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俗人回档 > 第562章 荷尔蒙式的神解读

俗人回档 第562章 荷尔蒙式的神解读

    边学道盯着墙角的小苍兰看了好一会儿,然后侧身,面对着沈馥说:“为了配合我的整体战略,你现在的名气够是够了,但还需要巩固。”

    沈馥说:“我会把演唱会提上日程。”

    边学道说:“演唱会是一方面,作为歌手,你需要的是好歌,需要一首接一首的好歌不断冲击人们的耳朵,巩固他们对你的喜爱和崇拜。我计算过,想要支撑起一场大型演唱会,你大概还需要五到八首自己原创的歌……”

    沈馥说:“我可以改编别人的歌。”

    边学道摇头说:“不,既然要做顶级歌手,就要跟那些一首歌吃一辈子的人区别开。你的演唱会,一定要是一场视听盛宴。我们的目标是,你的演唱会,只要放出去风声,就可以成为娱乐头条。别人一看你的歌单,就毫不犹豫地买票去听,门票不仅一售即空,还要一票难求。”

    边学道说得正来劲,沈馥却听不下去了,她脸上的表情,古怪中透着萌意,说:“以前我觉得吹牛是个坏习惯,后来发现,听不得别人吹牛,那才是坏习惯。”

    说话时,沈馥身上既有绰约独立的熟女味,也有撒娇调皮的少女味,看得边学道再次蠢蠢欲动。

    沈馥显然读懂了边学道的眼神,她一下躲开,去楼下找到陶笛,又回到床上,把陶笛递给边学道:“那次在主楼,你说给你一年时间,你会拿出一个完整作品,喏一年时间到了。”

    拿着陶笛,边学道哭笑不得,当时吹牛的一句话,不想被沈馥记住了。

    其实也不算吹牛,如果给他时间研究陶笛,花上个把月,再找几个懂陶笛的乐手,确实有希望复制出完整的《千年风雅》。

    不管怎么说,不能耍赖,吹吧

    边学道吹得磕磕绊绊,沈馥听得却很投入。

    末了,边学道放下陶笛说:“抱歉,我食言了。”

    沈馥只是笑笑,说:“男人的话,女人最多只能信三分,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边学道反驳:“没那么绝对吧。”

    “那你说信几分才好?”不等边学道答话,沈馥接着问:“小狼狗,你自己说你用话哄了几个女孩子了。”

    边学道有点奇怪沈馥怎么问这个。

    沈馥说:“互联网时代,知道有人替你挡枪是什么难事吗?关淑南还好吗?”

    明白了

    沈馥母女生病住院时,关淑南帮边学道去医院照顾了一周,沈馥认识关淑南。

    想到关淑南,边学道沉默了一会儿,面对沈馥探求的目光,说:“有点不知从何说起。”

    沈馥说:“反正今晚也不想睡了,从头说吧。”

    边学道调整了个舒服点的姿势,缓缓道来。

    他没有完全照实说。

    和关淑南的故事,边学道隐藏了关淑南情愿当情人的部分,从银行相识一直说到关淑南伤情稳定后洒然而去。

    完完整整听完,沈馥抱着靠枕问:“想知道我为什么会接受你吗?”

    边学道点头。

    沈馥说:“因为我在网上看到一句话,说……如果有人来到你的世界,全心全意擦于净你生活的地方,托举你看远方的风景,那就豁出一切去爱吧。”

    这是边学道第一次从沈馥嘴里听到“爱”这个字。

    沈馥接着说:“等待,不是因为那个人会回来,是因为还有爱。真正爱一个人,就是让他能活的自由,活出自我,活得心安。就算两个人不能在一起生活,可是换一个角度想想,不管那个人在哪里,他都和你一起活着,其实已经很好了。”

    这就是沈馥的爱情观…——包容的、宽广的爱

    缓缓靠进边学道的怀里,沈馥闭上眼睛说:“这里,其实就是给你准备的,你是第一个在这里过夜的男人,也是唯一一个。装修的时候,改了几次设计方案,怕你觉得太素,不喜欢这里的颜色。”

    沈馥说的是怕颜色太素,但边学道听得出,她其实说的是怕边学道觉得她表达感情的方式太淡,不喜欢。

    抬头扫了一眼四周,边学道想了想,笑着说:“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对了,我现在特别想吻人。

    沈馥姿势不变,懒洋洋地说:“想吻可以,不过打个商量。”

    边学道一愣,问:“什么商量?”

    沈馥说:“晚上弹的曲子,我想换个名字。”

    边学道问:“换成什么?”

    沈馥说:“IkIuTac。”

    边学道俯下身说:“随你好了。”

    两人缠绵地吻着,像品尝美味的甜点,小口小口地、一层一层地吮着、舔着、轻轻咬着……

    边学道的手又不老实了。

    沈馥挡了几下,在他嘴唇上咬了一口,推开他说:“你越来越不规矩了。”

    边学道一脸无辜地说:“这不能怪我,是本能。”

    沈馥红着脸问:“本能就是让你这样折磨我?”

    边学道低着头说:“这不是先苦后甜嘛”

    沈馥探身搂着边学道说:“不行,我接受不了这种……你得迁就我。”

    边学道说:“主要是你给我的次数太少,我没摸清你的喜好。”

    沈馥听了,狠狠在他腰上掐了一把说:“你个下流小狼狗,从红楼时就是,满脑子这些东西,拿女人的内衣……

    边学道紧忙解释,说:“那次是偶然的……情不自禁。”

    沈馥说:“刚才听你说了那么多构想,我觉得都挺有前景的,你得多看看书,少在女人身上浪费心思。”

    边学道问:“没有女人,那雄性荷尔蒙积攒太多怎么办?要不你一会儿借我两套用过的内衣,要原味的,我带回去疼”

    又被掐了

    沈馥松开手说:“杨绛翻译过兰德的一首诗,你听过没有?”

    边学道于脆地摇头:“没。”

    沈馥一字一句地背诵:“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我爱大自然,其次就是艺术。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准备走了。”

    边学道听完,转着眼珠说:“这分明是一首黄-诗。”

    “啊?”沈馥的大脑瞬间短路了……这怎么就成黄-诗了?

    边学道一边比划一边说:“又是生命之火,又是痿了的,这明明在说一个人总喜欢跑到野外打手枪,结果把小兄弟打软了,于是伤心地走了。”

    不等沈馥反应过来,边学道赶紧接着说:“你看看,我就说荷尔蒙攒多了不好吧打手枪是不行的,道具更是隔靴搔痒,还得阴阳调和才是正理,来来来,咱俩再调和一下。”

    沈馥已经被边学道气得快要发疯了。

    见边学道还在一脸坏笑,她咬着嘴唇,连推带踹,用力把边学道赶下了床。

    边学道和沈馥在床上聊天的时候,马成德也没睡,他在等人。

    他在一个奇怪的时间,等一个十分特别的人。

    几乎就在边学道被沈馥踹下床的同一时间,马成德的房门被人推开了。

    看见来人,马成德起身,伸出右手,跟对方紧紧握在一起。

    (月票,推荐票,金键盘票,投给老庚吧。)

    ……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