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俗人回档 > 第1213章 洒一床雪花白

俗人回档 第1213章 洒一床雪花白

    通常来说,越陈的酒越醇,越醇的酒后劲儿越大。

    晚宴上喝的酒,白雪香槟“沉默之船19o7”酒龄过1oo年,赖茅酒龄过7o年,木桐干红酒龄过6o年,1953年和1956年的茅台,1978年的toux,199o年的omaneeti再加上1o多瓶酒龄3o年到12o年不等的红颜容,边学道和一众客人喝下的酒的酒龄总和过7oo年。

    肚子里装着7oo年岁月陈酿,坐在床上的边学道感觉自己身体里的血越来越热,心跳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重,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朦胧,灵魂越来越飘。

    酒劲儿彻底上来了。

    脑子开始混乱,耳朵里一片嘈杂,往事千端,化作一个个片段在眼前飘忽飞舞,自己说话的声音忽近忽远,听起来一点都不真实。

    然后……

    眯眼看着坐在床尾的徐尚秀,现在这个角度,正好把侧身坐的徐尚秀的前胸凸显了出来。

    虽然徐尚秀的上围没法跟董雪那样的极品身材比,但在女人堆里也绝对在及格线以上,灯下看过去,该有的诱惑力一点都不少。

    视线不受大脑控制地在徐尚秀胸前停留好几秒,刚喝了一杯水的边学道再次口干舌燥起来。

    在记忆片段堆里找出另一个时空婚后跟徐尚秀缠绵恩爱的场景和触感,边学道的身体轰的一下燃烧起来,一个念头充斥脑海:反正注定是自己的老婆,就今晚吧,提前把生米煮成熟饭。

    念头才在边学道心里冒出来,拥有敏锐直觉的徐尚秀就感觉到了,她脸上的表情一下变得复杂起来,有紧张,有期待,有哭笑不得,有不知怎么开口。

    轻轻晃了晃头,边学道朝徐尚秀这边坐过来。

    徐尚秀没有躲,低着头,两只手的手指绞在一起,看上去似乎很纠结。

    抓住徐尚秀的手,把她的两只手分开,红着脸红着眼的边学道用狼外婆的语气说:“你的床比我房间那张床舒服……今晚我不走了……外头月亮很好……咱俩一起看星星。”

    得,本来挺紧张的徐尚秀差点被边学道逗笑了。

    床舒服、月亮好、看星星……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想赖着不走就不能想点有诚意的理由?

    不过看看边学道现在的样子,徐尚秀也知道不能太生他的气,面前这个男人今晚明显处于一种平时很少见的非正常状态中。

    现在的边学道,可能不是真正的他,也可能更接近真正的他,可不论是哪个他,今晚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明早醒来极有可能忘得一干二净,完全不记得生过什么。

    任由边学道抓着自己的手,徐尚秀轻声说:“今晚多云,看不到月亮。”

    边学道听了,扭头朝窗户外看了一眼,也不知看没看清,扭回头说:“那看星星。”

    看着边学道的眼睛,徐尚秀勾着嘴角说:“云彩把月亮都遮住了,又怎么能看见星星?你刚从外面回来,没注意到?”

    呃……

    边学道下意识地摸了摸耳朵,接着把心一横,手上微微用力,将徐尚秀朝自己怀里拉,吐着酒气说道:“那就不看星星了,让我看看你,你比星星好看。”

    说着话,他的另一只手先是落在徐尚秀腰上,流连几秒,然后下移,覆在柔软之处,揉了两下,接着急吼吼地摸向徐尚秀的腰带。

    边学道的动作让徐尚秀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她的脸比醉酒的边学道脸还红,因为她不适应男朋友从守礼君子化身饮食男女,还是心急火燎直捣黄龙那种。

    当然,在内心深处,徐尚秀知道早晚要跟边学道突破这一层关系,她也愿意在合适的地方,在两人都情动的时候,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交给这个男人,甚至不执著于一定要等到新婚之夜。

    可是……

    无论她多么愿意,今天都不行,因为大姨妈到了。

    就是这么巧!

    没错,就是这么巧!!

    这也正是她这两天特别爱睡觉的原因,是她刚才露出哭笑不得神情的原因,是她今天一整天躲在楼上没下楼参加宴会的原因之一。

    下楼的话就不能不喝酒,而这个期间她是不能喝酒的,否则会很伤身。

    情火上头的边学道顾不上思考其他,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徐尚秀的腰带上。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把徐尚秀脱光放倒压在身下,然后纵马驰骋。

    结果,腰带解开了,侵略的手被徐尚秀按住了。

    边学道想把手抽出来,徐尚秀用力按着不松手,于是他抬头看徐尚秀。

    平静地跟边学道对视几秒,探身轻轻在边学道脸颊上亲了一口,徐尚秀眼中含笑说道:“可以看,可以碰,不能吃,你运气不好,刚好有亲戚来串门。”

    亲戚?!

    醉酒后思维慢一拍的边学道眨了几下眼睛,视线下移:“你……那个……来了?”

    徐尚秀松开按着边学道的手,垂下眼帘点头:“嗯。”

    一声“嗯”,如同当头一盆冷水,将边学道血管里的燥热浇熄了一大半,剩下一小半,仍凝聚在一点,固执地屹立着。

    抬起头,见边学道呆呆地望着自己,脸上挂着浓浓的失望和沮丧,徐尚秀心中十分不忍,她咬了一下嘴唇,嚅嚅地说:“要不……我帮你……不过我……得你教我。”

    看见徐尚秀又羞又怕的样子,轮到边学道于心不忍了。

    本来应该水到渠成的事,弄成这样实在有点不美。更主要的是,重来一次,跟徐尚秀的每一步边学道都力求圆融,这一次,要每一段回忆都完美无缺。

    可是,瞄了一眼徐尚秀腰上那被自己解开的腰带和里面的……

    边学道身上的火腾地一下又烧起来了,他的视线像被钩住了一样,拔不出来挪不开。

    边学道的目光实在太肆无忌惮了,徐尚秀想装作不知道都不行,再说腰带还解开着呢,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两人这个样子说不出的别扭。

    最终是边学道帮徐尚秀把腰带重新扣上了,他一边扣,一边一本正经地说:“最好的礼物要留到最重要那天再打开。”

    话说得很漂亮,可惜立正的小兄弟出卖了他。

    帮徐尚秀抻了抻衣摆,边学道作势就要起身,却不想酒后腿软,差一点没站住。

    徐尚秀连忙起身扶他,边学道有点难为情地摆手说:“没事,没事,腿坐麻了,能走,我回去了,你早点休息……刚才……是我冲动了……你别生气。”

    搀着边学道走到门口,徐尚秀柔声说:“我没生气,而且我也……”

    后面的话徐尚秀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于是转而说:“我也想看星星。”

    醉酒的脑子有点短路,听三句忘两句的边学道闻言,挥动胳膊说:“看星星?走……出去看星星。”

    下楼梯下到一半,边学道忽然站住了,拉着徐尚秀转身往回走,边走边说:“看星星……要到楼顶看……楼顶离星星近。”

    楼顶离星星近,楼顶风也大。

    河东花园建在太平山顶,两人上到楼顶时,夜风冽冽,直接吹透衣衫,徐尚秀还好,边学道接连打了几个寒颤。

    搀着边学道的徐尚秀感觉到他在抖,立刻说:“风太凉了,咱俩下去吧。”

    边学道却不肯下去,他挣脱搀扶,双臂环胸走到露台边缘,静静凝望远处的灯火城市和幽黑海面,风中的背影透着说不出的寂寥。

    好一会儿,徐尚秀走到边学道身旁,问道:“你在想什么?”

    边学道不答,十几秒钟后,忽然开口:“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仙人王子乔,难可与等期。”

    这诗徐尚秀知道,听出边学道读的缺句,于是问:“为什么去掉两句?”

    边学道不答,自言自语道:“其实我已经累了,可还不到停下来的时候。”

    两人在露台上站了1o多分钟,徐尚秀又劝了一遍:“下去吧,再站下去你会感冒的。”

    这次边学道听话地下楼,然后拉着徐尚秀一路来到安全室门前。

    看着边学道走过去输入密码,徐尚秀问:“你想干什么?”

    输入三重指令后,安全室厚重的大门里传出机械感十足的启动声。

    双臂用力,将安全室大门打开一条缝,边学道转回身,目光灼灼地看着徐尚秀说:“敢陪我一起吗?”

    徐尚秀听了,径直走到门前。

    两分钟后,边学道和徐尚秀把自己关在了封闭的安全室里,完完全全的封闭空间。

    坐在备用的椅子上,边学道拍手说:“这下好了,这道门只有咱俩能打开。”

    徐尚秀走过来,挨着边学道坐下,挽着边学道的胳膊,把头靠在他肩上,心跳有力,呼吸悠长。

    半分钟后,边学道忽然问道:“你有幽闭恐惧症吗?”

    徐尚秀闭着眼睛,轻声说:“才想起来问?没有。”

    又过了约半分钟,边学道再次开口:“你会记得今晚吗?”

    “会!”

    “你没有问题想问我吗?”

    “没有。”

    “一个都没有?”

    “像这样靠在一起,什么都不重要了。”

    “还是说点什么吧,不然我随时会睡着的。”

    “你再给我念一像刚才那样的诗吧!”

    沉吟了十几秒,边学道开口道:“解开你的红肚带,洒一床雪花白。普天下所有的水,都在你眼中荡开。期待更好的人到来,期待更美的人到来,期待我们往日的灵魂附体,它重新回来,重新再回来。”

    边学道读得声情并茂,末了,徐尚秀不带烟火气地说:“你期待的还挺多。”

    边学道听得一激灵,酒醒了一大半。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