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武神风暴 > 第320章 结盟

武神风暴 第320章 结盟

    纳兰徒躺在木床上,目光呆滞的望着床梁。自从流亡大衍山脉那一刻开始,一直都是在绝望和孤苦中颠沛流离,曾经稚嫩的心智在痛苦的煎熬中走向成熟,这是种痛苦的蜕变,更是无法回忆的历程。柳姐的出现,正是自己最彷徨无助的时期,也是最绝望凄苦的阶段,那份温和的笑容,曾一度认为是自己生命中最美的画面。

    当时的茫然无助,渴望着一分呵护和依恋,纳兰徒感谢上苍,终于给了自己个安静的避难所。也曾在夜深人静默默地决定就此一路走下去,追随着二十八丑,陪伴着珍惜的柳姐。

    但命运仿佛再次给自己开了个玩笑,那一夜的迷醉,那一晚的激情,给自己刚刚平静的心海掀起异样的波澜,久久无法平静。那份依恋的亲情,也在那晚之后变得懵懂朦胧,心情也在忐忑中恍惚。

    自己害怕过,害怕永远的失去那份情感,变得连亲情都无法维持,更害怕被二十八丑抛弃。

    直到柳姐重新露出笑容,当时的话语多了份异样的味道。

    找个地方,生个娃,过一生。

    这声暗夜的呢喃,深深印刻在脑海,自己曾再次感恩上苍,感恩命运的‘苦尽甘来’。

    然而……

    滔滔江水、凌乱的尸首,那绝望与痛苦的眼神,却又成为生命中最凄美的一幕,比亲人们惨死的画面更为触目惊心,更加的撕心裂肺。

    同样一个女人,却在生死两端,给自己的生命留下两份画面,一分是最美,一分凄苦,注定刻骨铭心。

    纳兰徒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命运为什么要把自己一次次的抛入低谷,又一次次的赋予温情,却又再关键时刻狠狠的摧毁。四年前,自己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亲人的呵护,婢女的侍奉,从未体味过疾苦,更无法想象世间残酷。四年间,一路逃亡,一路挣扎,命运无情的蹂躏着自己稚嫩的灵魂,直至鲜血淋漓,满目疮痍。

    曾经的文雅书生,如今的落魄孤狼。

    这是场灵魂的蜕变,更是场煎熬,就像是把自尊和灵魂,扔到油锅里反复煎炸,直至焦黑如渣。

    在那一刻,他只想报仇,尽可能的残杀足够的凶徒。

    他只想受苦,用身体的痛苦来缓和内心的凄凉。

    将近两年,噩梦般的两年,极端的两年,浑浑噩噩的两年。

    他坚持了下来,开始迎接死亡。

    现在呢?

    我在哪?谁救的我?

    为什么被救走?

    这难道是又一个噩梦的开端?

    越是美好过程,或许伴随着更为绝望的噩梦。

    在这一刻,一阵冰冷刺骨的惶恐涌向满目疮痍的心房。纳兰徒怕了,真的怕了,害怕一切美好的事物,因为越是美好,结局可能越是惨痛刻骨。

    “纳兰小兄弟,醒了?”唐焱微笑着走进来。

    纳兰徒心神轻颤,目光晃动着渐渐回归焦距,失神看了唐焱很久,这才悠悠出声:“谢谢你救了我。”

    即便满心的怅惘痛苦,尽管惶恐胆怯,从小就拥有良好家教素养的他还是在这一刻礼貌的道了声谢谢,但可能是受创过重,声音有些干涩沙哑,还有些淡淡的忧郁。

    “忘了我是谁了吗?”唐焱坐在床沿上。

    “你是……”纳兰徒没有认出唐焱,也可能是意识里的痛苦和迷茫掩埋了太多太多的记忆,现在的他,其实更像是个没有灵魂的躯壳。

    “唐焱,我们以前见过面。当时是在一个酒馆,你跟你的同伴们包场,我厚着脸皮留下来了,还拼过酒,有印象吗?”

    纳兰徒微微失神,可能再次唤起了那份美好又凄凉的回忆,好一会儿,勉强露出分干巴巴的笑容:“记得。”

    “当曰一别,就是两年,时间这个贼子过的还真快。对了,其他的人呢?怎么只有你自己?”

    纳兰徒神情暗淡下来,声音也微不可闻:“他们都遇到意外,我苟活到现在。”

    “哦,抱歉,我……不该乱问的。”

    “没事,再次谢谢你救了我。”

    “我跟你的柳姐喝过酒,算是朋友,既然是遇到了,救你就是应该的。呐,这是你的枪和书,时间仓促,我只抢回这么些。”唐焱把碎裂的银枪取出来,还有只剩几片残页的古卷。

    在两年前,纳兰徒守护它们比守护性命还重要,而现在,平平静静,没有多少波动。几经生死,情感大幅波动,已经看淡了很多事情,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在已死的心里有着同样沉寂下来的界定。

    “我不清楚你遇到了什么,但既然命运安排我救了你,你就在这里安心的养伤,好好地活下去。我看的出来,你跟柳姐感情很好,她死了,你活着,其实相当于你在替她活着,你的这具身体,承载着两个人的灵魂,你,和她。”

    唐焱很不想把寒酸的‘语言艺术’用在这种场合,但纳兰徒死气沉沉的样子显然是过度刺激,这可不是自己所希望的。

    纳兰徒的眼神微微晃动。

    “我在血教那边冒死救回了你,不是希望你在这里颓废的,我想你的那些伙伴们,也不会希望你活的像个皮囊。不管是为你自己活,还是为其他人的寄托,或者是你想报仇,首先应该振作起来。”

    唐焱知道这时候不应该说的太多,轻轻拍了下纳兰徒的肩膀,露出个明朗的笑容:“昂着头,大步走,向前看!这才是个男人应有的气概!既然要活,就得活的精彩。生命是你自己的,你得抗争,不能让它控制着你。它折磨你一次,你忍了,折磨你第二次,你认了,但要是敢来第三次,你就得得直起腰板,朝它那张B脸甩一巴掌,狠狠的甩!”

    纳兰徒被这句粗陋的玩笑逗乐,扯开干裂的嘴唇笑了笑。

    “对,笑容,保持住。你可以虚弱,但不能在人前虚弱,你可以累,可以哭,但得在没人的时候,男人嘛,有时候就得多多承受。好吧,我不跟你唠叨了,不然待会要嫌我烦了。

    你好好休息吧,这里是我的地盘,叫瓦岗寨,如果你愿意,可以当成自己的家,我们都是你的新朋友。”唐焱微笑着张开手,后退两步,眨个眼,转身离开。

    纳兰徒僵硬的笑容慢慢散开,再次变的呆滞。

    “她死了,你活着,其实是你在替她活着。”

    “你的身体,承载着两个灵魂,你和她。”

    “生命是自己的,得抗争。”

    “笑容,保持住。”

    唐焱的话语在脑海中划过,无声的划过,平平静静的划过。

    “怎么样了?还是副死气沉沉的样子?”院落外,唐皓再次拦住唐焱。

    “可能经历了些痛苦,慢慢就会好了。”

    “你好像很关心他?”

    “没什么,感觉挺可怜,该帮的时候帮一把。嗯?不对啊,你怎么神出鬼没的总是跟着我?想了?”唐焱露出坏坏的笑容。

    唐皓翻个白眼:“我懒得跟踪你,是有人找你。”

    “又有人?谁。”

    “猴族的三位妖尊,它们亲自来了,就在大殿。”

    唐焱敛起玩闹的笑容:“虎尊过去了?”

    “我怕它们见面打起来,先通知你,再去通知它。”

    一刻钟后,唐焱、战争巨虎,还有狮虎尊者相继主殿所在的山峰,刚进殿门,随着巨虎一声冷哼,气氛骤然变的紧张。

    “黑老虎,没必要用这种眼神,当年没有出手帮你,是因为你傲气太重,该受那一劫。”

    “我们虽同为妖兽,但以往没有交情,没有必要非得救你。”

    “当年的恩怨只算在当年,现在你我是邻居。要是再遇到什么麻烦,帮一帮倒也无妨。”

    三位猴尊相继开口,主动表态要抹去这些年在无形中形成的隔阂。

    巨虎再次重重哼了声,没有理会,其实也是不知道怎么理会。进来之前,唐焱就反复跟他强调,要保持克制,暂时的忍让是为了将来的暴发。

    “三位尊者怎么有空来我这里做客?”唐焱示意弟子们斟茶后离开。

    “裘金派的事情你们应该听说了吧。”红猴族长道。

    “有些耳闻。”

    “祭祀的预言成了现实,百里山丛烈火焚天,接下来还有有更多的灾难发生。从裘金派的遭遇来看,一个庞大的宗派,说灭就灭,不留活口,足以说明这个神秘的敌人的强悍和残忍,我们之前做的准备可能有些单薄。

    前段时间天罗阁阁主过来拜访,希望能加强交流,也就是正式的组成个临时同盟。我们想了很久,有意邀请你们加入,这样一来,我们三方联合,相当于八大尊者,若是发生什么危难,完全可以相互照应。”

    唐焱笑道:“我代表我们瓦岗寨,感谢族长的好意,在这危难时刻,还能想着我们,真是……太感谢了!”

    “哼!感谢?这群猴崽子是来求助我们的!”战争巨虎登时冒了火气。

    唐焱眼角一阵抽搐,偏过头去,咬牙切齿的压低声音道:“我这叫客气!虎尊,您能不能闭上您的尊口!”

    “我……”巨虎撇撇嘴,翻翻虎眼,哼了声,别过头去。

    红猴族长道:“我们今天过来,是想征求你的意见,如果你们同意了,我们今天就去趟天罗阁。天罗阁的阁主一直想见见你,我们坐在一起认真商量下的结盟相关事项。”

    “天罗阁?”唐焱先是看向巨虎和狮虎尊者。

    “我留下看家!”战争巨虎瞥了眼红猴,直接起身离开。

    唐焱尴尬道:“族长见谅,虎尊最近羊肉吃多了,上火烧心。”

    “请!”猴尊们懒得理会,抬手示意。

    唐焱吩咐下窦娘他们:“你们留下来看家,狮虎尊者,您陪我去趟吧。”

    Ps:突然发现月底了,正好还有两天,小鼠这次的爆发,就不一天六更了,改成两天更,每天四更。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