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俗人回档 > 第499章 忘我(求月票)

俗人回档 第499章 忘我(求月票)

    李裕放下水杯问边学道:“哥,你说啥?”

    边学道说:“后天跟我上阳台唱首歌。”

    看李裕表情好像有点缺氧:“你是我亲哥,换个地方,酒吧唱行不?”

    边学道想了想,摇头说:“阳台。”

    李裕知道徐尚秀是边学道的逆鳞,所以他于脆不往徐尚秀身上扯,李裕说:“后天?时间来不及啊《再度重相逢》的歌词我都忘了,我得先练练吧,再说得有乐队吧?阳台不像酒吧,这里怎么唱都行,上了阳台,发挥不好砸音乐秀的招牌。”

    边学道说:“咱俩的歌,想怎么唱就怎么唱,谁挑这个?”

    李裕没招了,眼珠一转,接着说:“你在松江好歹也算一号人物了,上阳台唱歌,被人家拍照录像了怎么办?让人看见了好吗?”

    这话李裕只说了一半,他没说的一半是:万一单娆知道了怎么办?

    边学道却已经铁了心了:“我就一个商人,谁管得着我于啥?我占股的宾馆,我自己上去拉人气,谁能说出个不字。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我也不点名把歌送给谁,没事的。”

    李裕盯着边学道看了好几秒:“你真想好了?”

    边学道说:“想好了。”

    边学道确实想好了。

    无论未来怎么样,这次一定要亲口给徐尚秀唱一遍《再度重相逢》。

    因为他知道,等徐尚秀去了四山,这样的机会就不多了。

    尽管已经很晚了,边学道还是打电话把傅立行叫醒了。

    拿着电话听清楚边学道的话,傅立行差点心肌梗死,心说这个姓边的是哪个山上溜下来的妖孽?怎么总是想一出是一出?

    傅立行做了几个深呼吸,跟边学道说:“第一,作为老板,你不适合登台。第二,今天才复演,这一个月的节目单都定好了,你这么插进来,后面的顺序就乱了,包括人员安排和机票日期什么的。第三,阳台音乐秀这个牌子刚刚竖立起来,你确定你的水平不会砸招牌?”

    傅立行跟边学道相识的早,说话一向不客气,边学道也不以为意,他笑嘻嘻的一项一项解释,傅立行听完后,依旧明确地说:“我个人不同意,不过如果你坚持,我保留意见。”

    边学道听了,立刻打蛇随棍上:“老傅,商量个事,明天呢,你找人把主阳台两边的小阳台收拾一下,然后跟大街管理处提前打个招呼,后天用那两个阳台装乐队……”

    傅立行听了,调门一下高了两度:“不行,要说你去说,管理处那帮人生怕咱们的音乐秀弄出什么事故,天天巴不得停演,怎么可能同意再加两个阳台?再说了,就是玩个票,弄这么大阵仗于什么?那两个阳台开了,以后的歌手也提要求开怎么办?”

    两人拿着电话吵了足有半小时,最终还是傅立行屈服了。

    傅立行把该表明的态度和可能产生的后果都说明了,如果边学道依旧坚持,那就不是他这个副总的责任了。傅立行也是被祝植淳和边学道两个甩手掌柜吓怕了,作为尚秀宾馆的口碑文化项目,如果阳台音乐秀出了什么事,他这个副总必须请辞。

    事实证明,傅立行把事情想复杂了。

    尚秀阳台音乐秀刚出来那会,出于安全考虑,条石大街管理处确实对阳台音乐秀有点想法,可是随后没多久,尚秀阳台音乐秀就成了条石大街一张闪亮的旅游名片,受到松江市民和外地游客的喜爱追捧,不少外地游客到松江,都点名要来条石大街看看阳台音乐秀。

    这是所有人意料之外的。

    要知道,条石大街已经十多年没出现阳台音乐秀这样现象级的新标签了,

    7月底B月初,尚秀宾馆对演出阳台进行升级改造,演出暂停了一段时间,好些市民和游客不明就里,以为阳台音乐秀取消了,纷纷致信致电当地媒体和旅游局,询问尚秀阳台音乐秀为什么没有了?

    这事甚至惊动了松江市委宣传部,随后松江日报派记者专门采访了尚秀宾馆副总经理傅立行。

    翌日,阳台音乐秀没有取消而是在装修升级的稿子发出,市内、省内、国内很多家媒体纷纷转载,才算终止了人们的各种猜测。也是通过这次的事,尚秀阳台音乐秀名气更大了,松江旅游局和条石大街管理处,充分认识到了尚秀阳台音乐秀的能量,有意扶持扶持。

    当然,所谓扶持,其实就是有活动的时候照顾照顾,比如评选优秀企业、制作城市旅游专题宣传片时,让尚秀阳台音乐秀露露脸,想让他们给资金,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当拗不过边学道的傅立行去管理处商量使用另外两个阳台的时候,管理处的负责人一点没难为他,当场同意,只是跟傅立行强调了一下,一定保证阳台的承载能力和安全防护能力,千万别出人身安全事故。

    管理处同意了,不能推出来当挡箭牌,傅立行就有的忙了。

    从提出想法到演出,满打满算两天时间,留给阳台布置改造的时间非常紧。

    傅立行时间紧,边学道和李裕的时间更紧。

    因为按照阳台音乐秀的规矩,当天登台的歌手或者演奏家,最少是四首歌、四支曲子,也就是说,边学道想上去唱一首《再度重相逢》就下来,是不行的。

    其实也不是不行,就是傅立行对这件事有情绪,有些地方不太配合,他巴不得边学道凑不出四首歌,然后知难而退呢

    四首歌……

    听边学道说要凑足四首歌,李裕死的心都有了。

    咋整?

    边学道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他只能舍命陪边学道疯。

    两人在办公室合计了半天,第一首《突然的自我》,这首两人都还算熟悉,温习一下就能唱。

    第二首《再度重相逢》,李裕也唱过,难度不大。

    第三首,为了照顾李裕的情绪,选了李裕拿手的《太平桥》。

    可是最后一首,无论李裕怎么强烈建议唱《斑马斑马》,边学道都没同意,最终定的是《忘我》,边学道说这是他新想出来的歌。

    “什么意思?新歌?”

    看边学道点头,李裕真想立即从楼上跳下去。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