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武神风暴 > 第389章 法号悟空

武神风暴 第389章 法号悟空

    雷群狂躁,宛若庞大的荒古凶兽,尽情的肆虐咆哮,把燕皇殿摧毁殆尽,连九重天所在的峰顶都崩碎,大小石块漫天崩落,夹杂着密集的雷芒。

    全场寂静无声,所有表情化作呆滞。

    视线充斥的是燕皇殿的崩塌、是恐怖雷群的肆虐、是从山脚一路延伸到万丈山巅的巨大沟壑;

    耳畔回荡的是三叩三请的威严佛音、是庞大雷群肆虐而下的震撼、是连破三重天的震耳轰鸣;

    脑海回放的是耸立天地的金色佛像、是雷群引落的狂躁、是漆黑刀芒的无匹横扫,更是连破九重天的豪放与狂傲。

    九重天镇守边境七百余年,阻挡无以计数的强悍人物,宛若浩荡天堑,震慑着茫茫无尽的大衍山脉,昭示着泱泱大燕国的无尽威霸,一度成为大衍山脉的梦魇,成为燕国众多武者和皇室王族的骄傲。

    可今天,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激战中,这位来自大衍山脉的神秘人物,竟然一己之力连破九重天,摧毁九道镇关玄门,更在众目睽睽之下斩杀对手!

    整个事件,就像头狂躁的野兽,带着疯狂和孤傲,一头撞在了沉寂已久的燕国大门,它注定激起猛烈的轰鸣,而这道轰鸣声足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回荡大燕国,震撼茫茫沧澜古地!

    “他是谁?”

    数万目光汇聚在唐焱身上,沉浸在震撼中的意识只有这么一个简单的疑问,他是谁?混乱的气息、暴虐的杀意、疯狂的冲击,却在最后突然间沉静神圣,引发如此霸绝天地的武技,轰破九重天!

    他是大衍山脉里面的人?

    还是某位隐世的老怪!

    百年沉寂,山脉里的强者已经强横到这种程度?

    尚单心中跌宕起伏,并非为九重天的破损而恼怒,而是为大衍山脉的改变感到忌惮。两大帝国联手建立天堑九重天,是为了惩戒山群里的野蛮匪徒、为了阻挡妖兽肆虐两国边境,但何尝没有那么一丝忌惮。

    大衍山脉妖兽遍布,数以亿万计,禁地、险地、绝地,多不胜数,强悍的妖兽族群、可怕的妖王妖尊,始终给两国深深的不安,千年前,十大宗派崛起,威慑山群众妖兽,也威胁两国安危。

    为维护颜面,两大帝国联手设立九重天,但九重天的设立同样导致消息的闭塞,无法清楚及时的探知里面的确切情况。而放任大量流亡匪徒逃进大衍山脉,看似为两国肃清垃圾,何况不是变相的增强各大宗派实力?

    在九重天设立之初,就曾有人提出这样的顾虑,但千年沉静,这份顾虑渐渐淡忘。

    而现在,大衍山脉的连年混乱,神秘凶徒的硬闯九重天,就像是一道警钟,敲在了尚单的心头。千年的发展,大衍山脉是否有了更深层次的变化?是否有了更多强悍势力的诞生?

    但愿能两国高层带来新的考虑。

    穆柔所受的震动更大,六年前的初次相遇,他还只是个小小武宗,嬉皮笑脸,玩世不恭,偷偷摸摸的跟在队伍后面,依稀记得那顽劣无赖的笑容。六年后,他竟强横到硬撼九重天,连自己都感到一抹惊颤般的威压。

    傲啸苍穹舞动战刀时的狂躁、一头撞向地殒门时的疯狂,还有最后时刻神圣却隐含杀虐的伫立,跟他六年来回忆的身影完全不同。

    他是谁?他还是他吗?在这一刻,穆柔心乱如麻,沉静的心海再起涟漪。究竟是该为他的强悍感到骄傲?还是眼前的身影把曾经懵懂的幻影击碎?

    又或者是一丝丝莫名的心疼?

    六年的时间,他经历了什么?怎么会变成现在的模样?

    “佛头三叩首,乃借天道之势,也是借我残念之力,如今天道已借、三戒重创,我也当自行消散。我们是为师徒,却轮回相隔。为师没有其他礼物相赠,只送你三句话。”

    唐焱的意识海里,度空残念所成的虚影正在淡化,连声音都在变化,就像借应天道而耗尽了所有。

    “师父请说,弟子铭记。”

    “一定要去尘缘阁,在我精修禅房闭关参悟;在你晋入武圣之前,不要再刻意融合佛心,放任自我发展,否则必遭邪祖反噬;我在你身上察觉到一股微弱的气息,时间仓促,没能确定究竟在哪,但你切记,竭尽所能探查清楚。”

    “什么气息?”唐焱暗暗一惊,能让度空如此重视,肯定关系重大。

    “幽夜禁……”度空的话还没说完,虚影淡化,彻底消散在意识海里。

    而度空的消散,唐焱的意识重新回归本体,取得身体的控制权。没等好生考虑度空的三句话,就在这一刹那,来自于灵魂和身体的剧痛洪水般奔涌而来,脸色煞白如纸,无力的跪在地上,嘴巴大张,近乎窒息。

    佛心激发的力量尽数退去,本身的气息积聚缩减,转眼退回到了三阶武王的境界。

    因为战意的激发和无尽痛苦的促使,战魔的‘崩天’传承提前到来,但这一招威力太强,消耗太大,自己实力是强行提升起来,灵魂和境界并没有达到类似的程度,以至于带来强烈的反噬,刺激到了魂魄。

    四天三夜不间断的接受着佛心灵力的冲击,身体受到的创伤遍布了全身各个区域,之前因为战斗意念的疯狂,没有时间去顾及,以至于在这一刻就像压抑的火山突然喷发,差点疼的昏迷过去。

    尚单等九重天镇守者们都没有轻举妄动,警惕又带疑惑的观察着唐焱。以他们的超凡实力,能感受到他气息的急剧萎缩,但回想之前的震撼情景,他们心有余悸,默契的选择等待。

    唐焱好半晌才缓过神来,浑身被汗水和血液浸泡,所幸强健的心脏和气海的雾婴在持续发挥着作用,身体的痛苦在缓慢的减弱,伤口也在逐渐愈合。

    “三戒呢?可不能让他再跑了。”唐焱半天缓过神来,抹去脸上的血痂,踉跄着站起来,环顾四周,勉强扯出份笑容:“抱歉哈,刚才有些冲动,把你们家大门打坏了,改天我提着篮子水果来道歉。”

    全场寂静,还是没有人开口,满含警惕的注视着他。

    “抱歉,抱歉,添麻烦了。”唐焱抱着拳头四周示意下,深吸口气,施展迷影武技留下道残影,直冲摧毁的峰顶,伤的太重,消耗过大,已经没有精力和灵力施展八相雷印了。

    峰顶的废墟里,唐焱很快找到了三戒。

    佛头叩首引动了天势,雷群威力强到恐怖,三戒终究没有再逃出去。不过毕竟是有着半圣级别的体质,竟然没有被轰成渣,死尸般趴在废墟里,浑身破烂不堪,一动不动。

    唐焱谨慎的试探下,竟然丝丝若有似无的微弱气息,眉头微皱:“还活着?命真够硬的!小爷再送你一程。”

    说话间,作势要直接击杀,但仔细想想,还是忍住这份冲动。

    三戒害人无数,不能就这么便宜,也不能浪费了炼成灵源液的资源。

    认真确定其真的是重创昏迷后,直接收进了黄金锁里。

    但就在这一刻,唐焱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怪异,连瞳孔都微微放大,像是发现了某种令人‘惊悚’的事情。

    “敢问阁下名号?为何要杀尘缘阁的人,就不怕遭到净土的通缉?”尚单圣姑等武尊级强者们相继来到燕皇殿,边警惕边重新的打量着唐焱,眼神逐渐变得怪异。

    武王境?没错,这气息绝对是武王境界!

    可之前的那场疯狂,连他们都感到了惊魂,绝对不是武王所能施展出来的。

    唐焱还是愣在原地,有些呆滞痴傻。满脸的污垢挡住了表情,但基本可以看得出来比较的怪异。

    “他怎么了?傻了?”

    “该不会是后遗症吧?”

    “我猜他破九重天的时候施展的是某种秘法?现在被反噬了。”

    有几位尊者悄声议论,又慢慢的挪开几步,要包围唐焱。

    “敢问阁下名号?”尚单重重一咳,再次追问。

    “啊?呃,老先生你好。”唐焱忽然惊醒过来。

    嗬?还挺有礼貌。尚单第三次发问:“敢问阁下名号,为何要追杀尘缘阁的人,不怕遭到中原净土的通缉?”

    唐焱再次恍惚好一阵,脸上的表情逐渐精彩起来,像是要笑,却有种哭笑不得的样子。“您放心,净土若是知道我杀的人法号三戒,肯定不会追究,说不定还会给我送个大匾,敲锣打鼓的送过来,再送上一副惩恶扬善的对联。”

    几位德高望重的尊者微微愣神,显然被这番古里古怪的说话给搞糊涂了。

    “你还没说你的名号?”尚单有些无奈,自己追问四次了,这小子真是有礼貌?还是装聋作哑。

    “贫僧乃佛门外家弟子,法号……悟空!”唐焱装模作样的双手合十,神情颇为肃穆,但没等众人反应过来,转身撒腿就跑:“各位前辈稍等,我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办,咱们后会有期。”

    “哎!”尚单等人都是威扬燕国的超级人物,平素非常严肃,不苟言笑,这会却实在严肃不起来。

    “他说是法号?净土的僧侣们才会有法号。”

    “悟空?要不要去打听下。”

    “别讨论这个,我们要不要拿下他?九重天就这么被捣毁了,消息传出去,我们的颜面往哪放?”

    “拿下?怎么拿!这人疯疯癫癫,精神有些不正常。开始很疯狂,一转眼又严肃,现在又这幅模样,精神分裂的典型,说不定体内有着多重灵魂存在。一旦打起来,之前的金佛再出现,我们怎么抗?”

    “按照规矩,谁若能闯过九重天,就可以进入沧澜古地。所谓的闯关,没有限制是邀战镇主还是破坏关门,只要能破开,就可以受到礼遇。”

    “我看这样如何,把消息传到皇室,再安排些强者过来镇守。今天的情况不对劲,万一再有人来捣乱,我们不至于招架不住。”

    Ps:今天继续爆发,还是为周伦声兄弟的盟主!!走起!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十方神王
十方神王
作者:贪睡的龙
十方天域,强者为尊,少年林天偶获神秘铁剑,炼无上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