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俗人回档 > 第1144章 上市前夜

俗人回档 第1144章 上市前夜

    香港。

    路演结束后,大部队留在丽思卡尔顿酒店,边学道乘车驶向太平山。

    上市不是一个轻松活儿,身为主角的边学道尤其疲惫,他需要一个能让自己完全放松入睡的地方休息。

    太平山顶,河东花园。

    知道边学道要来,刘毅松和曲婉让保姆将三楼主卧收拾出来,还让厨师提前煲了鱼翅汤。

    北美、欧洲、亚洲奔波10多天,边学道确实累了。

    在酒店时还不觉得,一回到家,立刻倦得不行。

    一楼客厅里,他简单跟刘毅松和曲婉聊了几句,喝了两碗鱼翅汤,便上楼休息。

    一夜无梦。

    第二天天还没亮,边学道悠悠醒来,看着棚顶,满眼恍惚。

    深深吸了几口迥异于松江和燕京的空气,他记起自己人在香港,这是在河东花园家里。

    下床穿上衣服走出门,站在花坛边扩胸远望,东边的天际处渐渐升起一抹橘红,红日正在海平线下面酝酿欲出。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脚步声。

    边学道转回身,一身白色长袖唐装的刘毅松走了过来:“边总,醒这么早。”

    边学道点头说:“醒了睡不着,正好出来看日出。”

    说完,他看着刘毅松身上的唐装问:“你这一身,是要练拳?”

    刘毅松一脸尴尬地说:“我不会打拳,都是做广播体操。”

    广播体操!?

    边学道用力忍着笑,刘毅松不好意思地说:“这身衣服是曲婉买的,她想要孩子,每天逼我出来晨练。”

    边学道收起嬉笑的表情,说:“生活稳定下来了,要个孩子挺好。”

    走到边学道身旁,刘毅松看着远处的海面说:“曲婉本来想丁克,是胡溪的事刺激了她,突然改主意想要个孩子。”

    听刘毅松说到胡溪,边学)表情一凝。

    加拿大医院里胡溪离世前的一幕幕从心底浮起,又瞬间飘散,就仿如边学道迎风撒在海里的那一小瓶骨灰,随波涛沉浮,杳无踪迹。

    刘毅松接着说道:“听说胡溪的事,曲婉连醉两天,她哭着跟我说,她真想不到当初她恨不得手刃的仇人的死让她这么悲不自胜。她说原来人冷静下来回头看时,才发现生活的可笑与可悲。她说人生的大起大落和生离死别谁都无法预知,她要给我留一个孩子,等到曲终人散天人永隔那天陪我作伴儿。”

    呃……

    老实说,今天早上边学道本来心情不错,可是才出门不到5分钟,就被刘毅松弄得很是不美丽。

    哎,眼前碧空如洗,海天辽阔,好端端的,说生离死别、天人永隔干什么?

    好在,日出了!

    一轮红日从蓝橘色的海天交接处喷薄而出,以无匹的气势坚定地升起,将耀眼的金光洒满大地人间。

    日出这一刻,脚下的城市似乎一下活了过来,边学道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他笑着打趣刘毅松:“想要孩子居然还得找一个理由,美主义害死人。”

    ……

    ……

    同一时间。

    早上6点30分,香港港岛东半山一栋9层豪华公寓顶层,祝德贞正和孟婧姞一起在东向的阳光房里练瑜伽。

    两人的瑜伽服款式差不多,可是身材就差很多。

    孟婧姞的身材实在是太好了,好到女人看到了都会不自觉地多看两眼。

    相比孟婧姞,祝德贞的身材没那么惹火,不过更修长,也更匀称。

    祝德贞的匀称是那种充满力量美感的匀称,从小到大,她最喜欢三项运动——射击、骑马、剑术。需要指出的是,祝德贞练习的剑术不是西洋击剑,而是中国传统剑术。

    不管怎么说,看看她喜欢的那一套运动,用孟婧姞的话说,搁古?妥妥一个女侠。

    现在,孟婧姞正扭头看着祝女侠拉伸出一个某些时候特别好用的姿势,笑嘻嘻地问:“你家边男神现在人就在香港,要不要我找个由头,带你去他家。”

    祝德贞呼吸均匀,目视前方,像没听见孟婧姞的话一样。

    孟婧姞轻轻撇了一下嘴:“装没听见啊!我可跟你说,过了今天,下次再想抓到他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说罢,孟婧姞换了个姿势,唉声叹气地说:“转眼过了元旦,就又涨一岁,哎,虚度……又虚度了一年啊……你说天天练这玩意解锁这么多姿势有什么用?”

    祝德贞依旧从容淡定,两眼一眨不眨,身体纹丝不动。

    见祝德贞不理自己,孟婧姞眼珠一转,收起姿势,盘腿坐在瑜伽垫上,换了个语气说:“沈馥怀孕的事你知道吧?”

    这下祝德贞终于有反应了,微张嘴唇说:“知道。”

    孟婧姞兴致盎然地看着祝德贞:“沈馥怀孕后,边学道把她像菩萨一样供了起来,派过去10多人伺候,你说这个沈大明星会不会母因子贵,翻盘上位?”

    祝德贞又不接话了,整个人躺在瑜伽垫上,右腿侧提,直到右手摸到自己的脚尖。

    看着这个自己怎么都学不会的动作,孟婧姞皱了一下鼻子:“你倒是说话啊!”

    祝德贞轻声问:“说什么?”

    孟婧姞说:“母因子贵啊!”

    祝德贞微微侧头看着孟婧姞,问道:“当初你俩在四山互相留的遗言你都忘了?”

    孟婧姞说:“此一时彼一时。”

    祝德贞微笑着摇头:“他身边的几个女人谁都可能上位,唯独沈馥不可能。”

    孟婧姞先是张嘴想说什么,忍住后,想了想说:“也对,她是最不可能的一个。”

    祝德贞转回头,看着棚顶说:“你说徐尚秀知道这个孩子后,会是什么反应?”

    ?……

    ……

    买私人飞机前边学道真没想到这个交通工具会使用得如此频繁。

    12月1日中午,他乘坐私人飞机由香港飞伦敦接沈馥。

    12月2日上午,几乎满员的湾流G550从伦敦起飞,目的地美国纽约。

    飞机上,怀胎4个月的沈馥慵懒地躺在沙发床上,似睡非睡。

    边学道坐在沈馥旁边,看一会儿手里的文件,看几眼睡在旁边的沈馥,满眼都是爱意。

    这一趟是边学道拉着沈馥来的。

    格莱美提名晚会是12月6日,智为微博上市是12月3号,看到这两个日子,边学道想都没想就给沈馥增加了一项活动——出席智为微博纳斯达克敲钟仪式。

    这个想法其实一点都不突兀。

    作为智为微博全平台“朋友数”最多的大V明星,沈馥完全有资格出现在上市现场。而且,在纳斯达克露一面,让全球投资者知道沈馥在中国乃至全亚洲的超级人气和影响力,有利于格莱美最终评奖。

    当然,更关键的是沈馥现在是孕中期,肚子里的孩子不像孕早期那么脆弱,只要避免拥挤,注意休息,出席一两个活动不会有什么危险。

    飞机上。

    边学道不知何时也睡着了。

    睡梦中,感觉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喊他的名字:“学道……学道……醒醒……去床上睡……你昨晚几点回来的?”

    咦!

    这声音……

    边学道努力想睁开眼睛,却发觉眼皮像灌了铅一样沉,怎么睁也睁不开。

    声音再次传来:“学道……醒醒啊……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尽管眼睛睁不开,边学道还是立刻确定耳边的声音是徐尚秀,而面前的场景,应该是2014年自己家里。

    这时,仿如有一道闪电在边学道脑海中划过——“要回去了吗?梦要醒了吗?”

    小心翼翼地操控眼皮,却被耳朵里瞬间涌来的各种人声、各种嘈杂、各种轰鸣冲击得猝不及防。

    就在声音即将达到耳膜承受极限时,众多声音毫无征兆地戛然而止。

    神魂归为,边学道缓缓睁开眼睛,入眼的是被金色阳光照耀的圆形舷窗。

    坐在旁边的沈馥见边学道醒来,微笑着说:“现在是下午16点35分,马上就要飞进美国境内了。”

    原来自己还在这个时空里。

    睁眼已是黄昏。

    ……

    ……

    (PS:本卷即将结束。如无意外,下一卷将是俗人的最后一卷,希望一路相伴走来的我们不离不弃,善始善终。)

    ……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