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俗人回档 > 第195章 分道扬镳

俗人回档 第195章 分道扬镳

    温从谦还没醒,沈馥打来一个电话,让边学道方便的时候到爱乐工作室来一趟,说准备上选拔赛的选歌和编曲遇到了点问题。

    放下电话,边学道觉得自己头发都快白了,自己怎么就忙成这样?

    沈馥整个一音乐全才,加上范红兵和唐涛,还有工作室一帮人,要自己这么个半瓶水去于吗?

    可是沈馥打了电话,边学道又不能不去。

    沈馥看起来风轻云淡的,可她看人的眼神很厉害,她生谁气的时候,就盯着人看,边学道受过两次,每次都受不了。

    把床上的温从谦摇醒,问他:“老温,我家里有急事,你想现在去银行转账,还是明天再找时间?”

    温从谦摇几下脑袋,抬头看了一眼四周环境,说:“不急,有事你先走,把房产证也带走,免得我拿回去那女人看见又生事。对了,你出去时帮我把房间定到后天,我这两天不想回去。”

    边学道轻轻叹口气,告诉温从谦“好好休息,有事打电话”,转身出门。

    到爱乐工作室时,没看到沈馥。

    边学道逮着唐涛问:“沈馥呢?”

    唐涛指了指楼上休息室说:“累坏了,刚上去休息。”

    边学道不放心。

    整个工作室差不多都是男人,还都是一些艺术范儿的男人,在边学道眼里,这行里的人花花心眼多。

    他把沈馥介绍来,总要保证沈馥的安全。

    上楼,推了一下休息室的门,没推动,里面反锁了。

    边学道抬手敲门。

    里面传出沈馥的声音:“谁?”

    边学道说:“我。”

    几秒钟后,门开了。

    边学道进屋看了一圈,说:“你继续休息吧,一会儿再说。”

    沈馥一脸玩味地问:“你刚才看什么呢?”

    边学道说:“怕有人欺负你。”

    “在这里谁欺负我?”沈馥问。

    边学道说:“没事,没事,是我小人之心。”

    沈馥挽了一下垂落的头发说:“你说这话,我怎么感觉这么奇怪。”

    边学道转移话题说:“选歌怎么了?拿不定主意?”

    沈馥忽然把手心里的东西在边学道眼前亮了一下,然后别进牛仔裤兜里。

    边学道眼睛尖,认出沈馥给他看的是一把三刃木的折叠刀。

    边学道问沈馥:“你一直随身带刀?”

    沈馥把刚躺过的沙发床整理一下说:“跟你说过的啊,从小就带。”

    边学道问了一句很多余的话:“带刀于吗?”

    沈馥笑了,看着边学道:“你说呢?”

    边学道立刻识趣地不问了。

    在楼下录音棚,边学道看到了沈馥备选的6首歌。

    看了歌单,边学道指着《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说:“用这首。”

    沈馥和范红兵凑过来看边学道的选择,然后说:“这个不好演绎吧?”

    边学道回想着周晓欧和谭维维版本的现场说:“我找下感觉,一会儿按我说的排一下试试。”

    然后扭头跟沈馥说:“沈姐,我这个版本,对你考验很大,你要有个准备

    范红兵和唐涛没什么感觉,沈馥却是第一次听边学道喊她“沈姐”,明显愣了一下,然后看着边学道说:“边小弟,有什么招儿,尽管放马过来。”

    整整一个下午,当边学道把自己心目中的编曲说出来后,沈馥和范红兵、唐涛都有点呆。边学道的编曲不算很新颖,但绝对有感染力,而且摇滚味儿十足。

    边学道问范红兵:“你们几号登台?”

    范红兵说:“初赛已经开始了。因为爱乐是老牌工作室,在圈里也算有点名气,组织方给了个面子,没让我们跟社会上和大学里的杂牌乐队一起比,直接给了半决赛资格。”

    边学道笑了,说:“呵,还是种子选手呢你们忙,我先撤了。”

    沈馥问:“你这个编曲里,还要有个男歌手,不是你来唱?”

    边学道说:“这么大一个工作室,抓个唱歌的还不容易?我真不行,我怯场。”

    沈馥说:“那不行,这里的人都有乐队分工呢。你要是实在忙,就把跟你一起搭档的那个找来吧,他应该能唱得了这歌。”

    边学道想了一下说:“我回去问问,他要是愿意,我就给你电话。”

    看了看时间,沈馥拿上衣服追了出来,跟边学道说:“不早了,我跟你一起回去。”

    边学道问:“大姐,新编的曲,你不多练练?”

    沈馥走在前头,说:“不用,在心里练着呢。”

    沈馥说到心,边学道很自然地盯着沈馥心脏的位置看了一眼,忽然注意到沈馥贴身汗衫下的胸部形状非常诱惑。

    于是他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找了个机会,又瞄了一眼。

    等他看到第五眼时,沈馥盯着他,把手伸进了装着刀的裤兜。

    第二天,边学道把钱还给了温从谦。

    从银行出来,边学道拉着温从谦,找了一个吃饭的地方。

    看边学道的架势,温从谦知道边学道有话要跟他说。

    事实上,昨天醒酒,温从谦就后悔了。

    他觉得不应该把自己和翟雨的事说给边学道,倒不是觉得家丑不可外扬,而是他怕边学道多想。

    去年这个时候,温从谦还绞尽脑汁想踢掉边学道单于,可自从那次“零点行动”之后,温从谦发现了边学道的真正价值,眼界和超前思维。

    不论边学道说的游戏公司内部眼线是真是假,温从谦都看到了边学道的过人之处。

    如果是真,那说明边学道早就埋了线,发展了关系,说明他眼光长远。

    如果是假,那说明边学道还有其他更隐蔽的信息渠道,那说明边学道背景深厚。

    这两样的价值,也算闯荡过社会的温从谦岂能不知?

    所以他才会在财务上清清楚楚,不占边学道便宜,所以他才会在边学道有求于他时,大方出手,一拿就是一百万,毫不犹豫,虽然边学道也在他那押了一套房子,但两人都清楚,那就是个形式。

    温从谦怕一向谨慎小心的边学道因为翟雨和她前夫,中断跟自己的合作关系,那样他以后就等于盲人夜行了。

    温从谦猜中了。

    菜上齐之后,边学道开口说:“温师哥,两年前的这个时候,咱两成立工作室,这两年你为工作室的业务费心劳力,我这个在一边吃现成的,先敬你一杯。”

    边学道敬的是茶,但温从谦知道边学道的意思。

    边学道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给温从谦也满了杯,说“第二杯,敬咱俩这两年的无间合作,携手开拓,并肩闯关。”

    边学道再次把两人的杯满上,说:“第三杯,敬友情。”

    话已至此,无需多言。

    温从谦放下酒杯说:“你真决定了?”

    边学道笑呵呵地说:“出了3万,赚了30万,我早就应该知足了。”

    温从谦说:“工作室需要你。”

    边学道说:“放心,以后我能帮上,我还会帮。就算跟工作室没关系了,咱俩的交情还在呢此时此地,问遍世界,也找不到第二个痛痛快快借我100万的朋友了。”

    温从谦说:“别说了,再喝一杯。”

    边学道笑呵呵地说:“这么个喝法,我很占你便宜啊”

    温从谦也笑了:“吃亏就是占便宜,喝”

    这回喝酒,温从谦很节制,一直在跟边学道交流他对外挂产业的看法。

    边学道想了好久,还是推心置腹地跟温从谦说:“老温,下面这两句话,我只跟你说一次。”

    温从谦放下筷子:“你说。”

    边学道说:“第一句,用你手里的钱,尽快开发新的收入来源,实在找不到,你可以投资房产,我看这两年房价一直在涨,如果你手里攥着几套繁华地段的门市房,只要不碰赌和毒,下半辈子就算什么也不于,靠房租你也能衣食无忧。”

    温从谦点头。

    边学道说:“第二句,若是真爱,就算有万难,你也应该尽快跟翟雨结婚。若是没了感觉,趁早给她一笔钱,明文写一份分手协议,各自开始新生活。兄弟说一句过分的话,若翟雨是丧偶,你可以放心跟她结合,可翟雨前夫还活着,你一定要三思。”

    边学道劝温从谦三思的时候,关岳正在快餐店里劝坐在对面的关淑南三思

    自从行里换了行长,关淑南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

    内部考核什么的都是毛毛雨,主要是最近行长赶鸭子上架,硬让关淑南于客户经理。

    关淑南是真不明白,不过是在行长办公室里拒绝了新行长毛手毛脚,至于这么难为自己吗?

    看这架势,是打算把自己架在火上烤,然后扫地出门。

    关岳问:“他给你派了多少揽储任务?”

    关淑南说:“第四季度要拉106万。”

    关岳一下眼睛睁得老大:“多少?106万?以前你每月不是3万吗?”

    关淑南说:“这不是调岗了吗?”

    关岳说:“调岗也不能差这么多吧?”

    关淑南说:“有意让我完不成,当然往高了定。”

    关岳劝关淑南:“姐,要不申请换个行吧?”

    关淑南说:“已经打报告申请转行了,可是现在的行长压着不同意,我也没办法。”

    关岳说:“操,这么孙子?”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