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俗人回档 > 第279章 姑父放心

俗人回档 第279章 姑父放心

    北京,中海凯旋。

    边学道有房子的钥匙,可是到楼上才发现,房门是敞开的,樊青雨正指挥工人从屋里往外搬东西。

    这段日子,单娆已经知道了樊青雨和詹红的关系,她也没深想,不知道纯粹是巧合,以为是边学道有意照顾詹红家亲戚生意。

    不过戴玉芬知道后,就有点多心。

    自从知道女儿挑的这个女婿的身家后,戴玉芬的想法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拒绝到接受,从无所谓到十分在乎。

    家族里眼界最高的许必成都肯定了边学道的能力和财力,边学道出身的平凡和父母的普通就不再是问题,在戴玉芬眼里,两家现在可以说是门当户对了,当然,如果边学道继续成长下去,可能对方还会高上那么一点点。

    然而戴玉芬相信自己女儿能搞定边学道,就像她搞定自己和她爸爸一样。

    可是前提是,在结婚前,把对女儿的潜在对手全部扼杀。

    看见樊青雨,戴玉芬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舒服。按说樊青雨的样貌气质,虽然不赖,但跟单娆比还是有差距的。可是戴玉芬听过太多男人有钱就学坏的例子。

    她想的不是边学道怕找个男设计师,自己母女不安全,她想的是边学道会不会跟这个看上去秀里秀气的女设计师有点什么。

    心中有了成见以后,戴玉芬看樊青雨怎么看怎么不爽。

    单娆平时上班,都是戴玉芬跟樊青雨沟通怎么装修,这下问题就出来了。

    樊青雨执行的是边学道和单娆选定的方案,可是戴玉芬的审美跟年轻人明显有代沟。她总是在现场要求樊青雨按照她的想法改动设计,这样一来,樊青雨就很为难。

    理论上她应该听戴玉芬的意见,可是改动之后整个空间功能布局就乱了,整体风格也不伦不类,没办法,樊青雨只能给单娆打电话,单娆来了之后,让樊青雨坚持原始设计方案。

    好几次,戴玉芬拉着单娆在门外嘀咕,最开始她劝单娆换个设计师,后来就直接跟单娆说出自己的担心。

    单娆听了,哭笑不得,跟戴玉芬说:“妈,学道在松江上学,咱们在北京装房子,你说的根本就是没影的事。再说,假如,假如他俩有什么,他藏都藏不过来,怎么会把人往家里领,给咱们装房子?”

    戴玉芬听得将信将疑,拉着单娆说:“我跟你说,你得抓点紧,这小子年少多金,你俩又两地分居,等他毕业,就把婚结了。”

    单娆听得脸都红了:“妈,你说啥呢,啥两地分居……”

    戴玉芬一巴掌拍在单娆胳膊上:“跟你老娘就别装了,我跟你说正经的呢

    樊青雨这事揭过去了,戴玉芬还是病了。

    她得的是心病,准确说是上火了。

    樊青雨按边学道的授意,力求低调的品质,同时因为在冬天装修,边学道特别强调了环保,他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留给了樊青雨,告诉她必要的时候找他谈。樊青雨把边学道的要求跟单娆提了,单娆也赞同。

    于是,为了追求环保,樊青雨在用料上比较讲究,她有心把这套房子做成自己职业生涯中的一个样板间。

    可是看着樊青雨的花钱法,戴玉芬受不了,她和单娆爸爸半辈子攒出来的3多万,估计连半个房子都装不完。

    她跟樊青雨提意见,樊青雨就把单娆找来,单娆来了,就支持樊青雨,一来二去,戴玉芬心情不好,加上不太适应北京冬天的气候,就病了。

    生病前,戴玉芬自作主张进了一批木板。

    边学道上楼时,看见的正是樊青雨让工人把这批甲醛不达标的木板往屋外搬。

    边学道进屋看了一圈,说了几句感谢樊青雨的话。

    边学德和林琳在房子里四处看,一会儿问边学道这房子多少米,一会儿问这房子什么时候买的。两人现在的年纪和人生阶段,对房价还不是特别敏感,压根没问边学道这房子多少钱。

    晚饭是边学道在房子附近找的饭店吃的。

    单娆来的有点晚,她是带着礼物来的。

    单娆送给林琳一条围巾,送给边学德一个打火机。

    把礼物递给两人,单娆说:“第一次见面,也不知道你俩喜欢什么,随便买的,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加一起还不到30就是我一个心意。”

    边学道接过单娆的包和外套,帮她拉开凳子,跟单娆说:“你这是下班去买东西去了?实在亲戚,不用这么客气。”

    单娆明媚的笑眼瞪了边学道一眼,不理他,看着边学德和林琳说:“别听你哥瞎安排,装房子有设计师和施工队,你俩这次来,就好好玩一玩转一转,等周末我休息了,我带你俩吃点北京特色小吃。对了,住的地方安排好了吗?

    边学德和林琳完全被单娆的气势压住了,傻呵呵地看着边学道。

    单娆一看就知道还没安排,说:“你哥心粗,来之前我帮你们定了一个宾馆,不远,吃完饭我带你们过去。”

    边学道给单娆倒了一杯热水,说:“先喝口水,压压寒气,别的吃完再说

    林琳和边学德边吃饭边偷偷观察坐在对面的单娆,一个在心里服气,一个在心里赞叹。

    林琳服气,因为她从单娆身上看到了明显之极的差距,她自己跟单娆的差距,关姐关淑南跟单娆的差距。不仅仅是样貌谈吐上的差距,还有一种很微妙,说不上来,但确实存在又很关键的差距。

    一直到来北京第七天,林琳才想到一个合适的词形容这种感觉:层次。

    第一次见到单娆,单娆明明穿的很普通,就是大街上经常看到的女式外套,发式也很普通,就是简简单单的马尾辫,全身没看到任何饰物,甚至脸上都看不到化妆的痕迹,但看她语笑晏晏,偏偏隐隐透出一股富贵气。

    再看着单娆见缝插针地给边学道夹菜倒水,边学道也一改跟别人在一起时的神情态度,林琳知道自己当初试图帮关淑南的想法太幼稚了。

    幸亏陷得不深,不然得罪了对面这个女人,这次的好机缘就会如手中细沙,无声无息地溜走。

    至于边学德,他的感觉就直观多了。对面这个准嫂子,好看,有气质,会说话,尤其是那对眼睛,看人的时候,似乎能看到骨头里。

    边学道来的路上已经跟边学德和林琳说过,不要主动跟单娆提砸车的事,就算说,也由他来说。

    好在整顿饭,单娆都在说房子该怎么装修,不停问边学道的意见,说一会儿,就会跟边学德和林琳找点事来聊,渐渐把两人也带进他和边学道的话题中,一点不让两人觉得被冷落了。

    把边学德和林琳安排在宾馆,单娆拉着边学道走出来。

    边学道问:“咱俩住哪?”

    单娆挽着边学道胳膊说:“先陪我走走,一会儿回五道口。”

    “五道口?”

    “嗯。”单娆说:“我妈觉得在我姑家住着别扭,我就带着她住到五道口的一个房子里了。既然有房子,就没必要在外面再租房子,你说是吧。”

    边学道说:“完成正确。”

    单娆说:“你想往哪走?”

    边学道说:“这里我不熟,你领路。”

    看到一家咖啡店,边学道拉着单娆走了进去。

    等咖啡的时候,单娆问边学道:“你真让他俩帮着监工?我看他俩还都是孩子,能懂啥?。”

    边学道笑了一下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再说也没比咱两小几岁,把他俩留在这帮你,你观察一段时间,要是不行,我就调走。”

    桌子底下,单娆用鞋踢了边学道脚一下,说:“你这不是让我当恶人嘛还没过门就得罪小叔子两口子。”

    边学道听了,哈哈一笑说:“怎么,着急过门了?”

    单娆看着边学道眼睛说:“你看着办。”

    边学德和林琳算是正式交给单娆了,跟三个人,该交待的边学道都说了,能处成什么样,看三个人的气场合不合吧。

    越过单娆,边学道单独约了许必成。

    头两天,许必成都有约了,第三天,两人才见面吃饭。

    见面的时候,边学道直言不讳说自己在松江势单力孤,想求许必成介绍点官场上的朋友给他认识。

    许必成听了,没有直接表态,问边学道:“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边学道给许必成倒了一杯茶,把边学德挨打、自己砸车还有后续一些情况简单说了一遍。

    听边学道说完,许必成沉吟半响,问:“之前有旧仇?”

    边学道说:“没有,纯属偶然。”

    许必成说:“我看新闻,见你在松江混得风生水起的,就没多问,想不到你那边这么困难。这个,确实是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哎呦你看看……”

    边学道听了,心领神会,端着茶杯站起来,冲许必成说:“姑父放心,我肯定好好待单娆。”

    如果之前的别墅和股票是一种利益同盟,边学道这一声“姑父”喊出来,他和许必成就结成了另一种同盟——血缘同盟。

    这种同盟不见得比利益同盟牢靠,但粘连性更强,而且无论多强势的人,对亲属关系的亲近感都比较强。

    好多人,每每有好事,第一反应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亲属,就是自己人的田。

    听见边学道叫他“姑父”,许必成爽朗地笑了出来,点头说:“好。”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