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武神风暴 > 第489章 任天葬

武神风暴 第489章 任天葬

    在沁心楼顶楼的一处小房间里,光线昏暗,简陋普通,唐焱见到了九年未见得任天葬。

    正站在窗台前,凝望着城外墨黑色的戈壁,还是普通的黑色衣裳,邪气森森的气息,令人忌惮的苍白纸人,但沉沉死气更重,森森寂冷更甚。站在他面前,就跟陪着樽棺材一样,纸人带来的感觉更是邪意,明明是个普普通通的纸扎小人,却像是具苍白的尸体在直愣愣的看着你,森冷感觉直透灵魂。

    唐焱自认已经有了些阅历和实力,普一进来还是不由的顿了一步,感到股森然从心窝幽幽散发,向着全身各个细胞扩散。

    “你的小伙伴好像对我有敌意。”唐焱怎么看怎么感觉那纸人慎得慌,向旁边挪了几步,却发现它空洞苍白的眼睛好像始终在锁定着自己,直让他感觉后背凉飕飕的。

    任天葬转过身来,面无表情,苍白的瘆人,几乎跟背后纸人融为一体,就那么冷硬的看着他。

    唐焱扯扯嘴角:“老朋友见面,你是不是……呃……拥抱我就不奢求了,起码得稍微露出些笑容吧?”

    任天葬还是冷冰冰的看着他,一股邪意的森冷感。

    “得得,算我没说。”

    任天葬突然探指,虚空一点,一片雪白的碎纸屑迎面飚落在唐焱的额头,终于出声,但声音干涩冷沉:“别动!”

    还是老样子。唐焱无语的翻个眼儿,没有避开纸屑。

    纸屑触碰额头,传来丝丝清凉,接着并没有了任何感觉,抬手摸了摸,也没有任何凸出的感觉,像是融进了脑袋里。

    “要不是看在你帮我助势的份上,我真想把你这纸人给一把火烧了,每次看你向我身上贴这破玩意,我就恨得牙根子痒痒。”

    任天葬救了自己不止一次,也能看出他没有恶意,但唐焱是真不适应这种被控制的感觉。

    任天葬没有理会,面无表情,僵硬的跟具尸体似的,细细感知后,蜷指一收,消失在唐焱额头额头的小纸屑再次出现,化作一缕白烟似的荧光消散在昏暗的房间里。

    “幽灵青火已经结出火种,青火的威力在复苏,像是有个生命体要苏醒。”唐焱没有避讳,也知道任天葬能探查出些什么。再次看了看苍白的纸人,微微皱眉,走到窗台边的木桌旁,自顾自的倒了杯冰凉的清水。

    “苏醒的不止是幽灵青火!”

    “什么?”

    “幽灵青火的成长速度很快,比我的预想提前十年结出火种,得益于你体内一样东西的协助。但是这样东西究竟是在协助你,还是在孕养你?你自己可曾探清楚?”

    “我曾在德洛斯太武矿区的地下世界里有番机遇,是一株成长数十万年的血魂树,我把它栽进了我的身体。”唐焱说了些秘密,也相应的保留了稍许。

    任天葬眼底冷芒一闪,身后纸人宛若复活般转过了头,空洞的眼睛像是定在了唐焱身上:“你要当心,它更多的可能性是在在孕养你!地下古城皆是邪物,诸多冤魂也是霸道阴毒,血魂树若是在诞生期间被某种邪灵侵蚀,便会变得不再纯净,存在很多变数,你把它栽进身体,任何可能性都能发生。何况……你体内的东西应该不止血魂树!”

    任天葬声音沙哑低沉,几番话说出来,比这九年说的字数总和还要多。

    唐焱偏了偏头,没好气道:“大哥呦,先看住你的纸人,别让它瞪着我,我真是很慎得慌。我体内确实还有别的东西,也知道他们都不寻常。但是你应该也能探的出来,他们都很强,我临时奈何不了他们,他们也勉强能提供些辅助。”

    “随我回宗族祭坛,以炼魂炉淬炼气海!”

    唐焱眼睛一瞪:“气海还能淬炼?”

    任天葬冷冰冰的道:“敢不敢,舍不舍得!”

    “祭台?炼魂炉?把我扔进个炉子里,周围一群背着纸人的家伙看着?你这是送葬啊?算了吧,一步一步来,我对你们任家怵头。”唐焱没有放弃对邪祖和血魂树的警惕,但相比起任家那群死气沉沉的家伙,他倒是更愿意去度空的禅房坐一坐。

    “幽灵青火的火种已经显形,表明度过了最危险的混沌时期,开始孕育火灵,并形成灵智,这个阶段更重要,它未来是否能够愿意追随你,还是炼化掉你的身体独自成长,就看这个阶段的发展。现在除非遭遇不可抗拒的危难,幽明青火不会再遭毁灭,你也大可放心施展。但依照现在的古城态势,你最好不要显现青火,就算是偷袭小王爷那样,都尽量要避免。”

    “我就知道你当时在附近观战。”

    “幽灵青火的火种已经成型,能承受住,也需要吃一场饱餐!”

    “你的意思是……我吞了燕雨寒?”唐焱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这家伙真不是一般的狠。“你应该还记得艾琳达,你认为我能下得去手?”

    “我杀!你吞!”任天葬惜字如金,简单两个词却鲜血淋漓,从他嘴里说出来,更是透着难掩的森冷。

    唐焱眼角抽动:“我接受你的好意,但接受不了你去杀她!我已经想明白了,燕雨寒不是艾琳达,我当天扬言娶她的话是一时冲动,不现实,更不公平,但她跟艾琳达太像了,我想……尽我所能保护她,至少是在这黑石古城,谁若伤她,我宁可神魂俱灭脱离轮回,也定血战到底,我不希望当年巨象城的悲剧再在这黑石古城重现,也不允许!”

    当年艾琳达舍命相助,如今燕雨寒被天鹰锁定,当年巨象被灵王府困封,如今黑石被诸方豪雄窥伺,又是一场杀局,又是注定的生死搏杀,像是命运的轮回,如此的相似。

    无论是为了偿还当年的愧疚,还是遏制圣灵教的计划,唐焱都得狂暴一回,竭尽所能救住燕雨寒的性命。

    今天这场刻意的借机造势,也有几分威吓的意思,为到时候的混乱提供稍许的便利。

    “措施良机,莫要悔恨!”任天葬的神色泛出稍许的阴郁。

    “机会并非只有这一次,也并不是非得在燕雨寒身上获取。不谈这个了,你这几年在哪活动?有没有见过杜洋和许厌?杜洋你认识,许厌就是个……看起来像是个男人的女汉子,跟你一样,冷冰冰的,半天憋不出一句话。”

    “杜洋进了沧澜。许厌进了万古兽山。”

    “什么??”唐焱噌的站起来,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真的问出了线索。

    “我在太武塌陷区遇到过杜洋,约计是在六年前。他提到过,许厌在晋入二阶武王后就离开太武,要徒步翻越大衍山群,寻找万古兽山。”

    “杜洋呢?”唐焱感觉心里热热的,当年一别,也是九年,杜洋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也是来到异世第一个相认的兄弟。唐焱并不像打断杜洋追寻自己的武道,却迫切的想要知道他现在是否安全。

    “他的血脉完全觉醒,曾以二阶武王境轰杀三阶武王,你不需担心他的安危。他只说要进沧澜历练,探寻一处古老遗迹,其他的没有留下。”

    好!很好!唐焱松口气,只要不是被什么人抓住,或者是追杀,杜洋应该是安全的。

    “但是……”

    “啊?说啊!你冷不丁一个但是,让我这心跳的厉害。”

    “天魔圣地曾向沧澜各国发布通缉令,追杀一个少年,我见过画像,跟杜洋类似。”

    “天魔圣地?向各国通缉?杜洋怎么惹到他们了?”

    “天魔圣地在燕国三大圣地中排名最末,但其天魔老祖已晋半圣五百年,座下尊者达十二之数,天魔功最善碎魂破防。据我们了解,天魔圣地跟中原某个超级古派有牵连,可能已经依附,也可能是分支。你若挑衅天魔圣地,最好谋划周全。”

    唐焱目光阴晴不定的变化这,随口问道:“你们任家来黑石古城有什么目的?恐怕不是看热闹和寻宝吧?”

    “炼魂!”黑石古城风云积聚,大量的尊级强者涌入,暗中更有半圣强者莅临,真若是爆发混乱,注定会是场生死恶战,陨落的尊者数量将远超十年前的碰撞。

    任天葬此行的主要目的是……收魂!炼魂!

    所有陨落的灵魂,炼!所有受创之人,炼!所有挑衅之人,炼!

    为了最大程度的利用这场沧澜古地少有的混乱风暴,任家此次共计出动八位尊者,将以黑石古城为炉鼎,以八处城角为炉基,组建八凶炼魂炉!

    “你炼魂,我炼人!其实我有时感觉咱俩是绝配,你如果是个妞,我还会考虑跟你做个……”唐焱本想开个玩笑,但看着任天葬那张死人脸、白纸人,顿时兴致全无:“今天就到这吧,跟你见面很……嗯……很愉快。咱们至交一场,必要的时候出手助我一次,哪怕造造声势也行。”

    “暂定!黑石局势错综复杂,各方势力相互牵连,你最好小心行事。”

    “拔出萝卜带出泥嘛,我明白,会妥善处理的。”唐焱摆摆手,正要准备离开,却冷不丁注意到远处出现稍许的喧哗,再仔细凝视片刻,竟然再次发现了道熟悉的身影。

    “是瑶池圣地!”任天葬干巴巴的留下句话,离开了房间。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