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俗人回档 > 第992章 身怀杀心笑脸迎人

俗人回档 第992章 身怀杀心笑脸迎人

    边学道在楼上迟迟不下来,可把楼下的管家和李兵急坏了。

    法国葡萄酒协会的人,“波尔多列级名庄联合会”的人,和世界各地的知名酒商巨头,已经全部抵华。

    其中酒商贵宾团尤其强大,包括卡思黛乐集团(Castel-Group)、保乐力加集团(Pernod-Ricard-Group)、酩悦轩尼诗-路易威登集团(LVMH)、澳洲富邑葡萄酒集团(Treasury-Wies)、富仕达集团(Foster’s)、西班牙桃乐丝酒业(Torres)和智利干露酒庄(cha-y-Toro)。

    有一件事是显而易见的,“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性金融危机让各国酒商的日子都很不好过。这个时候,人口众多,经济高速增长,又正在举办奥运会的中国成了大家视野里的“避风港”。所以,世界几大酒商扎堆来到中国,参加中国新晋富豪边学道发起的品鉴酒会,想搭“顺风车”进入中国市场。

    对这些人,边学道来者不拒。

    国内就是这么个情况,越多有身份有头衔的老外出席酒会,国人就越会觉得边学道人脉广路子野,不可轻辱。甚至个别心思单纯的,觉得边学道这是在“为国争光”也说不定。

    有句话说的好:来者即是客。

    9号中午,边学道做东,举办一场隆重的欢迎午餐会,以尽地主之谊。

    因为,晚上那场酒会,边学道搭台法国人唱戏,是聚在一起给媒体和外界看的。中午这场午餐会才是拉近有道集团和法国酒庄联合会以及世界几大酒商关系的重头戏。

    尽管红颜容酒庄是边学道私人财产,在法律上跟有道集团没关系,而且有道集团目前也没有涉足酒类行业,但做生意嘛,不怕朋友多,只怕朋友少。要知道,任何行业都不是完全封闭的,这些顶级酒商,关系网和触手四通八达,是极好的中间人。

    跟奥运会开幕式定在2008年8月8日晚8点一样,按照中国人的惯例,午餐会开宴时间定在中午11点18分。/p>

    现在……

    已经是上午9点25分了,边学道还在楼上没下来,连早餐都没吃。

    管家上楼偷偷看了两次,见边学道眉头紧锁,面沉似水,机灵地悄悄走开了,没敢出声打扰。

    管家下去后,把情况跟李兵和穆龙说了。

    看了看时间,李兵蹑手蹑脚地上到二楼,在门口小心翼翼往里看。

    李兵跟在边学道身边时间最久,对边学道情绪的感知也最强,只一眼,他就看出来了,果然如管家所说,边总今天心情不好,非常不好!

    这可怎么办?

    一边是老总独自坐在房间里面如寒霜,一边是酒店那边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问老总到哪儿了。

    在午餐会开始前,集团办公室给边学道安排了几个简单的会面,让他先跟法国葡萄酒协会会长、波尔多列级名庄联合会主席、世界几大酒商负责人见一面,以示尊重。

    没想到,原定边学道9点15分到达酒店,可是过了10分钟了,还没看到人影。

    在酒店负责招待的廖蓼、傅采宁等人着急了,东道主姗姗来迟,于礼不合啊!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楼下几人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看着墙上钟表的分针指向“6”,李兵一跺脚,决定宁可被边总骂一顿,也得提醒他必须出发了。

    没想到,李兵才迈步,就见边学道面容平静地走下楼,一边走一边问:“拿回去修改的礼服送来了吗?”

    ……

    ……

    5分钟后,黑色奔驰S600防弹车驶出万城华府小区,S600后面跟着一辆奥迪A8,以备不时之需。

    车里,李兵开车,穆龙坐副驾驶,边学道一个人坐在后座。因为边学道没吃早饭,管家让保姆用餐盒装了几样点心放在边学道手边,让他在路上垫两口。

    怀疑早上是管家和李兵胆小怕事,所以上车后穆龙一直在注意边学道,结果发现他根本没碰食物。

    职业特性让穆龙有着常人没有的第六感,他敏锐感知到坐在后座的老板身上辐射出一丝透骨凉意

    杀过人见过血的穆龙知道,这是杀意。

    老板动了杀机,起了杀心!

    对象是谁?

    ……

    ……

    一脸平静的边学道心里确实杀机汹涌。

    杀机的源头不是替马成德报仇,而是祝海山这帮子孙的行事风格太操蛋。

    马成德兢兢业业为祝家服务了20多年,功劳苦劳全占。

    祝海山打天下,他跟在身旁冲锋陷阵;祝海山退隐五台山,他跟着削发为僧;祝海山去世后,他孑然淡出在法国养老。

    劳苦功高就不说了,忠心耿耿也不说了,人家都彻底淡出了,你们还想怎样?

    结果呢……

    祝家人还想要马成德的命。

    真的是因为马成德倾向于祝老大一系吗?还是因为马成德知道祝家太多机密必须灭口?

    到这时,边学道终于意识到,自己还是把祝家这帮豪门子弟想得太简单了。

    当初面对祝海山时,他把祝植淳表现出来的品质当成了祝家子弟的“人品平均值”,以为就算差一点,也不会差得太多,现在看来大错特错。

    保驾护航?

    合作共赢?

    以祝家人对待马成德表现出来的操性,根本是竖子不足与谋。

    看看马成德,再想想自己……

    祝家子弟将鞠躬尽瘁几十年的家臣视为可以随意烹杀的老狗,自己就算披肝沥胆为祝家保驾护航,若干年后,会不会是祝家人眼里的另一条老狗?

    不!不!

    自己跟马成德有区别!

    自己身上的肉比马成德肥多了,没准祝家人现在已经在琢磨宰了自己吃肉。

    边学道越想越杀机盎然。

    拿了祝家的,他可以还回去。但若想仗着祝海山的恩情,让他打不还手,任人宰割,那特么是做梦。

    此外,欠祝植淳的人情,可以慢慢还。

    唯一还不了的,是祝海山的恩义。

    可是恩义不还也就算了,自己能对祝家下死手吗?

    哎……

    在这一瞬间,边学道一下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祝海山去世前对他种种“比亲儿子还亲”的宠遇,既是出于“同类”的惺惺相惜,还出于对自己子孙行事作风的清醒认知。

    祝海山也许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所以他寄希望用自己的恩义,化解边学道的杀机,让他别对祝家斩尽杀绝。

    这一切都因为祝海山不知道边学道的确切重生日期。

    祝海山自己穿越了一甲子,他想当然地以为边学道也差不多。

    在祝海山想来,就算边学道穿越50年,那也已经到2050年了。

    身为一个穿越者,没有人比祝海山更清楚一个政治永远正确,经济永远占先机的重生者的发展潜力和可怕之处。如果边学道想对祝家斩草除根,几十年时间,足够他灭绝祝家血脉。

    所以他对边学道施以恩义,让边学道念及他的恩义,手下留情。

    这一切,都出于祝海山在暗处对边学道为人的观察,在他看来,边学道身上最明显的性格特点是八个字——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正因为“有仇报仇”这个判断,所以祝海山没对边学道进行“肉体毁灭”。

    祝海山一辈子信佛,佛理没让他“放下屠刀”,但让他明晓“机缘气运”。

    他知道,边学道这样的人能存在本身就是逆天之事,他若不该死,是杀不死他的,反而会招来他不死不休的报复。这样一来,就又绕回到前面那个判断:如果边学道想对祝家斩草除根,几十年时间,足够他灭绝祝家血脉。

    车里,边学道同时想明白了马成德。

    马成德到死都在对祝海山尽忠!

    没错,就是在尽忠。

    不用继续怀疑,马成德肯定是真的死了,因为他在“死谏”。

    马成德在祝家服务了20多年,就连美国的毕格罗要找祝海山都知道先联系马成德,可见这个人在祝家内外的影响力。

    马成德的死,不会如表面上这般无声无息,在一定层面,应该是“地震级”的。因为偌大的祝家,产业遍布四海,所有这些产业的掌舵者和管事人不可能全姓祝,肯定有外姓人。

    而如果马成德这个在祝家混得最好,并且已经淡出的外姓人都被姓祝的“走狗烹”了,其他外姓人会怎么想?在这种情况下,就算祝家人还想继续内斗,恐怕也力不从心了。

    在边学道看来,马成德肯定知道祝家有人要对他出手,反常地用红油笔在宣纸上写字,就是强烈的暗示。但他坦然赴死,是希望自己的死能让祝家一些人清醒过来,最起码让祝家暂缓内斗,给祝老大整合的空间。

    知道有人要杀自己,还把自己送到刀锋前,很多人一定想不明白这里面的逻辑,所以马成德说了那句“不求人知我”。在祝海山的影子里活了一辈子的马成德,临死之前,骄傲了一把。

    而后半句“当知为谁来”,则是说给边学道的。

    “厚德载物”四个字,配合半句“当知为谁来”,其实是在提醒边学道,让他记起是谁把“厚德载物”四个字送给了他,让他忆起跟祝家上一代的香火情,让他别对祝海山留下的祝家下死手。

    给边学道示警,让边学道手下留情,这是马成德能做到的极限了,因为现在的边学道已经是“一方豪强”,不可能对别人唯命是从。

    而之所以又是字又是诗,弄得云山雾罩的,因为马成德是被动一方,他知道祝家有人要除掉他,但不知道对方会不会临时改主意。

    如果他把想传递的意思直接写在信里,等边学道看到了,祝家那头却收手了,到时岂不是一场笑话?所以还是模棱两可一点最保险。

    手指轻轻摩挲真皮座椅,边学道越想思路越顺畅。

    马成德让陆文津送信示警,其实是“托孤”。

    祝植淳说过,马成德曾有一子一女,女儿在国外留学时死于车祸,儿子攀岩时死于意外,家里只剩下外甥陆文津这一个亲人。祝家已经不能依靠,自己就成了最好的投奔选择。

    一空,一空,一切皆空。

    也许在五台山上时,了无牵挂的马成德就已经看破了红尘生死之事。

    边学道更是腹黑地想……

    跟国家崛起一样,任何家族的崛起都不会是风平浪静的。

    马成德一对儿女全死于意外,会不会跟他为祝家冲锋陷阵有关?真要是那样,现在祝家人这样对待他,说马成德心灰意冷也一点都不夸张。

    不过想想祝海山那波澜壮阔的一生,马成德陪在祝海山身边20多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也算不虚此生。

    S600拐了几个弯,减速,挺稳。

    李兵在后视镜里看着闭眼沉思的边学道说:“边总,到了。”

    边学道睁开眼睛,整理了一下衣领袖口,满面春风地说:“客人们估计都等急了。”

    看见边学道的样子,穆龙彻底明白了为什么边学道这么年轻就混成了成功人士,这是正宗的“身怀杀心笑脸迎人”。

    ……

    ……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按照打赏顺序,这一章为起点盟主【谢品双】加更。欠另外几位盟主的更新,都在我的小本子上记着,会努力还上。)

    ……手机用户请访问m.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