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俗人回档 > 第158章 两个爹都很猛

俗人回档 第158章 两个爹都很猛

    廖蓼注意到左亨表情的变化,回头看见了边学道。

    闵传政也发现了左亨的不自然,顺着廖蓼的目光,同样看到了边学道。

    走到桌子前,边学道跟廖蓼说:“你俩先走。”

    见来的是边学道,徐尚秀直直地看着他,眼睛里复杂无比。

    廖蓼看了徐尚秀一眼,拉着徐尚秀走了。

    边学道坐在刚刚廖蓼的位置,看着左亨,好一会儿,笑呵呵地说:“好久不见。”

    左亨不吭声,闵传政说:“你叫边学道?”

    边学道说:“我就是。”

    闵传政说:“这次的事办得漂亮。”

    边学道点点头,冲着左亨说:“最好井水不犯河水。实在有什么想法可以冲我来,不要碰不该碰的人。不然的话,先例你也看见了,我保证让人回味终生。”

    说完,站了起来,刚要走又转回身,冲闵传政说:“这里的豆腐汤不错,你可以尝尝。”

    闵传政说:“我吃肉不吃素,不好意思了。”

    边学道说:“那可惜了。”

    两人目送边学道走出食堂,闵传政问左亨:“底气很足啊,什么来头?”

    左亨瓮声说:“学校备案的家庭很普通。”

    闵传政说:“那他这么嚣张的依仗是什么?两个姓王的为什么担这么大风险帮他于这样的事?”

    左亨说:“你问我,我问谁去。”

    闵传政想了一下说:“刚才是廖蓼给他报的信?”

    左亨说:“十有七八。”

    闵传政说:“想不到这姓边的魅力还挺大。”

    左亨忽然问:“他刚才说的话什么意思?”

    闵传政说:“没事,口气很大,但没多少杀气,他说的重点是井水不犯河水。不然的话,看他办事的样子,肯定是背后出刀的性子,不会提前当面警告

    听了他的话,左亨似乎松了口气。

    闵传政笑着说:“怎么,一看见他你就变样了呢?我还没见你这么怕过谁

    左亨也不隐瞒,说:“姓陶的事你也听了,你见过这么阴的人吗?”

    闵传政一脸不在乎的表情说:“这种事外面多得很,你在学校里待傻了是怎地?”

    左亨说:“那能比吗?”

    闵传政说:“都差不多,不过是早熟了一点而已。”

    左亨没说话,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从食堂出来,边学道本以为廖蓼和徐尚秀会在外面等他,结果根本没见到人影。

    边学道有不少话要问廖蓼,可他不确定廖蓼是不是跟徐尚秀在一起。

    自从跟单娆的关系更进一步后,边学道有点不知道如何面对徐尚秀,那种感觉,既像是偷糖吃的孩子面对家长,又像是出轨的丈夫面对妻子。

    所以他决定先把徐尚秀这事放到一边。就算要接触徐尚秀,也要先从廖蓼那摸清楚徐尚秀都知道些什么再说。

    回到红楼,边学道找出常用的背包,从抽屉里拿出2万,想了想又放回去66。

    说不上是论功行赏,但边学道觉得应该给王德亮和王文凯点甜头,或者说封口费。

    原本以为天衣无缝的圈套,现在看来,在几个人是同乡这个环节上还是露出了马脚。陶庆肯定是回不来了,但还是要对一下口风,避免被人有心算无心,深挖出更多信息。

    还是那家茶楼,还是那个包间。

    不等边学道把钱拿出来,王德亮从兜里摸出一张纸,递给边学道。

    边学道接过来看了一眼,说:“陶庆写的?你从哪弄到的?”

    王德亮说:“我之前也不知道他写了这个,这次他被开除,直接走了,连寝室都没回。我收拾他东西时,偶然发现的,我估计你对这个有兴趣。”

    边学道笑了笑说:“还真有用。”

    说完,边学道拉开包,把举报信塞进去,顺手把装钱的信封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推给王德亮。

    王德亮拿起信封,说:“幸亏我动作快,不然你该以为我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了。”

    边学道笑呵呵地说:“从小你外号就是鬼机灵,大家知根知底,就别跟我绕了。”

    见边学道说起小时候的事,王德亮说:“是啊,按说咱们都知根知底,可是我现在真看不懂你,从前没发现你这么风骚啊”

    边学道说:“我得神人梦中相托,说我要……哎,不可说不可说。”

    王德亮说:“靠”

    两人对坐,喝了好一会儿茶,边学道忽然问王德亮:“你情绪不怎么高?觉得心里过意不去?”

    王德亮叹了口气说:“说实话,我不同情陶庆,我觉得对不住他爸。”

    王德亮接着说:“大一入学时,我见过陶庆他爸一次,当时还是很精神一个人,前几天再见时,头发已经半白了……还有,他出门前跟我们说陶庆的东西都扔了吧,那真是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

    边学道想了想说:“你这么歉疚,不如把钱给我,我帮你去做善事……”

    不等边学道说完,王德亮双手捂兜说:“少来,没门儿。”

    临走,边学道告诉王德亮:“似乎有人顺着咱仨同乡的关系在摸这件事,你说话的时候小心点。”

    王德亮听了,全身猛地一紧,随后又放松下来:“有问题吗?就算知道是同学又能怎么样?录音是熄灯前开始的,咬死这一点,上法庭都不怕。再说,陶庆都开除了,谁还能帮他翻案?”

    边学道说:“你说的都对,这事过阵子就没人记得了,不过小心没大错。

    王德亮点头说:“我知道了。”

    在松江工大校外的小饭店,边学道等来了王文凯。

    见边学道给他钱,王文凯起初是不要的,见边学道给的很坚决,才收下了

    通过边学道的关系,王文凯已经进入到温从谦的工作室了。工作室的收入,加上他自己鼓捣网站的收入,生活十分滋润。

    最主要的是,他在工作室里接触到了好多高手,眼界大开的他,此刻信心满满,他已经开始筹划,毕业后自己开个网络公司。

    吃饭的时候,王文凯绝口不提上次帮边学道忙的事,而是反复跟边学道提起他开公司的创意,问边学道他这个主意怎么样,有没有前途,顺便问边学道对这个方向感不感兴趣,感兴趣的话,两人可以一起搞,他现在缺启动资金。

    边学道一直笑呵呵地听着,等王文凯都说完了,边学道说:“你真想搞这个公司,不要盲目弄,毕业前找机会,先去类似的公司实习一段时间,看看别人是怎么运营的,包括人员构成和市场方向……”

    说到这儿,边学道在心里先自嘲了一下:还他妈给别人上课呢,自己开俱乐部时,脑子一热就搞了,没人脉没经验,愣头青之极。

    边学道就是随意一说,王文凯却听进去了,之后都没怎么说话,一直在想事情。

    两人分开前,王文凯忽然拉住边学道,凑到边学道耳边说:“温从谦外面还有一个工作室……”

    坐在回学校的出租车上,边学道一路都在想王文凯临走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除了边学道知道的这个工作室,温从谦还有一个工作室,边学道早就有所察觉,一直没说而已。

    毕竟温从谦在两人合伙的这个工作室上,没太过算计边学道,这就可以了

    再说外挂市场这么大,多个一家两家工作室根本不影响什么。

    只是王文凯这个人,莫名地让边学道生出了戒心。

    回到学校时,天已经黑了。

    边学道心里记挂着徐尚秀究竟知道多少他给陶庆下套的事,进校门就给廖蓼打了电话,问她在哪。

    自从跟徐尚秀分开,廖蓼就在等边学道的电话,一直等到现在。

    电话里,廖蓼说:“在寝室楼下等我。”

    在廖蓼寝室楼下,边学道边想事情边等廖蓼。

    6分钟……10分钟……15分钟……

    左等没下来,右等还没下来,边学道已经打两遍电话催了,廖蓼一直说“马上马上”。

    在楼下站了足足2分钟,廖蓼下来了。

    白色衬衫,牛仔短裙,还有……黑色丝袜

    边学道瞄了一眼廖蓼披散的长发,似乎还是湿的。

    忍了好几下,边学道终于没忍住,问廖蓼:“大姐,你刚才在楼上洗头发来着?”

    廖蓼说:“啊”

    边学道说:“我在下面等了你2分钟……”

    廖蓼说:“你很着急?着急你说啊”

    边学道说:“我给你打了三遍电话。”

    廖蓼说:“打三遍你也没说你着急啊。还说呢,就为了接你电话,我电话都进水了,你说怎么办吧”

    边学道忽然觉得自己来找廖蓼就是个错误。

    两人从宿舍楼一路向外走,迎面走过来一帮男生,看穿着就是准备去打夜场篮球的。其中一个男生一路都在运球,忽然抬头看见了廖蓼的黑丝美腿,眼睛当时就直了,手里的篮球一下磕到马路牙子上,一路跳动,“噗通”一声落进了人工湖里。

    廖蓼若无其事地错身走过,然后低声问边学道:“我这么有魅力吗?”

    边学道目不斜视地说:“你还是担心一会儿别遇上校风纠察队吧”

    廖蓼说:“纠察队才不管穿什么,他们只管男女授受不亲,你不会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吧”

    边学道看了她一眼说:“我喜欢国字脸女生。”

    两人在主楼后身喷泉边的条椅上找了个地方,看着喷泉下方变换着颜色的射灯,边学道问廖蓼:“左亨在食堂都跟徐尚秀说什么了?”

    廖蓼说:“除了叫温从谦的,我猜到的他都猜到了,我没想到的,他也想到了。”

    边学道来了兴趣:“说说,他都想到什么了。”

    廖蓼把左亨在食堂说的话,大体复述了一遍。

    边学道听了,点头说:“有点道行,以前小看他了。”

    廖蓼说:“想到这个的,可能不是左亨,是跟他一起的闵传政。”

    边学道问廖蓼:“你们以前认识?”

    廖蓼说:“小时候在一个家属区住过。”

    边学道问:“他俩家里都是于什么的?”

    廖蓼看了一眼边学道,意味深长地说:“一个爸爸是副市长,一个爸爸是县委副书记,还有,年纪都不算大。”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