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俗人回档 > 第1032章 吉日

俗人回档 第1032章 吉日

    2008年8月16日,农历七月十六,星期六,晴。

    因为这天是“双日子”,而且占了三个“六”,凑成了大顺之意的“六六六”,加上正在开奥运会,全国都喜气洋洋的,所以在很多人眼里8月16日是适宜结婚的好日子。

    翻一翻黄历,黄历上面也说这天“宜纳采、订盟、嫁娶、祭祀、祈福”。

    诸般好兆头、好寓意凑在一块儿,就连日子挨着“孟兰节”都不算忌讳了,在8月16日这天结婚的新人着实不少。

    东森大学知名经济学教授严合生独子严大同的婚礼也选在8月16日这天。

    800多万人口的松江,16号这天少说有几百场婚礼,可要论婚礼排场和阵容,严大同的婚礼绝对首屈一指。

    这一切都因为严大同有一个好爹!

    严家不再是几年前的严家,严合生也早已不是几年前的严合生。

    严合生是谁?

    他的第一个身份是东森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第二个身份是北江省最知名的经济学者,第三个身份是国内几个经济论坛的客串主持人;第四个身份是“530全国哀掉日”的首倡者;第五个身份是“北江首富”边学道的老师。

    就在不久前,严合生的第六个身份也曝光了——松江新任市长许青松的同窗好友。

    严大同有这样一个爹,他的婚礼怎么可能差得了?

    更何况,家中独子结婚,亲家又是松江有名的书香世家,严合生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低调,他将自己积累了半辈子的人脉资源全动用了,势要办一场盛大的婚礼,风风光光地把儿媳妇娶进门。

    婚礼要风光,在哪里办,开什么车,这都是其次,主要看的是来宾。

    关于嘉宾……

    严合生重点邀请的第一个人是松江新任市长许青松。

    严许二人是大学同学,而且之前许青松也在大学当过老师,两人曾是同行,有过交集,所以接到邀请的许青松欣然答应出席婚礼。

    严合生重点邀请的第二个人是边学道。

    尽管严合生是边学道的老师,并且二人有一些渊源,但能否请动这个名声赫赫的大忙人,严合生心里没什么底。

    还好,边学道答应的很痛快。

    婚礼前,有道集团办公室的人主动联系严合生,问婚礼是否需要用车,说老板有交代,用车的话尽管开口。

    除了许青松和边学道这一政一商两尊大神,严合生还邀请了一堆重量级嘉宾,包括东森大学正副校长,包括松江市内另外几所高校的校级领导,包括松江教育、文化、宣传口的领导,包括严合生在经济圈里认识的一些专家学者,包括严合生在各地讲学时认识的一些明星大腕,还包括严合生的老同学老朋友老邻居……

    婚礼嘉宾名单原本是保密的,可是随着婚礼日期临近,女方拿到名单后,人多嘴杂,名单流了出来。

    “严合生真把边学道请来了!”

    “严家居然请动了边学道和许青松!”

    “认识这两个人,在松江还有严家办不成的事吗?”

    一传十十传百,一时间,严合生儿子严大同这场婚礼在一定范围内非常受瞩目。

    名单泄露的最直接后果就是严合生和亲家的电话忽然忙碌起来,各种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纷纷打来电话道喜,道完喜就开始攀关系。

    在中国这样一个人情社会,自家办喜事,没有把朋友往外推的道理,于是仅仅两天,新郎严大同就通知办婚宴的酒店,说他们家需要再加40桌。

    这40桌,有15桌是冲着许青松来的,有15桌是冲着边学道来的,另外10桌是男方严家和女方殷家“漏下”的。

    别的不说,知道市长和边学道都会参加婚礼,东森大学教过边学道的老师基本全来了。

    严合生是怎么牛起来的?

    短短几年里又是评优,又是当选院长,又是买房买车,又是上报纸,?是上电视,源头还不是在边学道的两篇论文上署了个名?

    有些事情瞒得了别人,瞒不住在东森大学共事多年的老师。

    论文发表之前,严合生算是有点水平,不然也当不上“正高级”教授,可那时的严合生中规中矩,并不出彩。

    一直到他和边学道联名的论文横空出世,这才鱼跃龙门,一下翻身。

    在东森大学内部,私下里说起严合生和边学道联名发表的那两篇论文,真真让好多人羡慕红了眼睛。

    眼红是因为大家都知道那两篇论文是谁写的。

    如果是一个普通学生,还有可能是在严合生指导下写出了那样的论文。可如果把那个人换成边学道,只看边学道今时今日的成就,就知道那两篇论文一定是边学道写的,严合生不过是搭了个顺风车。

    整个东森大学,必修课加上选修课,四年里给边学道当过老师的没有一百也有几十人,到头来,只有严合生搭上了顺风车,捞到了多少人一辈子都求不到的名利。这还是其次,最让教授们郁闷的是,因为在论文上联合署名,严合生俨然成了边学道的导师,把其他教授的功劳全掩盖了。

    难道边学道在东森大学的四年只上过严合生一个人的课?

    难道边学道是严合生一个人教出来的?

    所以……

    这次严合生摆酒,教过边学道的教授们全来了。

    无意拆台,他们只是想借机跟平时根本见不着人的边学道聊几句,提醒一下边学道:你也上过我的课,别忘了还有这么一个老师。

    这也是人之常情。

    要知道,老师可能一辈子是老师,职业大体固定了,而学生的人生却有无数种可能。所以,在学校时,学生靠老师,走上社会后,就会调过来,变成老师靠学生。

    就像当初沈馥惹上官司,正是靠她父亲沈教授找教过的学生帮忙,开出精神证明,沈馥才能顺利脱身。

    现代社会,人们不讲“事师如父”那一套了,可是老师和学生毕竟是一种关系网。无论在学校时相处怎么样,若干年后,如果当年的老师有困难找上了学生,学生大多是会帮忙的,当然,这种人情顶多能用一两次,再多,就不好说了。

    可是仔细想想,一两次已经足够了。

    人活一世,有时候一文钱能难倒英雄汉,如果在危难时能找到人帮那么一两次,人生可能大有不同。

    所以,眼看着严合生因为一个学生飞黄腾达,其他教过边学道的教授坐不住了。

    边学道上过谁的课那都是事实,不是瞎编的。

    其他教授也不指望能像严合生这样风光,他们只求以后遇到难事求助时,边学道能认他们这个老师。

    教过就是教过,几句话的事,不丢脸,而如果真能跟边学道拉上关系,那益处可就太大了。

    ……

    ……

    8月16日早上6点10分。

    有道集团司机驾驶的由两辆奥迪A8L、两辆奔驰S600、两辆凯迪拉克凯雷德、四辆奥迪A6L组成的车队来到严合生家所在的“新泰小区”,准备跟着新郎去新娘家接亲。

    车队一到,严合生立刻下楼,满面笑容地朝头车走来。

    边学道这种大牌当然不会跟着去接亲,坐在头车里的是同样上过严合生课的李裕。

    身为有道集团监察部部长,李裕起大早赶来跟着接亲,也算很给严合生面子了。

    严合生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边学道公司里用了不少东森同学和校友,所以早早就托人打听了有道集团里的“东森系”,然后找到边学道同届和附近两届相关院系的毕业照存档,把人名和样貌对上了号。

    楼下,路边。

    看见走下车的李裕,不等李裕开口自我介绍,严合生就大笑着说:“你是国贸班的李裕,我记得你!上我课的时候你总爱跟一个叫杨浩的男生坐一桌,你还逃过我的课,点名没到,我有印象。”

    跟在李裕后面下车的杨恩乔听了,在心里竖了一下大拇指:这个教授很厉害!

    见面直接喊出李裕的名字和专业,点明了两人的师生关系,接着说到李裕逃课,又轻松幽默地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只一句话,就体现出了严合生为人处事的水平。

    早已不是吴下阿蒙的李裕跟严合生握手说:“老师您还记得我这个不成器的学生,受宠若惊啊!边总一会儿就到,我先跟着师哥去接亲,有什么需要您尽管吩咐我。”

    严合生听了,亲热地拍着李裕肩膀,感慨地说:“成器,你们都成器了,看着你们一个个出息,老师这心里啊……骄傲,高兴,真高兴。”

    李裕跟着严合生上楼,看见了新郎,说了句恭喜,留下红包,在门口打了个转儿,下楼回到车里,等严家人下楼。

    他和杨恩乔足足在车里等了近一个小时,过了7点,一大帮人走出严家的单元门。

    严合生的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夫跑前跑后安排亲属上车,又忙活了10多分钟,按照事前定好的,7点18分,充当头车的红色兰博基尼启动,当先驶出小区。

    有道集团的十辆车因为颜色统一,而且绝对够档次,所以安排在了三辆跑车和两辆宾利后面,属于第一梯队。

    严家不少直系亲属都安排在了有道集团的10辆车里。

    严大同的一个堂姐和两个表妹坐在气派的奔驰S600里,跟司机问出这是有道集团的车,立刻芳心乱跳。

    其中最漂亮最活泼的长发女孩问司机:“司机哥哥,你们边老总坐过你的车吗?”

    戴着白手套的年轻男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问话的女孩一眼,点头说:“坐过。”

    女孩听了,又问道:“你们边总真人帅吗?跟网上的照片比,像吗?”

    年轻男司机笑了笑,没说话。

    想着很快就能在婚礼上见到传说中的“超级钻石男”,车里几个年轻未婚女人心里全都无比期待。

    本质上,有点姿色的年轻女人期待自己能和富豪一见钟情看对眼的心理,跟那些前赴后继进彩票站买彩票期待自己中500万甚至1亿元大奖的人是一样的。

    只能说人家有想法,但不应该鄙视,毕竟人都有做梦的权利。

    人人有梦想,人人会做梦,世上只有一种人不做梦——死人。

    ……

    ……

    同一天,有人出生,有人死去。

    同一天,是有些人的吉日,是有些人的忌日。

    天河市,徐家小区。

    大清早,小区里车越来越多,人越来越多,楼下的议论声越来越大,尤其是王家所在单元的门口,里三层外三层地围满了人。

    消防车赶到后,车里下来的消防员跟报警人和社区人员接触后,走进单元门,两三分钟后,消防员走了出来,站在楼下仰头看楼上的窗户,然后从消防车的工具箱里拿出三根撬棍,又走了进去。

    站在自家阳台上的徐康远实在太好奇发生了什么,他跟正在厨房里做早饭的李秀珍说了一声,穿衣服下楼。

    来到楼下,才感觉到空气里那股子紧张气氛。

    走到人群外围,看见两个老邻居,徐康远凑过去问道:“老李,谁家出事了?怎么了?”

    叫老李的半大老头见是徐康远,眼神有点怪,然后看着王家所在的单元门说:“王家出事了,据说是煤气泄漏。”

    徐康远听了一愣:“王家?”

    老李见了,叹了口气说:“蔡芬和王志成母子都在里面,刚才120的医生在他家门外问话,门里没有回音。”

    徐康远:“……”

    王家单元。

    站在楼道里都能闻到一股煤气味。

    王家门口,由于防盗门紧锁,急救人员无法进入房内救人。

    消防员赶到后,因为无法判断煤气泄露的浓度,怕引发火灾事故,不敢使用电锯等工具,只能小心翼翼地利用撬棍进行手动破拆。

    几分钟后,消防员成功破开防盗门,进入到屋内。

    接着,站在楼下的人群看见消防员将王家能打开的窗户全打开了。

    又过了几分钟,身穿红背心红色短裤的王志成被消防员抬下楼,装进120急救车,拉走了。

    楼下的人等了好半天也没见蔡芬下来,就拉住一个消防员问:“楼上就一个人?”

    消防员面无表情地说:“两个,男的还有气,女的已经死了,120不拉,要等殡仪馆的车……这月份这家人居然关窗户睡觉,怎么想的?看一会儿警察到了怎么说吧!”

    站在附近的徐康远听见消防员的话,好像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脑袋,蹙起了眉头。

    ……

    ……

    (抱歉,最近单位换了一把手,大洗牌,全员重新竞聘上岗,聘上的有活干,聘不上的直接待岗。事关安身立命的饭碗,事关工资待遇和职称评定,事关五险一金,老庚我上有老下有小,不能不重视,最近这些天一直在写竞聘材料,请人吃饭,活动关系,毕竟这种竞聘不在于你在台上说什么,在于台下是否活动明白了,一个萝卜一个坑,这次顺利过关的话,就能稳当两年。下周一竞聘,所以,下周会恢复正常更新,这周事太多心太乱,实在码不出来,请大家多理解多包涵。)

    ……手机用户请访问m.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