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俗人回档 > 第449章 我是至尊宝?

俗人回档 第449章 我是至尊宝?

    晶晶?

    紫霞?

    因为从关淑南那里问出了两人昨晚喝酒时都说了什么,边学道瞬间判断出单娆意有所指。

    聪明的单娆有太多话想跟边学道说,却不知从何说起。她不熟悉卢冠廷这个歌手,可她第一遍听《但愿人长久》就隐约觉得像是唱《一生所爱》的那个人,于是她让边学道又放了几遍,一直到她有了几分把握,问“这人是唱大话西游那个吗?”

    单娆所有想说的话,《大话西游》里几乎都说了。

    边学道听懂了单娆的意思,他在心里问自己:难道我是至尊宝?

    见边学道不回答,单娆又问了一遍:“你说至尊宝跟晶晶有缘分?还是跟紫霞有缘分?”

    边学道踩着油门说:“至尊宝跟唐僧有缘分,跟取经有缘分。”

    单娆说:“那个片我前后看了几遍也没大看懂,只记住紫霞一句,就像飞蛾,明知会受伤也要扑到火上,你看懂了吗?”

    边学道说:“半懂吧。”

    单娆:“说说。”

    边学道说:“山贼至尊宝有一个宿命,他必须穿越轮回去取经。在这中间,至尊宝拒绝了紫霞,他以为自己还爱晶晶,千辛万苦见到晶晶,他又发现紫霞才是真爱。”

    单娆问:“后面呢?”

    边学道说:“他爱的紫霞被抓了,要打败牛魔王救紫霞,就必须戴上紧箍咒做回神通广大的孙悟空,而戴上紧箍咒就不能有半点情爱,只有取经去。”

    单娆说:“这次太匆忙了,下次回来,我要你陪我一起再看一遍。”

    边学道看着出现在视野里的机场,说:“好。”

    单娆登机了。

    边学道抽出一支烟,又塞了回去,他想抽,但他怕自己上瘾。

    他心里十分清楚,往后的日子,今天这样的烦恼还会有。虽然单娆从一开始就知道徐尚秀的存在,但很显然,那时她只是以为徐尚秀是自己一见钟情的对象,可是今天,单娆如临大敌。

    这一天,他知道早晚会来。

    回到家,边学仁和边学义都在等他。

    调整情,跟两人打招呼,坐下,问边学义:“这趟出去都去哪?路上住宿都提前订了吗?”

    聊了一会,说到下半年和明年的规划,边学义说了一大堆,边学道只听出一点,边学义有点飘了。

    耐心听边学义说完,起身泡了壶茶,给仨人都倒了一杯,边学道说:“二哥,你的想法我都认同,但节奏需要放缓。”

    边学义蹙着眼眉问:“为啥?调整节奏?这里有不少是领导的意思。”

    边学道笑了一下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咱家在春山,没有根基,而且明面上蒙家虽然倒了,但他们家在春山扎根经营二十多年,咱们看不到的角落肯定有他们的关系网。你呢,现在关键是稳扎稳打,踏踏实实给村里人于点实事,营造口碑,让上上下下看到你的能力,至于你说的那些项目,可以搞,但不要一股脑地搞,要分批搞,先易后难,有个顺序。最简单一点,你一下把领导想要的都弄好了,以后拿什么政绩满足他?”

    边学义听了,找出烟,忽然想起四婶现在不喜欢有人在她漂亮的大房子里抽烟,马上按灭了,跟边学道重重点头说:“我听你的,你说先搞哪个?”

    边学道看着边学义问:“我记得你是高中学历吧?”

    边学义不好意思地说:“初中学历,高中读了几天就下来了。”

    边学道说:“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把学历提上去。”

    边学义两眼发蒙,扭头看了看大哥,又看向边学道问:“咋提上去?”

    边学道说:“办法很多,远程教育、成人教育、自考、电大……花点钱,找找人,很好办。”

    边学义听了,不说话就是点头,似乎在努力默记边学道说的四种方式。

    边学道说:“下半年,想弄的话,你给村里通上自来水,具体每家的安装费,看看周围村子怎么收,你呢,降个三分之一,差的钱我给你补上,咱就要这个名声。”

    边学义抬头问:“你刚说的木秀于林,我把安装费降了,这算不算木秀于林?把其他村比下去,那帮人不得恨我

    边学道拍了一下手说:“怪我,怪我,是我考虑不周,二哥行啊,人情世故看得透,这脑子够用那就这样,想降多少你看着办,我就负责出钱。”

    被边学道这么一夸,边学义高兴得脸都红了,本来觉得谈话处处受边学道压制的一点小情绪,一下缓解了。

    边学仁坐在一边,旁观者清,看出来这是边学道的谈话技巧,心里说:四叔有心计,但也就是一般人的水平,怎么生出这么个妖孽儿子?

    说到边学仁工作的事,边学道问了春山啤酒厂的情况,然后给边学仁透了个风,面对外地啤酒咄咄逼人的进击之势,松江啤酒厂决定强化战略布局,走出去收购一批小啤酒厂,利用生产线的推进,实现品牌推进,抢占市场。

    边学仁听了,迟疑地问:“你是说松江啤酒可能把春山啤酒厂收购了?”

    边学道说:“眼下只是一个战略意向,不过你们厂早联系,早下手的话,估计还是可以谈的,关键是春山政府要出面给一些支持和担保之类的。”

    边学仁说:“我跟厂领导不太说得上话……”

    边学义也说:“对,大哥就一个小组长,犯不上操这个心。”

    边学道摆手说:“我认识两个松江啤酒的股东,我帮你探探路,这事要是可行,真收购了,我跟他们要个人情,给副厂长当不嫌大,给个主任于于也不嫌小。当然,关键是大哥你得懂业务,任职前,各种程序该走还是要走的,咱别在不该摔跟头的地方摔了。”

    旅游前到松江这一趟,边学仁、边学义两兄弟都有收获,王家敏和张倩也各有收获。晚上一起吃饭时,张倩无意说起了杳无音信的边学德,王家敏这饭就吃不下了,因为跟边学德私奔的是她妹妹。

    边妈见了,给王家敏夹了一口鱼肉说:“尝尝,我有阵子没做鱼了,不知道手艺退步没有。”

    尽管边学德和王家榆男未娶女未嫁,就算私奔了也没犯什么法,可是在边家,俩人还是成了一个不光彩的标签,被人提起就摇头。

    难道大家是同情林琳吗?还真不是。

    大家就是觉得两人不般配,在一起也长久不了,平白给了外人笑话边家的笑料。

    小地方就是这样,某个人出了事,到好事者嘴里,就会变成“谁谁家的谁谁”,硬把一个姓氏的家族都捎带上。

    边学德的话题,边学道不参与。

    一是大家各活各的,冷暖自知,既然人家两情相悦,又没杀人放火,他不觉得这事有什么可批判的。二是边学道自家知自家事,真说起来,他比边学德还不如,昨晚他躺在关淑南的床上,今天上午,又和单娆一番云雨。

    一步错步步错,能怎么办?再死一次重新来?万一这次不给他重新来的机会了呢?

    吃饭的时候边学道谈性不高,不过没人怪他,大家想当然以为是刚送走单娆,边学道心里还在不舍。

    吃过饭,边学道接了一个电话,然后跟兄嫂都打了招呼,借口说公司有事,需要他去处理。出门前,他问了四人的车次和行程,说明天他送大家去车站。

    看见边学道这番言行,边妈放心了。

    老人心里最担心的,一是儿子在外面赚钱太辛苦累坏了身体;二是怕儿子有钱了染上赌和毒;三就是怕儿子发达了不认亲,让亲朋故友在背后说她和老边不会教育孩子,有钱就变脸。

    现在,边学道的表现,比他赚了大钱还让边妈高兴,因为她看到了儿子的清醒。只是边妈不知道,再清醒的人,也有糊涂犯错的时候,也有被人钻空子的时候,也有心怀失落无法吐露的时候。

    出了家门,边学道没去公司,也没去红楼,一个人开车游荡,车里放着《一生所爱》。

    下午单娆的情绪终于感染到了他。看着曾经那么阳光明媚的女人,心事重重,却小心翼翼地想尽办法暗示,不让他过于为难,边学道自知有愧。

    有愧又能怎样?

    人这一辈子,谁身上没有束缚?谁能一生念头通达无愧无欠?

    找出电话,打给徐尚秀,电话通了,但没人接。

    再打,被人挂断了。

    再打,又被人挂断了。

    边学道心里忽然涌起无限委屈,没错,就是委屈。

    他情路如此艰辛,他心事如此纷纭,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徐尚秀,可在他最想找人说话的时候,这个女人不接他电话……

    边学道红着眼睛,想要继续拨徐尚秀电话,这时,手机进来一条短信,是徐尚秀,内容:短信说

    边学道冷静了一下,回复:在哪里?于什么呢?

    徐尚秀回:寝室,给室友过生日呢,闹,电话听不清。

    边学道想了想,回:我买点水果给你送过去。

    徐尚秀回:不要,都已经吃饱了,一桌子水果没吃完。

    边学道回:我想见你。

    徐尚秀回:……不方便。

    她是真的不方便,她的脚还缠着纱布,不能穿鞋。至于短信里说的过生日,是她编的,她人在寝室,电话里说什么室友大概能听见,所以编了个理由骗边学道。

    看着短信,边学道叹息一声,回:好吧,过两天再找你。

    把手机扔在副驾驶上,伸手找烟,“嘀嘀”又进来一条短信。

    拿过来一看……

    徐尚秀:对不起,别生气。

    就这六个字,边学道的委屈和怒气一下全没了。

    这个世界的女人,除了边妈,只有徐尚秀能欺负他。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