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俗人回档 > 第980章 给自己一个理想

俗人回档 第980章 给自己一个理想

    在别墅三楼的书房里,李裕(边学道讲述了“爱心馒头店”从开业到关门的始末。

    ——李裕父母开这个馒头店,本是听儿子说女朋友怀孕了,想做点善事给孙子辈积福,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隐藏的目的,帮李裕改运。李家本有千万家财,忽然间衰落成普通人家,不可能没有一点怀疑和触动。事实上,李裕妈妈偷偷把松江附近比较有名的“先生”问了遍,仔细算了李家三口的八字。算命结果显示,李裕父亲固然走到了败家的运气,但也仅仅是流年不利,而李裕的问题则“严重得多”。

    ——好几个算命先生,异口同声地说李裕后半生的运气很糟糕,非常糟糕,话里话外,暗示李家的衰败跟李裕的坏运气不无关系。算出这样的信息,李爸的内疚少了一点,李妈对丈夫的埋怨也淡了几分,但与此同时,为人父母的又开始替儿子的未来担忧。李家千万家财都败了,可见金山银山也没用,运气的事,只能从运气上解决,于是李裕父母才开了那个爱心馒头店。

    ——李裕父母抱着替儿孙转运积福的念头送馒头做善事,其心志不可谓不坚决。通常来说,这种怀有“自利”目的的善事,一般都比较能坚持,可是李裕父母坚持了一年半,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倒不是拿不出免费送馒头的钱,而是太糟心,太伤心。事实上,李家“爱心馒头店”从开业第一天起,就开始了跟人斗智斗勇之旅。

    ——李家馒头店最开始定的规矩是:每天免费送500个馒头给流浪人员、环卫工人和孤寡老人。随后,在接下来的一年半时间,李裕父母见识了活了大半辈子都没见识过的各种人。

    ——大多数人拿到免费馒头,会由衷地说一声“谢谢”,或者说一句“生意兴隆”,这些怀有正常感恩之心的人之外,各类人就五花八门了。有人拿了馒头就走,一连拿了两个月馒头,从没说过一句“谢谢”,某一天他来晚了,免费的送没了,强硬要求必须给他馒头,不给就在门口说怪话。还有一些人,最开始几天拿到馒头,也会说“谢谢”,可是天天都能拿到馒头,日子久了,就把拿免费馒头当成理所应当的了,有人偶有几天没去拿馒头,后来去的时候,要求李裕爸爸把之前几天他没来拿的馒头给他补上。李裕爸爸当然不同意,那天之后,那人依旧每天都去拿馒头,可是那表情和态度,就像是收欠账,还像是拿仇家的东西泄愤,总之就是拿你的吃你的,还恨着你。

    ——还有一些贪便宜者更奇葩,有人大早上把轿车停在路边,下车跟李裕爸爸要免费馒头;有人在下午的时候到馒头店,跟李裕爸爸提出要“预支”未来几天他个人的免费馒头名额;有人问馒头店能不能提供免费的煎饼果子;还有人更干脆,直接要求李裕爸爸把馒头换成现金给他们。

    ——其实,“爱心馒头店”开到6个月的时候,李裕爸妈就后悔了,其后一年两人完全是在咬牙坚持。总而言之一句话:懂得感恩的人太少,忘恩负义的奇葩太多。有些人,你明明是在帮助他们,可是时间长了,他们就把你的帮助当成天经地义,他们就拿你当孙子,渐渐把自己当大爷。有些人,你对他100个好,偶有1个不好,他就怨恨你,恶语伤人。

    而真正导致李家馒头店关门的,是一场肢体冲突。

    冲突起因是两个排队领免费馒头的中年男人不符合馒头店免费发馒头的“人群标准”,然后两人就恶语相向。

    一个说:“不发为什么不早放屁?我的时间不是钱啊?”

    一个说:“是不是家里缺德事做得太多了,才想起来做好事当好人?不然怎么无缘无故送馒头。”

    做善事反挨骂,李裕妈妈当然不能忍,就跟两人理论,然后李裕妈妈就被中年男人推倒摔伤了。

    男人动手后,除了店员,在后面排队领馒头的人群里只有四五个人站出来劝架,谴责动手伤人的中年男人。当时排队的少说有40人,却只有十分之一的人站了出来。送了一年多馒头,受了一年多闷气,楸裕妈妈一下就心死了。

    被人扶起来后,李裕妈妈只说了一句话:“把店牌子摘了!”

    坐在照进书房的阳光里,边学道看着一脸萧瑟的李裕问:“你劝你爸妈了吗?”

    李裕点头:“劝了,后来媒体也找到我家,想写一篇凡人善举的正面报道。”

    边学道问:“你劝他们继续开馒头店?”

    李裕说:“没有,我不想让他们过的不开心。”

    想了想,边学道问:“你觉得馒头店开错了吗?”

    李裕摇头说:“没错。”

    边学道问:“那你还要做善事吗?”

    李裕点头说:“做!”

    边学道问:“为什么?”

    李裕说:“好事难做,但该做的还是得做,有些事,总得有人去做。”

    边学道继续问:“怎么做?”

    李裕说:“随心去做。”

    边学道笑着问:“不怕被误解被辱骂?”

    李裕抬着头,看着窗前的一盆君子兰说:“公道自在人心,就算被误解,就算被记恨,但肯定爱我的人更多。”

    ……

    ……

    李裕离开边家去酒店了。

    边学道独自坐在书房窗前,回味李裕的话,心生感慨。

    总的说来,李家“爱心馒头店”失败于太过理想化。

    李裕父母太想当然地以为做善事就会得到善意的回应,太想当然地以为自己对别人好别人就会对自己好。

    现在想想,李家千万家财能败得那么快,原因必定是多方面的,李爸李妈的理想化思维肯定是“元凶”之一。

    而李裕呢?

    他很显然继承了父母身上的“理想化基因”,所以李裕对外表现出来的特质是善良、大方、专一、仗义、耿直和固执。

    李裕的这些性格特质,在学校时会是很闪亮的魅力点,可是等他毕业走进"会,等他出了象牙塔走向原始丛林,除了“专一”,另外几点都可以成为居心叵测者利用的致命弱点。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当年在北戴河,祝海山的外围术士说李裕从二十三四岁开始走40年霉运,而李家找其他算命先生算也说出了大同小异的批语。

    边学道几乎可以断定,在那个他当无名审读员的时空里,李裕的日子可能过得比他还不如。

    所谓“性格决定命运”,这就是了吧!

    反思李家“爱心馒头店”的得失,从重生者的角度审视李裕的人生轨迹,边学道渐渐有了一些收获。

    做人不能太理想主义,但又不能没有一点理想;做人不能太现实主义,但又不能一点不顾现实。

    彻底的理想主义,势必要做出一些牺牲,彻底的现实主义,势必要泯灭一些良知,在边学道看来,这二者都不可取。

    边学道,是这二者的混合体——他没什么崇高的理想,也不会卑鄙地做损人不利已的事。他不会狂热地为所谓的大义牺牲,也不会放弃内心深处对道德和正义的坚守。他会争取,也会舍弃。他会坚持,也会变通。他会摇摆,但总归找回了初心。

    而成功的路呢?

    现实主义者相对而言更容易取得成功,但他们的成功是有限的,他们因现实主义而成功,也因现实主义限制住了成功。

    人类社会的大成功者,无一不是目光远大、雄心勃勃、敢想敢为、不轻言败之人,他们不会因为信奉现实主义而在暂时的“铁壁现实”面前回头。

    历史上的真正出类拔萃之辈,最起码也要是个“半理想主义者”,因为唯有理想能引导人穿越迷雾向着一个方向永航,唯有理想能让人独树一帜另辟蹊径自成一家。

    对边学道而言,他若不想让如日之升的庞大集团在2014年后失去动力和方向,他就必须给自己一个理想。

    ……

    ……

    8月7日晚,有道集团燕京分公司会议室。

    边学道和已经抵京的集团高管凑一起开会,确定9日晚酒会的最新嘉宾名单,以及酒会的各项筹备情况。

    会议一开始,几份刚打印出来的最新嘉宾名单在各位参会者的手头传阅。

    法国方面参加酒会的有——法国驻华大使、法国葡萄酒协会会长、波尔多列级名庄联合会主席列维-贝纳,以及联合会内的53位酒庄庄主。

    法国驻华大使会来,一是因为法国大使馆在智为微博上开设了微博账号,他跟有道集团打过交道。二是因为这次酒会主要目的之一是在中国宣传推广法国波尔多葡萄酒,他作为法国驻华大使,当仁不让要捧场。

    至于一口气来了53位酒庄庄主,则是因为受全球经济危机冲击,波尔多葡萄酒在欧洲和北美等地销售量下滑,急需开辟中国这个庞大的新兴市场拉动业绩。

    除了法国人,世界各地的酒商也来了不少。

    这场酒会的邀请函,一部分是有道集团发出去的,一部分是“波尔多列级名庄联合会”发出去的。

    所以,跟名庄联合会有合作关系的各国酒商,跟名庄联合会有渊源的各国明星名流,这两种人加一块,超过80人。

    之所以能来这么多人,跟举办酒会的日期有很大关系。

    不少人都是来燕京看奥运会开幕式,顺便多留一天。

    在这80多人的名单里,有一个名字吸引了高管们的注意——赛琳娜-古斯塔夫。

    “和边老板传过绯闻的瑞典王室小公主会来出席集团的酒会?!”

    “这意味着什么?”

    廖蓼、傅采宁几人互相交换意味微妙的眼神。

    相对于手下的高管们,边学道的视线则被另一个名字吸引住了——金雅静!

    金川赫的女儿,金雅静!

    她来做什么?

    ……

    ……

    (天早车回老家,即将进入无电脑、无网络、无安静码字空间的“三无时间”,所以春节期间请假一周。提前祝所有俗人书友春节快乐!!祝大家猴年心想事成,财源滚滚,大吉大利!!!)

    ……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