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俗人回档 > 第862章 好吃得不要不要的

俗人回档 第862章 好吃得不要不要的

    “五一”小长假第一天,蜀都市内流传昨晚发生的一起车祸,奇怪的是,传言中的车祸有好几个版本,五花八门,莫衷一是。

    究其原因,小长假是国家法定假日,四山和蜀都本地媒体都放假了,所以5月1日这天,蜀都市内的几家报纸集体休刊。

    报纸休刊,电视台置若罔闻。

    有好信儿的守在家里看四山台和蜀都台,结果守了一天,也没见相关报道,好像压根没发生车祸一样。

    中午的时候,四山本地两个比较火的论坛曾有人发过车祸帖子和现场照片,结果不到半小时,再点开帖子就成了404。

    这下有人意识到这次的车祸不简单!

    越不简单越好奇……

    1号下午,“你听说昨晚的悍马车祸了吗”成了蜀都人见面时彼此互问的开场白。

    尽管没有确切报道,但车祸中的几个要素是趋同的——悍马、两男两女、衣冠不整、一死三伤。

    特别是“衣冠不整”四个字,非常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有些记者出于职业习惯,四下打听车祸现场的情况,可是无论当时参与救援的120人员,还是到场的交警和公安,被人问起时,全都三缄其口,说让记者等待上头的通稿。

    本地论坛的相关帖子变成404,还有全国性论坛,还有微博,特别是微博上,已经炸开了锅。

    国内用户最多的智为微博上,关于“430蜀都悍马车祸”的文字、照片以及各种似真似假的小道消息,应有尽有。

    四山相关部门电话跟智为微博沟通过,说希望智为删除微博上跟“430蜀都悍马车祸”有关的图文,被智为拒绝了。

    怎么可能!

    拿几亿用户的超级社交平台当地方论坛看呢?

    若是随便一个地方部门一个电话就删除,智为微博的公信力何存?智为微博的独立性何存?

    5月1日下午2点08分,一个新注册的微博账号在智为微博上爆出一个“超级大料”——“430蜀都悍马车祸”女死者口中含有一截xx。

    我去……

    这、这、这是个什么情况?

    “超级大料”一出,各种神脑补马上跟进——

    “听说了吗,悍马女死者嘴里含着一截xx。”

    “听说了!”

    “我靠,这岂不是说车祸发生时女的正在给男的……”说到这儿,说话的人向对方递了一个“你懂的”的眼神。

    “没什么不可能的,你没看照片吗?悍马h2,100多万的车,有钱人都会玩。”

    “嗯,是会玩,把xx都玩没了,这下也玩到头了。”

    “那可不一定,现在医学这么发达,移植呗,花钱换一个长粗大,嘿嘿……”

    “拉倒吧,换xx估计也就比换脑袋容易一点,又是爽点又是尿点,还得能屈能伸能软能硬。”

    “他也是生不逢时,要是早几百年,还有机会进宫直接当公务员。”

    “呸!你就知道公务员。”

    “真可怜啊,再有钱也只能看不能爽了。”

    “这就跟打副本一个道理,活着才有dps,否则一身橙装也白搭。”

    ………………

    关于“430悍马车祸”的细节,边学道了解的比99%的蜀都人都清楚,是齐三书告诉他的。

    5月1日中午,齐三书夫妻请边学道吃饭,除了他还叫上了祝植淳和孟婧姞。

    有阵子没见,见面时依旧热络。

    席间,齐三书还是老样子,热情且直接,当然了,他是看人下菜碟。

    真论起来,边、祝、孟三人,哪个的实力都不比齐三书差,不仅不差,甚至还要强上一些,因为齐三书的老爷子快退了,下一站无非进京挂个闲职退居二线养老,祝家孟家就不说了,单说边学道,正处于事业上升期,只要有道集团一上市,边学道的身家肯定要翻几倍。

    不过,边学道还是很感激齐三书的。

    当年大伯去世,齐三书带人从松江赶到春山捧场,那时边学道充其量算“小荷才露尖尖角”,齐三书亲自去参加葬礼,可以说是超级给朋友面子。

    而且有道集团在四山捐建的这些工程,前前后后没少麻烦段明秋,人家段明秋是省委大秘,不看在齐三书面子,才不会管这些闲事。

    所以,边学道一如从前,跟齐三书连喝了好几杯酒,各种开玩笑。

    他这么放得开,让坐在旁边一直观察他的齐三书老婆脸上笑容也多了起来。

    齐三书老婆跟孟茵云关系好,连带着跟孟婧姞也很亲近。

    问起孟茵云在国外忙什么,孟婧姞说:“我姐在国外为一个项目募集资金,已经获得了罗斯柴尔德集团旗下的rit基金(rit-capital-partners)、瑞典银瑞达公司(investor-ab)、宾夕法尼亚大学基金会、洛克菲勒金融服务公司(rockefeller-financial-services-rfs)等传统家族基金和机构的支持。”

    两个女人中途去卫生间补妆,祝植淳趁机会问齐三书:“三书,昨晚车祸那事你清楚吗?”

    齐三书咧着嘴说:“我找人问了,嘿嘿,听说很精彩。”

    祝植淳笑着催道:“别买关子,我就是懒得打听,你不说我问别人去。”

    齐三书看着边学道说:“车上的人你应该认识,陈喜和陈克。”

    边学道正在夹菜,闻言问:“陈克?”

    齐三书点头道:“陈克在个什么镇当镇长,已经当了好几年了;陈喜是个房地产商,身家上亿,这陈家兄弟,岁数不大,都很是年轻有为。”

    说到“年轻有为”时,齐三书一脸的戏谑之意。

    听齐三书说完,边学道一下想到了昨晚吃饭时那两个不速之客。

    不会这么巧吧?

    趁女人不在,齐三书放下筷子说:“车里一共4个人,两男两女,陈喜开车,陈克坐后座,两个女模特都是外地人,也做一些皮肉生意。”

    喝了一口酒润喉咙,他接着说:“据现场参与救援人员说,车里四人全都一身酒气,陈喜重伤,后排一男一女重伤,前排女模特当场死亡,陈喜裤链是拉开的,而前排女模特嘴里含着大半截xx……”

    听到这儿,祝植淳和边学道一起下意识地皱眉。

    这属于正常反应。

    男人听见砍头可能没什么感觉,但听见阉割,特别是用牙阉割,十有*会起鸡皮疙瘩,别的不说,听说这事后,特别容易留下心理阴影,都怕嘿咻挨上那么一口。

    看见了两人的表情,齐三书故意补充一句:“法医判断,车祸发生时前排的女模特应该正在给陈喜口口。”

    祝植淳问:“有背景?”

    齐三书说:“陈家是地方家族,在四山本地开枝散叶盘根错节,一般没人愿意得罪他们。”

    边学道笑着说:“我刚刚就把陈克得罪了。”

    齐三书显然知道有道集团在大潼镇拆楼的事,不以为意地说:“那都是小事,陈家再霸道,也不敢轻易惹你这条过江龙,再说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外界压力肯定不小,他们自顾不暇,更不会树强敌。”

    边学道苦笑着说:“其实,昨天晚上我见过陈克和陈喜,就在车祸发生前不久。”

    “哦?”齐三书和祝植淳一脸好奇神色。

    边学道苦笑一下,说:“昨天那哥俩不敲门闯进我们吃饭的包房,我把他俩请出去了。”

    “……”

    孟婧姞和齐三书老婆走回来,坐下问:“你们聊什么呢?”

    又是xx又是口口的,不适合跟女人说,祝植淳岔开话题:“我们再研究这一桌哪个菜最好吃。”

    孟婧姞听了,手指着桌上的红油兔丁说:“这个这个,好吃得不要不要的!”

    ………………

    从齐三书的野外生存基地回到酒店没多一会儿,蜀都下起了小雨。

    小雨浸湿夜幕下的城市,街路上行人匆匆。

    宽阔的马路上,车前灯汇成黄色的流动光线,车尾灯汇成红色的流动光线,方向相反,都是家的方向。

    “已经5月了!”——边学道站在酒店房间落地窗前,居高临下看着窗外的城市,心里翻来覆去只有这一句。

    “天行通航”去看过了,捐建的学校和运动场(停机坪)看过了,生存基地看过了,刘毅松收购的超市、药店和仓库也走了四五处,震前不适合继续在四山停留,不然震后难保不被有心人翻出来,特别是发生陈克陈喜车祸这么一码子事,边学道无愧于心,可是这两兄弟和陈家心里怎么想的,谁也摸不准,估计仇恨值低不了。

    出来好多天了,也该回松江了。

    静静看着窗外路上的车流,良久,边学道无声叹了一口气:“做自己的事,懂自己的心,其他的尽人事听天命吧!对了,还有尚秀,地震之前,得想办法让她离开四山。”

    边学道改主意了,什么都可以依着尚秀,这次不行。

    能哄出四山最好,哄不出去就骗,骗不出去……就算绑也要把尚秀绑出四山,绝不在明知有大地震的前提下还让尚秀犯险。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