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俗人回档 > 第104章 情满北戴河

俗人回档 第104章 情满北戴河

    熟悉边学道性格的几个人知道,今晚是今晚,下一次再想让他喝酒,估计得等他结婚,或者自己结婚了。

    从边学道给他自己倒酒开始,坐在旁边的单娆先是侧身奇怪地看着他。

    看见边学道端着酒杯站起来,单娆的眼睛越睁越大,嘴也吃惊地微张。

    听到边学道说的话,单娆不敢相信地用左手虚捂着嘴,眨着眼睛,一下看看苏以,一下看看李裕,似乎想从他们的表情上判断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然而,除了夏宁,大家的表情都跟她差不多。

    边学道和单娆的海边定情宴,从开始的第一秒就直接进入高潮。

    边学道的言行里有一个大家都懂的定义,虽然这次旅游是边学道掏钱,但他把大家能来视为给他和单娆捧场送祝福,这就让人受用多了。

    大家都怕边学道喝了几杯后故态复萌,死活不喝,一个一个抢着跟他单喝一杯酒。

    单娆笑眯眯在一边看着,不劝也不帮,她的心里已经彻底美开了花。

    就算边学道花钱把这些人请到三亚、请到马尔代夫、请到夏威夷去,在这些人的心里,估计也没有边学道破戒喝一口酒更震撼,更能说明单娆在他心里的地位。

    之前两人一直在一起,边学道从没跟她说起这个决定,显然是想给她惊喜,单娆觉得边学道实在是有情趣。

    这个时候,天已经全黑,附近只有几处海鲜大排档灯火通明。

    不远处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的地方是白天热闹的海滩,视线再远处,传来哗哗声的,就是藏着无穷无尽力量的汹涌大海。

    脚下二层的喧闹声远超三层,坐在三层,竟然颇有点闹中取静、众醉独醒的感觉。

    可惜边学道他们这顿酒喝得极猛,酒过三巡,几个酒量不好的,比如童超、杨浩,已经坐一边歇着去了。

    见边学道有点招架不住了,单娆开始发威,李裕、于今、孔维泽直接被边学道和单娆的接力赛放倒,只有陈建生猛非常。

    可是喝到后期,看着单娆越喝越亮的眼睛,陈建心里也有点打鼓,心说这小妞从小是用药酒泡起来的?

    两个小时后,第一波倒下的战士纷纷苏醒,大家不再拼酒,转而聊天吹牛

    于今在酒桌上问边学道:“边哥,等我以后有钱了,在这儿盘一个这样的大排档,是不是也够生活了?”

    已经醒酒的边学道四下看了一眼说:“未必,于半年歇半年,淡旺季太明显。一个月赚别处两个月的钱是闹个平,赚别处三个四个月的钱才有搞头。”

    于今说:“细水长流啊,只要海还在,就有人来。”

    李裕说:“那不一定,各地沿海都在开发,再说,遇到天灾人祸呢?”

    于今梗着脖子说:“那这天灾人祸得够级别才行。”

    李裕坏笑着问:“小行星撞击地球够么?不够的话太阳变成黑洞了够不?

    于今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说:“够不够先不讨论,我就知道我得跟你喝一杯。”

    跟李裕喝了一杯酒,于今扭头跟李薰说话:“你得管管你家李裕,这小子的爱好太不靠谱。”

    李薰眨着眼睛问:“他怎么了?”

    于今说:“这小子没事爱看鬼片恐怖片你知道吧?”

    李薰诧异地看了李裕一眼:“是吗?不知道啊”

    于今这下立刻找到倾诉对象了,做出抹一把眼泪的样子说:“你是不知道啊这小子没事儿就在寝室用电脑看鬼片,里面那个动静啊,那个配乐啊,一惊一乍的,老吓人了啊我平时不太在寝室住,就封校时和期末住了一阵子,都快让他治疯了。”

    “还有啊”于今接着控诉:“你没听过他的叫床铃声呢吧?呃……叫起床的铃声……”

    正聚精会神听他说话的李薰根本没听出于今话里的语病,只是摇头。

    于今说:“这小子弄个破手机,从网上下载了个铃声当闹表,我的天啊,你知道他下载的啥吗?他下载的老版聊斋片头曲,就是……”说着于今捏着根筷子,学聊斋片头拎灯笼的老头,“就是,呜……呜……呜……”

    于今这几声学得百转千回,深得其中三味,酒醒得最慢的杨浩正靠在椅子背上半睡半醒,直接被他“呜呜”出一身白毛汗,扑棱一下从椅子上坐起来,嘴里喊着:“什么玩意?什么玩意?”

    看见身旁李薰不可思议的眼神,李裕咬牙冲于今说:“再说我坏话我亲你了啊”

    这一晚,酒酣人尽兴。

    之后两天,北戴河下起了雨。

    第三天中午,大家顶着小雨去海边玩了一把雨中漫步,第四天早上开始,雨大得连门都出不去了。

    直到傍晚,漫天的雨停息了,停的好突然,就像有人一下切断了雨水的开关。

    随着红红的夕阳从天边的云层里探出头,把带着暖意的金光洒在还滴水的屋檐上,洒在于净的马路上,洒在寂寞的沙滩上,人一下子像出洞的蚂蚁,从各个旅馆里走出来,穿着拖鞋、带着泳帽、背着泳圈,向海边涌去。

    沙滩上立刻就热闹起来。

    奔跑的孩子,携手的情侣,戏水的老人,一切的一切都那么生机盎然。

    和大家稍稍拉开点距离,边学道牵着单娆的手,就这样走在沙滩上,偶尔会被扬水嬉戏的孩子把海水弄到衣服上,两人一起笑着跳开。

    脚下的沙子是暖的,周围的海风是咸的,牵着手走的两个人,心里透着一样的甜。就在两人走到无声浪漫处,单娆手包里的电话响了。

    看到号码,单娆紧走几步,来到沙滩边缘人少的地方,接起放到耳旁:“姑,想我了?”

    “你在哪?”

    “……”单娆还在想怎么说。

    “你没回家,我打过电话了,你在哪?”

    “我回学校了。”

    “半小时后你用寝室电话打给我。”

    单娆知道瞒不住了,想想说了也没什么,“姑,我没回学校,我和同学在北戴河呢,过两天回学校。你听……”单娆向海边走了几步,举起电话:“我现在就在海边”

    “你啊……先这样吧,你跟家里说一声。”

    见单娆收起电话,边学道走过来,问:“没事吧?”

    单娆笑着说:“没事,我又不是小孩子。”

    晚上,买了几兜海鲜,李裕找了一户人家帮着做。

    就在门口路边摆上一张桌子,在黄色的路灯下吃最原味的海鲜。

    李裕找的这户人家是宾馆里的人推荐的,据说收费便宜,味道正宗。一家五口人,老头老太太旺季的时候都在外面卖饰品杂货,大儿子开出租,儿媳妇和小女儿在家帮人做海鲜,客人多的时候,老太太也会回家帮忙。

    这家的小女儿,2、6岁的样子,眉目清秀,穿着白衬衫牛仔裤,人很勤快,送菜盛饭都是低着头,不太爱说话。

    跟边学道他们报菜名,商量怎么做的,都是儿媳妇在张罗。

    菜上齐之后,儿媳妇进屋休息去了,白衬衫搬个凳子坐在门廊里,用nP-听歌,眼睛看着门外的一伙年轻客人,需要盛饭添汤的时候,冲她一挥手,就会摘掉耳机过来帮忙。

    这顿饭大家主打是尝鲜,几乎没怎么喝酒。

    单娆眼尖,发现白衬衫几次过来送东西都会很隐蔽地瞟陈建一眼,找了机会,单娆在边学道耳旁说:“陈帅哥把对面那女的魂都勾过来了。”

    边学道在单娆耳边说:“这是一定的,要不是苏以在旁边,这几天光在海边,老陈就好几拨艳遇了。”

    单娆问:“你一直跟我在一起,怎么知道?”

    边学道说:“孔维泽说的。”

    单娆“切”了一声:“耳目还挺多。”

    边学道笑呵呵的不说话。

    钱是跟白衬衫结的,临走,白衬衫给大家发了几张名片,上面写着“孙家馆”,有意思的是上面除了印着固定电话,背面还手写着这家人不同的电话。

    李裕手里名片写的是大儿子的手机号,可以约出租车。

    边学道手里名片写的是老头的手机号,可以约出海打渔。

    陈建手里名片写的是白衬衫的手机号,可以约做海鲜,上面留有白衬衫的名字:孙佳秀。

    李裕瞥了一眼陈建手里的名片,跟边学道交换了一个颇有意味的眼神。

    一客不烦二主。边学道一行人老早就想去鸽子窝看日出,但连着几天雨,始终没成行。大家已经商量好,要是明天晴,就一起去看日出。

    边学道跟孙佳秀说:“你帮着跟你哥哥约一下,如果明天晴,就早上4点2到右边不远的海鹏宾馆接我们,一个车肯定不够,我们2个人,其他车让你哥看看能不能帮着联系一下。”

    说着边学道扭头,跟陈建说:“二哥,把你电话留一下,我和李裕早上犯懒,这电话你接吧。”

    孙佳秀看着陈建说:“好。”

    回去的路上,单娆掐着边学道的肋骨说:“你于什么?小心我告诉苏以。

    边学道说:“姐姐,松开……松开……肯定青了。”

    单娆看着边学道,手上不松劲儿,“说,为什么让陈建跟那女的联系?”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