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武神风暴 > 第660章 孤注一掷(三更)

武神风暴 第660章 孤注一掷(三更)

    “想要凌若惜和金猴,拿凰羽和燕雨寒来兑换!这是我的条件,也是必须答应的条件!你可以留在南凰慢慢想,什么时候想好了什么时候兑换,什么时候再离开。”

    不死凰再次让唐焱暗呼厉害,这些年来,还是第一次遇到能在精明计谋上跟自己不相上下的对手,或者说……唐焱其实稍微要弱上几分。

    “你想扣下我?不死凰殿下,你是不是不相信诸犍会为了我进犯南凰?我们来打个赌,怎样?”唐焱话音刚落,外面突然传来不动明煌熊狂躁的咆哮。

    “圣主!!诸犍带领东奎所有妖尊全部云集边界,扬言要南凰交还唐焱,不然它们就要宣战了。”

    随着这声呼吼,于附近闭关的其余三大半圣全部惊动,一个个破关而出,围绕着正殿所在山峰,天地间的能量顿时汹涌起来,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其余三位半圣的惊怒。

    来的这么不及时?唐焱暗骂,正准备打赌呢。

    “都出去!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许进来!”没等他们进来,不死凰一声冷喝全部把他们轰出去。

    唐焱暗暗焦急,心头忽然一动,暗道丫丫的豁出去了。“不死凰殿下,我不想威胁你,只想要回凌若惜和金猴。燕雨寒是我的朋友,我很难把她交给你吞掉,而凰羽……你们让燕雨寒收进苦难折磨,凰羽就当是报酬。

    圣灵殿不会放过万古兽山这个突破口,你们四圣兽的联合势在必行,不要因为这些小小的矛盾,影响到了合作。你扣留凌若惜和金猴完全没有意义,他们对你来说没有什么作用,你想要燕雨寒无非是想吞掉她身上的焚天蓝焱。

    我有个主意,各自后退一步,你把凌若惜和金猴全部放掉,我……”

    “你什么?”

    唐焱迟疑不决,像是很难开口。

    “我没工夫跟你闲扯,给我燕雨寒和凰羽,我放走凌若惜和金猴,不然,我亲自到边界线,我倒想看看诸犍它是否真敢跨进南凰领地。”

    “不死凰殿下,在交给你之前,我想先郑重的问您个问题,也请您能认真的回答。站在客观地角度,抛开所有的偏见,您对我的评价怎样?”

    王座上面烈焰熊熊,看不清里面的真实情况,但面对唐焱这个毫无争议又古怪的问题,不死凰的气焰明显一涨,显得有些不耐烦。

    唐焱像是没有察觉,裹紧身上的毯子,在宽敞恢宏的殿堂里面慢慢踱步:“我十五岁觉醒血脉,晋升武灵境,在边南迷幻森林历练,淬炼身体,磨练意志;十七岁晋升武宗,并于当年连杀十位武宗逃出故乡,流亡异国。

    十八岁晋升二阶武宗境,在德洛斯帝国生死斗赛中联合其余两位伙伴计败武王。二十岁晋升三阶武宗,离开边南德洛斯帝国,只带三位武王闯荡大衍山脉。

    二十二岁于大衍白昼绝地完成蜕变,晋升武王境。

    之后历时四年,转战大衍各地,创建瓦岗寨,聚拢五位妖尊,结盟殊鸾殿、欲花宫和四季轮回,毁灭大衍十大宗派中的血教、天罗阁和无回境天。

    二十七岁晋升武尊境,离开大衍山脉闯荡沧澜古地,涉足黑石之脊乱局;二十八岁进入万古兽山,侥幸再度晋级,破入二阶武尊境。”

    随着唐焱历数自己的生平简历,王座上散发出的威势越来越强,不死凰本身是愿意跟唐焱谈判,但东奎的压境,让它看到唐焱在东奎的重要性,立刻改变主意,要囚禁他。

    可现在唐焱竟然啰啰嗦嗦的偏离主题,她不耐烦的要准备动手了。

    但就在烈焰开始涨动的时刻,唐焱脚步一顿,朝向王座:“我唐焱自认天赋不俗,又是尘缘阁度空大师的弟子,也算有些背景。我的血脉到底如何,之前送给殿下的精血和鳞甲里面已经说明一切。所以……为了加强东奎和南凰的联系,为了缓和东奎和南凰的矛盾,也为了弥补杀害南凰十三位妖尊的歉意。我愿意……”

    “嗯?”一团烈焰离开王座,依稀可见有个人的影子要从高高在上的高台走下来,铺展的烈火也随之漫展。

    “我唐焱是个孤儿,不知亲生父母在哪,又是谁。殿下沉睡多年,又掌控南凰群妖,万年来没有子嗣。”唐焱微微挺身,双手抱拳,朝向高台:“如果殿下不介意,我唐焱愿意认您做义母!”

    恢宏殿宇里的气氛变的无比怪异,唐焱突如其来的‘认母’举动完全不亚于一记重锤,其轰动性与震慑力远远超过先前流畅的言论说教。

    已经走过一半石台的不死凰停住脚步,就站在石阶中部,连汹涌的烈焰也像是有了几分‘缓慢’趋势。

    唐焱趁热打铁,不给不死凰任何喘息的机会,单膝跪地,垂首相叩:“母亲大人在上,请受孩儿一拜。”

    不死凰英明一世,孤傲一生,自认沉稳、自诩强势,但这一刻是真的被唐焱给‘镇’住了,突兀的举动,突兀的称呼,清清楚楚的触动了她冰封万年的心弦。

    唐焱单膝跪地,用力垂首,也不抬头了,久久保持着相同的姿势。认母?这是来的路上一闪而逝的想法,是在回想许厌的时候产生的想法,当时没有太过在意,但在刚刚……唐焱实在没有办法,不知道该如何应付,便再次捕捉到这个想法,也毅然决然做出决定。

    不死凰是圣兽,拥有上古妖皇血脉,且智慧与气场并存,自己认母是完全不会吃亏,何况刚刚说的没错,自己在大周唐家没有母亲,妖灵族亲生母亲又不知道生死,认个义母干妈无妨。

    就在刚刚喊出这声母亲大人的时候,唐焱心里竟然还真的有了那么一丝丝怪怪的颤动。

    不死凰在台阶上站了很久很久,是真的没有回过神来,透过烈焰定定看着单膝跪地的身影,耳畔回荡的是高亢坚定的‘母亲大人’。

    “诸犍收义女许厌,是我结义妹妹。我希望能认母殿下,东奎和南凰关系必然化解。我唐焱自认天赋不俗,也属于许厌,不会给母亲大人丢人。”唐焱一口一个母亲,这一刻也是真的打定主意了。

    除了这个办法,他是真的没有其他的了。

    不死凰从高台走下,一步一步,烈焰依次散开,声音依旧清冷:“一个称呼,解决一切麻烦,你真是好算计!”

    唐焱垂首跪地:“我唐焱从不拿亲情做戏,不拿情意开玩笑。我唐焱有骨气,不跪天不跪地,不拜神不拜佛,今天一诡,只为认母。我要的不是称呼,而是真实的母子之义、亲人之情。我唐焱可在此立誓,终尽一生不忘恩、不忘情,竭尽所能守护母亲大人。”

    不死凰停在了唐焱面前,恢复清冷,像是不再受触动,冷冷道:“凰羽在哪?”

    “带来了,在我体内,殿下如果同意,我立即奉送。殿下如果不愿,我……”唐焱微微抬眼,看到的是华丽火红的长裙,玉佩宝珠摆在裙间,不死凰现真身了?

    唐焱出于好奇,目光逐渐上抬,不死凰的真容终于引入眼帘。

    凤冠霞帔,金银丁佩;

    火红长袍裹身,绣着金色玉凤;

    如墨黑发披散,散落红袍。貌若王嫱,颜若楚女,如花解语,似玉生香;说不出的华贵尊崇,道不尽的风华绝代!

    娇娇倾国色,缓缓步移莲,国色清清,兰味馨馨,天上人间,美不胜收!

    一鬓弯弯,似锦江滑腻娥眉秀,赛过文君与薛涛。

    唐焱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汇来描述这幅震颤人心的美景,完全不似人类,完全不似真实,饶是他经历过尼雅和昭仪的熏陶,还是按捺不住惊心动魄的错愕。

    这就是不死凰的真容?

    唐焱感觉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塞住,直接喘不过气来。颤了半天,艰难咽口唾沫:“我能改口吗?认个姐姐好吗?”

    不死凰面无表情,冰冷的气息跟她的容颜完全一个级别:“我若不愿,你当如何?”

    唐焱轻咬舌尖,从惊艳中回神:“毁了它们!燕雨寒只有我知道在哪,你也别想得到她。”

    不死凰声音冰冷中带着冷嘲:“凰羽在你体内?你一武尊,能藏住凰羽?就不怕它们炼了你?”

    “你可能不相信,因为你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但我保证,它们在我身体里面。我身上还有很多秘密,你认我做义子,我全部公开!如何?”唐焱垂下眼帘,不敢多看不死凰,实在是太刺眼了,不只是刺眼,还刺心,看的心潮一阵翻腾,但又冷的让人忌惮,感觉太可怕了:“我说的认子,是真正意义上的母子,不是口头的简单称呼。我待您如母,您待我如子。”

    不死凰清冷bi人的目光落在唐焱身上,平静的像是湾万年深潭:“你还有秘密?”

    “既然殿下这么问了,说明……”唐焱心头一喜,笑了,再次后退两步,长身跪地:“母亲大人在上,请受孩儿正式一拜!当初在圣山,是我把凰羽收了,确切的说是我体内的一个东西把它们收了。”

    “哦??”

    唐焱长身而起:“天火,幽明青火!”

    “什么?”不死凰万年不变的面容终于一变,纤手刹那印在唐焱额头。在这一刻,唐焱体内那副波澜壮阔的吐纳奇境清晰地印入脑海,澎湃的烈焰,浩瀚的气海,已经开始重新显现的上古气息,让她的瞳眸骤然一缩。

    “呃……我可是你孩子,你别想着吞了我。”唐焱可是冒着极大的风险说出来的,真心害怕不死凰一个激动把自己给活生生吸干了。

    幽明青火的诱惑远远超过焚天蓝焱,足以让不死凰不顾一切。

    不死凰凌冽的眸子一变再变,真真切切的闪过丝杀意,但最后……冰冷的容颜露出破天荒的一丝笑容,虽然浅淡若无,但惊艳倾城,直欲令天地失色。

    “你果然给了我惊喜。”

    Ps:感觉今天不传三更,容易把兄弟们憋出火来,所以……三更奉上!3600字!

    另外稍微标注下,除了六更时的爆发是为盟主和统帅们,寻常三更四更全部都是给兄弟们的小福利,小惊喜。

    再次恳求鲜花,召唤众神,可否助小鼠破八百?!
猜您还喜欢看