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俗人回档 > 第1200章 经济学家

俗人回档 第1200章 经济学家

    酒店大堂。

    边学道见到了沈雅安和沈雅安带来的人——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许斯年。

    许斯年是国内著名经济学者,主攻宏观经济理论研究,重视经济学基本原理,在外界以“敢言”著称,颇懂迎合社会大众心理。

    就像惨烈的战争能让一些人大发战争横财一样,全球经济危机让经济学家一下有了“用武之地”,各种演讲上课邀请纷至沓来,走到哪里都奉为上宾,酬劳就不说了,头等舱、五星级酒店套房外加助理全程贴身服务,动动嘴、列列数据、批评几句政策、说几句个人见解就赚得盆满钵满。

    不仅赚钱,声望还嗖嗖往上涨,所以最近两年许斯年极少如此屈尊纡贵在大堂等人,全都是别人等他。

    今天,边学道是个例外。

    堂堂著名经济学家在酒店大堂等边学道等了半个多小时,心平气和,毫无怨言。

    而这也正是许斯年成熟且聪明的地方,因为他懂得看人下菜碟儿。

    至于原因,其实很简单。

    边学道跟之前那些邀请许斯年讲课,求他指点迷津,寻求心理安慰的商人有着本质的不同:

    第一,边学道的财力和影响力跟那些小老板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第二,经济危机给边学道旗下企业造成的冲击微乎其微,有道集团的现金流、债权、产业布局、扩张速度全都在“优良线”以上,甚至有逆势上升的架势,这表明有道集团掌舵人边学道视野清晰、决策冷静、掌控力超强。说白了,不存在经营危机的边学道完全不需要所谓的经济学家去指点,甚至看不看得起这些经济学家都不好说。

    第三,这一趟,不是边学道有求于许斯年,而是肩负任务的许斯年有求于边学道。

    所以……

    一看见保镖簇拥下跟美国“科技大佬”马斯克边走边聊走进大堂的边道,许斯年就跟沈雅安一起站了起来。

    任谁都能看出来,边学道马斯克两人交谈时,神情非常轻松随意,一看就知道两人绝不仅仅是投资合作伙伴关系,更像是朋友。

    朋友……

    马斯克是什么人,许斯年心里十分清楚。

    马斯克这种人多么骄傲,交友条件多么苛刻,许斯年心里也十分清楚。

    边学道和马斯克的关系如此亲近,只这一点,就让国内95%的富豪望尘莫及。

    也许不止95%,就算说99%应该也没人提出异议。

    因为说到底,有实力有共同利益,就可能成为合作伙伴。

    而朋友,在实力和共同利益的基础上,还必须要价值观相近,性情相近,理念相近,达成彼此认同,然后生出亲近之心。

    彼此认同这个本身就比较难,更别说中国人和美国人之间还有一道文化差异的坎儿。

    可是很显然,边学道做到了,在生意之外,他跟马斯克私交甚笃,这说明边学道不仅赚钱有一套,在人际交往上也很有一套。

    这个就太牛了!

    如此年轻,如此“全能”,许斯年不敢想象10年、20年后的边学道会成长到什么程度。

    想至此处,许斯年的姿态越发谦恭了。

    另一边……

    车队离开沪市交大前,李兵就把沈雅安发的短信告诉了边学道,所以走进大堂后,边学道把马斯克送到电梯前,说了两句话,然后回身,朝沈雅安和许斯年所在的等候区走来。

    走到近前,边学道先伸出手,笑着跟许斯年说:“许教授,抱歉抱歉,路上耽搁,让您久等了。”

    许斯年伸出手跟边学道握在一起,棱角分明的脸上难得地露出笑容:“边总客气了,我和老沈是老朋友,这些年大家都忙,有阵子没坐下来好好聊聊天了,今天正好叙旧。”

    边学道点点头,抬手说:“上谈。”

    32层总统套房里。

    脱下外套交给李兵,边学道亲自用自带的茶具给沈许二人泡茶。

    见许斯年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洗茶,边学道哈哈一笑说:“我不会茶艺,纯粹是照猫画虎,许教授你可别有太高期待。”

    听着边学道似有深意的话,许斯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于是说:“边总还是叫我老许吧,所谓经济学家,不过是一种谋生手段,饭碗而已,当不得真。”

    边学道提着茶壶说:“许教授太自谦了。”

    许斯年摇头说:“国情所限,一些职业无法发挥出应有的影响力,加上大师寥落,才使我等竖子成名。”

    这个……

    沈雅安看向许斯年,一脸诧异。

    他跟许斯年认识多年,对方什么脾性大体了解,见面前他猜到许斯年姿态会比较低,但没想到这么低。

    主位上,听到“竖子成名”这一句,边学道把茶杯里的水全倒了,重新倒了三杯,放下茶壶,看着许斯年说:“尝尝味道怎么样。”

    许斯年拿起茶杯,先看了看茶的颜色,接着闻了一下,然后才喝了一小口,又喝了一小口。

    看着许斯年放下茶杯,边学道笑吟吟地问:“怎么样?”

    许斯年先是回味口腔里茶的后味,然后如实说道:“茶是好茶,水也不错,火候差了些,看来边总刚才说的是实话。”

    边学道听了,拿起自己面前的茶杯,看了看,没喝,放下说:“我这人喜欢听实话,也喜欢说实话。”

    “老实说,我个人对经济学界的各种言论和预测是不太感冒的。我认为,如果一线的企业家全都满心期待让二线的经济学家指导他们该怎么办企业,是很悲哀很可怕的,因为这代表了迷茫和自信丧失,这样的企业家,已经很难再带领企业走向辉煌了,因为他会对一些东西产生上瘾性的依赖,从此再难有关键的独立决断。”

    见沈雅安似乎有话要说,边学道摆摆手,接着说道:“当然,我这么说,不是全盘否定经济学家的能力和社会功能及其价值。通常情况下,经济学家的理论功底强于企业家,经济学家的全局视野也强于企业家,所以相比企业家,经济学家多了‘旁观者清’的优势。”

    “可是……”

    似乎说渴了,边学道拿起茶杯一口喝干,放下茶杯说:“跟所有人一样,经济学家也必然有其理论的局限性,有其观点的局限性,有其信息来源的局限性,有其话说三分不敢尽言的局限性,有其屁股和立场的局限性……”

    “咕噜!”

    许斯年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唾沫。

    这是一向强势的许斯年40岁后第一次被人完全压制住,气场和语言的双重压制。

    直到这时他才真正领教了边学道这个传奇年轻富豪的强势,最可怕的是,边学道强势的核心不是“我比你有钱”,而是“我看透你了”。

    边学道的“演讲”还在继续:“我见过一些人,张口GDP,闭口新自由主义,张口亚当-斯密,闭口凯恩斯,然后绕来绕去,绕来绕去,最后最后,绕到政-改上,说只要政-改,一切迎刃而解……呵呵……如果解一道难题,解题人最后给出的答案是另一道解不开的难题,这道题算解开了吗?该给分吗?”

    边学道说完了。

    几秒钟后,许斯年一脸平静地说了三个字:“惭愧啊!”

    边学道闻言,给自己和许斯年的杯里都倒上茶,话锋一转说:“唉呀,你看我,想到哪说到哪,许教授你别介意,对了,明年我想找个商学院充充电,你有什么好建议?”

    见许斯年有点失神,边学道看了沈雅安一眼,笑着说:“明晚有道集团有场酒会,许教授若是有空,还请赏脸光临,到时估计会有不少朋友非常愿意跟你聊聊。”

    边学道话音落下,许斯年脸上的表情一下变得有趣起来。

    ……

    ……

    (PS:二更送到。小说到后期,千头万绪,深坑无数,最近老庚明显感觉自己脑细胞不太够用,于是狠吃了几顿腰子食补,效果嘛,大家应该能感觉到。)

    ……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