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俗人回档 > 第135章 来自红色马3的灵感

俗人回档 第135章 来自红色马3的灵感

    身边的事告一段落,边学道给吴天打了个电话,说想去他的室内足球训练场看看。

    电话里吴天的声音哑哑的,似乎正在感冒。

    跟李裕开车到训练场时,边学道看到了脸色惨白的吴天,和愁眉不展的刘毅松。

    一问才知道,训练场的经营十分惨淡。而且前不久,吴天的合伙人出车祸住院了,对方拿不出钱来贴补训练场,吴天又在昆明花了个底朝天。

    最近吴天和刘毅松正张罗卖两个皇马签名足球救急,可打听的人多,真掏钱的人少,而肯出钱的又达不到两人的期待价位。

    眼看着训练场就要支撑不下去了,吴天一股火病倒了,这两天刚刚能下床,就过来想办法。

    边学道没想到训练场惨到这个地步。

    他四下仔细看了一圈,面积很大,他甚至觉得,这么大面积就在中间建了两个足球场,四周空荡荡的,实在太浪费了。

    从训练场各处很花心思的细节上看,吴天当初真的是想好好于一场。

    边学道问刘毅松:“这是个进钱的买卖,顶天是不赚钱,怎么就愁成这样

    刘毅松说:“哎,房租啊”

    边学道听吴天说他踢了好多年职业足球,觉得肯定赚了不少钱,理所当然地以为房子是他的,没想到居然是租的。

    边学道问:“这么大面积,一年租下来多少钱?”

    刘毅松说:“还真不贵,因为位置比较偏,一年18万。”

    别人不知道,边学道知道,再过七八年这里会发展成货真价实的开发区。

    到时候不但一点都不偏,很多公司、企业都会入驻,附近最少会开发出l6个高层楼盘。而且就在训练场周围,产生了集聚效应,好多运动馆都开起来

    十年后,这里是松江市独一份的运动馆集中地。

    想到这儿,边学道随口问了一句:“要是买下来得多少钱?”

    刘毅松看着走在前头的吴天说:“这个我还真没问。”

    边学道扬声问:“吴哥,这个场地盘下来得多少钱?”

    吴天恋恋不舍地看着四周说:“我就知道当初开盘时,20万成交的。估计现在,最少140万。”

    “哦”了一声,边学道没再说什么。

    老实说,以204年的市场估算,这个价格比边学道预计的要低一些,但还是超出了他现在的支付能力。

    温从谦的工作室关门四个多月,边学道手头勉勉强强维持了个收支平衡,钱是一分都没攒下。

    当初吴天听他的建议,去昆明花了一笔钱,结果到现在没看到明显效益,边学道多少有点过意不去。他问吴天:“房租几个月付一次?”

    吴天说:“一次交两年的。”

    边学道坐在一边,看着场地中正在踢对抗赛的两支队伍,然后再看看刘毅松正在调教的七八个学足球的小男孩,脑海里进行着激烈的思想交锋。

    一个念头说:囤房子一样的钱,囤几个地铁房,过个五六年收益比这个强得多。

    一个念头说:搞企业搞企业能锻炼管理能力,能结交很多朋友,生活要比宅在家里的寓公丰富得多。

    一时间,边学道自己也拿不定主意。

    其实更主要的原因是,他算了一下,现在自己所有的钱都算上,不到130万。

    如果真要把场地接过来,他一定要进行改造,一些功能区要重新划分,他甚至想开辟一个带移动靶区的射箭场。

    如果不是想从兴趣爱好入手,跟两个警察加深交往、处好感情,边学道绝对想不到来看看吴天的训练场。

    他本意是想先来看看场地情况,然后跟吴天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加设羽毛球区和射箭区,具体改造费用可以他来承担,等于跟吴天合伙。

    可是看眼下的情形,吴天明显坚持不住了。

    要不要自己接过来单于呢?

    晚上回到寝室,边学道趴在床上,按照自己的构想,设计了四个改造方案

    第二天,上完课,边学道又让李裕拉着他去训练场待了小半天。

    晚上回寝室,边学道进一步改进细化了自己的改造方案。

    第三天,他又去了。

    这次连吴天和刘毅松都奇怪了。

    这小子天天来,也不踢球,围着场地四周走走停停的,还不时在本上画着什么。可任凭两人怎么问,边学道也不说他想于啥。

    边学道当然不能说,他虽然想好了改造方案,但也仅仅是锻炼一下自己的空间思考能力,离他决定买下场地或者参股还差好远,因为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没有想明白。

    让边学道一直感到奇怪的是,吴天和刘毅松都是职业足球运动员,技术和人脉没得说。之前看训练场的布置,当做室内足球场地来说,设施完全没有问题。

    前前后后,合伙人和吴天也投了不少钱在广告宣传上,怎么就惨淡成这样

    边学道意识到,这个问题想不通、想不透,他坚决不能介入。

    从寝室回红楼,离红楼还有100多米时,一个女人从边学道家的单元门里走出来,然后向家属区里面走去。

    看着女人的背影,边学道觉得有点眼熟,可一时又想不起是谁。

    见单娆的心情调整过来了,边学道决定不再藏着掖着,他在家里直接向单娆求欢。结果单娆跟他百般厮磨,可是最后阶段,说她还没准备好,可以用手帮他。

    边学道拒绝了。

    隔了一周,当边学道找到一个合适气氛,再次跟单娆提起时,单娆说她大姨妈到了。如果边学道真是个啥也不懂的小男生,也许就信了。可他本质上是一个3多岁的已婚男人,之前几次偶遇大姨妈,边学道已经掌握了单娆的生理周期。

    这次求欢之前,边学道算过了日子,除非身体出现重大疾病或者吃了药物,不然怎么算这次也碰不上大姨妈。

    可单娆偏偏告诉他碰上了。

    怎么办?

    还能脱裤子检查?

    边学道知道,陶庆网上的恶意中伤,污蔑说单娆堕过胎,让单娆的心理产生了某种变化。

    去北京之前马上就要攻陷的最后一道堡垒,现在明显用钢筋混凝土加固了,还拉上了电网,放出了狼狗,架起了机枪岗哨。

    边学道尽量装着无所谓,每天依旧和单娆双宿双栖。

    他感觉到了单娆的犹豫和挣扎,所以他在等单娆,可是等来等去,没有等来单娆的以身相许,等来了单娆奶奶去世的消息。

    边学道知道,自己想把单娆拉上床的事儿,短时间内彻底没戏了。

    花钱找人送了花圈,没有参加葬礼,他不想单娆妈妈跟别人介绍他是单娆的同学,然后被晾在一边,看别人真真假假的悲悲戚戚。

    那几天单娆根本没回学校,边学道怕她不方便,也没打电话,都是发短信问候。单娆有时候会回一条,有时候根本没有回复。

    观察了好一阵各地打击外挂工作室的风声,确定风头已过,重新租了个更隐蔽带有后门可以撤离的房子,温从谦的工作室重新开张了。

    边学道很高兴,因为他的印钞机终于再次开动了。

    为了排解跟单娆的感情难题,边学道觉得应该给自己找点事于,可他又不想跟温从谦的工作室牵扯太深,百无聊赖,就打车去了训练场。

    出租车上,听着电台找的嘉宾分析未来房市走向,嘉宾各种举例,各种政策分析,信誓旦旦说房价肯定要掉,而且很快就会发生,边学道觉得这货真是坏透了。

    车停在训练场外的路边上,边学道交钱下车,向台阶方向走去。

    一辆红色马自达-潇洒地从边学道身边驶过,错身时边学道看了一眼开车司机,豁然间,他想通了一个想了很久的问题。

    打开边学道思路的,不是红色马B而是车里的女司机。

    这个出现在训练场附近的女司机,像一把钥匙,打开了边学道创业之路上的那道紧闭铁门。

    在此之前,边学道找到了吴天经营训练场不景气的一个原因,项目单一。

    这些天边学道草拟的改造计划,也正是围绕着“不再项目单一”展开的。反正场地面积足够大,那就划分更多功能区,增加羽毛球、网球、篮球、射箭等运动项目。

    然而边学道迟迟不敢做决定,是因为他觉得还有一个关键问题他没有把握住,这个问题不挖出来,就算投资改造,也会事倍功半。

    今天,边学道想通了,训练场不吸引人的另一个原因是阴阳失调。

    吴天的室内足球训练场,只对应足球人群,指向明确,有他们职业球员的身份和经验做后盾,同时还有朋友圈的人脉捧场,按道理来说,下的是好棋。

    可是现在看,好棋变成了臭棋。

    原因就在于,一是高估了松江市内的足球人口,二是性别单一。

    不说别的,整个松江市,会来室内足球训练场踢球的女性,不会超过两只手的手指头数。

    就算偶尔去几个女的,也是陪丈夫或男朋友去的。

    训练场只有足球项目,女性去了,没得玩,只能傻看,去一次觉得无聊,下次可能就不去了。

    俗话说,男女搭配于活不累。其实不论于什么,男女搭配都是最有效率、最经得起时间检验的组合。

    工作也好,运动也罢,如果有异性在旁边看着他(她),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会觉得特别有劲儿。

    男人和女人,都会因为异性的观看和驻足,莫名其妙地产生一种欣喜感和兴奋感,继而表现出强烈的好胜心和表演欲,自觉不自觉地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给异性看。

    来训练场踢球的,当然不会都是好色之徒,但如果训练场的性别不是这么单一,在他们比赛、训练时能有女性甚至美丽女性在附近观看,他们会不会更兴奋?

    如果训练场增加一些男女皆宜的运动项目,在宣传上打一些美女牌,会不会增加场馆的客户粘性?

    答案是一定的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