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俗人回档 > 第1331章 可以叫我尤西乌斯

俗人回档 第1331章 可以叫我尤西乌斯

    苏以说完,两人之间陷入安静,只有耳机里Keane的《Somewhere-Only-We-Know》还在单曲循环。

    非常强烈的反差!

    远处的金门大桥上车辆川流不息,楼顶露台上的两人一动不动,好似石化了一般——苏以是等待宣判的“孤单狐狸”,边学道是不知道如何开口的“为难王子”。

    真的为难!

    此时边学道比当年面对关淑楠时为难得多,因为苏以让他两难!

    喜欢书里面那只狐狸吗?

    他不能轻率说“喜欢”也不能直接说“不喜欢”。

    说喜欢……

    等于接受驯养提议,等于接纳身旁这只美丽孤单的“狐狸”,就要对她负责,永远的负责。

    说不喜欢……

    结果会比前次直接撞破苏以在门口“听墙根儿”还要严重得多,苏以一定会立刻消失,再也不会出现在边学道面前。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回答她???

    老实讲,被苏以这样含蓄而热烈地表白,边学道心里的成就感瞬间膨胀到极值,甚至生出一丝“不枉此生”的自豪。

    可是随后,巨大的压力将喜悦之情碾成粉末,被楼顶的夜风一吹,瞬间荡然无存。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边学道绝对不会再到露台上来,绝对不会跟苏以独处,绝对不会问苏以“想什么”。

    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必须在“驯养”和“再不相见”之间做出抉择。

    最关键的……苏以不是关淑楠。

    对关淑楠,边学道从没有讨厌看轻她,也不会迷恋思念她,简单地说,就是有也可无也可,因为关淑楠从骨子里就不是一个能电到边学道的女人。

    苏以则不同。

    秀外慧中的苏以无论容貌、气质、性格还是内在,全是能电到边学道的那一款,甚至可以说苏以根本就是徐尚秀的“加强版”,当然,是另一个时空那个徐尚秀,因为现在的徐尚秀已经被边学道诱导出了“挖潜性”成长,其性格、气质、内在全都跟另一个时空的她有了些许不同,甚至就连容貌和身材,也因为长期坚持晨跑和运动而发生变化。

    不管怎么说,苏以对边学道的吸引力都是极大的,因为气场和眼缘等因素,苏以的个人魅力在边学道这里可以110%地发挥效能,之所以之前两人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完全是因为理智一直在起制动器的作用。

    因此,即便“驯养”,边学道也不可能像当初面对关淑楠时那样摆明车马地“驯”,更不能像收服樊青雨那样有欲无情地“养”。

    而且……

    若是接纳苏以,徐尚秀那关怎么过?

    单娆那里怎么说?

    陈建可以忽略不计,于今又会怎么想?

    还有,在边学道的潜意识里,他真的不想“亵渎”苏以,不想他真心欣赏的女人成为又一只笼中鸟,哪怕他是笼子的主人,可以独享这只鸟的美妙歌唱。

    边学道从来不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经商,他一直坚持合作共赢;做人,他始终恪守诚信分享。

    身边的几个红颜,每一个都有不离不弃的因由,只有樊青雨是他一时欲-火攻心的孽缘,成为他骨子里是一个凡夫俗子的例证。

    还好,边学道从来没想过当圣人,也不会被拿圣人标准要求他的人道德绑架。

    可是今天,面对苏以,边学道真的真的想“圣人”一把,因为理智告诉他——“女神”虽好,麻烦不少!苏以的出现,极有可能让另外几个女人感觉到危机,打破自家后院目前的和平局面。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天上的繁星无声闪耀,似乎在凝视边学道的窘迫模样。

    确实很窘!

    尽管边学道智商很高情商同样不低,掌舵有道集团没少经历风浪,可他一时依然找不到合适的话语回答苏以。

    差不多两分钟后,苏以轻声说:“我明白了。”

    听出苏以话里的失落和决然,边学道摘下耳机,扭头看着苏以的侧脸说:“我也看过《小王子》,所以我知道……如果你想要与别人制造羁绊,就要承受流泪的风险……单娆最开始来美国是投奔你,你应该见过她因为心怀羁绊而流泪的样子。”

    苏以听了,淡淡地说:“我连个可以流泪的羁绊都没有。”

    “总会遇到的。”

    “我已经厌倦了那些素昧平生只贪恋我容貌的人。”

    不等边学道接话,苏以继续说道:“很多人喜欢玫瑰,却没有几个人会为死去的玫瑰哭泣。看着夏宁,我就忍不住会想……若病的是我,谁会守在旁边照顾我,她有父母,有男朋友,我没有……若死的是我,谁会像童超那样为我操持身后事,站在我的墓前痛哭,依依不舍……没有!”

    听到“没有”两个字,边学道的心莫名地重重跳了一下,因为他听出了这两个字里浓烈的萧瑟和荒凉。

    设身处地地想想,若真把夏宁换成苏以,陈建不会主持葬礼,于今不能现身葬礼,仰慕者如过江之鲫,最大的可能却是单娆、温从谦和苏以江宁的亲戚代理。

    想到这儿,一股哀伤忽地从边学道心底里窜出来——他想到了胡溪,孑然一身,寂寞而逝的胡溪!

    苏以甚至还不如胡溪,胡溪至少有妈妈和妹妹送她最后一程。

    到这时,边学道终于明白了苏以的无助和凄凉——无家可归!无人可念!无情可思!

    这些情绪平时苏以很好地隐藏了起来,是夏宁离世诱发了苏以心里的充满毁灭气息的火山,加上苏娜临出门前问的那句话一定程度上抹消了苏以的清白。

    再往前追溯,在江宁,边学道现身苏以父母的葬礼,只此一事,苏以和他的关系铁定早已经被人传出N个版本了。而就算别人不传,张家肯定也要想办法往外散播,因为只有散播苏以和边学道的亲密关系,才能为张家屈服找到足够的理由,让人觉得张家是能屈能伸,避免家族颜面扫地,所以,苏以的“清白”恐怕早就没了,这个,应该是苏以决心表白的因素之一。

    越想边学道越觉得事情难办!

    几秒钟后,苏以摘下耳机关掉音乐,看着边学道柔柔一笑:“对不起,让你为难了。我心比天高,不想浪费自己所余不多的青春出去押宝一样找男人,不想失败,不想被风吹雨打,自私地想托庇在你的羽翼下,呵,你应该没想到我终究也是一个想用身体换安稳的女人,特别失望吧?”

    苏以转身要走,边学道伸出手,抓住了苏以的右手,正色说:“我喜欢书里那只狐狸。”

    苏以平静地看着边学道,她不说话,但眼神已经清楚地告诉边学道:“你不用这样可怜我。”

    抓着苏以的手微微用力,边学道接着说道:“如果你没人可思念,就思念我吧!如果你觉得孤独,我们可以一路同行,彼此见证。”

    吸了一口气,边学道继续说道:“我记得你玩《魔兽世界》,你在游戏里面是一个矮人女猎人,你的宝宝是一只叫尤西乌斯的白熊。”

    听着边学道的话,苏以眼睛里渐渐有了光亮。

    边学道微笑着说:“其实我也想被人驯养,以后没人的时候,你可以叫我尤西乌斯,这是咱俩之间的秘密。”

    ……

    ……

    (PS:老庚公众号“gbr188”,打滚求大家关注。)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