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如置梦境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如置梦境

    阳炎早就在等他这句话,闻言不假思索地从空间戒里取出一个阵盘,这阵盘起来跟妩衣所用的那个差不多,都是金银两色,只不过体型要稍小一些罢了。

    小是小,可控制龙穴山的大阵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几道圣元打入其中,那阵盘内立刻传出呜呜的声响,旋即,金银两色朝中间靠拢,很快便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而与此同时,原本一目了然的龙穴山再一次被云雾遮蔽,那护山大阵再一次闪烁起微光,将整个山头包裹。

    “我先回去了,妩衣控制阵法有些不太熟练。”阳炎说道。

    “恩。”杨开轻轻颔首。

    阳炎立刻闪身朝下方冲去,她一走,杨开的身形顷刻间便暴露了出来,这一幕让所有正盯着此地的强者们都大吃一惊。

    杨开目光森冷地环视四周,虽然看不到任何人,但他知道,此刻自己这龙穴山已经吸引了太多强者的目光,这些人大多数都是看热闹的,只有少数的几个,跟此次龙穴山被围攻有些关联而已。

    嘿嘿一声冷笑,杨开同样身形一晃,冲进了龙穴山内。

    “这小子……把护山大阵又打开了,难道他还想将那些人一锅端掉?”天运城内,费之图一脸茫然。

    钱通也迷糊了:“他没这么大胃口吧?”

    两人对视一眼,面面相觑起来,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眼前这一幕了。

    另一边,金石和风婆子同样生出了疑问,但多少对自己的手下有些信心,所以也没什么好担忧的。倒是一直搀扶着风婆子的风妍,眉宇间闪过一丝异色,旋即饶有兴致地朝龙穴山处观望起来。

    她很想知道,这一战的最终结果会是什么。

    “不知天高地厚!”琉璃门那边,一个美艳的宫装少妇缓缓摇头。眼中流露出失望之色,本来她见龙穴山那边禁制重重,还刮目相看了一下,哪知道在占了点小便宜之后,龙穴山便如此目中无人,居然再一次开启护山大阵。竟企图将所有人一网打尽,实在是让人失望。

    没有绝对的优势便将大阵开启,这不是瓮中捉鳖,而是自断生路。

    少妇的身后,站着两个女子,一人面露愉悦和幸灾乐祸之意。另一人却忧心忡忡,俏脸发白。

    这两个女子,年纪差不多大,身材也相差不多,只不过容貌却天壤之别,一个妖娆妩媚,一个丑陋不堪。这两人,正是琉璃门的尹素蝶和黛鸢,而先前开口说话的少妇,则是琉璃门门主之女,宫傲芙,同时也是尹素蝶和黛鸢两女的师傅。

    “师尊,你觉得龙穴山这次命运如何?”尹素蝶虽然是在向师尊请教,可美眸却向黛鸢望去。

    她曾经在杨开手下吃过大亏,自然对其恨之入骨,如今眼看龙穴山风雨飘渺。自然心中欣喜,尤其是看到黛鸢为龙穴山而担忧的样子,更是身心愉悦。

    “这么明摆着的事情,何须来问我?”宫傲芙冷哼一声。

    “师尊的意思是,龙穴山度不过此地难关咯?”尹素蝶嘻嘻一笑。

    “从一开始。龙穴山当事之人的决策就是错误的。”宫傲芙缓缓摇头,并没有直接回答,“以这样一座小山头的力量,去与万兽山和魔血教这等庞然大物较量,分明是以卵击石。就算这小山头内禁制重重,让他们侥幸获胜,哪又如何?金石和风婆子可都还在这里,他们会眼睁睁地看着龙穴山耀武扬威么,若是引动他们出手,到最后还不是得屈服?”

    “原来如此!”尹素蝶做出一副受教的模样,得意地瞥了一眼黛鸢,而后者则紧咬着红唇,一言不发。

    轻笑一声,尹素蝶又道:“师尊的意思是,那龙穴山如果识相,就不应该去招惹万兽山和魔血教。”

    宫傲芙没有承认,也没否认,而是悠悠道:“世道如此而已,谁的拳头大,谁就能说话。”

    “可是师尊,金石前辈和风前辈若是真的出手,影月殿不会坐视不管的,钱通长老更不会袖手旁观!”黛鸢忽然面色严肃地插了一句。

    “影月殿?”宫傲芙淡淡地瞥了一眼黛鸢,轻笑一声:“即便如此那又如何?以金石和风婆子两人的手段,若想对付一个龙穴山,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而已,钱通即便出手,又能阻拦的谁?到时候人都已经死了,你觉得影月殿会为一群死人交恶万兽山和魔血教么?”

    黛鸢听了,娇躯一颤。

    宫傲芙皱眉望着她,狐疑道:“鸢儿你哪里不舒服么?”

    黛鸢还没回答,尹素蝶便在一旁轻笑道:“师尊,师姐只是在为龙穴山担心而已,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你担心龙穴山做什么?”宫傲芙不解地看着黛鸢问道:“你与那里的人认识?”

    “师尊莫不是忘记了?前一阵子不是有个两个人来宗门拜会师姐么?”

    “此事我自然记得,来的是一男一女对吧?难道说那一男一女就是……”宫傲芙猛然醒悟,似乎是联想到了什么。

    “不错,那男的叫杨开,女的叫阳炎,正是这龙穴山的主事之人,与师姐的关系似乎还很不错呢。”尹素蝶笑吟吟地答道。

    宫傲芙黛眉皱起,看着黛鸢,沉声询问:“鸢儿,真是如此?”

    “是!”黛鸢重重颔首。

    “哦,怪不得你一脸担忧的样子,不过你担忧归担忧,可要记着切莫引火烧身,此次之事,龙穴山若是输了也就罢了,若是赢了,那可不是这么容易善了的,到时候可能会牵扯到几大势力,我琉璃门不趟浑水。”

    “可是师尊,杨师弟对我有救命之恩!”黛鸢急急地说道。

    “那又怎样?”宫傲芙瞪了她一眼,“看他的行事风格便知他是没头脑的人,只会逞匹夫之勇,这样的人,不去结交也罢,否则早晚会吃亏。素蝶!”

    “弟子在!”尹素蝶连忙应了一声。

    “你师姐心情不好,你好好陪着她,可不要让她做什么傻事。”

    “是!”尹素蝶抬眼朝黛鸢望去,嘴角含笑,看起来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心里却乐开了花,师尊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那就是让自己监视着师姐,不让她前往龙穴山搀和此次之事。

    看着黛鸢愁眉苦脸,心中焦急却无能为力的样子,尹素蝶比捡了几百万圣晶还要开心,尽管如今她的修为境界已经到了返虚一层境,比黛鸢要高出一筹,可因为黛鸢所修功法的缘故,在宗门内是不可或缺的人才,所以尹素蝶还是心中不舒服,总是梦想有一日能将黛鸢排挤出琉璃门,自己独享师尊一人恩宠。

    ……

    龙穴山内,宁向尘目光呆滞地看着眼前的一位与自己有着相同修为的敌人,一副如置梦境的模样。

    他面前的敌人此刻已经生机全无,身上没有多余的伤口,只有胸口处一个指洞大小的血窟窿,从里面流出殷红的鲜血。

    不用说,这个敌人是被他给击毙的。

    可过程之轻松,简直让宁向尘不敢相信,若不是自己的修为境界摆在这,他只怕会以为自己已经晋升到返虚三层境的顶峰。

    刚才在遭遇这个敌人的时候,宁向尘也仅仅只是祭出一柄短剑秘宝,与此人周旋打斗了半盏茶功夫而已,原本是想卖个破绽,好释放准备良久的杀招,哪里晓得对方居然抵挡不住自己的短剑秘宝,直接被穿心而过,死在当场。

    这……这还是返虚镜么?怎么感觉跟捏死一个圣王境差不多?

    而且,这已经是自己击毙的第二个返虚镜了。

    以前碰到相同境界的对手,哪一次不是打的天昏地暗,哪一次的战斗时间短于一个时辰了?最长的一次,宁向尘记得是大战了七八个时辰,最后两人都打的筋疲力尽,圣元告罄,相约改日再战,这才罢手。

    可是如今,自己在一盏茶的时间内,就杀死了两个同等级对手。

    敌人的眼珠子瞪的很大,仿佛在死前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一幕。

    宁向尘虽然有些不太明白敌人到底是怎么了,发挥如此失常,但也清楚,绝对是这里隐藏了什么玄机,才能让自己轻松杀敌。

    而这隐藏的玄机,应该是与阵法有关的,接连遭遇了两个返虚镜敌人,宁向尘多少也看出来了,他们在与自己战斗的时候束手束脚,体内圣元运转不畅,仿佛是被无形的力量给压制了,而且时常莫名大叫,宛如看到了惊恐一幕,偶尔打出来的攻击,也是朝空无一人的虚空之处击去。

    宁向尘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离谱的场面,心中对龙穴山的评价更上一层楼,能让一个返虚镜在战斗中频频失误,甚至压制敌人修为,对自己人却毫无阻碍的阵法,可不是一般的阵法师能够布置出来的。

    再回想起常起和郝安那高深莫测的笑容,宁向尘恍然大悟,有些明白他们为何在强敌来临前,还那么气定神闲了。

    或许,自己这一次真的做了一个英明无比的决定!

    念及至此,宁向尘伸手一招,将自己的短剑从不远处召回,继续迈步朝前走去,神色淡然,再无之前的不安和焦虑。

    他无需弄明白这里的阵法有多玄妙,他只知道,总会有敌人“恰好”出现在自己面前,任由自己宰割就行了。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十方神王
十方神王
作者:贪睡的龙
十方天域,强者为尊,少年林天偶获神秘铁剑,炼无上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