反常”地转过身,冲边学道伸出手,奶声奶气地说:“抱抱!”

    董雪憋着笑说:“这么小就知道谁是关键人物,等她长大了还了得?”

    伸手把李乐阳抱在怀里,边学道笑着说:“长大了我们要倾国倾城。”

    ……

    ……

    别墅里。

    简单洗漱休息,三家人围坐在餐桌前吃午餐。

    李乐阳太小,长途飞行后有点蔫,吃了几口,就被董雪和李薰带上楼休息了。

    三楼南向客房。

    李乐阳睡着后,李薰和董雪坐在床边小声说体己话儿。

    可以说,这个时候,正是董雪最需要李薰的时候,她需要“过来人”李薰教她孕期的知识和经验,需要李薰告诉她一些做妈妈的心理准备和技能准备,因为边妈和董妈那一代人的生育经验在董雪看来跟时代有些脱节,好些东西听上去很玄学,不足采信。

    两人聊了差不多有半小时,李薰看着董雪说:“安安稳稳把孩子生下来,你就算熬出头了!”

    董雪悠悠一笑说:“说了你可能不信,我从没想过熬不熬出头这些东西。爱一个人,给他生孩子,在我心里是爱圆满的标志。有幸遇见他,有幸彼此有情,有幸在旁边看着他成长,看着他变强,自己也跟着变好,我已经再无所求了。”

    看了一眼房门,李薰压着声音问:“你真不想争一争?”

    “争?”董雪摸着腹部问:“靠他?”

    李薰看着董雪的手轻轻点头。

    董雪微微摇头:“沈馥怀的比我早……而且你不了解他,他的性格是‘该给你的都给你,不给你的你不能抢’。若是过了这条线,这酒庄就不再是我的家,而是我的囚笼。”

    轻轻叹了口气,李薰抓起董雪的手说:“也许你是对的,不管怎么说,一辈子不长,要好好对待自己。”

    董雪露出明媚的笑容说:“你看我现在不好吗?已经有情有缘,又何必苦求十全十美?”

    两分钟后,边学道敲开房门,问李薰和董雪:“我准备开车带李裕出去转转,你俩一起去吗?”

    跟李薰对视一眼,董雪说:“不去了,我俩在家看着乐乐。你俩开车注意安全,早去早回。”

    看了一眼在床上睡觉的李乐阳,边学道低声说:“不会走太远,李兵和穆龙在后面跟着。”

    五分钟后,两辆雪铁龙驶出庄园。

    前车边学道驾驶,李裕坐在副驾驶位上。后车由酒庄的一个保安驾驶,李兵和穆龙身上全都带了枪。

    开了差不多有20分钟,边学道把车停在一处有山有水、视野开阔的缓坡边上,问站在身旁的李裕:“你觉得这里风景怎么样?”

    李裕四下打量一圈,说:“还行,我不懂风水,也能看出这里风水应该不错,要说风景,估计过两个月再来正好。”

    沉默几秒,边学道问:“我不在这段时间,公司里有什么事吗?”

    李裕平静地说:“整体运转正常,大家都习惯你不在了,也都能理解你不能既要掌舵又要划桨。”

    “你那边的名单又攒了多少人?”

    “不到60,58个。”

    边学道听了点点头,说:“公司不因为发展而宽容腐败,也不因惩治腐败而阻碍发展,这个度,你要把握好。”

    李裕严肃地点头:“我知道。”

    一分钟后,边学道看着远处的山峰说:“你觉得企业家和资本家有区别吗?”

    看了边学道一眼,李裕诧异地问:“区别?不就是有些人觉得资本家不好听,换个名字叫企业家吗?硬要说区别,创业者赚到钱化身企业家,企业家赚到钱化身资本家。”

    “没了?”边学道问。

    李裕想了想,补充说:“资本家玩钱,企业家做事。资本家必然追求利益最大化,唯利是图;企业家有可能倾向于追逐成功,金钱不是唯一追求。”

    说到这儿,李裕笑着说:“你突然问这个,不是又看到什么烧钱的项目心动了吧?”

    边学道意外地扭头看向李裕:“你怎么知道?”

    见自己猜对了,李裕脸上露出一丝得意:“听你问那句‘没了’,我就知道前面的回答不是你想听的,下面自然能猜到你想听什么。”

    沉吟几秒,边学道问李裕:“你是怎么猜到我要烧钱?”

    李裕摊手说:“很简单,若是投入小钱的项目,你怎么会纠结得想要从我这里获得‘企业家更优秀’的心理暗示?”

    边学道听了,笑着说:“你小子变聪明了!”

    李裕抗议说:“我一直很聪明。”

    笑了一会儿,边学道转而说:“我忽然有一个冲动,想试试看能不能在10年内开发出一款能够改变世界的一流硬件产品。”

    “硬件产品?一流?”李裕看着边学道问:“受马斯克传染?”

    边学道点点头,又摇摇头,一字一句地说:“既是也不是!我只是想给自己和有道一个想象空间……我沿着自己的想象力迈出这一步,无论输赢,都会觉得骄傲。”

    这……

    边学道一番话,李裕听得一头雾水。

    想象空间?

    沿着自己的想象力迈出这一步??

    无论输赢都会觉得骄傲???

    心里如同有一万匹操泥马奔腾而过的李裕此刻特别想问问边学道:大哥你都鼓捣出这么大一个有道集团了,合着都没为此骄傲过?合着这都算不上一步?哥你这么个装逼法就不怕遭雷劈?

    李裕会这么想,只因为“信息不对称”。

    这个时空里,除了已逝的祝海山,没人知道是“先知”成就了边学道的传奇。

    从2001年5月到2009年3月,“顺风顺水”走了8年,边学道终于决定主动进击“未知”领域,开启冒险征程。

    这个决定,放在这个时空99.99999999%的人身上都是再正常不过的,因为大家都是从出生那一刻起就面对茫茫未知。

    边学道则不同,除了祝海山,没人能理解边学道主动提前关闭“先知模式”进入未知地图需要多么大的决心和勇气,因为那几乎等同于攀岩者在半途丢掉安全绳和装备,开始徒手攀岩。

    这种变化,最考验的不是能力,而是心理。

    大致猜到李裕心中所想,边学道指着远处的群山说:“实业戚戚,资本滔滔。昨日以无窥有,今日以有窥无。若10年后真有成就,咱俩约定再来此处,你陪我喊一嗓子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

    ……

    (ps:主角至此进入新阶段,用这承前启后充满希望的一章,感谢起点盟主【hope1121】的打赏支持。)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